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徐水良文集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对国内来稿《我們民運所面臨的災難與如何補救?》一文评语)
   因为对民运和海外情况全然不了解,作者看了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和特务的造谣文章,就信以为真。作者不知道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为中共效力的人数占了其中百分之六七十,早已四分五裂,根本没有什么民运总部。自李登辉以后,尤其是民进党执政以后,台湾对民运没有什么实质性支持。
   现在的民进党政府,只对个别倾向台独的人有极少量支持,以维护台独利益。其中数量最多的,就是王丹那边,现在大家知道的二十万或者更多一点的资助,此外只有极少量零星的资助。至于反台独的,靠边去!没有任何支持。
   当然,那些成为台湾情报人员的极少数人,工资是要发的,但这不是发给民运,这些人也并不代表民运。
   现在的民运,也没有秘密可言。那些吹民运秘密的人,无论是台湾的,还是民运内部的,大多只是贪污需要。即使台湾,包括其情治系统,由于中共渗透严重,大约也没有多少秘密。
   因此,作者想象中的民运总部,阵势,秘密,以及台湾对民运的支持,包括中共特务捏造的台湾对民运的支持,根本不存在。
   台湾的偏安情绪严重,无论是亲共势力,还是台独逃跑势力,都巴不得讨好中共,有多少人愿意为民运,尤其是为真民运去得罪中共?
   而且台湾对民运真实情况很不了解,也不愿做深入了解,所以根本也不可能支持或资助由于中共打压封杀往往不得不显得很低调,甚至默默无闻的真民运力量。
   中共特务,包括纽约等地某网站、某杂志领导的二三个臭名昭著成天冒名造谣的特务线人的造谣文章,把大量靠自己谋生,没有拿台湾一分钱的真民运人士说成是台湾资助的。海外大家了解情况,知道他们是漫天造谣,所以没有人信,因此没有人为此花力气去辟谣,但国内很多人看了特务文章,却信以为真。
   这里索性借此机会做个说明:除对极少几个人以外,台湾当局对海外民运人士,尤其是真民运人士没有什么资助,更没有什么钱资助大陆异议人士。他们表面上装出支持的样子,主要是迫于道义压力而已。
    —— 2006-11-22日
   附:国内来稿:

我們民運所面臨的災難與如何補救?


   最近,大特務機關公佈了民運人士在與臺灣接洽時的詳細名單,以此來證明中共特務已全部獲取了一批臺灣國安局和軍情局與大陸海外民運人事間聯繫的極機密檔,似乎讓我方對大陸民運人士的佈局全部曝光,這一愚蠢的行為導致了臺灣政府更加舉步維艱,還使欲尋找我們的壯士產生怕心。也可以說,中共特務已經被滲透到臺北權力高層,並不足怪,就象我們和臺北的人也能滲入胡幫辦高層一樣,並不是太難的事情,但就今天臺灣的政治狀況看,也使臺北政府的一舉一動都在中共特務的視線之內。
   不過,大家應該清楚,公開的名單不過早就是世間公開的秘密,他們這個舉動,更加證明了他們對於我們的大陸民運工作並沒有完全掌握,也不會產生本質上的影響,事實就是如此。因為,在大陸開展民運工作的同仁並沒有完全公開身份,那些就連民運總部也不知道的民運衛士,恐怕大陸特務機關也無法全部知道,這與我們的工作制度的嚴謹性密不可分。
   所以,那種民運佈局全部曝光的說法已不準確,當然,至於臺北與民運接洽事宜與利用民運對鄧家幫襲擾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大家更沒有必要神經兮兮,雖然中共特務也是無孔不入,但憑他們的愚昧與不得民心的先決條件,若想真正完全破獲大陸工作的民運人士的活動,未免太高看了他們。因為就連我們這些在海外的民運頭腦也不清楚大陸究竟有多少民運人士在開展工作,如何運作,更不要說是誰了,那麼不得民心的胡幫特務怎麼就這麼嗅覺靈敏?成績顯著呢?
   一相,鄙人就不提倡大陸民權活動家把大陸民權人士和活動的具體情況全部告知民運總部,同時,也不提倡海外總部全部知道大陸具體活動人員和細節。因為,蒼蠅不盯無縫的雞蛋,胡幫特務雖是到處聞嗅,吹著塵土尋找蛛絲馬跡,可我們的同仁在大陸工作本來就承擔風險,豈有不小心從事的道理?只要我們的大陸民權活動家自己先刹住口,不公開真實身份,為了安全有保障,並能知道這麼個理:讓自己的左手不知道右手裏握著的是什麼,那末,中共特務能耐再大,也只能幹瞪眼,無可奈何束手無措。
   現在是臺灣政府的國家安全局幾乎沒有秘密可言,民運總部應該有個心裏準備。
   由於陳水扁總統過於偏重自己政權的存在,忽視了獲取中國總體利益的最基本條件,總是不顧未來發展地公開自己的一些有關於與民運人士接洽與支助的具體細節,以此犧牲民運利益來轉移臺灣民眾對他的視線,也因為他用這一手,確實給我們的民運工作造成了一定的損失。不過,這種洩密純粹是一種卑鄙的政治行為,也是對中國民主運動不負責任的自殺療法,是在自己始終被動之時,沒有辦法擺脫政治窘迫,才用公開與民運接洽具體事宜來造成他們沒有貪腐的假像,好對自己的不良行為進行掩蓋,方有了對大陸民運人士的褻瀆和出賣。
