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
谢选骏文集
·《中国精神形式》第一章至第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十六章 中庸之道
   Chapter Sixteen The Golden Mean
   
   六,《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6. “Spring and Autumn of Master Lü”(Lüshi Chunqiu) and the integrating group
   
   
   吕不韦(约前290─235年),《战国策》的记载说他是卫国濮阳人,《史记》说他是阳翟即今河南禹县人,作为是战国后期的著名国际冒险家,曾担任秦相国十三年,奠定秦统一六国的基础。吕不韦早期主要在韩国活动,因擅长投机经营,家累千金,他到邯郸做生意,利用充当人质的秦国王孙(子楚),作为晋身之阶进入秦国政界,甚至有传闻说他被子楚索要歌女“赵姬”时,赵姬已经有孕在身,回去满月之后生下一子,就是后来叱咤风云的秦始皇。司马迁的《史记》采纳了这一说法,不过有学者研究后发现这一说法并不可靠。《史记·吕不韦传》的记载本身就有问题。比如它写道:“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悦之,……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可是只隔一行,又跳出如下文字:“赵欲杀子楚妻子,子楚夫人赵豪家女也,得匿,以故母子竟得活。”这让人糊涂了,人们无法理解吕不韦所献的歌舞伎如何与“赵豪家女”连在一起。豪家的女儿如何去做歌舞伎?又如何卖给商人吕不韦?
   其实,关于“不韦献姬”一事历史上早有人置疑。首先是“孕期”问题,实际上许多人都在弄着一笔糊涂账。《吕不韦列传》中一段话:“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史记·集解》引:“徐广曰:‘期,十二月也。’”然而清人梁玉绳引《左传僖十七年》“孕过期”注为:“十月而产,妇人大期。”原来“大期”并不是十二个月。“大期”既然是十个月,正如人们常说的“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还有什么异常的呢?如果“大期”做十二月解,就更不可能是婚前有孕了。
   
   尤其考虑到《战国策·秦记》所记,吕不韦是在孝文王即子楚的父亲即位之后才开始说服子楚归秦的。而这时,秦始皇已经九岁,可见其出生和吕不韦是风马牛不相及了。史家评论说:“只缘秦犯众怒,恶尽归之,遂有吕政之讥。”还有学者指出:吕不韦被害之后其思想虽然未能指导秦朝,却影响了甚至指导了汉朝,其中“依稀有点西汉初期的模样,休养生息,反对赋税、反对严刑酷法,给百姓以田地生产,然后可以读书,总的来说基本上来说,凡是秦朝失人心的地方,刘邦及后来的统治者都着力改正,并且在刘邦到‘文景之治’都是给道家思想的发展提供了空间,汉惠帝时任用曹参为丞相,基本上是‘萧规曹随’,标榜清静无为思想,也就是‘黄老政治’。这不是说刘邦是读了《吕氏春秋》以后照抄照办的,但西汉初期的社会确有吕不韦思想中秦国的影子。
   
   由于某种原因,秦始皇所采取的一些措施都几乎与《吕氏春秋》的观点针锋相对;而西汉建立之初,吸取亡秦的教训,采取的政策与措施,与秦始皇也是针锋相对,所以说《吕氏春秋》的观点与西汉初期实施的政策有类似的地方,也在情理之中。应该看到,吕不韦的一些柔和措施,如重农,恢复生产,以及君主天下制等是比较适合长久统治,而汉朝之所以统治那么久,也正是吸取了亡秦的经验。《吕氏春秋》里的秦国依稀是西汉初期的影子。”(刘光辉:《从〈吕氏春秋〉看吕不韦思想中的秦国》)而在我们看来,《吕氏春秋》和汉朝统治之间的相似性不是偶然的,因为两者都是国际融合集团的产物,这从《吕氏春秋》的成书过程也可看出。不过这一点我们下一节再说,现在先看其内容。
   
   首先,《吕氏春秋》在先秦诸子书里面第一次将各个流派的思想综合之,体现了天下一统的趋势;其次,《吕氏春秋》发展了《韩非子》的某些写法,治国思想结合历史范例,治国良训和理论基础都有,但基本思想却是倾向于中庸:
   
   1,《吕氏春秋》反对独裁:“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贵公》)“置君非以阿君也,置天子非以阿天子也,置官长非以阿官长也。德衰世乱,然后天子利天下,国君利国,官长利官。此国之所以递兴递费也,乱难之所以时作也。”(《恃君》)“天下之士也者,虑天下之长利而固处之以身。若也,利虽倍于今而不便于后,弗为也;安虽长久而以私其子孙,弗行也。”(《长利》)“诛暴而不私,以封天下之贤者,故可以为王伯。若使王伯之君,诛暴而私之,则亦不可以为王伯矣。”(《去私》)这些表达的都是说,君主不应该把天下看成自己一家人的,而是应该体恤臣民,应该让天下有贤德的人来作官,治理国家等等。
   
