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徐水良文集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2006-5-20日

   
   近日发生的余杰和郭飞雄之争,如果放在一般常规情况,恐怕很难理解,至少让人觉得荒唐。试想,作为同一个代表团,大家一道出来,并且被很多人认为,他们都是为中国的自由、民主、人权事业而奋斗的朋友,平时他们之间不仅没有表现出什么矛盾,过节,而且好像都是在共同奋斗、相互支援的模样,有必要搞成这个样子吗?即使是一般朋友,或者从不认识,只有这一次为共同的事情,走到一起,大家有机会去见布什总统,也理当高高兴兴一起去,也没有必要几个人合起来排斥另外的人,并且为了排斥其他人,不惜演出太平天国洪秀全杨秀清之类天父降旨的闹剧;而事后,为了自圆其说,又不顾人格,不惜撒谎,硬要歪曲白宫意图,把布什总统接见中国人权人士,说成是仅仅接见家庭教会,误导几乎全部中文媒体和中国人,使大家都信以为真;并且在客观上,有效地为中共化解白宫、布什总统和美国政府对中国的一个重大行动;还在客观上有可能使大多数持不同信仰、不信基督教的中国人,产生误解甚至反感,以为布什总统有意扶持中国家庭教会而歧视其他信仰,要把基督教信仰加给中国人。

   
   产生这样的事情,按常理很难理解,只能让人感到荒唐。所以,要理解这种事情,我们只能假定,有某种强大的甚至难以抗拒的力量,在背后起某种重要作用。
   
   这种强大的力量,是意见不同吗?但他们的情况,不是你死我活,或者矛盾闹得大翻天,相反,我们没有看到他们之间过去有什么大矛盾,过去他们好像倒是相互支持。而不同意见,任何人相互之间都会有,意见不同没有必要闹成这种样子。是宗教原教旨主义吗?有点像,但即使宗教原教旨主义,似乎在这里根本也没有必要这样做。有人说某人发疯了,发疯的人当然会有这样的举动,但他们好像也没有发疯!
   
   人们还可以做其他各种假设,是否能够说通,我们不知道。但如果我们想一下从去年六四纪念以来有人强行推行的“非政治化”,以及“非政治化”这个幽灵在海外和大陆反对派中间不断地游荡,那么,我们也许就能提供一种解释,至于这种解释是不是能够让人恍然大悟,我不清楚。
   
   自去年三四月份筹备六四纪念活动以来,产生了一种很为荒唐的现象:一些人,过去一直在搞政治,高呼打倒共产党,一直坚持从事抨击中共六四屠杀,要求平反六四等等彻头彻尾的政治活动,并且曾经批评法轮功不搞政治,不断向法轮功以及维权人士宣传:维护信仰自由和人权,离不开政治,要法轮功和维权人士从事政治。但就是这些从来搞政治的一批人,现在忽然反过来,指责法轮功和维权人士搞政治,说纪念六四,要非政治化,不要搞得那么激烈。真是让人大大地吃惊,不知道他们究竟要搞什么。纪念六四,本身就是政治活动,怎么能“不搞政治”“非政治化”?要不搞政治,非政治化,你就不要纪念六四!
   
   有人说,不要搞政治,没有必要搞得那么激烈,这个指令是从纽约中领馆出来的,我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为真;但是,通过这种办法,把政治反对派,把民运,与法轮功,与遍布全国的维权民众,与地下教会、家庭教会的教徒等等,相互分开,肯定是中共非常希望的。
   
   本来,纪念六四这种纯政治活动,以及在当代中国条件下,已经与政治密不可分,成为中国当代政治一个附属部分的反对政治迫害等等的维权活动、维护自由和人权的活动,以及为维护自己信仰自由,反对政治迫害的法轮功活动,不可能与政治分开,这种道理,对于政治反对派说来,几乎是人人都懂得的常识。现在忽然不对了,忽然反过来了,几乎让大家大吃一惊,搞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这些人都疯了吗?显然,这些人没有疯!人们无法理解这种情况,所以做出各种各样的假设。不过,最后,大家似乎有了比较共同的假设。这就是:如果我们看看在背后操作的某个强大的政治力量,那么,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竟然天天搞政治,甚至在公共活动中从来搞政治的人,为什么似乎都疯了,都来反对这种常识!许多人觉得这些人疯疯颠颠,精神分裂,前后不一,很难理解等等问题,也许就可能不再存在,也许就觉得不难理解了。更何况其中有些人,本来就让人觉得可疑。
   
   在这里,我无意在现在做出什么肯定的判断,但我想,这个猜想和假设,这种思路和逻辑,恐怕有它一定的合理性和存在的余地,留待今后实践的检验和判断。

此文于2006年05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