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徐永海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30天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14-6-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2014-6-27圣爱
7月
·7月1日警察来我家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2014-7-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请您支持对空间与能源的科学研究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此稿为旧稿,写于1999年6月20日,发表在中华述评第三十二期9907)
   
     一、为了那些在“六·四”中死去的人,我们应该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在十年前的“六·四”运动中,学生、工人、农民、市民、知识分子,人们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百姓的利益,提出了“反对腐败、反对官倒、新闻自由”等口号,“六·四”运动是全国人民参与的一场爱国运动。在这场运动中,为了国家利益、为了百姓利益,有很多的学生、市民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对于他们,我们不应该忘记。
     
     在最初的几年里,每当6月4日,我都去天安门广场,思念那些死去的人。1995年和1996年我没有去天安门广场,因为那时我被劳动教养,罪名是在《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上签名。1997年和1998年,由于警察监视,我没有去天安门广场。今年1999年我本打算一定要去天安门广场,可是从6月2日到6月7日公安人员一直把我关押在一个小旅馆里,我还是没有去成。
     
     那些死去的人,在他们活着的时候,他们和你我一样,都是普通的老百姓,他们去天安门广场只是出于他们爱国家、爱百姓的那棵良心,他们是为了百姓的利益才献出自己生命的。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只有多为百姓说话做事,才不辜负他们所献出的生命。为此在这里,我提出了建立“集体工资谈判制度”和“居住权益保障网络”两个倡议。
     
     二、倡议建立“集体工资谈判制度”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倒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在那个时代,马克思的这些话使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在中国、在苏联产生了斯大林式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制度;在西方产生了能代表工人阶级利益各种组织。
     
     我们一些人,由于受过计划经济制度带来的痛苦,就把资本主义、甚至是原始资本主义的一切都幻想成是完美的,不愿看到“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其实就中国目前的的市场经济部分来说,多多少少有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例如一些个体、私企老板本身就是流氓,本身就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说有“血和肮脏的东西”决不是反党言论。
     
     现在,我们很高兴的看到,在一些企业出现了“谈判工资”这一现象,这是对待“血和肮脏的东西”的一种正确方法。“谈判工资”应该推广,并且我们应该建立“集体工资谈判制度”,只有集体的力量才能使“血和肮脏的东西”得到减少。
     
     三、倡议建立“居住权益保障网络”
     
     几十年来,我们自身及我们的祖辈、父辈、下一辈只求付出、不求索取,辛辛苦苦为国家积累财富。在我们的工资中既不包含买房、租房、取暖的金额,也不包含养老、医疗、子女教育的金额。这些金额被国家截留了,国家说住房、取暖、养老、医疗、子女教育等等事情由它来代管了。
     
     单就住房来说,在干部们的住房上,国家代管的非常好;可是在百姓的的住房上,国家代管的就远不如人意了。现在,在住房改革上不平衡,一方面继续在工资中不包含买房、租房、取暖金额和不归还多年的买房、租房、取暖金额,另一方面又让百姓自己花钱购买住房。这样的结果是,百姓贫穷,不敢消费,整个国家经济困难。
     
     居住权是人类的一个基本权利,按劳分配是当今中国的一个基本原则,基于这些,我们应该建立“居住权益保障网络”,以帮助那些在住房问题上遇到困难的人们。使他们能够及时了解国家有关的法律、政策,使他们在拆迁分房、购买住房等等问题不再受他人的欺骗。这个网络可以是组织形式的,也可以仅仅是电子网络的,例如建立一个网站。
    徐永海
    1999年6月2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