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徐沛文集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陈光诚名列美国《时代》周刊选出的世界一百位最具影响的人物。这位在中共国遭受迫害的维权人士的当选无疑给了以总理身份榜上有名的温家宝一记响亮的耳光。但愿温家宝的脸皮不至于厚得来对此没有感觉。
   
   在为陈光诚高兴之余,我想谈谈“计划生育”,因为新华网指控“陈光诚违法又生育二孩,并拒绝依法进行处理,敌视国家计划生育法律法规。”这位新华网作者让我心生同情,因为他在中共的专政下已不知生育权神圣不可侵犯。换言之,在我看来“计划生育”象“计划经济”一样属于共产祸害。
   

   中共大约在无法继续维持“计划经济”的同时开始实施“计划生育”。中共每次害人时都会编出一套动听的谎言,这次也不例外。但我估计被“计划生育”害死的人不会低于被“计划经济”饿死的人。“计划生育”让大陆妇产科的白衣天使沦为待生和新生婴儿的职业杀手!相关的报道总是让我触目惊心。最让我难以忘怀的受害者是清水君在其大陆回忆录中讲述的一对罕见的龙凤胎:“全家人苦苦哀求,产妇跪在床上,孩子的奶奶跪在地上,然而她还是去掐孩子,我受不了,劝了她一句:不如罚款罢?计生委的女人,回头骂我说:计划生育超出指标你负责?!然后她……活活把这两个刚生下来的龙凤胎给摔死在地上……产妇当场疯了,而孩子的奶奶,当场就给气死了……”就是说,“计划生育”足以让一位女人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而同样让我触目惊心的《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的作者滕彪作为男人则在后记中表示“在我听临沂乡民讲述自己的遭遇时,往往被悲伤占据;在我一字一字写下他们的悲剧时,往往充满仇恨。但我必须抓住理性。在这个年代作一个学法律的知识分子,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有时候我想,我们还有没有足够的思想资源和精神资源,使我们不被仇恨和恐惧所吞噬?我们还有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承担这种耻辱和苦难?
   
   我还想说宽恕;宽恕那些非人的暴行,宽恕我们同类的人性之恶,因为施暴者也同时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但我没有资格。在那些被打死的同胞的冤魂面前、在那些被打伤的兄弟面前、在那些被整日辱骂的老人面前、在那些被强行堕胎的姐妹面前、在那些现在还被关在学习班里、被殴打、被监视、还在流血和流泪的人面前,我有什么资格说‘宽恕’?我的文字不是为了宽恕,而是为了控诉。”
   
   作为因反共而流亡海外的中国人,我十分高兴越来越多的北大人象滕彪一样认识到“这个体制”是罪恶的根源,因为“这个体制”对我来说就是中共的代名词!要知道北大是中共这个以共产主义为指导思想的邪恶势力的老巢,陈独秀、李大钊、鲁迅等都曾在此误人子弟。中共颠覆了中华民国后又一直视北大为“战略重地”,监控十分严密。而以“计划生育”闻名的不是别人正是北大校长马寅初。
   
   马寅初作为留美博士在三十年代就是中共的统战对象,他也为中共抹黑国民政府立过大功,所以,中共夺取政权后任命他为北大校长,虽然其时他已到退休的年龄(近70岁)。马寅初未辜负中共的厚望,他一走马上任,便在51年暑假率先在北大设立了“暑期学习会”,对教职员进行“思想改造”,并在周恩来的关照下推广到全国各地,成为中共夺权后在知识分子中进行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思想改造运动。这次运动强迫知识分子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进行自我批判和自我否定,每人都得过关。马寅初甘当傀儡校长,卖力讨好中共,还在57年向中共建议“计划生育”,岂知却违背了毛泽东思想,遭到批判并被撤职。对此我不惊奇也不同情,因为这是每个拥共知识分子都会得到的报应。
   
   更何况马寅初想控制人口本身就是痴心妄想,象他这种拥共知识分子全都认识不到上帝才有如此能力。不过马寅初有两点值得一提。他没有象别的拥共知识分子一样违心地向党认错,即使周恩来出面劝他,他也固执己见。马寅初是鲁迅的同龄人,也曾挨过鲁骂,但他比鲁迅为人正直、心胸开阔。他和鲁迅一样都在父母的包办下成了婚,婚后又有了新欢。当鲁迅阳奉阴违、让无辜的原配守了一辈子活寡,又不给新欢妻子名份时,马寅初却与原配和新欢同吃同住,和睦相处,生育了七个孩子。自己超生的马寅初向党要求搞“计划生育”岂不好笑?
   
   简言之,他们这批五四知识分子多是目中无神、崇洋媚外的损人害己者。他们搞的五四运动捣毁了中华民族的传家宝四书五经,迎来了共产主义恶魔,霸占了中华大地,祸国殃民直到今天。好在天灭中共在即,用陈光诚的话说,就是“民众觉醒的日子到了”!
   
   
   2006年5月4日
   陈光诚被绑架54天
   于德国科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