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徐水良文集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海外民运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众说纷纭,见仁见智,意见各各不同。楚天舒先生认为是缺人才。大约楚天舒先生刚从国内出来不久,对情况了解不多所至。
   
   实际上,海外民运恰恰不是人才奇缺。在共产主义国家的历史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有中国这样人数众多的反对派,也没有一个国家有中国这样人数众多的流亡者。不仅在数量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不会达到中国的十分之一,有的国家甚至不会到几十分之一。而且就人才说来,也是其他任何国家远远无法比拟的。
   

   在理论上,中国反对派的先进理论,已经走到全世界的最前列。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反对派都没有中国这样先进、深刻,而又流派纷呈、色彩众多的大量理论,与中国相比,他们的理论非常单纯和简单。
   
   中国民运的流亡者,无论在数量上和人才上,不仅远超过辛亥革命,而且超过历史上中共及其他共产党流亡者。所以,说句笑话,就人才说来,与其说少了,不如说是多了,多到派别众多,互相抵消。
   
   当然这只是笑话,因为真实的原因,乃是:不仅反对派人数和人才众多,而且中共派到反对派中的人数和专业人才,还远超过真正的反对派。而异议人士虽然人数和人才众多,却独独没有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专业人才,在这方面非常幼稚。而中共却是在专业人才指导下,处处高反对派一着,先反对派一着。他们的大量“人才”在反对队伍中造谣生事,挑拨离间,内斗搅局,搅得一趟糊涂,使反对派四分五裂,根本无法形成任何队伍。结果,幼稚的反对派被国家力量支持的专业人才玩弄于股掌之中,最后被打败,被瓦解,被搞臭,落入谷底。
   
   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说要重新攀登上高峰,很难,很难;即使要重新回到平地,回到过去没有任何民运,因而重新白手起家的地步,也非常难。在这个意义上,海外民运二十多年总体上的效果不是正数,而是负数。这是谁的责任或功劳?当然首先要归功于有中共强大国家力量支持的情报机构及其地下势力。其次是现在还被一些人一再捧抬、立为榜样的人品低劣的某些“领袖”,尤其是可疑的“领袖”,必须对此负责。
   
   如果看不到主要因素,在不是问题的地方乱找问题,或者把次要问题当作主要问题,那么,就像这十多年证明的那样,只是让自己落入中共地下势力的圈套,原因越找越乱,越找越混,越总结离真相越远,越幻想大团结,越高唱大团结高调,越是分裂内斗;越是总结批评,越是落入中共及其地下势力“批评”搞臭反对派的大合唱之中;越是接受国共两党造神运动的造神传统,例如把实际上远远不如当代中国很多著名异议人士的孙中山这样缺点太多、能力不足、并且实际上必须对辛亥革命失败,以及把苏俄专制引进中国负责,因而应该成为历史教训,不足为齿的人,大大神化,尤其是把毛泽东这样的大魔头,大大神化的传统,要反对派按这种历史上并不存在的神化的榜样,找出一个完美的神化领袖,就完全违背了客观历史。这样的总结教训,只能将反对派引入歧途,使反对派运动越来越走下坡。这是十多年来我们得到的一个重大教训,是造成十多年越总结越批评越走下坡的一个原因。
   
   
    ——2006-7-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