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徐水良文集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2006-3-10


   
   [按]此文原来供一些朋友内部参考,现修改发表。
   ——徐水良2006-4-14日
   

   中共的一党专制暴政,不仅是屠杀、压迫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邪恶力量,而且是威胁文明世界、威胁世界和平的邪恶力量。一个拥有13亿吃苦耐劳,聪明智慧人口的中国,它的未来崛起,是必然的,可以说是不可阻挡的。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在中国崛起以前,使中国大陆走向民主化,并使全体中国人与全世界和睦友好、互爱互利、互助合作、和平相处,与文明世界、与美国及其他民主国家结盟,维护世界和平、秩序和安全,而是导致这种巨大的崛起力量被邪恶的共产党专制势力所利用,那就会使全世界处于极度的危险和恐怖之中,其危害,将远远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德国及轴心国对全世界的危害,它甚至将使人类面临可怕的毁灭威胁。
   
   中共一方面在国内实行恐怖暴政,另一方面积极向海外扩张,向海外大量派遣共产党地下势力,从事间谍、收买、培植亲共势力、控制反对派等等大量非法活动,并为未来从事对付文明世界的恐怖主义超限战进行秘密准备。只要想一想这种比911不知道大多少倍的恐怖主义超限战,就会让人不寒而栗。
   
   由于中共向反对派派遣大量地下力量,渗透、控制、领导、主动组建反对派组织,从总体上控制了中国的反对派队伍;中共地下势力大量渗透并且控制海外侨界,中文媒体,包括民主国家政府组建电台电视等等中文媒体;中国真正的反对派民主力量,和他们促进中国大陆民主化的一切努力,处处受到打压,处于极度困难之中,以他们自己的民间地位,根本无法摆脱中共控制,击破中共及其地下势力的打压。中国海外的民主力量,迫切需要世界民主国家给与合作和帮助。
   
   中国民主力量的统一整合企图,之所以一败再败,原因就在这里。不仅在国内大陆,由于中共强力取缔民运组织和内部渗透控制双重原因,除了中共地下势力严重渗透控制的小组织,由于中共控制反对力量需要,得以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以外,无法形成真正由民主力量控制的统一组织。而且在海外,民运整合也一再失败,整合一次,分裂一次,失败一次,民运的信誉受到打击一次。由于国内极端专制的条件下,不允许反对派组织存在,一旦某个公开组织形成由反对派控制领导权的情况,中共只要经过一二次抓捕,把真正的反对派领导人关进监狱,就可以让领导权落入他们地下势力的手中。而地下反对派组织,只能以小组形式存在,一旦人员扩大,根据统计和概率科学,暴露被捕获的机会以几何级数增加,不可能形成大的组织。因此,在极端专制情况下的平常时期,非突变时期,国内无法形成强有力的统一的政治反对派组织,无论是公开还是地下的,除非海外存在强大统一的反对派组织,去统一领导国内分散的反对派地下小组,否则便不可能在国内形成较为强大的地下组织力量。因此,反过来,在海外没有有力的民运组织的条件下,无法去组织、成立、领导和支持国内的反对派地下组织,除了海外由中共控制的少量假政治反对派组织声称自己在国内有强大的地下组织以外,实际上目前海外的政治反对派组织,极少有国内的地下力量。
   
   不过,法轮功由于曾经在国内形成强大的公开的准组织力量,并且在海外有统一的比较强大的力量,因此,他们在国内有一定的地下力量。
   
   许多年来,许多人一再无视中共渗透、控制、内斗搞破坏这个原因,把民主力量一再整合失败的原因,归结到民运人士身上,是完全错误的。事实上,只要反对派人士不改变思路,书生气十足,空谈成性,总是企图整合包括中共地下力量在内的整个民运,那么,他们的整合就将永远失败。即使哪一天共产党开恩,让你整合成功,那么,只要他们愿意,第二天马上就可以让你大内斗,大分裂。
   
   没有民主国家国家力量的帮助,中国政治反对派人士连自己的人身、家庭、通讯、电话、电脑,网路、信息等等安全,也受到中共严重威胁,没有任何保障,遑论其他。
   
   因此,中国海外的民主力量,迫切需要借助世界民主国家的国家力量,以对抗中共以国家力量对中国海外民主力量的渗透和打压。但是,这里的困难有几个方面:
   
   1、在民主国家方面,一是对中共空前的邪恶程度缺乏足够的认识,二是对中共地下势力对西方国家渗透的严重性和它的可怕危害,更加缺乏足够的认识。
   
   2、在中国政治反对派方面,由于中共的渗透,不仅四分五裂,而且整体上被中共地下势力所控制。不仅无法对西方政府开展必须的游说和沟通,无法与西方政府进行必要的互动和合作;相反,混在政治反对派中的中共地下势力,不断对西方进行误导及渗透。
   
