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火的洗礼]
徐永海
2007年7月写的文章
·*******2007年7月写的文章
·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凸渡沙教堂——中国最大的家庭教会教堂
·给傅夏霖姊妹的信
·旧稿:六四时在人民大会堂前跪交情愿书的学生领袖被抓了
·家庭教会弟兄姊妹的好师母
·当今的世界最需要的是上帝
·坚持我们的信仰与维权
·给徐文立大哥贺信彤大姐的信
·就计划筹备“科学与神学研究工作室”一事给弟兄姊妹的信
2007年8月写的文章
·********2007年8月写的文章
·我将遭受软禁失去自由8天,我将禁食祷告求主给我力量
·各位朋友、各位弟兄姊妹
·今天是被软禁第四天,禁食祷告第三天
·感谢朋友们在我禁食祷告期间的关心
·被软禁第六天,禁食祷告四天后,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封公开信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Please pray for us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2007年10月写的文章
·*******2007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七大使我又由被监视升格为被软禁
·十七大期间我在警察的监视下看了父亲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读杨建利《第三届国际人权大会演讲稿》一文
·远离“暴力”这些无益的口号
2007年11月写的文章
·*******2007年11月写的文章
·包尊信先生我们永远怀念您
·2003年第一场雪后我被抓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一前言与摘要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鞍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3——萧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4——两山后教案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李金芳一个在苦难中挣扎的民运女人
·苦修禁欲是魔鬼的道理——介绍李克牧师的《“以人为本”的思考》
·因信称义并因义而活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贾建英:请帮助一个无助的母亲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因上访维权被劳动教养的王玲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剥夺政治权利已结束我将要到浙江去申诉
·申诉书(草稿)
·应当彻底开放宗教信仰自由——致全国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公开信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两会期间我被加码监管
·旧稿我一会儿要被警察抓走——给各位朋友与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旧稿:这几天又要被软禁
·旧稿: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旧稿: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火的洗礼

    火的洗礼
         徐永海 
       (此稿为旧稿,写于1999年12月15日,发表在《生命季刊》2000年3月第12期)
     一
     
     主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又说:“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信主的道路是不平坦的,尤其是在中国大陆,要为主背十字架。在1994年的春天,我见到了多义沟的弟兄。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韩庄镇多义沟村,1929年此村的几户基督徒在一起建立了耶稣家庭,他们在一起共同生活、劳动,渡过了兵荒马乱的那个年代。1983年在郑元苏弟兄的带领下,几户基督徒共三十多人恢复了耶稣家庭。他们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盖了教堂,几千名基督徒在他们那里聚会。1992年6月18日公安人员用推土机推倒了他们的教堂,拿走了他们的财产,抓走了他们的弟兄姊妹。郑元苏弟兄被判了12年,四十多名弟兄姊妹被关了2年以上,18名女青年基督徒被强行检查了下身。
     
     我看到这些材料后,非常气愤,我们的弟兄姊妹信主何罪之有,就被关、被打、被罚、被判,尤其是在材料上写道:“92年7月18日被捕,在微山收审三个半月,只因提审多次找不出我们的罪行,就用压制的办法,……,我们二个人戴一副手铐,被强押到微山县医院妇产科透视下部,后又强行检体,当时有看守所的王所长(男),还有两位女所长,强行我们脱掉下衣,当时我们不同意,王所长说,不同意就找两个男的给你们扒下衣。因为多数是未婚女青年,当时我们怒气忿忿,眼泪掉了下来,就这样被检体。……”在这个材料上18位姊妹签上他们的名字,并在名字上按上手印。
     
     有的弟兄姊妹可能不明白这里的意思,警察给你们检查身体不是件好事吗?即使有男人,难道在医院就没有男医生吗?警察不是为了姊妹好,警察是要找“罪证”,如果未婚的姊妹不是处女,尤其是怀了孕,那么警察就会说,你们这些基督徒在一起搞淫乱活动,你们这个教会是一个淫乱组织。
     
     主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我们的主让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彼此相爱,我们相爱,世人才知道我们是基督徒。在1990年,我刚信主、刚在袁相忱牧师家聚会,一个从美国来的弟兄说:“我们全世界的基督徒是一个身体,你们中国的弟兄姊妹是左手,我们美国的弟兄姊妹是右手,你们左手受伤的时候,我们右手的心在流泪。”这句话我是第一次听到,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们是不孤单的,我们的背后有上帝,有全世界的弟兄姊妹。
     
