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徐水良文集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驳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帮凶吹鼓手伪自由主义的陈词滥调!


2006-5-11


   目录:
   1、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2、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3、如何保证民主制度的效率
   4、再谈民主与效率问题

1、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回应海壁白兰,先讲基本理论的几个重要结论:
   有话在先,我这里实话实说,可能不很客气,请二位谅解。
   由于你们头脑中满是马列和共产党理论经济决定论等等留下的思维定势,所以非要为民主找一个“经济基础”。不客气地说,是一脑袋浆糊!
   看来有空,得好好讲讲基础理论,讲讲与伪自由主义头脑中不知不觉充满的经济决定论等陈词空滥调完全不同的基础理论。这里先讲几个结论:
   第一:
   恰恰与你们的看法、结论和断言完全相反,现代民主才是现代化的私有制度的政治基础。现代私有制必须建立在现代民主,现代法制和法治的基础上。没有这个基础,就没有现代化的私有制度。因此,是先有民主制度,才能把旧的所有制度(封建的,贵族的,地主的,君主专制的,意大利法西斯的,德国纳粹的,官僚权贵的,共产专制的、所谓各种形式的公有制的,等等各种所有制度)改造成为现代私有制。这是从英国清教革命以来,及到苏联东欧的历史所证明了的。所以苏联东欧实现民主以后,才开始搞私有化。中国没有实现民主搞私有化,绝不可能搞现代化的私有化,只能搞特权官僚、权贵、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非法犯罪的私有化,这种私有制远远不如法西斯和纳粹的私有制。绝不可能有西方那样现代化的私有制。
   也因此,由于一脑袋浆糊,结果,不是让你们头脑中的观念去符合客观历史、客观实际,而是让客观世界符合你们头脑中的经济决定论的陈腐观念,结果,全是与客观实际颠倒的胡话。甚至闭着眼睛,把苏联东欧共产专制垮台,初步建立民主制度,才开始搞私有化的客观事实,完全颠倒过来,说成是“苏东波政治改革都是从恢复私有制着手”!
   第二:
   为什么要搞私有制,不是你们以为的那样,是为了民主,恰恰相反,是为了保障所有者在所有权范围内的合法专制,从而保证经济的效率!私有制范围内,是所有者说了算,没有民主。否则,私有权也就不成其为私有制,也就不存在。因为没有办法,公有制度,或者没有这种专制的其他所有制度,迄今为止,经济效率远远不如私有制度。
   为什么要搞民主,也是与你们想象的完全相反,不是为了效率,而是为了社会公正。民主建立在平等基础上。民主反过来保障社会平等和公正,从而也是为了限制当权者、权贵、强势群体尤其是强大的私有主,使专制仅仅限于私人所有领域的合法专制,防止其专制扩大到私人领域以外的公共领域,防止其对社会的可能专制,并且防止在其私人领域内搞非法专制。因此,民主与私有制是互相制约,而不是民主以私有制为基础。
   现代民主保护现代化的合法私有制,不保护反动落后非法的私有制。尤其不保护大抢劫大掠夺的非法私有化犯罪行为
   如果说,这种民主促进了现代化私有制的活力,同时又防止了当权者像中共像毛泽东大跃进那样的胡闹,从而保证了现代民主制度下的经济效率和发展,那么,这是相反相成的例子,通过相互制约相互促进的例子,而不是互相一体沆瀣一气的例子。
   ----------------------
   附:
   白兰 徐先生, 可是苏东波政治改革都是从恢复私有制着手呀. 关键是不能象中共现在这样个私法, 要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就应该先把土改城改的时候剥夺的土地和其他财产还给原来的主人
   
   海壁 是否可请徐水良先生举一个公有制下实行民主的例子(无论中外)

