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徐水良文集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徐水良


   

2006-9-3


   

   中国人千万不要被西方“中国问题专家”的名字骗了。中国问题专家各式各样。有很好、很专业的,也有一般的,还有相当亲共的。
   
   这个黎安友先生,过去很多朋友,包括我们在内,以为他是中国异议人士的朋友,到国外一看,他那里确实集结了一批中国人,不过相当可疑。现在黎安友先生是越来越表现出他亲中共当局,甘当中共专制当局传声筒的角色了。记得江泽民拒不交出军权时,中国大陆一片骂声,可是黎安友先生却为江泽民大唱颂歌,高度评价中共十六大是一次“最有序,最平和,最周密审慎,最守规则的权力转移”,让当时在研讨会现场的我们极为震惊。在我们看来,黎安友先生介入的中国问题,一点专的地方也没有。无论是被许良英先生称为“掩盖核心真相”的《六四真相》,还是后来的中国人权事件,留下许多被人非议的地方,而且不仅仅观点上的问题,还有人格上留下的非议。
   
   西方不少中国问题专家,过去是左派,亲共。现在,又有中共强大的实力引诱,为了获得中共支持,如朱学渊先生说的,为了一种生意,为了他们的教育生意,加上左派亲共本性,所以很容易变得亲共。此外,还有大量一般的专家,因为中共的欺骗特别厉害,并且因为普遍不太了解中国,所以往往容易上中共的当。因此,西方的“中国问题专家”,除了极少数杰出的外,很少有不上当的。我们的许多朋友,走了美国的很多大学,感慨万分。觉得现在的美国大学,很难找到真正懂得中国问题的不亲共的专家了。费正清先生原来是著名的亲共中国问题专家,所以哈佛费正清研究所被大家认为亲共。他临去世才知道上了中共的当。朋友们对我说,现在哈佛费正清研究所算是大学中尤其是哈佛大学最中立最好的所了。
   
   所以,除了个别杰出的学者主导的研讨会以外,这些学者、尤其是亲共学者主导的研讨会,往往是误导西方,尤其是“出口转内销”,去误导中国大陆舆论的重要活动。
   
   
   附:
   
   一种生意(朱学渊点评)
   
   
   学渊评:一位政治学者告诉我,谈政治的独立意志来自一种“底气”,即是一种经济独立的能力……。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Andrew J. Nathan)教授说:“中国的威权政府已经建立一套具有自我调整韧性的执政机制来控制局势和化解问题,应当可以延续。”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底气”呢?难道一个西方政治学家,连专制主义结局都不知道吗?不是的,他是没有“底气”的,对于他来说,找一批人用中国话谈天,他用英文来写报告,取悦美国政府的临时对华政策,又不对抗中国的专制政府,然后研究经费就年年不绝了,对于他来说“研究”无疑是一种生意。
   
   
   
   威权政府能否牢牢控制局势?
   ──中外学者争论全球化背景的中国转型
   
   
   八月二十六日和二十七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黎安友等中国问题专家,从中国大陆、北美和欧洲邀请一些研究中国的学者,在新泽西举行题为“全球化背景中的中国转型问题”研讨会。来自不同专业领域、具有不同学派倾向和职业的专家就如何解读“郎咸平现象”、人大搁置物权法草案、“西山会议”以及风起云涌的所谓群体维权事件及其间关联,进而分析中国改革的问题、动力机制,前景与应有的选择。对于中国存在严重问题,专家高度共识;但对中国问题的动因、前景和解决途径,专家们则热烈讨论。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主任黎安友教授介绍了美国对华政策圈中对于中
   国前景的看法。有人对于中国前景持乐观态度,认为经济发展会发育
   强大的中产阶层,尔后会要求民主;也有人持悲观态度,断定中国会
   在自身难以解决的问题的持续恶化中崩溃。他本人认为,中国的威权
   政府已经建立一套具有自我调整韧性的执政机制来控制局势和化解问
   题,应当可以延续。但他不理解为什么执政者要残酷地对待陈光城和
   高智晟,认为这会损害中国政府的国际形象,不是理性行为。
   
   多维新闻总编辑何频认为,与乐观的外界不同,中国目前的党政领导
   是危机感最重的群体,他们几乎都忧心忡忡。但是据何频观察,中国
   现存的问题从中华民族的角度看是“问题”,对共产党执政来说,则
   不一定是“问题”,那些表面上看起来是压力的因素,其实有助于巩
   固政府统治。例如社会差距分化,使得体制吸纳各阶层精英成为执政
   支持基础;腐败则使得精英成为现体制的拥护者;多元化反而软化了
   人们的政治热情,同时,政权的无底线弹性行为使之具有应对各种危
   机的能力。因此,中国的最大问题是政治改革和解决根本问题的动力
   不足。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认为,现今中共仍然是靠高压维持其统治。如
   果说现在的高压看上去不那么严厉,那是因为长期的持续的高压造成
   了普遍的恐惧效应。大部分民众因为对抗争失去信心,只好接受不公
   正的既定秩序,回过头来追逐一点具体利益。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建立
   在极大的社会不公正之上的,所以它总是处在危险之中,当局始终不
   敢放弃高压。如果压制失灵,后果可想而知。如果压制能够成功地继
   续下去,中共势必会变得更骄横,对自由民主理念更蔑视,更有敌意。
   