     当我看到多义沟弟兄姊妹的这些材料时,我的心在痛,我的心在流泪。我不能装看不见,我也不能说,让我们祷告吧,我们不要管他们的具体事。这些弟兄姊妹和我是同一个身体,他们还在受苦,他们还在狱中,我要为你们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我们把一些材料转给了国外的弟兄姊妹,我们希望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他们祷告。
     二
     
     主耶稣说:“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为主背十字架,在“三自”教会内爱主的弟兄姊妹也为主背十字架。在缸瓦市教堂担任主任牧师达8年的杨毓东牧师说:“按照政府的意思,通过控制主任牧师,就可以控制整个教会。但我想,教会既是神的教会,就应当由信徒来民主管理。所以我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建立信徒自主管理的堂务管理委员。”在“三自”教会内建立信徒自主管理的堂务管理委员会,并给予这个委员会很大的权利,这相当于在“三自爱”教会内建立家庭教会。何况杨毓东牧师一反“三自”教会以往讲的奴隶之道,大胆宣讲主的生命之道,这样杨毓东牧师就被认为是一个不听话的牧师。多年来“三自爱”教会一直想罢免杨毓东牧师的缸瓦市教堂主任牧师一职。
     
     缸瓦市教堂的堂务管理委员会,是一个有很大权利的委员会,不是一个招牌,教堂内的一切重大事务都由它来决定。在罢免杨毓东牧师这个问题上,堂务管理委员会一直不与“三自爱”教会配合,加上广大信徒的反对,“三自爱”教会一直未能罢免杨毓东牧师的主任牧师一职。
     
     于是“三自爱”教会就想不通过堂务管理委员会,在杨毓东牧师讲道时,直接宣布罢免杨毓东主任牧师一职,或者直接把杨毓东牧师从台上拉下来。1994年10月30日是杨毓东牧师讲道的日子,他们招集了一大批亲“三自爱”教会的人员,包括便衣,想要把杨毓东牧师从台上拉下来。可是在教堂内外爱主的弟兄姊妹比他们多的多,一些弟兄姊妹还带着照相机。他们感到,把杨毓东牧师从台上拉下来是不可能的,如果强拉杨毓东牧师下台,不但杨毓东牧师拉不下来,他们的这种行经还要被拍照下来,那样他们就更加威风扫地了。因此那天他们没敢上台拉杨毓东牧师。
     
     但是在教堂的院子里,他们要摆摆威风,吓唬吓唬广大爱主的信徒。他们打了我和另一个弟兄华惠奇,抢了华惠奇弟兄的照相机,我的照相机他们没能抢走。那是一个“三自爱”教会的一个工作人员,看到我拿出照相机,就冲了过来,大声说:“你为什么照我”就抢我的照相机,我抱着照相机,他把我摔到在地。马上过来几个爱主的弟兄,把我保护起来。
     
     1994年11月19日晚上在燕京神学院讲师勾庆惠家里有家庭教会,散会后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发现身后有十几个身穿皮甲克的骑车人,尾随在我们身后,我们走到那里他们跟踪到那里,这些人一直跟踪了我们好几天,这些人只能是便衣。
     
     11月23日下午,刘凤钢弟兄去白塔寺袁相忱牧师家参加家庭聚会,当走至白塔寺路口时,一直跟踪在身后的七八个便衣一涌而上,把刘凤钢弟兄打倒在路旁的一排自行车上,接着又从自行车上打到人行道上,又从人行道上打到汽车道上,又从汽车道上打到路旁的电线杆底下,又从电线杆底下打到路旁商店柜台下,一个跟踪了刘凤钢弟兄多天的便衣,飞起一脚,皮鞋重重地踢在刘凤钢弟兄的眼眶上。一个便衣揪住刘凤钢弟兄的衣领喝道:“回家去,不许出来,告诉你们那帮傻B老实点。”
     
     同一时间跟踪华慧奇弟兄的便衣,在华惠奇弟兄从公共厕所回家的路上,用手卡华惠奇弟兄的脖子,华惠奇的母亲上前质问便衣:“华慧奇犯了何法,为什么跟踪打骂他?”便衣们说:“我们不是警察,我们是流氓,华慧奇拿了我大哥的东西。”华母问:“拿了你们大哥什么东西了。”便衣们不回答,但是也不走。
     