2、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2001年5月


   我在民主取决于什么等文章中指出,所有制和经济对民主没有决定作用,我只把它们列为有影响和因素之一。但是,一些浅薄的民运人士,却没有根据地把私有制视为对民主起决定作用的先决条件和基础,这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
   我们为民主事业而奋斗,我本人,也许一生都将奉献给民主事业,这种情况,往往容易把自己为之奋斗的民主神化。事实上,民主不是神化的、永恒的东西,民主不是万能的。我相信未来的历史,人类会创造出超越当代民主和专制的,更先进的制度,至少是比当代民主更先进的民主制度。我在过去的文章中曾经谈到过这一点。不过,我们生活在现实社会中,必须立足于现实。例如,立足于大陆的专制现实,就不能空谈民主实现以后,才有可能的东西。例如把非暴力、公开、合法,消灭暴力革命等等变成普遍原则,包括把如何处理军队、警察等暴力,是否让它们消亡等等问题,提上议事日程。而在中共专制条件下,空谈这些东西,主张马上实行,只是欺骗人民,帮助中共。这是第一。第二,立足现实,又必须努力争取实现民主这个未来目标,而不是维护专制现实。第三,我们还必须探讨更长远的未来趋势及目标。但是,这主要是研究和探讨而已。例如,即使我们探讨发现比民主制度更先进的制度,从稳妥出发,我也不主张马上把它付之实行,而主张仅仅把它当作参考,主张行稳妥地把世界上先进的民主制度,先搬到中国,结合中国实际,加以改造。
   当那些浅薄的民运人士鼓吹私有制,把私有制当作民主基础的时候,当他们说保障私有制的时候,恰恰的不是保障民主,而是保障企业主在企业里面专制,他们恰恰是在讲相反的观点,相反的事情,同时也恰恰虽承认民主不是万能的这个观点。可是他们还自以为在宣传民主。我们主张保障私有财产,这是完全正确的。但这不是为了民主,而是因为私有制有更高的效率,是为了保障有制的效率。而保障私有制,又恰恰是保障了私有企业主在企业内部的专制,恰恰是在经济领域实行和保障一种专制的社会制度,不过不是狭义的专制即政治专制,而是广义的私人经济领域的经济专制制度。当然实行和保障私有财产,另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用小的、分散的、力量较小的企业专制,来代替中共强大的、全国统一的、政治和经济合一的大专制,以减少在政治领域实现民主制度的阻力。
   当毕生为民主事业的奋斗的人民,发觉自己不得不承认民主不是万能的,承认专制有时在效率方面往往高于民主时,当然是非常痛苦的事。然而,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其实,民主的意义,不在于本身的高效率,而在于避免专制可能犯错误又不能纠正的情况,在于利用人民的监督,来避免官僚因谋私、无能和怠工造成的低效率。它主要是防止负面因素,而不是发扬正面因素。这也是现存民主制度的局限性之一,未来更先进的制度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民主不是万能的,国营经济,以及那些有工会保障,因而使企业带有部分民主成分的企业,效率往往很低,往往不如私营小企业。希特勒等专制军队的战斗力,有时往往高于民主国家的军队的战斗力,都是例子。当然,像中共的全民、国营和集体经济,完全是假的公有制,它几乎是特权专制官僚的共同私产及中共专制政党的党产。目前的世界上,有个人的私有制、有社会和个人结合的股份制,有国有经济,有各种各样的所有制,但除了空气、阳光、水等等真正的大公有外,其它真正的公有制却很少。而国有经济的性质,则完全取决于国家的性质。如果国家为一党专制的特权官僚所占有,那么,国有经济也就被这些特权官僚的共同体以国家名义去占有。
   由于经济领域的专制,为了避免这种专制带来的弊病,社会也就更强烈地要求用民主的政治制度来加以制衡,以保障人权、自由、社会公正。这当然也是西方这些私有经济发达的国家,民众强烈要求并率先实行民主的影响因素之一,但不是决定的因素。所以,民主制度是对私有经济的一种制衡和限制,而不是相反的,以私有经济为民主的基础,也就是说,两者是对立的,而不是互为依靠的。民主国家,往往本能地与私有经济对立,本能上趋向社会化要求,全民健保,福利国家等等,就是这种倾向的表现。一些领导人讨好穷人,谴责富人,以争取选票,也是这种倾向的表现。所以,为了保证经济效率,对这种本能倾向,对社会公正和效率之间的关系,必须加以适当调节。如何调节,则完全根据实际需要来决定。
   民主不是万能的。我们建立中国民主制度的时候,必须充分考虑到这一点。严家其先生等曾起草过一部联邦中国的宪法,其中有不少东西很不错,但其中像采用内阁制等制度,却并不妥当。我对严先生说,内阁制必须以成熟的政党制度为基础,政党制度不成熟,社会分裂比较大的地方,像印度,意大利等等,内阁制的结果都不理想,像中国这样,经过中共统治,老百姓素质降低,内斗严重,没有成熟的政党制度,实行内阁制就会乱套。根据中国实际情况,未来中国的民主制度下,应该建立权威的政府,而要做到这一点,以实行总统制为好。总统易于集中权威,而不是内阁制那样,政党斗争不断,分散权威。吴稼祥先生提出新权威主义的时候,我在狱中,立即写了文章反对,托人带出寄给世界经济导报等部门。但我认为,新权威主义也有其合理的东西:这就是未来中国的民主政府应该是权威的政府,这是中国实际情况的要求。严家其先生听了我的意见后表示赞同,说你的意见把我说服了。
   所以,我们主张民主,仇恨专制。但我们一定要防止民主的弱点,有选择性地吸收专制的某些优点。使之变成实际民主制度的优点。建立两者有机组合的,适合中国实际的,先进的民主制度。
   像我过去少数文章样,中共有可能利用本文的上述观点,企图把他们的一党专制说成民主。那么,我要重复我从七十年代起一再重复的观点,这就是当代民主制度的核心特点,就是多党政治,是政党间的竞争,一党专制决不可能是民主。

3、如何保证民主制度的效率


2001年5月


   专制制度的具体效率,尤其是当其与管理人员的利益紧密相连时,有时往往较高。中共的劳改部门,是最专制的部门之一,用镣,铐,电警棍及各种刑罚强迫劳改犯劳动,其劳动效率,有时让外人感到震惊。我曾经在江苏沥阳及镇江劳改,那里的劳动效率,往往是社会上同类设备同类劳动效率的好几倍甚至十来倍。外面一天生产几十个,劳改队往往是几百个。有几次外面工厂工人去参观,听到一天的定额,马上惊呼,"啊!我们一星期也生产不了这么多!"所以这些社会上亏本的产品,劳改队却不亏本,往往出口国外与海外竞争。我刚到劳改队时,就在外贸组,后来到镇江,搞漂染,经过我的手开出的外贸染色处方,就不知有多少。所以当中共提出一切以生产力和经济发展为标准时,我讽刺说,这样事情就简单了,只要把全国变成大劳改营就行了,很快生产和经济就发展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