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的内在意义]
谢选骏文集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内在意义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十八章 全球中枢
   Chapter Eighteen Global Center
   五,“中国”的内在意义
   5. Underlying meaning of the “Central Kingdom”
   中央国家气派的法律系统──它的读者不是法官,而是人民;它不是罪犯逃避的渊薮,而是法官惩戒的指南。新法律系统的目的是要使人民驯顺、安居乐业,社会不存非分作乱之想。
   中国类型的国家与欧洲类型的国家之间存有一个基本差异:在中国,国家的元首本身被视为神的化身;而在西方,这一身份只被视为人,而人与神之间的交通员也只叫“上帝的使者”,西方意义的上帝之子不像中国的天子那样周期出现。至于佛教,更是人文宗教,尤其是原始佛教和小乘佛教,其原始形态与儒道两家的原理相去无几。大乘佛教则受到波斯太阳神教的渗透,正如喇嘛教是佛教与吐蕃本土原始宗教的混合物。而在《圣经》信仰里,人与神之间的界限确实绝对的。人绝对不能变成神,而只能绝对服从自己无从理解的神意,因为神的道路高于人的道路,神的思想高于人的思想──这与禅宗“立地成佛”的旨趣,真有天壤之别。神与人之间的绝对界限,这也是吐蕃的活佛与阿拉伯的哈里发及罗马的教宗之间最大的不同。活佛本身就具有某种超自然的力量。
   从政治上说,无疑,活佛制度深受中国皇权思想的影响,例如中国文明的核心概念“天子”,对活佛制度的形成显然曾有重大影响。质言之,无论是西藏的活佛制度还是日本的天皇制度,都是中国“天子”观念在周边地区的特殊发展。前者的意识形态系统是佛教,后者的意识形态则为道教。阐明这一点有重要意义。真正的大一统政体从名义上说,虽然都是政教合一的,但其元首往往并不具有直接统治的独裁权力。所以,中国两千年以来的皇权制度虽然亦有祭天祀地的国家宗教系统作为背景(不是儒家思想而是披上了儒家思想外衣的古代“自然崇拜”),却不能算是“神权政治”,因为皇帝们施行的是秦始皇那样的直接统治,尽管稍微温和一些但毕竟同属霸道;而不是周天子─保民官(或罗马教皇、日本天皇、西藏活佛、伊斯兰教的哈里发)那样的间接统治,那样的间接统治才是王道。尧、舜、禹、汤、文、武、周公,虽然握有政权, 但其主要角色在历史典籍的描述中,似乎是施行间接统治的“大祭司”,类似于活佛、哈里发、教皇、日本天皇。尤其后者,连名号都是直接从中国挪用的。例如就《三国志魏书》中有关“倭人”的记载来看,完全没有一点人们后来所说的“日本天皇制度”的影子:
   书载“蛮夷猾夏”,诗称“玁狁孔炽”,久矣其为中国患也。……倭人在带方东南大海之中,依山岛为国邑。旧百余国,汉时有朝见者,今使译所通三十国。
   从郡至倭,循海岸水行,历韩国,乍南乍东,到其北岸狗邪韩国,七千余里,始度一海,千余里至对马国。其大官曰卑狗,副曰卑奴母离。所居绝岛,方可四百余里,土地山险,多深林,道路如禽鹿径。有千余户,无良田,食海物自活,乖船南北巿籴。