   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博士张伦不同意目前统治可以长期维持下去的看
   法。他认为,中国正在出现新的统治合法性危机,而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危机恰恰来源于以往执政者推出的解决执政危机的措施,因此不能靠既有的方式加以解决,必须寻找新的途径。一些问题会持续恶化,在现制度的约束下,很难有足够的动力解决问题,但是这些问题持续恶化会冲破制度,也就是说,体制不能自我和平调整时,突破体制的变革会发生。他还认为,目前的维权运动就是在现体制框架内和平解决问题的最后的机会;如果持续镇压维权运动,中国的前景将不妙。
   
   中国清华大学教授秦晖认为,中国目前问题难以解决的原因是,现有
   体制的约束使得中国没有像西方那样的左派与右派相互平衡来纠正失
   误;中国政策一左一右的摇摆,实际上是相互配合,加剧矛盾─—秦
   晖称之为一伸一缩的“尺蠖效应”:右派豁免政府的责任但没有足够
   地限制政府的权力,而左派强化政府的权力却没有足够地要求政府的
   责任;左派占上风时国家增加占有国有财富的比重,右派占上风时又
   将国家提取的资源通过腐败和不公正转给权势者个人。这种体制中的
   劳动者收入低下并起缺乏福利和保障所导致的低生产成本,使得中国
   在国际市场中有很大的竞争力,得以在全球化市场化背景中延续。
   
   美国三一学院教授文贯中认为,对中国的问题需要做具体分析,不同
   的问题成因,后果和解决方式不同;专家应当从专业角度分析问题,
   提出解决方案。他研究土地制度问题,而这个问题又是近年来许多恶
   性冲突的原因。他认为,解决方案应当是土地私有化。土地私有化后,方能堵死权势者不公平地牺牲广大农民利益作肮脏交易的可能。从经济史看,各种政治制度中都有土地私有制;他强调,关键是执政者有足够的理性和责任感重视问题,认识问题和解决问题。在土地私有化方面,中国已经有理性的呼吁,但还不够,还要解决某些非经济领域方面的问题,才能实行私有化,消化目前的问题。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认为,中国问题其实是政治问题。当年邓小平认为,问题是经济;只要经济发展了,社会就满意,政治就稳定。但是,江时期后期经济高速发展二十年后社会问题丛生,于是胡鞍钢和王绍光提出,经济发展可能带来社会不公正,这会导致政治不稳定。康晓光则认为,经济发展会导致社会不公正,但社会不公正不一定导致政治不稳定;现在中国的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社会精英建立铁三角同盟维持对大众的盘剥,而且很稳定。这两项分析表明,中国问题的根源是国家行为失当造成的。秦晖对国有企业改革,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和公共卫生制度改革的分析表明,经济导致的社会问题是在政治制度中形成的。因此,问题是政治造成的。中国问题必须通过政治制度改革解决,但是现在政府中动力不足,需要民间力量的壮大和形成压力。
   
   英国剑桥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炜认为,在反思改革时我们不
   能不反思作为显学的经济改革理论的困境。中国的问题有特殊性,与
   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不同。他举例说,中国政府总是控制过热经济并
   不符合世界经济的一般规律。西方经济专家担心经济过热主要不是担
   心增长率太高,而是担心劳动力需求导致工资上涨和通货膨胀,而中
   国并不是这样。中国的过热是中国自己的非经济问题造成的。要解决,不能不正视由于回避非经济因素特别是政治因素所造成的盲点而产生的问题,不能不正视政治制度差异导致的经济体制在不同国家造成的差异。
   
   美国西东大学商学院管理系主任尹尊声教授认为,中国的问题不仅要
   从政治和经济层面来研究,同时要注意技术和环境层面的问题。比如
   说世界能源短缺是一个举世公认的问题。目前美国平均每年每人消费
   25桶石油,而中国人均只有1.4桶。只要中国把人均石油消费提高到
   美国消费水平的四分之一,就远远超过世界石油的供应能力。但开发
   新能源、摆脱对有限的石油资源的依赖在技术上没有突破,这将急剧
   增加经济成本并加剧在国际范围内对石油和其它能源的争夺。中国的
   崛起不仅会受到能源制约,同时也受到环境制约。中国现在90%的
   河流不符合健康饮用水标准。环境破坏严重程度之深骇人听闻,己使
   治理环境成本超出国力承受水平。再加上中国社会政治层面的严重问
   题,尹尊声教授认为中国可持续发展不容乐观,对中国的崛起应采取实
   事求是的态度。
   
   《多维月刊》将选登部份与会者的发言摘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