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徐水良文集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2006-6-6日

   中共一直通过各种手段,尤其是通过安插在异议人士中的地下势力,把“异议人士”,尤其是那些趋炎附势、见利忘义的人们玩弄于股掌之中。近年来不少人不顾劝阻,纷纷接受招安,让人感慨万千。这些年来,我们对这些朋友,往往费尽口舌。

   如果那些政治立场、社会公德和私人道德都不怎么样的人,接受招安后能够离开异议人士队伍,那我们非常高兴,鼓掌欢送。可惜他们又往往赖在异议人士队伍中不走,并且要拼命装扮成人多势众的主力。
   笔者是中共三反一缓和、“反极端”要孤立和打击的重点,自然被排除在“统战”之外。笔者也历来不相信中共的欺骗。认为中共历来只有“统战”,没有和解。只有欺骗,没有真诚。与中共打交道必须特别小心。
   中国历史的前进,不是中共的招安和纷纷接受招安的人们能够改变的。决定历史前进的,是大势。那些被中共孤立打击,排除在统战之外的人们应该感到骄傲,并且应该有充分的信心。只要符合历史大势,即使剩下几个人,他们的胜利仍然是不可阻挡的。我们为中共即将灭亡的时候,却接受中共招安的人们感到惋惜。中共对他们,只会有欺骗,不会有真诚,只会严加防备,不会有和解。希望他们尽快抛掉幻想,不要老是受中共欺骗,永远受中共欺骗。人各有志,愿他们好自为之。
   在警惕中共统战阴谋的同时,当然也就是坚持每个公民天然具有的合法返回自己祖国的权利。反对中共以剥夺这些权利为要胁,施展统战阴谋。我们尤其要支持和争取像于浩成、苏绍智,方励之,戈扬这些老年人回国的权利。像已经回国的于浩成老先生这样人品道德,为众人钦敬,那些投共的内奸小丑,无法比上他的一根毫毛,对这样的老人,希望中共给予足够的尊重,不要再侵犯他们的人权和其他合法权益,不要再对他们施加任何压力和限制。
   既然返回自己的祖国,是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中共对此施展的统战阴谋和附加的任何条件,就都是不可接受的。接受背叛条件,或者在中共圈套中,一步一步接受背叛条件,都是背叛,都是接受招安。每个争取回国的朋友,以及与中共打交道的朋友,必须严守政治和道德底线。坚守反对派与中共交往必须坚持的道义、公开、有益民主、必要程序和大家认同等原则。(注)
   我们也希望中共停止玩弄统战阴谋。你们既然说要和解,那就请你们拿出你们的真诚来。而且这种真诚也很简单,大的,就是平反六四,小的,就是取消异议人士回国的所有限制和附加条件。
   附1: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1、必须符合道义原则和政治原则。(道义原则)
   2、必须有利于民主事业,不损害民主事业的利益。(有益原则)
   3、必须具备必要的公开和透明要求。(公开原则)
   4、必须遵循必要的程序。(程序原则)
   5、必须得到相关群体和人民的普遍认同。(认同原则))
   附2:
   朱学渊评点:“名”“利”“节”各有所好……
   

   苏晋:北京统战流亡人士(对敌斗争)新动作

   沉寂已久的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万润南,近来一反常态的接连发表文
   章,从对刘宾雁的景仰,写到与中南海核心的私交,跨度之大,令人
   颇感意外。尽管老万坚称不会因为“想要回去”讲“违心的话”,其
   实,常年流亡在外的人“想要回去”,也是人之常情,并没有错,倒
   是他的“重出江湖”“激扬文字”,对中南海当权者与海外反对力量
   自“六四”后十七年来的紧张关系,客观上创造了某种力求缓和的氛
   围,实在可圈可点。(说说都可以,只要不骗人,学渊评)
   
   无独有偶,北京的消息灵通人士披露,最近一段时期来,中共对海外
   流亡人士的“统战工作”也出现了新的动作,他们以为筹备中共十七
   大创造和谐气氛为由,将目标锁定在流亡海外的胡耀邦、赵紫阳旧部
   和主要民运领袖身上,甚至已经派员与流亡美国的前经济体制改革研
   究所所长陈一谘、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召集人徐文立等人具体沟
   通,据闻中共拟定的接触对象名单还包括前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所长
   严家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负责人魏京生等人。这一波统战
   攻势,北京尤其看重原来从中共体制内部分裂出来的反对力量,诱之
   于“着眼于长远,捐弃前嫌,共谋和谐”。(世界“五强”,惟此
   “一强”有此多的同族内敌,学渊评)
   
   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流亡人士就不断申诉自己的“回国权
   利”,陈一谘、柴玲等人就曾组织六四后流亡在外的异议人士,在美
   国普林斯顿大学集会,提出了“我们要笑着回家”的口号;一九九四
   年,原《人民日报》社长、总编辑胡绩伟也在党内上书,要求中共撤
   销在八九年六四期间颁布的通缉令,让流亡海外的爱国学生能够自由
   回国,以化解执政党与民间社会的紧张对立关系。(每过二十年,共
   产党就找到几十万新敌人,周而复始,艺无止境,学渊评)
   
   此后,要求“和解”的建言、呼声不绝于耳,期间也发生了陈一谘等
   个别流亡人士被“特许”回国奔丧的案例,或者一些流亡人士的家属
   (妻子儿女等)被获准回国探亲;当年学自联的骨干甚至也成了“海
   龟”明星,“空降”中国的大市场,与中共既得利益集团者握手言
   和,成为不可一世的暴发户。(名、利、节各有所好,学渊评)
   
