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徐水良文集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2006-8-28日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徐水良
   2006-8-28日
   
   
   台湾蓝绿对峙,往往很不理性。很难看到有台湾中研院副研究員钱永祥先生这样理性、杰出的见解。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他的观点向大家推荐。
   
   这些时间以来,我非常密切地观察台湾局势,主要是倒扁事件的变化。情况有喜有忧。喜的是台湾民主制度的巩固,只要这次事件在民主宪政的框架下解决,那么,台湾的民主制度,从此就屹立而不可动摇。仅仅凭此一点,这次事件的喜,就远远大于忧。陈水扁的贪腐嫌疑,不仅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负面因素。虽然它本身是一个负面因素,但它今后产生的客观效果,正面意义也许将远大于负面意义,是一个产生了正面效果的负面因素。也许,第一家庭的贪腐,恰恰是上天送给台湾人民,以便让他们学习和巩固民主制度的一个及时的礼物。
   
   一般说来,从专制制度向民主制度过渡,过渡初期,包括革命后的一个短时期,需要强有力的政府权威,以便迅速恢复和维护秩序,并建立新的秩序。为了这个强有力的权威,一般需要一个权力相对集中的总统制。但如果民主转型由外来民主力量来主导或保证,例如美国占领以后的日本,西方民主国家占领以后的西德,因为这个外来力量是一个强大的权威,所以立即就可以实行内阁制,(当然也可以实行总统制,目前阿富汗和伊拉克就在建立不同形式的民主制)。但在没有外来民主力量主导的情况下,一开头就实行内阁制,就会有很大问题。例如印度那样,问题重重。因为内阁制必须以成熟的政党制度为前提。一般国家转型初期不可能有成熟的政党制度。即使意大利那样,原来政党制度相对比较成熟,二战后实行内阁制,开头也是问题重重。
   
   但在民主制度建立并巩固一段时间以后,为了保证未来民主制度不再可能被某个强有力的独裁者推回到专制,就需要使开头权力相对集中的总统权力又相对弱化,使之受民意机构的严格监督,最终巩固民主制度。而这时,产生一个弱势总统就是巩固民主制度的需要。不少国家往往是总统受贪腐指控,变得弱势,人民和民意机构乘机强化自己的控制和监督权,民主制度才最后地巩固起来。
   
   所以,第一家庭因贪腐而弱势的情况,非常适合台湾巩固民主制度的需要。而俄罗斯普亭那样的强势总统,则不太适合巩固民主制度的需要。
   
   可惜,台湾没有一个政治人物这样来考虑问题!没有一个人向这个方向去努力!泛蓝急于夺权;民进党则以自己的短视、愚蠢和堕落,为阿扁殉葬。
   
   民进党主席游锡坤竟然说道德是封建糟粕,这等于承认民进党是一个没有道德,反对道德的党,真是让人惊讶!
   
   在这个事件以前,我过去写的文章中,原来估计2008年大选以后,民进党分裂。看来,民进党的分裂,将提前到来。
   
   台湾目前局势,也有令人忧虑的地方:一、是民众蓝绿对峙,太过非理性化。其原因,一是由于外部中共威胁,造成内部亲共偏安和台独偏安共存,尤其原教旨台独成为信仰而非理性,无法理喻。二是由于台湾民主建立时间尚短,台湾老百姓还需要进一步学习。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走的又是非常不彻底的改良道路,又有外部中共强大压力,台湾能在短时期内取得如此巨大的进展,足以令台湾人欣慰和骄傲!民众自会在今后的学习中克服自己的缺点。这个忧虑不足为虑。
   
   二、台湾令人忧虑最大的地方,是在其朝野领导人,没有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原来我寄厚望于马英九,希望他成为一个成熟政治家。因此,我曾经到马英九网站上帖,指出马英九要成为政治家,最大的缺点和障碍,是太顾惜自己的羽毛,太追求多数人的拥护。政治家绝不能把这些东西放在第一位,而必须把社会和事业需要,把奋斗需要放在第一位。遗憾的是,我这个好意的建言,很快被网站删去,看来马英九或者马英九周围的人,也是不愿意听取批评的。所以,这次事件中,如果马英九没有这个缺点,一个头脑正常的稍有见解的政治人物,如果没有这个缺点,那么,就会很容易拒绝宋楚瑜为了哗众取宠,迎合泛蓝群众的一时情绪发起的、当时根本不可能取胜的、儿戏般的弹劾陈水扁的做法。但马英九的这个缺点,却使他急功近利地为了迎合泛蓝民众暂时的情绪,接受宋楚瑜这种儿戏做法。当他们采取这种儿戏般的做法时,我对朋友说,宋楚瑜完蛋了,马英九也将大受伤害!当然,台湾政治人物中,还是马英九最有希望。我们希望马英九吸取教训,今后做得好一些。既带领台湾人巩固台湾民主制度,又认识中共的邪恶和危险,特别是以民主、和平、统一为诉求,争取大陆人民对台湾的同情和支持,从而与大陆人民一起,共同顶住中共压力,以保护台湾的安全。
   
   第三个忧虑是台湾的知识精英,缺乏杰出而清醒的见解。这次连龙应台也那么矫情,让人失望。不过,也有非常令人高兴的,台湾毕竟有钱永祥这样优秀的学者,我们深表欣慰!
   