   又南渡一海千余里,名曰瀚海,至一大国,官亦曰卑狗,副曰卑奴母离。方可三百里,多竹木丛林,有三千许家,差有田地,耕田犹不足食,亦南北巿籴。又渡一海,千余里至末卢国,有四千余户,滨山海居,草木茂盛,行不见前人。好捕鱼鰒,水无深浅,皆沈没取之。东南陆行五百里,到伊都国,官曰尔支,副曰泄谟觚、柄渠觚。有千余户,世有王,皆统属女王国,郡使往来常所驻。东南至奴国百里,官曰兕马觚,副曰卑奴母离,有二万余户。
   东行至不弥国百里,官曰多模,副曰卑奴母离,有千余家。南至投马国,水行二十日,官曰弥弥,副曰弥弥那利,可五万余户。南至邪马壹国,女王之所都,水行十日,陆行一月。官有伊支马,次曰弥马升,次曰弥马获支,次曰奴佳鞮,可七万余户。自女王国以北,其户数道里可得略载,其余旁国远绝,不可得详。次有斯马国,次有已百支国,次有伊邪国,次有都支国,次有弥奴国,次有好古都国,次有不呼国,次有姐奴国,次有对苏国,次有苏奴国,次有呼邑国,次有华奴苏奴国,次有鬼国,次有为吾国,次有鬼奴国,次有邪马国,次有躬臣国,次有巴利国,次有支惟国,次有乌奴国,次有奴国,此女王境界所尽。其南有狗奴国,男子为王,其官有狗古智卑狗,不属女王。自郡至女王国万二千余里。封於男子无大小皆黥面文身。自古以来,其使诣中国,皆自称大夫。
   夏后少康之子封於会稽,断发文身以避蛟龙之害。今倭水人好沈没捕鱼蛤,文身亦以厌大鱼水禽,后稍以为饰。诸国文身各异,或左或右,或大或小,尊卑有差。计其道里,当在会稽、东冶之东。其风俗不淫,男子皆露紒,以木绵招头。其衣横幅,但结束相连,略无缝。妇人被发屈紒,作衣如单被,穿其中央,贯头衣之。种禾稻、纻麻,蚕桑、缉绩,出细纻、缣绵。其地无牛马虎豹羊鹊。兵用矛、楯、木弓。木弓短下长上,竹箭或铁镞或骨镞,所有无与儋耳、硃崖同。倭地温暖,冬夏食生菜,皆徒跣。有屋室,父母兄弟卧息异处,以硃丹涂其身体,如中国用粉也。食饮用笾豆,手食。其死,有棺无椁,封土作冢。始死停丧十余日,当时不食肉,丧主哭泣,他人就歌舞饮酒。已葬,举家诣水中澡浴,以如练沐。其行来渡海诣中国,恆使一人,不梳头,不去虮虱,衣服垢污,不食肉,不近妇人,如丧人,名之为持衰。若行者吉善,共顾其生口财物;若有疾病,遭暴害,便欲杀之,谓其持衰不谨。出真珠、青玉。其山有丹,其木有柟、杼、豫樟、楺枥、投橿、乌号、枫香,其竹筱簳、桃支。有姜、橘、椒、蘘荷,不知以为滋味。有狝猴、黑雉。其俗举事行来,有所云为,辄灼骨而卜,以占吉凶,先告所卜,其辞如令龟法,视火坼占兆。其会同坐起,父子男女无别,人性嗜酒。
   魏略曰:其俗不知正岁四节,但计春耕秋收为年纪。见大人所敬,但搏手以当跪拜。其人寿考,或百年,或八九十年。其俗,国大人皆四五妇,下户或二三妇。妇人不淫,不妒忌。不盗窃,少诤讼。其犯法,轻者没其妻子,重者灭其门户。及宗族尊卑,各有差序,足相臣服。收租赋。有邸阁国,国有市,交易有无,使大倭监之。自女王国以北,特置一大率,检察诸国,诸国畏惮之。常治伊都国,於国中有如刺史。王遣使诣京都、带方郡、诸韩国,及郡使倭国,皆临津搜露,传送文书赐遗之物诣女王,不得差错。下户与大人相逢道路,逡巡入草。传辞说事,或蹲或跪,两手据地,为之恭敬。对应声曰噫,比如然诺。
   疽其国本亦以男子为王,住七八十年,倭国乱,相攻伐历年,乃共立一女子为王,名曰卑弥呼,事鬼道,能惑众,年已长大,无夫婿,有男弟佐治国。自为王以来,少有见者。以婢千人自侍,唯有男子一人给饮食,传辞出入。居处宫室楼观,城栅严设,常有人持兵守卫。
   东渡女王国东渡海千余里,复有国,皆倭种。又有侏儒国在其南,人长三四尺,去女王四千余里。
