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回答王雍罡]
徐水良文集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答王雍罡


   你当了二十多年线人,血债劣迹早有你们上海朋写成书稿。你到海外
   还继续干,被欧洲和香港朋友抓住或识破,被香港民主派朋友赶到街
   头。现在又天天造谣。你和你的同伙不要以为没办法对付你们,不要
   以为我现在读书读得一点时间也没有,只能任你造谣。到时我们腾出

   手来,不至于对你这样的丑角毫无办法。那时如果刑事民事一起上,
   既为国内被害者申冤,也为你乱造我们的谣言讨公道,你不要怪我
   们。你还是早点准备,不要到时说我们言之不预。中共迟早总要垮
   台,你还是想想自己下场吧。你们上海著名三内奸:你,鲍戈,胡安
   宁,到时大约无法逃脱你们应得的报应。我只是不屑于同你们这样的
   小丑在网上闹,等有机会法庭或能够解决问题的地方见!你造谣的大
   量东西,我都记录在案,包括这里你捏造我讲魏京生等许多朋友特务
   的谣言,想挑拨,也未免太低劣!老魏还不至于信你这样的下三滥人
   的谣言。先发此一简短劝告。告诉你对你过去和今后的低劣谣言,我
   只是暂时不屑于回答或者不想回答而已。到时我会在其他能够解决问
   题的地方去解决。另外请你转告你的上级,你的帐,一并算到他们,
   包括派你出来的上海公安恶警头上。勿谓言之不预!
   附一:王雍罡(第壹共和,华夏复国)造谣帖之一:
   作者: 第壹共和 它在正义党、民联会中说“老魏是特务,是中共放
   出来的黄盖,连其老乡都这么说”。谁会相信?打死我都不信!
   附二:
          徐水良给一个朋友的信
   谢谢转来来信!这就是那个“华夏复国”的造谣攻击信。
   
   我8月20日网路文摘-2962顺便讲到华夏复国被人发现长期当线
   人的事情。(见文后),因为是大家知道的事实,所以他一下
   子闷了。闷了两个半月,近来不知是收到上级指示,还是要为
   了继续当线人赚钱,忽然又出来造谣攻击。估计与我转发小平
   头抓特务文章,触及部分核心问题触到了中共特务机构痛处,
   所以重新让这个上海小瘪三出来大肆造谣攻击。我忙,暂时先
   不管他,今后对这类人,要反击,就要努力让他们遭受实实在
   在的惩罚。
   
   老范揭他长期当线人的书早已经写好,多年了,不知为什么迄
   今仍未出版?前些时我问他什么时候能出,他说快了。他的书
   出来,再加上欧洲朋友发现的他在欧洲当中共线人的事实,我
   们也许可以对此人采取某种行动。(其实他在香港就被支联会
   朋友确认为特务,被赶到香港街头,后来不知是否因为中共地
   下势力帮助,转赴芬兰。过去有人说仅仅是因为傅申奇对支联
   会说他特务,他被香港朋友赶到街头流浪。但我后来了解,实
   际上绝不仅仅是傅申奇,而是牵涉其他严重问题,还有其他人
   的揭发。)
   
   徐水良
   2006-11-4
   
   
   网路文摘-2962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徐水良
   
              2006-8-22
   
   
   人区别于世界万物的,就是人有包括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在内的发达
   的思维和思想系统,尤其是人有发达的理性系统。而不是像马克思恩
   格斯胡说的那样,是人会劳动,是劳动创造了人。恰恰相反,是具有
   发达意识的人创造了劳动。包括蜜蜂等动物,也会劳动,也有自己的
   社会。但它们没有人那样的发达的思维,尤其没有系统的抽象思维,
   符号思维,以及在抽象思维指导下、从抽象向具体回复的理性思维和
   理性系统。
   
   作为物质的人,生物的人,它首先是自然演变的产物,其次是在自然
   演变基础上产生的人类思维演变和社会演变的产物。但是,由人创
   造,建立在物质的人及其拥有的精神和精神产物基础上的人类社会,
   不仅受自然制约,但在更直接的程度上,却是受人类自身,尤其是人
   类精神因素的制约。是人和人的智力和其它精神要素,在自然条件的
   制约下,创造和决定了包括经济和生产力在内的人类社会的一切,生
   产力和经济与自然物质不同,他们不过是人类智力和精神要素的物
   化。在这一方面,决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反过来胡说八道的那样,是经
   济和生产力创造和决定人类及人类社会的一切。这种胡说完全颠倒了
   人和人类社会与生产力和经济的关系。
   
   尤其是文字的产生,人类进入文明社会,是人类自身的文明发展程
   度,决定人类社会的文明程度,包括经济和生产力文明的发展程度。
   
   因此,对于人类说来,尤其对于文明人类说来,人类精神要素的发
   展,是特别重要的事情。
   
   而每个领域的自由,是每个领域发展的必要前提,没有自由,就没有
   发展。剥夺人的呼吸自由,人就会死亡。剥夺每个领域的自由,都会
   造成该领域的停滞或者死亡。人和人在某个领域的自由,是该领域发
   展的前提。对于人类文明说来,人的思想和精神自由,是第一位的。
   没有思想和精神自由,就没有人类文明及其发展。
   