   尽管如此,中南海对海外流亡人士和民运组织的定性并没有根本的改
   变,凡是要求回国的流亡人士必须首先具结悔过书,这个门槛始终还
   在。一些“闯关”回国的流亡者要么被投入监狱,要么被扣留在机场
   甚至原机遣返。中南海当权者把流亡人士的要求回国的呼吁,视为海
   内外“敌对势力”和平演变的攻势,并断然吊销了一些流亡者的护
   照。这些年来,在海关禁止流亡人士回国的“黑名单”越来越长。一
   九九七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之后,这个黑名单又延伸到了香港。(我
   研究历史的文章都不得发表了,学渊评)
   
   王炳璋、张林、杨建利等海外民运人“闯关”回国,付出了失去自由
   的巨大代价;近年来法轮功在海外的蓬勃发展,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
   队伍在客观上有了很大的发展,中共与反对力量之间的关系一直处在
   持续恶化之中,海外各种形式的针对中共的抗争和抗议活动,更加暴
   露了中共政权的非人道本质,迫使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批评有增无
   减。近年来,在海外流亡者群体中,赵品璐因罗患癌症而英年早逝,
   以及古稀老人王若望、金尧如、刘宾雁等相继客死异乡,病魔缠身的
   戈阳、苏绍智等也晚景堪虑,这些都极大的激发了流亡人士的悲愤之
   情,也使中共在道义和舆论上都遭受了巨大的批评压力,对于中共公
   关兜售的“崛起”形象无疑是一大障碍。(牵涉“面子”的问题,我
   党是会郑重考虑的,学渊评)
   
   流亡人士王军涛曾呼吁:让流亡海外的老人回国乃是朝野和解的第一
   步。二○○一年底北京学者陈小雅以中国公民的身份发表《建议中国
   政府准许七十岁以上老人无条件归国》的公开信,她建议海外同胞对
   各个历史时期出国,至今因政治原因不能归国的七十岁以上老人的健
   康状况、心理要求、国籍状态和愿意接受的条件作一调查;政府的办
   事机构,在受理这类老人申请归国的问题上,应排除政治见解因素;
   与普通中国人或外籍中国人一视同仁地对待这些老人;不要提出常
   理、常情和礼貌之外的带歧视性的、为其个人人格尊严不能接受的要
   求。二○○四年北京记者王光泽发表了呼吁朝野大和解的公开信在签
   名网征集签名,虽然迄今只征集到三十八人签名,但是他代表了这种
   呼声始终没有绝迹。(太小的器量,还说历史选择了共产党,学渊评)
   
   但是这些呼吁和建议,都无法阻止流亡者“客死他乡”的人道悲剧重
   演,去年十二月五日刘宾雁在美国去世,他在生命最后关头叶落归根
   的期盼,照样被中南海当权者无情的拒绝,……是可忍,孰不可忍!
   美国《世界日报》发表社论指出,“但愿刘宾雁的遗憾点燃异议老人
   回乡的希望”。
   
   也许是事情的发展已经到了物极必反的临界点,今年春节前夕,流亡
   美国的法学家于浩成“获准”回国定居了,作为支联会成员的香港立
   法局议员也被“解禁”获准“回大陆”观光了,前不久六四难属周国
   聪要求国家赔偿的诉求获得了当局的“困难补助”回报……万润南近
   来的文字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解读,所揭示得“寓意”显然不会是巧合。
   (浩老诗文儒雅,父亲是燕京文学系主任,自己又是公安部里的延安
   老干部,可能是老同志帮的忙,回得老家的好,学渊评)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由于中共并没有从根本上放弃对六四和流亡人
   士作为敌对势力的定性,中共对海外流亡人士的这一波统战新动作,
   多半是中南海高层个别领导人的决断,个别流亡人士“获准”回国,
   始终属于个别当权者特批的“个案”。如果北京真的有一种他自称是
   “对内和谐,对外和平”的政策,首先应该释放王炳章、杨建利等政
   治犯,停止镇压法轮功,至少杨天水等不该被判重刑。从这里不难看
   清中共舍近求远、欲盖弥彰的统战伎俩。(冼岩说,可用中功制法轮
   功,学渊评)
   
   众所周知,中共高层并不是铁板一块,既然有特批个案的曾庆红,也
   会有决不手软地罗干,这边厢放人那边厢抓人的事时经常发生的,由
   于中共政治黑箱运作,北京插手海外民运的也出现了好几条线多头作
   业,甚至他们之间还时有纷争,在此情形下,流亡人士如果放弃原则
   轻信中共,就很难避免成为中南海高层权力斗争的筹码。前两年,王
   军涛等人轻信了北京的承诺,做出了“良性互动”的回应,却被中共
   另一条线在官方权威喉舌上抹黑,指责他们与台湾的关系,结果“赔
   了夫人又折兵”。(可恨,学渊评)
   
   还有一个可资借鉴的教训是:这次胡锦涛访美前夕,北京故意制造达
   赖喇嘛即将访问大陆的消息,西藏流亡政府的网站对此作出了善意的
   回应:要求流亡藏人不参与抗议胡锦涛访美活动。但是在胡访美结束
   之后,北京立即“辟谣”,甚至有说法称不可能允许达赖有生之年回
   到西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中共,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毫无道义、信用可言,像玩弄达赖喇嘛那样,对海外流亡人士施用统
   战伎俩,“良性互动”只闻雷声不下雨,客观上倒是出现了分化海外
   反对力量的政治后果。(无欲则刚,学渊评)
   
   这些年来,的确有一些过于“聪明”的流亡人士,对于来自北京当局
   的统战采取“来者不拒”的态度,自以为能够两边“通吃”,在中共
   那里获得资源以后,就以“良性互动”为名,试图把本来就散沙一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