   又有裸国、黑齿国复在其东南,船行一年可至。参问倭地,绝在海中洲岛之上,或绝或连,周旋可五千余里。
   (以上援引自《三国志魏书乌丸鲜卑东夷传第三十》其中“在其南,人长三四尺,去女王四千余里”的“侏儒国”,可能是指菲律宾,因为,整个“在海中洲岛之上”的日本被计量为“周旋可五千余里”,而日本距离菲律宾,差不多就是日本自身的长度。至于日本“东南,船行一年可至”的“裸国”、“黑齿国”,可能是指美洲的印第安人国家。不仅裸和黑齿等风俗相像,而且距离遥远,远过印度尼西亚和大洋州。)
   考夏、殷、周的天子都有神格,虽然这种神格已在儒家人文思想及“阴阳五行史观”的照射下失去了绝对性质。但仿自中国的日本“天皇”及西藏“活佛”,距离世俗权力较为间接,其精神权威则较中国皇帝为强。另一方面,哈里发及罗马教宗的宗教色彩较之中国皇帝虽强,但他们本身却不具皇帝的半神身份。罗马教宗和哈里发虽然只有“先知继承人”的身份而无“上天化身”的位格,但由于他们遵循了间接统治的原则,使得他们君临的政府比半神的皇帝直接统治的政府,更形稳定。
   在现代科学的冲击之下,“神格”已发生极大的动摇,并有继续崩溃的趋势。但是,在最新的生物学进展中,似乎又看到了新的神格正在出现的预兆及光线。
   尽管生物学所发现的神格,寓藏在“基因配置”里,主要接近佛教式的主观神、人文神、神秘瑜珈生命力之类的“神”;而不是客观神、造物神、自在之神。但无论如何,全球政府的神权还是需要一些新的综合,以弥补上述两大神学体系之间的鸿沟。
   “天子哲学”或“保民官制度”可以护卫全球政府的秩序,使之具有善的本质,从其善者而取之,从其不善者而弃之,在主观神和客观神这两大神学体系之间架设桥梁。全球政府的未来既然建立在“大都会文明”所遗留的文化沙漠上,那么使这一沙漠恢复生机就是首选的考虑……现代城市的污染情形是一幅缩影,它预示,在全球政府降临之前的年代里将充满灾难,在逻辑上这些可怕的情况不会根本改善而只会逐渐恶化,否则就无须出现全球政府的拯救了──全球政府是挽救世界的最后努力,其天职在于消除人性与技术文明之间的历史性分裂,在既不毁灭技术能力又保存人性真实的基础上,开辟出新的历史模型……全球政府因此治愈大都市文明的晚期癌症。因为历史记录已经显现:各个文明的风烛残年都体现为各自的“大都市文明”──如埃及的底比斯、马其顿的亚里山大里亚、美索不达米亚的巴比伦与亚述、拉丁的罗马、中国的长安与北京、印度的德里、美洲的墨西哥城……莫不如是。但这一次不同,全球政府将通过“舞台的转移”,吸引和迫使人们面对外层空间,展开探险之旅,无须坐等全球文明的腐烂。如果丧失了这个外在目标,空前规模的涣散还是会在全球政府之后的日子里劫掠整个地球……是的。人类需要一个整体目标,以避免自己的堕落和颓废。那目标就是向外层空间扩张,以免丧失了文明的焦点,使自己重堕动物状态。
   创造是灾难的孪生姐妹,创造就是改变平衡并进而确立生成的优势,创造的前提是“紊乱”乃至“死亡”,如果创造行为给现存世界带来无量的损害,也不必惊奇,继续前进的需要高于一切,否则现存世界灭亡之前,会把荼毒疯狂发泄到每个人头上,不论人们创造与否都是一样……这就是历史的交响诗:“灾难─创造”;而不是“创造─灾难”。“无为”的学说虽然诱人却是虚幻的,除非无为的意思仅仅是“无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