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徐沛文集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本来我想针对新华网给陈光诚定的十大罪名加以驳斥,但再一想觉得不值。
   
   在我看来以“事实求实坚持真理”为笔名攻击陈光诚的新华网作者堪称鲁迅传人,因为他也能象鲁迅一样把黑的说成白的,而且文笔还那么流畅,让不了解陈光诚、不了解新华网的读者很容易相信作者强加于陈光诚的罪状。我之所以不会受骗,是因为我太了解共产党和这类象鲁迅一样的笔杆子。这位作者也象鲁迅一样只敢躲藏在匿名后诬陷他人。我与其驳斥一位匿名者,还不如去揭批鲁迅—这位匿名抹黑他人者或曰中共笔杆子的榜样。
   

   中共从42年起就开展了一系列名称各异但目的一致的运动,试图摧毁把写作看成个人表达情感、思想的文学观,让写作者失去自由表达个人体验和认识的能力,只会象这位攻击陈光诚的同胞一样党叫写啥就写啥。因此,我在文章中只表达自己的观点,以张扬与中共对着干的决心。
   
   当年中共在六四屠杀前后的表现就足以让身在海外的我看清中共如何靠暴力加谎言制造恐怖与维持专制。
   我身在自由世界,忙于开阔眼界、拓展心胸,几乎忘记中共的存在,直到2002年我因乡情而再次试图海归时,才清楚地意识到我不可能回国教书育人,因为我不可能再接受“党的领导”。换言之,中共让我无法在祖国安居乐业。正是因为我这次在大陆的所见所闻尤其是中共媒体给法轮功栽赃的种种罪名,我才得以走进法轮功,并因此上网声援各方仁人志士、揭批中共和鲁迅。为了重返家园,我必须奋起反共。
   
   我十分高兴目睹陈光诚于2005年9月被绑架后,立即引起世人关注,而清水君于2003年9月被绑架时,谁也不知道。我打听了3个月后,才证实清水君遭绑架。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呼吁和郭国汀律师的辩护都没能阻止清水君遭受中共迫害。清水君还差点被投入精神病院。见多识广的郭律师认为“清水君是一个有知识,文化,思想,有批判精神,有独立见解,有建设思维,有世界眼光的勇敢无畏无私的优秀中国青年,他决不是中华民族的罪人,而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男儿之一”。然而这样一位德才兼备的爱国志士却被中共关押在南京浦口监狱,遭受非人待遇。
   
   与清水君相比陈光诚无疑得到了海内外各界更多的关注,虽然这也没能阻止他遭受迫害,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史无前例的红色法西斯政权。这个政权存在得越久,受害的人就会越多。用已于2005年被迫流亡加拿大的郭律师的话说就是“中共流氓暴政一日不灭亡,中国人民的苦难一日不止!”而我们的每一次呼吁都会促使更多的人认识到中共的邪恶,从思想上唾弃它,加入三退大潮,促使天灭中共。
   
   中共能在苏共、德共等难兄难弟都灭亡后还能苟延残喘就是因为太多的中国人包括六四受难者和法轮功学员都还对中共抱有幻想,还希望中共能够改好,虽然清水君、陈光诚、郭律师、高律师等人的事迹都一再表明中共本性难移,不可能与人为善。
   
   陈光诚夫妻在成为被迫害对象时,何曾有过反共念头?他们只是出于对乡亲们的善心想用中共自定的法律来维护乡亲们的权利,哪里知道中共及其法律都是骗局,只要你认真就必定落入陷阱。他们的遭遇再一次证明凡是真诚善良的人早晚都会成为中共的敌人。
   
   好在陈光诚象我一样相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是说,这位18岁才开始接受学校教育的盲人没有被中共“精神污染”,而是本能地听从天意,热爱生命,乐观向上,善良正直……这是袁伟静、一位外语系毕业的大学生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盲人的原因。袁伟静在采访中说“光诚的眼睛虽然看不到,可是他的内心却很阳光。他令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他让我懂得人活着是必须对社会肩负一定责任的。”
   
   面对迫害,陈光诚一如既往。他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人们常常会抱怨世道的不公、世道的黑暗,很少想想自己都为改变这些不公和黑暗作了些什么?一个爱憎分明的眼光,一句公道话,都会是改变这些不良现象的力量源泉。如果总是这样,今天我的权利被侵害,你无动于衷;明天你的权利被侵害,我视而不见;后天他的自由被剥夺,你我都冷眼旁观……结果我们所有人的权利都不能够被保全。我认为所有这一切,只有用行动来扭转。维权和求生一样,应该是人的一种本能。因此,本能以外的、直接为他人维权也就是间接为自己维权。”
   
   如果更多象袁伟静一样受过中共高等教育的大陆人都能受陈光诚的再教育,达到这样的认识,那么,中共的暴政必然会在北京奥运会召开前结束。
   
   蓝色革命已经兴起,和平演变正在发生。因为“神与我们并肩作战”,这是高律师的书名,也是我的个人体会!
   
   
   2006年4月28日
   陈光诚被绑架48天
   于德国科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