   因此,把人的思想,包括信仰,强制统一于任何一种思想和信仰,就
   是剥夺人的思想信仰自由,就是企图剥夺人类生存发展的前提和条
   件。
   
   西方宗教,从犹太教到基督教到伊斯兰教的原教旨,思想和信仰专制
   一脉相承,并且越来越专制。圣经可兰经等原教旨经典,从头到尾,
   不断咒骂不信者和异教徒。他们的宗教,不断迫害异教徒,进行宗教
   战争。而且这种迫害和战争不仅对外部异教徒,而且对内部的不同教
   派,对异端。这种宗教专制、迫害、火刑架和战争,屠杀了千百万西
   方人,非常恐怖。这种一元化宗教专制,思想和信仰专制,使曾经领
   先于世界的古希腊古罗马文明灭亡,在以后漫长的一两千年时间内,
   反而远远落后于东方实行世俗制度、思想多元化制度和中央集权专制
   制度的中国。
   
   西方后来的发展,绝不像自由主义者和宗教家胡说的那样,是基督
   教、或者新教的产物。恰恰相反,当代西方文明,以政教分离和自由
   民主为特点的西方当代文明,是长期反对西方宗教专制的产物。
   
   马列主义的思想专制,是在表面上反对宗教的极端外衣之下,在表面
   上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实际上却是不知不觉全盘继承了中世
   纪宗教思想和信仰专制的本质,并且把思想和信仰专制,推向高峰,
   推到一个新的极端阶段。
   
   西方思想专制的垃圾马列主义,已经给中国造成巨大的伤害。我们坚
   决反对用任何单一的思想和信仰,强制统一中国人的思想。无论是统
   一于马列主义,三民主义,基督教还是别的宗教,别的思想。这种强
   制统一,乃是典型的思想和信仰专制。
   
   我刚到美国时,看到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就说,光是你们大同
   盟的名称,就是一个典型的专制主义的名称。
   
   现在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加宗教原教旨主义者,企图用西方宗教一统中
   国人的思想和信仰,在不同程度上争取在中国实行西方中世纪式的宗
   教专制的统治。他们是继马克思主义之后,可能给中国带来麻烦和伤
   害的另一个西方垃圾文化派。西方先进的人们,在两千年漫长的历史
   中,尤其文艺复兴以来的七百年历史中,与基督教宗教专制进行了艰
   苦决绝的,前赴后继的斗争,付出了无数生命,鲜血和牺牲,才得到
   当代政教分离的自由民主制度。西方两千年,尤其七百年的经历,中
   国很可能在今后几十年的时间内某种程度上重复一次。中国人已经觉
   悟,原教旨宗教神棍,已经不大可能造成马克思主义那样的、或者中
   世纪西方那样的思想和信仰专制,但他们在今后几十年时间内,给中
   国带来巨大的思想、信仰和宗教冲突、带来巨大的麻烦和伤害,却是
   完全可能的。
   
   前一段时间我们大家和王怡余杰们的论战,不过是这个冲突的一个前
   哨战。
   
   我们必须毫不犹豫,坚定不移地坚持思想和信仰自由,提倡多元、宽
   容,坚持政教分离的原则(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或
   者更进一步,更彻底地坚持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的原则,反对用任何
   宗教或思想实行强制统一、搞一元化思想或信仰专制的企图。
   
   没有政教分离,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思想和信仰自由。
   
   思想自由是人类最基本的自由,是实行其它一切自由的必备的先决条
   件。没有思想和信仰自由,就没有其它一切自由,包括言论、出版、
   集会、结社、政治,娱乐,个人生活等等各种自由,没有一切行动自
   由。
   
   政教分离、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思想和信仰自由,又是政治民主必
   不可少的前提和基础。没有政教分离、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没有思
   想和信仰自由,就不会有民主。伊朗的政治制度本身,如果没有宗教
   因素,是民主的,但由于宗教因素介入,没有信仰自由,就非常专
   制。巴勒斯坦政治制度本身,也是民主形式,但是没有信仰自由,结
   果仍然是专制腐败,并且选出被国际社会认为是恐怖组织的哈马斯掌
   权。黎巴嫩由于宗教问题,产生了真主党。伊拉克实现民主的最大障
   碍,也就是互不宽容的实行信仰专制的教派冲突。阿富汗实行完全的
   自由民主的最大障碍,同样也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宗教和信仰专制问
   题。
   
   多少年来,国际社会一直回避神本主义宗教专制问题,治标不治本地
   对待国际恐怖主义,不得不反恐怖主义,却又不敢触及产生恐怖主义
   的神本主义宗教专制这个根本问题。但现在,国际社会恐怕很难回避
   这个问题,恐怕不得不回头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地下势力正在这个问题上与自由主义宗教原教旨
   主义者结盟。他们提倡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同时又借教义弱点,提倡
   政治问题非政治化,提倡顺从中共,与中共妥协,攻击别人,包括一
   直坚持非暴力抗争的朋友太政治化,太激进,——虽然他们自己本
   身,从来搞的是政治问题,从来是政治化人物,却来攻击维权人士政
   治化,真是滑稽透顶!
   
   有的人,与他同一个城市的朋友以书稿等描述他二十多年前就当中共
   线人,还长期装出信佛念经的样子,到了海外仍为中共做事,不小心
   再被海外朋友发现揭发。熟悉他的朋友说他学历和文化水平很低:
   “连个字条也写不好”,出国后却忽然长篇大论不断,非常爱国,非
   常推崇中国传统华夏文化,要搞华夏复国,把中国人接受西方文化说
   成外族亡国奴。(相信他的文化水平是突然大跃进,没有外部异常因
   素。)但这两年来又反过来,忽然非常西化,要搞西方文化基督教一
   统中国,搞西方基督教复国,(而不是传统华夏文化复国),到处攻
   击和大骂中国传统文化,要与宗教原教旨结盟。这些现象,值得大家
   研究和重视。我们同时也劝这些地下势力,少做一点坏事,以免受到
   未来中国人和中国民主政府的追究和惩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