   其實,也可以說,真正公開的也是大陸特務機關早就知道的內容,並不值得大驚小怪。大陸特務機關公開這樣的公開的秘密就是為了製造他們很是需要的假像——震懾大陸那些企圖利用臺灣地域與民運總部接洽願意做民運工作的大陸眾多人士,使那些還沒有進入民運範疇的找不到民運組織的先生女士及早打住利用臺灣去尋找的念頭,而且,大陸在臺灣宣佈起義的人士賈甲先生被推出臺灣更給了大陸欲利用臺灣尋找民運總部的先生女士一個警示。事實上大陸每月就有幾例利用金門大擔島欲到臺灣去尋找民運總部,因為這樣的先生由於被中共無辜迫害,已無其他的政治出路,並被中共特務機關監視與控制,他們為了擺脫這種合法公民無人格無自由的生活,也在極力想打破現實的尷尬來到廈門這樣的環境,利用最原始的方式,偷渡金門,例如網上公開的重慶郭長福先生,但由於臺灣安全局的冷漠和不作為,使這些原本葬送共家王朝的人總是失敗而歸。
   其實,作為海外的民運總部首先應與臺北國安局能秘密的合作,在金門,大擔秘密建立營救利用漁船進入金門海域的大陸人士,並對這樣的人士除了保守秘密外,就是給予相應的培訓和適量的支助,使他們再秘密返回大陸建立起我們自己的橋頭堡。當然,為了安全起見,雖不能十分信任,但可以用成績考核,並與海外民運總部直接單線聯繫,接受指示,使他們不能與與總部聯繫的其他任何人聯繫,只要他們自己去做總部給其下達的任務,讓他自己發展勢力,考核合格後,就在資金上給予適量支持,便可以在大陸建立起我們更多的攻擊隊伍。當然,為了不過早地被胡幫特務偵知,就必須採取嚴謹的地下工作章程,還要不讓我們的精英過早地公開身份,被中共特務抓捕。民運總部也要自己建立嚴格的秘密制度,絕對的不被胡幫特務偵知發展實況。
   並且,知道這樣的部門很快被中共特務知道,並被監視,但為了使那些找不到總部的先生女士能夠從各個管道找到總部並能接受任務地為我們的民主運動服務,也就很快建立起秘密的橋頭堡,因為大陸就是沒有橋頭堡地民運工作才顯得被動,無大進展,只有讓大陸欲有番作為的落魄者為我所用,那麼,埋葬鄧家幫的歲月才能正式的到來。
   同時,還是需要與臺北國安局聯手共建秘密的訓練營地,因為大陸許多欲有番作為的勇士就是缺乏具體的安全知識,常常在工作的初期就暴露了身份而受害,並被中共特務順藤摸瓜地抓住其他的工作者,所以,三人小組地工作,不讓三人以外知道下邊的具體發展細節是當務之急,因為我們現有的防患條件不足以完全能避免危險,或被敵特滲入,所以,讓每位初始工作的先生女士受到相應的訓練十分重要,並且在組織內必須建立嚴格的做地下工作的適宜的保密制度,並制定出保密的細則供大陸工作的同仁利用。
   辦一個秘密的指導大陸民運工作的網站
   這個網站必須具備以下功能:能使在網路上欲找組織的人士得到具體的方式方法,並支援他做具體的工作,告訴他當前應該如何走下一步路,並能有效地提高工作品質,先利用大陸許多公開身份的人,但已經結束刑期的民運人士專心經商,使他們有了經濟基礎以後,他們會知道自己該怎麼做,這不要我們來教。
   這個網站起名為:民運工作聯繫,並不再上無病呻吟的文論,或則是怎樣組建大陸政府的那種,應該是輔導大陸民運人士如何具體開展工作,揭露中共特務的狡詐行為,研究如何實現我們民主運動的具體程式。
   現在我們的網站紛雜,但真正能輔導大陸同仁的網站真的沒有一個,是沒有地域購買伺服器還是我們的民運總部缺少這樣的專業人才?為什麼這樣的文論總是不受到回應?難道你們只能揭露胡幫辦的流氓行徑而無所作為了嗎?或則是只知道用退黨來對付共產黨而不是目前首要的敵人胡幫辦嗎?現在的胡幫辦已經非常地孤立,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利用網站來更加孤立胡幫辦呢?難道我們就這樣任意胡幫辦邪惡而束手無措了嗎?
   現在是一介文人做民運指導工作真的不行,應能應時產生相應的人才來利用方便的網路與大陸欲胡幫辦亡路的人們早日進入剷除中共的狀態中來,這樣才是我們辦網站的真正具體宗旨。而今天的網站都是什麼呢?我們都不難看到的是:大多沒有遠慮的人士在顯示自己的嘴巴,在極力證明自己是多麼的反共,或說明中共是多麼流氓可這大陸民眾早已都知道了,而真正地到大陸上來一試身手,行的我看真沒有幾個。這是我們辦網站的不足和失敗。
   不知道利用網站,去接洽更多的同道人士,首先就是我們的錯誤,不管你再正確,再有名氣,僅僅是為了自己地做事,就不值得高看,就不可能不是占著位置不拉屎,因為這樣的人才遍地都是,沒有什麼大用,最多也就是宣傳員,真正能與胡幫辦印證真章的人,決不是打嘴巴仗和重複說明胡幫辦更加流氓的人,而是思考如何剷除邪惡統治者的人。
   所以,有個我們能做實事的網站非常重要,具體的接洽也能應時產生。當然,這時你要有分辨的能力,使自己的同仁得到相應的支援和輔導,並能秘密地與之建立起單線聯繫信箱等方法,還能使他在經濟上得到扶植,並能簽署必要的任務合同,還能確實開展工作。
   而最有把握的是使第一批人士能不出現絲毫差錯,那就利用那些已經出獄立場比較堅定的壯士開展工作,使他們停止民運活動,經商並早日從經濟上為我們的民運運籌資金,然後再為民運而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