   
   附:
   

   
   錢永祥:兩大黨自私 逼民上街

   
     中研院副研究員錢永祥認為,集會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倒扁靜坐目的在表達民意,要求陳總統循體制管道辭職,當然是合憲的手段。
   
   【本報系記者羅嘉薇特稿】倒扁挺扁的對抗日益升溫,陳水扁總統日前表示,逼迫民選總統下台,是透過體制外手段企圖顛覆現有憲政秩序。中研院社科所副研究員錢永祥指出,集會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倒扁靜坐目的在表達民意,要求陳總統循體制管道辭職,當然是合憲的手段。
   
   身為七一五學界籲扁下台起草連署運作的錢永祥說,藍綠兩大政黨自私、失職,又阻塞罷免和彈劾成案的管道,才逼成民眾集結。但他強調,民眾對這波運動不必要求太高,否則可能挫折太深。
   
   以下是錢永祥的專訪,以第一人稱記述:
   
   陳水扁總統的道德威信和政治權威,已經嚴重流失。這種情況之下,相當一部分人民要求他下台,是一個真實、有意義、也有正當性的訴求。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發起的倒扁靜坐,凝聚了龐大的社會動力,可是大家尚不知道如何界定它。習慣的講法是藍的、反扁的力量集結起來,要陳水扁下台。但這樣詮釋,掩蓋了整個運動「譴責政黨失職、重申政治道德」的深層意義。
   
   這一年來,因為弊案紛紛爆發,民眾覺得公平、清廉、法治、民主等等台灣多數民眾肯定的價值,明顯遭到傷害。人民的強烈不滿,表現在要求陳水扁辭職。要他辭職的理由,正是重新肯定這些公共價值。
   
   罷免無功 不負責的兒戲
   
   為什麼民眾要上街?回頭看,逼成民眾集結,第一個需要譴責的是政黨。
   
   6月間,藍營發動罷免,是一場非常不負責任的兒戲。憲法規定,罷免案要三分之二立委才能成案。當時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根本沒有認真面對這個門檻,沒有去拜託、說服、甚至換取民進黨支持。他們只是機會主義的盲動,結果出師無功,徒然造成藍綠對峙局面。
   
   7月,親綠學者發表聲明,要求陳水扁辭職,他們所重申的本土價值和民主規範,原是綠營都會認同的,但民進黨為了維繫權位,居然放棄理念,把廿多年來積累的民主共識付諸流水。
   
   龍文論述 多數不能成立
   
   6月藍營的兒戲,加上7月民進黨的霸道,民眾該怎麼辦?龍應台認為,拉倒陳水扁不是最重要的問題,我覺得她的論述多數不能成立。她說,你們不要靜坐,要走體制內罷免和彈劾的途徑。可是這對民眾是脫離現實的要求。憲政體制內,只有立法院才能讓罷免和彈劾成案,並沒有一般選民置喙的機會。可是由於兩大政黨的自私與失職,這條路已經阻塞了。
   
   此時,民眾自行出面靜坐,要求一個喪失道德權威與政治正當性的總統下台,並沒有不尊重憲政民主和司法制度的問題。畢竟,司法只過問法律責任,原本即與道德責任及政治責任無涉。
   
   兩種情況 才算溢出體制
   
   進一步言,街頭靜坐這類群眾運動,何嘗越出體制?就手段而言,它是實踐憲法保障的集會遊行權利,又根據「集會遊行法」申請獲准,當然是在體制內。就目的言,百萬人靜坐,並不會產生罷免陳總統的法律效果;它只是表達一種民意,形成道德與政治壓力,迫使陳總統循體制管道辭職,為何不算是體制內部的訴求?
   
   只有兩種情況才算溢出體制:手段上衝破了集遊法及憲法的規定;或者效果上人民直接剝奪了總統的職位與權力。這兩種情況,目前都沒有發生,靜坐者也沒有能力作這種事。何況,即使到了體制之外,民眾施展抵抗權或者「公民不服從權」,旨在挽救遭褻瀆、出賣的民主價值,依然是正當的。
   
   今天,大家擔心會有激化對立的後果,但這些問題不該拿來質問民眾,而該拿來質問政治人物。面對弊案造成的喧囂,兩大政黨提出了什麼跨政黨的解決方案?解決這種對立,不是你們的責任嗎?民進黨掌握政權,如果民眾衝突,你們該做什麼?只能挑撥、鎮壓、再挑撥、再鎮壓?
   
   藍綠兩個陣營本是台灣歷史的產物,不可能消失,也不要幻想把對方消滅。但超越藍綠對立是可能的,只要政黨願意放棄一時的政黨利益。
   
   倒扁靜坐 代表某種覺悟
   
   馬英九要求陳總統辭職的同時,應保證尊重2004總統大選的結果和憲法的規定,繼續由民進黨執政到2008年,換取民進黨安心清理總統府。從民進黨來看,為了維護從黨外走來的民主價值,維持本土政權的道德品格,難道不該請扁辭職?
   
   我要重申,倒扁靜坐,代表這個社會對某些基本價值的覺悟與信仰。對這個運動的效果,不必要求太高。施明德自己說是烏合之眾。的確,這些集結的人能力有限,不可能使陳總統下台。陳總統是否辭職,畢竟操之在他自己,以及民進黨的良知與智慧。大家看待此次運動,應體認到它的道德意義,不必為了有形的成敗而生挫折感,反而導致衝突的局面。
   
   2006-08-28
   
   (转自世界日报网站)

此文于2006年08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