   2,《吕氏春秋》提倡广纳贤才也就是提倡组建国际融合集团。这不仅体现在《吕氏春秋》上,也贯穿在吕不韦为相的时期。后来的秦相李斯,和政客甘罗、张唐、司空马等,都是著名的客卿即国际融合集团的成员。在春秋战国时代,一个人可以改变一个朝代,例如吕不韦的招贤纳士即组建国际融合集团、著作《吕氏春秋》,不仅创造了秦国历史,也创造了汉朝历史。当时,在容纳客卿即容纳国际融合集团的活动方面,秦国比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从秦国历史看,基本上是压制王族等封建势力而广吸外来人才,如变法的商鞅、前吕不韦的秦相蔡泽等,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为此,《吕氏春秋》写道:“德行招美,比于日月,不可息也。豪士时之,远方来宾,不可塞也。”(《论人》)“桀既奔走,于是大行仁慈,以恤黔首,反桀之事,遂其贤良,顺民所喜;远近归之,故王天下。”(《简选》)
   
   3,《吕氏春秋》还主张尊重民意,不要无端激起民愤:“先王先顺民心。”(《顺民》)“凡举事必先审民心然后可举。”(《顺民》)“凡君之所以立,出乎众也。立已定而舍其众,是得其末而失其本。得其末而失其本,不闻安居。”(《用众》)这些论点虽然不为秦始皇接受,但显然在汉朝政治中起了作用。
   
   4,《吕氏春秋》赞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为国之本在于为身。身为而家为,家为而国为,国为而天下为。故曰:以身为家,以家为国,以国为天下。”(《执一》)“成身莫大于学。身成则为人子弗使而孝矣,为人臣弗令而忠矣,为人君弗强而平矣;有大势,可以为天下正矣。”(《尊师》)“圣人成其身而天下成,治其身而天下治。故善响者,不于响,于身;善影者,不于影,于形;为天下者,不于天下,于身。”(《先己》) 这可与《礼记大学》相比:“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
   
   5,《吕氏春秋》还提出师道尊严,《尊师》整篇从古代贤王的尊师爱道说起,认为只有尊师才能有所作为。
   
   6,《吕氏春秋》主张君主无为。无为思想原属道家,但对于国际融合集团的政治来说,无为却意味着包容,有容乃大(不像秦始皇作为本土派的代表,十分缺乏包容性,以致亡国灭种):“君也者处虚。素服而无智,故能使众智也。智反无能,故能使众能也。能执无为,故能使众为也。无智、无能、无为,此君之所执也。”(《分职》)“故之王者,其所为少,其所因多。因者,君术也;为者,臣道也。”(《任数》)“有道之主,因而不为,责而不诏;去想去意,静虚以待。不伐之言,不夺之事,督名审实,官复自司。以不知为道。”(《知度》)我们发现,这几乎是对汉刘邦的准确预言。后代历史学家追随司马迁的一家之言,喜欢抨击刘邦的无赖行径犹如无耻流氓。但实际上刘邦的这一气质正是他成功的关键,不仅后人不解,时人也不解,所以称为“天命”。
   
   7,《吕氏春秋》讴歌三代之前的禅让,表明中国文明具有“君主制以外的选项”。在现代思想看来,禅让制要比世袭制时髦得多,尤其是对全球政府而言。
   
   上述七条表明,《吕氏春秋》的把春秋战国以来的各派思想汇集起来,从国际融合集团的角度有所取舍。在这种意义上,古人称之为“杂家”,我们则把《吕氏春秋》视为“国际融合集团的经典”。《吕氏春秋》的国际视野及其远见是秦始皇这位土著领袖理解不了的,但却给历史的探险者包括未来的全球政府的创立者们指出了成败之鉴。
   
   (关于禅让制,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解释:马克思主义者认为禅让制属于原始社会向阶级社会过渡的“军事民主主义时期”,中国民族主义者则认为从黄帝时代已经形成以黄帝为王族[国族]、以西域国族为属从的国族联盟制的中央政权,不再是部落联盟制时期;禅让制是轮流坐庄制的议会制,形成中央政权与地方政权的政府形式。如四岳十二牧,已是一套完备的政权内阁制度,据此,自黄帝到尧舜禹,中国已是中央王朝政权与地方政权联盟的共和统一政权。另外还有学者主张将唐尧、虞舜的时代和夏商周一样看待,作为“朝代”,认为古书将“虞夏商周”并称,不是没有道理的。还有的学者还强调,应将尧舜时期的历史传说和考古成果结合起来论证,认为尧时应与新石器时代的山西襄汾陶寺遗址的考古成果作相应分析,虞舜时代则应与龙山文化豫东大平原的造律台文化作相应分析,使尧舜时代的历史传说与考古实物互相印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