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徐水良文集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短评]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徐水良


2006-9-11日


   中共建政以后,一系列运动,从土改,到三反五反,到合作化,到反右派,反右倾,到公社化、大跃进(大吹牛大谎言和大饥荒),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对中国人的传统道德,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和破坏。
   但是,中国人道德的全面崩溃,却是邓小平当政以后。
   1981年5月我第二次入狱,到1991年5月我第二次坐牢十年刑满出狱,出来后发觉社会变化之大,中国人心变得如此之坏,让我大大、大大地吃了一惊,我怎么也无法接受,怎么也无法适应这种变化!像刘宾雁先生一样,当时我问得最多的二句话,就是:“中国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中国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坏?”自己身上深深浸染的传统道德观念,与它们产生异常巨大极其尖锐的矛盾和冲突,无论如何都无法调和、并且难以容忍和适应。一直到我1998年出国前,我在心理上都无法接受,更无法适应。我曾经对许多同学和朋友讲述过我的这种苦闷和痛苦的心理。
   我曾经说过毛泽东邓小平的一个不同特点:毛泽东死要面子,相反,邓小平则不要脸皮。这与中国历史上传统的暴君和奸臣的模式相一致。
   所以,在毛泽东时代,虽然中国人的道德受到极大的破坏和冲击,但仍然死要脸皮,要维持一个道德的假象。而邓少平却不要脸皮,一切都是实用主义,猫论、模论,只有短视的眼前利益、不要道义、也不要预见和远见。说话不算数,不守信用,反复无常,今天可以下跪“永不翻案”,明天得势立刻另一个模样,连个说明和维持面子的对不起都不说。甚至公然提出任何西方国家,以及过去历史上的领导人都不敢提出的口号“以经济为中心”。
   经济学上的代表经济的符号是金钱,以经济为中心的学术语言,换成老百姓的通俗语言,就是“围着金钱转,一切向钱看”。邓小平不要道德,不要脸皮,于是上行下效,全国的道德迅速崩溃。这种崩溃速度,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罕见的,如果不是史无前例的话。
   这种道德崩溃,到邓小平不要一切脸皮地屠杀和镇压八九民运,以及随后的南巡讲话掀起的新一波大跃进和全民经商,官僚太子党全面开展抢劫掠夺,到江泽民到胡锦涛时期的大抢劫大掠夺的彻底铺开,更是一步一步走向深渊,它留给我们和下一代一个非常严肃并且极其重大的课题,就是如何花几代人的时间,来挽救、重建中国人的道德和社会风气及民风,并使是中国人的道德水准,赶上世界水平和走向世界前列的问题。中国有志于提高我们民族素质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努力!
   附:

