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徐沛文集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柏林作为德国首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一分为二,东柏林象东德一样属共产阵营,象西德一样属自由世界的西柏林,独自屹立在共产东德,是自由民主势力和共产邪恶势力较量的前沿。好些东德人为了投奔西柏林被共产恶警枪杀在柏林墙下。在柏林墙被推翻,民主西德统一共产东德后,经过激烈的争论,柏林再度当选为德国的首都。柏林既见证了纳粹德国的灭亡,也见证了共产东德的崩溃。
   
   现在柏林又见证了中国人摒弃共产专制的决心和信心,因为首届全球支持中国及亚洲民主化大会上周在柏林召开。
   

   这次大会规模空前,与会者超过两百人,比预计至少多出三分之一。来自包括大陆在内的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会议员、政府官员、亚洲问题专家、新闻工作者与各方民运人士济济一堂,昭示中国民运已达到新的高潮。
   
   中共靠六四屠杀镇压了大陆的民运,促使中国民运在海外蓬勃发展。民主中国阵线(FDC)是由因六四屠杀而流亡海外的各界人士和因六四屠杀而反共的海外华人组成的政治组织,其纲领为“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发展民营经济、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
   
   民阵成立后经过了种种磨难,但以费良勇、盛雪为核心的民阵成员始终屹立在各种惊涛骇浪中。在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日前夕民阵联合人权无疆界、台湾民主基金会和柏林欧洲研究会共同举办了“2006年全球支持亚洲和中国民主化柏林大会”。
   
   当民阵现任主席费良勇告知我他的计划时,我表示乐于充当他的义工。因为费良勇是清华毕业的四川人,六四屠杀时,他是公派德国的博士生,因反对六四屠杀而失去了回清华答辩的机会,从此成为反抗中共暴政的民运领袖,是位廉洁奉公的中华好男儿。本来我以为就是帮他发发邀请,在大会开始前帮着接待一下来宾,大会开始后,我便与别的与会者一同出席会议。谁知自从我五月十二日清晨到达柏林后,各种事务纷至沓来,我居然忙得来几乎无暇吃饭、睡觉……五月十九日大会结束后朋友把我从柏林送回科隆时,我已困得连家门都认不出来了。
   
   七天七夜马不停蹄,这在我是生平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尽管如此,我却觉得这样的奉献值得,毕竟这次大会的意义非同小可。
   
   在这之前还没有哪个民运大会邀请到如此多的外国政要和专家学者,包括缅甸、越南、北朝鲜等国的反对派,与此同时中国民运的各方也多出席了大会。我所知道的组织有民联(薛伟)、民联阵(汪珉)、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徐文立)、中国社会民主党(刘国凯)、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魏京生)等;我所幸会的知名人士有流亡澳洲的袁红冰和赵晶、美国的黄翔和张玲、丹麦的陈泱潮、瑞典的茉莉和傅正明等。这次大会也为西藏人、维吾尔人和蒙古人提供了控诉中共罪恶的机会。除此之外,以中华民国驻德国的大使谢志伟为首的台湾人也到会发表讲演。大会的讲演一场比一场精彩,讨论一次比一次热烈,简言之,这次大会堪称群英会。为群英会跑龙套未尝不可!
   
   这次大会的成功尤其离不开两位一流的德国同声翻译。他们俩都精通至少四门语言,所以,当我告诉管设备的技术人员翻译由他俩负责时,技术人员表示还少一个翻译,因为大会提供中英德三种语言,按惯例至少得三位翻译。事实上,这两位同声翻译在大会其间的工作量本该由四位翻译承担,不过他俩虽有怨言,但都表示这次大会很有意义,值得他们效劳,并愿意再次与我们合作。
   
   听着各方德国人对这次大会的高度评价,我心中的不满逐渐消散,或许我本来就不应该用我的高标准去要求那些活着从中共监狱里走出来的同胞们。
   
   2006年5月于德国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