     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一个,就是吓唬我们,使我们不敢去缸瓦市教堂,这样他们就可以顺利地把杨毓东牧师从台上拉下来。12月4日又是一个杨毓东牧师讲道的日子,杨毓东牧师被他们强行拉下了讲台,但是他们不顺利。几年后,已离开缸瓦市教堂、在北京家庭教会为主做工的杨毓东牧师回忆到:“那天他们安排了近千名警察在教堂的内外,如果我坚持下去,信徒就有可能上街游行、抗议,那样会遭受到什么样的情况,我不敢想象,我宁可一人损失,我也决不会让信徒受到一点伤害,我的神告诉我,好牧人为羊舍命。”
     
     那一天的经历是个神迹,12月3日晚上,我们几个弟兄姊妹来到杨毓东牧师家里,杨毓东牧师说:“你们放心吧,神会让我上讲台的。”说实话,我们不放心,我们可以想象的到,杨毓东牧师家的周围,一定有警察在监视,明天早上,他只要一出家门就要被警察或者亲“三自”教会的人带走。事后听说,“三自”打算杨毓东牧师一出门,亲“三自”的人就把杨毓东牧师带到北京“三自”总部去,说在那里开一个会,你杨毓东牧师必须参加,也就是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第二天,我们一大早6点多一点就去了缸瓦市教堂,一看前几排座位上全是亲“三自”的人,他们来的比我们早,据说他们很早就来了,人家是工作吗。当时就想,杨毓东牧师看来是来不了,一定被他们堵在家里,或者带到其他地方。8点钟开始正式聚会,音乐响了起来,唱诗班走了进来。我猛地向台上一看,杨毓东牧师在台上。什么时候上去的,我怎么没有看见,事后其它人也说,他们也没看见杨毓东牧师是怎么上去的。杨毓东牧师是如何上的讲台,这是个迷,这是个神迹。
     
     杨毓东牧师被他们从台上拉了下来,在整个过程中,他们的所作所为受到广大信徒的强烈反对,教堂内反对声一片,持续了有半个多小时。他们希望是这样,在杨毓东牧师讲道的日子,不让杨毓东牧师来教堂,或者不让杨毓东牧师上讲台,这时他们宣布,罢免杨毓东的主任牧师一职。可是杨毓东牧师来了,上了讲台,并且他们的所作所为受到广大信徒的强烈反对。他们对这样的结果很是恼火,他们要报复。
     三
     
   1995年1月14日上午华慧奇弟兄骑车到工作单位领取工资,途中一个便衣用自行车从后边把华惠奇弟兄撞到,这时过来五、六个人上来就打,华惠奇弟兄说:“我信主无罪,你们为什么打我?”他们说:“打的就是你信主的,不信还不打呢。”打了半个小时,因为影响了交通才停止。之后又以违背国务院80年56号文件为由将华惠奇弟兄拘留半个月。当华慧奇弟兄1月29日释放时,必须给警方写一张4千元的欠条,留在公安局,否则不予释放。
     
     1995年5月25日,我被抓,被劳动教养两年,1995年8月8日刘凤钢弟兄、高峰弟兄被抓,刘凤钢弟兄被劳动教养两年,高峰弟兄被劳动教养两年半。从劳动教养决定书看,我们被劳动教养与缸瓦市教堂一事无关。是因为我们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我在《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上签名,但是实际上是因为缸瓦市教堂一事。
     
     在1994年7月,为了介绍北京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为了关心被抓的基督徒、为了传福音,我们写的一篇文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当时是公开发表的,那时国家有关部门并没有找过我们。“我们面对恶劣的环境并未停止聚会,信心没有受到损伤,残酷的现实使我们更加合一,我们的团契始终是坚实的一体,我们今后依然会在上帝的感召下持守我们的信仰和信念,以耶稣为我们的榜样跟主走十字架的历程”这句话是好话还是坏话,弟兄姊妹你们说说。就是这句话说我们污蔑政府,为这句话我们三个人被劳动教养。我想,他们不希望以这样的理由劳动教养我们,只是他们实在是找不到别的理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