中国人心变坏过程之探究


刘国凯


   记得刘宾雁先生生前有一句这样的话:中国人的心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坏?
   我想,人们都会明白刘宾雁先生并不是说所有的中国人心都变坏了,无论在中国大陆或海外,好心肠的中国人还是时常可以见到的。但是,中国社会道德的大面积滑坡已到非常严重的地步,则是不争的事实。刘宾雁先生的感叹系对此而发。
   一、中国人心变坏的表现
   中国人心之坏当今主要如何表现呢?笔者觉得主要有这样两个表现:
   一是为敛财不择手段。
   有权有势的上层人士敛财途径主要是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空手套白狼”、贪污受贿、化公为私。其胃口之大是要一手摘下伊丽莎白皇冠上的宝石,所有的社会公理正义法制都当作垫脚石被他们踩在脚下。
   中层人士是依靠手中的职务权力去盘剥被锁定的对象。例如前不久中国大陆报载电业局的中层干部年薪普遍有四、五十万,连一个抄表工的年薪都可达十万。垄断的电业行业以其职务权力盘剥着所有用户。最尖端的情况则发生在医院和学校。病人,尤其是外科的病人;学生,尤其是高中学生,基本都沦为医院和学校的人质。他们被医院和学校“绑架”。要想得到较好的治疗、要想保命么?要想考上好的大学么?请识相地缴交各种“苛捐杂税”吧。
   下层人士则使出各种下作手段来敛财。以次充好,坑蒙拐骗。什么假酒、假药、毒米、毒腊肠、注水猪肉、涂腊水果……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二是人际关系冷酷无情
   见死不救是冷酷无情的尖端表现。报载常有数十乃至数百人围观溺水者而不施救。或嘻笑颜开地围观欲跳楼自杀者,甚至催促叫道:“跳呀!快跳呀!怎么不跳了?”医院急救室门前长演着永不衰竭的冷酷剧——把交不足预付医疗费的伤病者拒之门外,任其死亡。
   前不久报载一名女中学生因遭到老师过分责备,愤而投河自杀。其家长状告老师。公开审判时法官宣判该被告教师没有刑事罪责。在旁听席上的几十名教师竟同时起立鼓掌欢呼。即使从司法角度考量,该教师可不负刑事责任,但对一个年轻生命的就此殇亡,总该有伤感和叹息,怎能如此冷酷地鼓掌欢呼?
   报载上届“人大”会议期间,医疗系统的代表不但对社会上对医疗单位极端缺乏救死扶伤精神的批评不予听取,反而指责社会大众对医疗单位有诸多误解成见。这个“指责”和法庭上教师们的“起立鼓掌欢呼”,交织出曾有“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之称的教师和“白衣天使”之称的医生,现时是怎样一副冷酷无情的嘴脸。
   二、文革动荡使中国人心怎样变坏
   很多人都把当今中国人心之坏归罪于文革。文革确实荼毒中国人的灵魂,但当今中国人人心之变坏是否直接源于文革,确须作立体研究。现在让我们来考察一下,文革动荡中人心是怎样变坏的。
   1、文革时期的保皇行径得到中共当局赏识促使一部分中国人良知丧失。
   文革初期,中共的高干子弟红卫兵(俗称老红卫兵) 发动红色恐怖运动。仅在北京一地就用棍棒、军用皮带殴打死了1772个“黑五类”。随着运动的发展,全国各地的类似“老红卫兵”的保皇派组织都使用暴力(从棍棒升级为枪炮)屠杀成千上万的“黑五类”和造反派民众。但是在文革结束后,他们非但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受到提拔和重用。究其原因是他们使用这些暴力都是旨在保卫中共政权。
   这里有个区别是,各基层单位的保皇派早在1969年共产党的统治秩序恢复后,就陆续被提拔、封官了。但高干子弟红卫兵们的升官图则来得很迟,只到八十年代他们才鸿运当头。
   著名作家郑义曾在一篇文章中说,1968年秋冬中学生几乎悉数下农村时,老红卫兵们对他这类“狗崽子”说:“咱们二十年后见高低”。果然、二十年后他们要么作为中共的第四梯队步入政治权力中枢,要么在商界叱咤风云,成为腰缠万贯的富豪。而当年的狗崽子们则绝大多数仍压在社会底层。相比之下,当年的基层单位保皇派人士发迹虽早得多,但升官图却远不及他们璀灿,闹个处级,最多局级就到顶了。
