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此花不与群花比]
徐沛文集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此花不与群花比

   
   
   以血泪史《静水流深》在澳洲成名的曾铮前段时间电邮给我一篇署名千载云的文章。文为知音写,能得到大陆同胞千载云的理解和赞赏让我十分快慰。我坐在德国走上中文网后便难以自拔可不就是为了各方有缘人。
   
   卍卍卍

   
   千载云提到了八十年代盛行的“朦胧诗”,并把我看成了“朦胧诗人”。其实在诗歌界,“朦胧诗人”特指北岛等一批中共国同龄人。这批参加过“文革”,也多下过乡的作家七十年代末在北京创办了杂志《今天》,用以发表自己的作品,有意无意地开始对抗中共的“文化专制”。不久,《今天》便在中共镇压西单民主墙时被取缔,而这却大大助长了发表在《今天》上的诗歌流行于世。十年后,六四屠杀发生时,北岛已因此成为朦胧诗人的代表正在海外访问。因反对屠杀北岛从此被迫流亡欧美并有幸重新出版《今天》。我在大学时代(1983-1987)就熟识的张枣是其作者和编者之一。
   
   我和这批“朦胧诗人”一样流亡海外,我对他们也有所了解和接触,但他们中的“清醒作家”应该是杨炼,而不是我,因为我和他们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有很大的距离。他们对我也几无影响,我也读过他们的作品,尤其是张枣的诗歌,可惜我多半过目即忘。让我至今还有印象的是舒婷的《致橡树》,因为这首诗表达了她的爱情观或曰人生观。橡树象征爱人,与之并肩而立的是女性的象征木棉树。舒婷是唯一留在中共专制下的“朦胧诗人”,现在已算中共花瓶,当初这首诗让我琢磨了很久。我很难想象自己能作木棉树。我觉得自己象只啄木鸟,哪棵树需要我,就落下啄一啄。我在大学时代就开始写诗译诗,但从未想到自己会因对六四屠杀的愤怒而在异国登上诗坛,而且还得以靠此申请德国护照,以唾弃中共匪照。
   
   真情实感
   善心美意
   忍耐半天
   神奇落地
   
   是我去年替人题诗时对写诗的心得体会。我的诗都很简短,因为我推崇古诗。可惜我接受的是中共的愚民教育,学的是简化字、背的是党八股,17岁后又主要以外文为业,没有机会背诵古诗、钻研格律。但我喜欢读古书,因为我总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写照。“此花不与群花比”就出自李清照的词。我读过的古诗古词不少,可惜只能记住符合我心意的片言只语,比如,李白的“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因为我相信六道轮回。“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也出自李清照之手,不过我没她那份忧愁,所以,到了我的口里便变成: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栖栖惭惭萋萋。
   
   李清照18岁时便在父母的包办下嫁给与她琴瑟和鸣近三十年的诗侣。然而,美满的婚姻却让她在佳偶过世后倍感度日如年,这就是她某日“寻寻觅觅”,发现“冷冷清清”,深感“凄凄惨惨戚戚”的原因。而我寻寻觅觅了半辈子,至今仍冷冷清清地度年如日,因为我天性象鸟,能到处栖息,虽不无惭愧,但心怀芳草的绿意,而不是清照的哀怨。
   
   李清照人到中年便开始守寡,而我年近不惑还守着空房。我们都孤居独处,我也有“柔肠一寸”,但从未有过“愁千缕”,虽然我不能把握自己的爱情,不能与人琴瑟和鸣,曾有诗曰:
   
   我的爱情
   
   象大海
   迷人呛人
   
   象大雁
   时南时北
   
   我多想
   把盐清除大海
   用火烧出温暖
   
   然而,我未能如愿以偿留住爱情,于是,留下了难以说清道明的情史,可我没有“花自飘零水自流”的感觉,因为我象朵浪花,任凭风吹雨打,我始终如一,无怨无悔,更无恨,相反,爱更浓更烈,但我毕竟乐于修炼佛法,甘愿放下男女之情,因而作诗自律:
   
   面壁思过
   
   
   落入凡间
   想返天国
   流落异国
   心向故园
   
   相思思乡
   何其相似
   乡情恋情
   何其相容
   
   闹市静室
   奇遇故人
   乡情恋情
   一齐涌来
   
   泡在情中
   难返天国
   人欲天理
   何其不容
   
   我虽然“人比黄花瘦”,却一直招蜂惹蝶,似乎就是为了让我偿还情债,度过情关,重返天国。
   
   “多情却似总无情”,但愿早作无情人!
   
   
   2006年3月
   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