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徐沛文集
·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在德国华文报刊交流会上的发言
·浪花自述
·我的来路
·对镜自视(1)
·对镜自视(2)
·此花不与群花比
·母亲是个害人精
·可怜中国儿女心
·徐沛其人其事
·孩子的自由 自由的孩子
·为自己辩护 — 与文人对话
·天生我材必有用
·中国古董
说长道短
·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
·想当天使的女人— 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郑家栋的“妻”
·刘亚洲的“气”
·不为杜导斌
·“南霸天”-为石三村村民而作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去年冬天,当曾金燕听说袁伟静因陈光诚被软禁他们的红色盖世太保暴打而惊吓过度没有了奶水,无法哺育不满一百天的婴儿时,心痛难忍,于是“以爱的名义”给这位贤妻写了一封信,希望让袁伟静觉得不那么孤独。
   
   今年当胡佳被绑架后这封信也给了曾金燕自己面对现实的力量。曾金燕说自己“是一个典型的小民,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结婚生孩子过上与家人朝夕守护的幸福生活,保护我爱的人不受任何伤害,不惜一切代价。”

   
   这番自白让我想起一系列中共阶下囚的妻子比如路坤。如果不是杨子立忽然遭绑架,路坤了解自己的丈夫,知道他品学皆优,那么,路坤也不会在痛苦中意识到中共在侵犯人权并奋起为丈夫维权。曾金燕在这群女人中最引我注目。她的文章很有女人味儿,让我自愧不如。不过我也从未有过生孩子的愿望。
   
   我的梦想不少,当务之急则是“驱除马列、还我中华”!否则,丈夫遭绑架、妻子被结扎、婴儿被残杀的现状不会改变。而我已用各种文字和方式呼吁了十七年。
   
   我对呼吁的理解是出于道义声援有难的个体或集体。如果我当初不为邓小平杀害的六四受难者呼吁的话,或许我还不会开始我的写作生涯。就是说呼吁从一开始就和我的写作密不可分。我的德文小说《丝龙》虽让一个嫁给德国人的琵琶手为了得到丈夫的理解而精心撰写了一个龙女的故事,但也没有忘记为西藏人呼吁。尽管受故事情节的局限,用的是含蓄的文字加柔和的方式,细心的读者却可从故事中获知中共如何污蔑达赖喇嘛和改造(赤化)藏人。当那位笑当傀儡的女藏族市长死于非命后,她的丈夫被当成凶手,虽然栽培她的军代表或曰党代表也有嫌疑……
   
   自2002年起我便开始为法轮功呼吁、为遭绑架的同行呼吁,所以,当大纪元的一名编者希望我为陈光诚呼吁时,我自然乐意但特意声明我的呼吁不一定合乎常规,毕竟我非媒体记者,而是自成一家,确切地说就是我的文字象我一样个性鲜明,以致一再有读者和编者表示只要是我的文章,即使不署名他们也能认出。就是说,我有自知之明,知道我的写法不一定符合大纪元的愿望。
   
   岂知刚开了个头,就获知大纪元派师姐王文怡出席布什欢迎胡锦涛的仪式,而将在外,不听令,她借机用她的方式为法轮功呼吁。师姐冲着两个巨头怒发冲冠、仰天长哮,令人振撼,令我鼓舞。但她毕竟是医学博士,有呼吁的勇气,没呼吁的经验。如果换了我,我会等胡锦涛说完他代表13亿中国人后,哈哈大笑,再向听众解释:“对不起,我得打断如此谎言,这个大独裁者靠屠杀西藏喇嘛上台后继续杀害人民,在他说代表人民的同时,法轮功学员正在红色集中营被活取器官,西藏人和中国人一样正流亡各国,共产党侵害的不只是中国、而是整个世界。请诸位帮助中国人终止中共暴政!”我会先用英文说,然后才说中文,争取在保安来前主动下台。对了,希望大家记住那位敢于伸手捂女英雄嘴的“共特”!
   
   就是说,我赞赏超常的呼吁方式,可惜我没有碰上这样的机会,不过我在利用一切机会呼吁。昨天关心中国人权的德国人在科隆大教堂前搭了一个大平台,展示中共用来对待异议者的暴力,我在冷风中站了九个小时,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宣讲中共的暴政,呼吁人们对中共说“不”!
   
   我相信只要我们各尽所能,就能解体中共,迎来民主中国,让千千万万个陈光诚重获自由。
   
   
   2006年4月24日
   陈光诚被绑架44天
   于德国科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