   然而无论如何,文革后的这种政治封赏使中国人的心灵受到极大染污。只要出身成分优越;只要死保共产党的统治秩序就有政治奖赏,这无疑使许多人良知泯灭,在行事时罔顾社会正义公理,为在共产党统治秩序中分得一份超常的利益而甘愿助纣为虐,丧失天良。
   2、文革时期共产党所搞的政治迫害使一部分中国人人性泯灭。
   文革之初由刘少奇、邓小平主导的第二次反右就迫使人们翻脸无情地去互相揭发、批判。这种冷酷惨剧不但发生在一般同事、同学之间,而且发生在朋友、亲戚之间、甚至发生在父母子女之间、夫妻之间。接踵而来的红色恐怖运动的抄家狂潮中,更诱使、迫使一些出身“不好”的青少年学生去斗争自己的父母亲,去带红卫兵抄自己的家。
   文革几经反复后,终于在1968年夏秋以一场镇压收场,接着还有陆续三年的对前阶段造反民众的反复清算报复。在这不断的反复和持续的镇压中,共产党的镇压机器及其延伸物总是利用手中的权力迫使人们出于自保心理去伤害他人或互相伤害。在此暗无天日的过程中,中国人的人性遭到深度的扭曲毒化。
   3、文革动荡的反复无常冶炼出一些中国人的寡廉鲜耻。
   文革初期林彪被捧为副统帅,他被说成是中共革命的最大功臣,井冈山朱、毛会师被篡改为毛、林会师。每逢开会,会议在敬祝毛万寿无疆后,都要敬祝林彪身体健康,永远健康。可是,曾几何时,林彪非命死于蒙古沙漠后,又成为从来就专搞阴谋诡计的千古罪人。
   邓小平在文革初期被作为全国第二号走资派被打倒,遭到严厉批判。1974年邓复出,仅一年后邓小平又被批判。1978年邓小平再度复出并成为执掌大权者。
   江青曾是权势炙手可热的人物。可是十月事变后她成了臭狗屎一坨,被说成是一个心地偏狭、专门迫害无辜的无耻小人。
   在这一连串的江河变幻中,中国练就出一批永远正确的人物。他们刚带领群众高声歌颂林彪,把反对林彪的民众打成反革命,甚至把这些民众判处死刑。不久,他们又带领群众去批判林彪;去声讨林彪的滔天罪行,却完全不须为自己前阶段的行为负责。更无丝毫的内疚自责。
   他们曾带领群众去批判邓小平走资本主义的“白猫、黑猫”论、慷慨激昂义愤填膺。可是后来毛让邓“重新站出来工作”,他们说这是毛主席的英明决策,表示坚决拥护。不久毛又要打倒邓,他们又一次慷慨激昂义愤填膺地带领群众“深入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并卖力地追查参加过“四五”运动的群众。当邓小平再次复出时,他们则“激动万分地”拥护党中央英明的决定,歌颂邓小平同志是久经考验的、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如此频繁地变脸,他们没有丝毫的为难。
   他们曾对“江青同志”赞扬备至,肉麻地吹捧她是毛主席最好的学生,把毛泽东思想红旗举得最高,是文化革命的旗手。可是在江青倒台后,他们又用尽各种最挖苦的语言去讽刺、诅咒她。把江青贬辱成政治小丑似的恶妇。如此前恭后辱,他们丝毫不难为情。
   这些人寡鲜廉耻、随风摆柳、政治人格极为低贱,绝对附和政治斗争中胜利的一方。没有正义、没有公理,只有依附强权,并从中获得或维持自己的权势、地位的心机。为此他们还不惜残酷镇压那些有政治主见,不像他们那样做变色龙的人们。
   这种人在共产党的中央有;省市机关里有;各基层单位里更是比比皆是。他们是朝朝不倒的政治红人。他们总是正确、总是先进。但是,他们的心其实是最黑的、最无耻的。对中国社会的这一群体,不妨给他一个名称“黑心变色龙”。
   三、邓小平转换阀门和“黑心变色龙”群体的示范驱动作用
   政治迫害导致良知丧失、人性泯灭是共产党专制戕害下由来已久的产物,非始于文革。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都贯穿这种悲剧。甚至共产党的官员本身都会成为这种悲剧中的演员。例如赵紫阳先生抗战早期投身中共“革命”,全国土改时已官至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他在广东领导土改,而他的父辈却在家乡被暴力土改杀害。赵紫阳对此不敢置一词。而有的中共干部就是由于出面保自己的地主父辈遭到贬斥甚至严厉肃整。共党专制就是一贯这样以所谓党性来摧残人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