   3、在这种情况下,西方政府根本无法搞清楚四分五裂的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真实情况,无法作出必要的判断,因此无法对中国政治反对派进行必要的帮助和支援。留下的西方少量的资源,也往往被中共地下势力所抢夺,或者被不起作用、作用很小、效率很低的人和机构拿去。
   
   要改变这种情况,我们需要进行两方面的工作:
   
   第一个方面,我们要努力向西方国家领导人游说,为遏制中共邪恶势力,促进中国大陆的民主化,维护世界和平,向西它们提出以下建议:
   
   大大加强对中共派往海外的地下势力的了解、控制和遏制工作,大力加强相关情报工作。以期对中共地下势力有全面、清晰的了解和控制,决不能处于心中无数的状况。
   
   在情报机构了解并掌握有关情况的条件下,情报机构介入协助,大力整顿或重组政府电台电视台,尽可能清除中共地下势力,将这些电台控制在政府及忠于民主理念的人手里。尤其是美国之音,自由亚洲,BBC,法广和德国之声等对中国大陆有特别重大影响的电台。
   
   西方民主政府协助建立某些帮助和促进中国民主的民间、半民间,或官方、半官方机构,吸收真正的中国反对派人士参加,利用电台,互联网等各种手段,去影响中国大陆。政府情报机构则保护和协助这些机构,以防止中共地下势力渗透。
   
   建立这类组织,利用互联网等各种手段影响中国大陆,花钱少,效果好,很值得采用。
   
   4、加强对中共地下势力的策反工作。并且采取以谍对谍的方法,向中共,亲共侨团等亲共势力,以及中共地下势力派遣大量特工和线人。
   
   5、给中国政治反对派以必要的财政支持。
   
   第二方面,就是抽出或者鼓励政治上可靠的反对派人士,加强与民主国家情报机构在反对中共地下势力方面的合作。
   
   中共打败民运,靠的是国家力量和国家情报机构支持的中共地下势力,靠的是这些地下势力在民运中的分裂、内斗、捣乱、破坏、搅局和抹黑。没有国家力量和国家情报机构支持的民运,根本没有办法对付有国家力量和国家情报机构支持的中共地下势力。
   
   中国的政治反对派要对付、遏制和打败中共地下势力,唯一的办法,就是争取民主国家国家力量,和国家情报机构的合作和支持。由他们来摸清这些地下势力的情况,由他们来对这些地下势力进行必要的控制、遏制和打击。
   
   事实上,由于中共实行的是黑幕操作、没有监督、没有限制的极权专制,可以为所欲为地行动。而西方世界及其情报机构则要受法律、道义、监督机构和社会公众的严格监督和限制,稍有能力和操作上的失误,就有可能招致全盘失败。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麦卡锡主义,由于麦卡锡的失误,导致西方反对共产党渗透的工作某种意义上的全局性失败,就是例子。这种情况,使得中共情报机构对于西方,具有很大的优势。因此,即使是西方情报机构全力以赴,反对中共渗透的工作,仍然有可能难以取得胜利,更不要说没有、或者缺乏西方政府和情报机构支持,或者支持不得力的情况下反对中共对西方的渗透工作了。而没有民主国家国家力量支持的中国反对派组织,在反渗透工作中更是无能为力。
   
   所以,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抽出或鼓励可靠人员,积极与民主国家情报机构沟通,使他们了解中共地下势力渗透的严重性及其危害。并且争取与他们合作,争取他们对中国民主力量的支持和帮助。除了今后必须回国起政治作用的朋友以外,不反对中国政治反对派人员参与民主国家情报机构的工作。但今后要回中国大陆参与大陆政治,尤其是准备争取担任大陆公职的,除了进行反对中共地下势力的一般性合作以外,不宜有组织上的关系。
   
   再顺便说一个大问题。我们要让西方民主国家的人们认识到中共渗透的严重性,还必须与民主国家中,对共产党以及他们纠集的第三世界反动力量保持清醒头脑的西方朋友们一起,完成一个大工程。这就是清除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麦卡锡这个大笨蛋与共产党渗透力量作战时打了大败仗所造成的后遗症,让西方人认识到,不是清理共产党渗透的工作不应该做,不是麦卡锡极度夸大共产党渗透力量,而是麦卡锡这个笨蛋的无能和胡来,尤其是清理准确度太低,牵连无辜,因此不敌共产党和左派力量,打了败仗。事实上,共产党对民主国家的非法渗透,不是麦卡锡的幻觉,而是极度严重。这种情况,或许在和平时期,看起来并不是很重要,但一旦中共及其纠集的反动力量与西方民主国家发生战争,他们利用超限战等等对西方的打击,将难以估量。
   
   在这一方面,法轮功,陈永林郝凤军等先生已经做了很好的工作,我们应该向他们学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