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李登辉和鲁迅]
徐沛文集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登辉和鲁迅

   
   感谢曹长青对李登辉的长篇报道让我得以把这位台湾人和鲁迅联系起来。看来日本人只翻译亲日的鲁迅,没译抗日的苏雪林,要不然李登辉肯定会读和他一样信奉上帝的苏雪林,而不会说苏雪林眼中的“流氓大师”有“激情”。不过他的国语也应该足够从苏雪林的原著中获知日本侵略者对台湾行软,对大陆动硬。38年,日本轰炸机在三小时内把曾与桂林齐名的乐山炸得惨不忍睹、风光不再。
   
   如果说鲁迅至今还在华文世界的光荣榜上令我不安的话,那么李登辉的名字出现在一亚洲流氓排行榜上则令我不平,尤其是获知有人在台湾焚烧总统头像并骂他为日本鬼子。这表面上象香港人纪念“六四”15周年大游行时笑着用脚在江泽民的图像上踩,名曰踩江,但二者却有本质区别。
   

   我还无暇鸣不平,又收读台湾人洪哲胜主办的《民主通讯》上一群忧国忧民的大陆老人致中共党魁的公开信,他们居然以为“恢复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是救民救国的良策。
   
   念及中共囚禁了清水君等四、五十位作家,杨天水、张林等即使出狱也一再被侵犯,网上高手黑眼睛等相继失踪,可能被捕,赖锦东也被威胁……凡此种种,促使我放弃一个用德文赚欧元的好机会,否则,就无法坚持义务在中文网上清除共毒鲁害。对我而言,用母语弘扬被五四人抹黑、共产党蹂躏的中华文化似乎是当务之急。
   
   我忘了是什么时候知道李登辉的,但记得是在德国举行的抗议“六四”屠杀的活动中首次和中华民国的公民走到一起。从那以后开始有人从台湾给我来信并寄送中华民国的对外刊物《光华》。中共撒的有关国民党的谎言就这样不攻自破。我也逐渐认同中华民国,并认定只要大陆同胞能够识破中共骗局,中华民国肯定会统一台海两岸,就象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统一了柏林墙两边一样。所以,李登辉提出台独让我叹息这位总统缺乏李世民的雄才大略,不过我相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曾把他和台独论放在心上。现在回想起来,“台独”对以中华文人自律的反共作家也有负面影响,比如,为还原历史真相而著《谁是新中国》的辛灏年受到排斥,我也不再有人问津。
   
   读了因希望邓小平交权而被迫在“六四”前就流亡美国的曹长青对李登辉的好评后,我才因文中赞赏鲁迅而开始思考李登辉现象。
   
   生长在台湾的李登辉从小受的是日本殖民教育,国民党政权败退到台湾后,已是成年人的李登辉才被迫学习国语,日文堪称他的母语,他读鲁迅也用日文。难怪这位台湾人虽获得美国农学博士却更认同仇华的留日学生鲁迅,而非美国人杜威的学生胡适。
   
   在我看来李登辉年青时加入过共产党不是污点,恰恰相反,它说明出身地主的李登辉怀抱理想,同时也证明日本的殖民教育让他和认马作父的五四青年一样不了解传统文化,否则,他们就会发现《共产党宣言》鼓吹无神和暴力,完全违背中华文化(儒释道)。好在李登辉很快就摒弃了共产党,并成为一名基督徒。如果共军打上了台湾岛,他作为地主儿子和基督徒不被枪毙也得坐牢。然而在国民政府这个“外来的政权”下,他官运亨通,但对基督的信仰影响了他的一生,这也是曹长青报道他的主要原因。
   
   我从八十年代开始接触西方宗教,无论是信徒还是经书都给了我莫大的帮助,但我无法信奉西方宗教,因为我生长在中华文化沉淀深厚的四川。中共捣毁了包括明太祖朱元璋的幺叔550年前圆寂后留下的不腐肉身等神迹,但乐山大佛却奇迹般地安然无恙。而西方宗教和中华文化(儒释道)各成一体,我作为从小热爱中国神话的蜀女不可能忘记佛、菩萨和八仙等来独尊圣经。再说,也没人逼着我选择,所以,虽然圣经一直陪伴着我,坚定了我的反共决心,但我即使用外文写作,讲的还是我领悟的儒释道。
   
   李登辉却身为中华民国总统用日文写作不说,居然忽视日本对中国的侵略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深重灾难和令人发指的“三光政策”等罪恶。这当然会受到龙应台等中华文人的批评!李登辉让我想起“香蕉人”,这词形容象香蕉一样黄皮白心的西化华人。我本来惯用外文,又住在国外,有香蕉人之名,但李登辉有香蕉人之实,因为他信奉西方的神,从而脱离了中国的根。这样的人不主张台独才怪。
   
   我不是民族主义者,也非爱国主义者,历来只主张爱具体的人,不爱空洞的主义,故不反对台湾同胞自主,但作为一名中华文人我痛惜不少中华儿女失去了自己的根。这当然不是李登辉们的错,而是日本侵略者、共产国际及其刀笔吏鲁迅们的罪,这就是我反共倒鲁批胡的一大原因。
   
   好在知道珍惜自己根的华人有的是。早在1935年就有仁人志士联名发布《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宣言》,这一宣言虽然得到国民党政府的支持,但被刀笔吏们的“呐喊”所淹没。1958年当中共在大陆为了“赶英超美”而全民炼钢时,流亡海外的有识之士又再次发表《为中华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正是因为他们的努力,三十年后,我一到德国就必须面对太极拳、阴阳鱼和《道德经》等,因为这是德国人探讨的中华文化,而我在大陆受的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马列教育,对自己的文化一窍不通。多亏留学德国我不仅能够了解马克思主义的底细,而且得以获知被“五四”践踏、遭中共抹杀的传统文化。
   
   去年上网进入华文世界后,我发现崇尚中华文化的华人寥寥无几,其中有我前不久才发现的秋鸿。如果说余杰的《鲁迅思想的现实意义》让我目瞪口呆的话,秋鸿的《东方智慧的现实意义》则令我眉开眼笑,虽然东方智慧鲜为人知,鲁迅思想害人不浅。
   
   作为蜀女我乐见四川出了一系列勇士,但余杰对鲁迅的赞美实在令我无法恭维。余杰的鲁迅作风也很明显。鲁迅的“封建余孽”到了余杰笔下成了“文革余孽”。诚然鲁迅是在污蔑杨荫榆,而余秋雨确实值得揭批,但红卫兵和余秋雨发扬光大的岂非不敬天信神、不守道德规范、破坏传统文化、没有忏悔意识的鲁迅精神吗?遗憾的是余杰继续高抬中共偶像鲁迅,并象鲁迅一样贬低孔子、诋毁中华文化不说,还称中国人不知忏悔。难道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不是忏悔吗?
   
   倒是余杰批评的王朔象我一样不敬鲁迅,因为鲁迅不崇高,而是很尚暴。是鲁迅们把崇高的中华文化(儒释道)踩在脚下,而吹捧尚暴的无产阶级革命,让中华民族从此善恶不辨、颠倒黑白。我赞赏王朔戏耍鲁迅和中共的假崇高,但对他和杨振宁等一起今年发表《甲申文化宣言》有不少疑问。一来在我眼里把《易经》在中国的地位误为《圣经》在西方的作用而乱批一通的杨振宁是个媚共的西方科教徒,而非中华文化人,二来宣言中所说的文化侵略等在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中共国难道不是现实?
   
   而中华民国则至少一直在祭祀孔子,佛庙道观也从未断过香火,虽然西方宗教和科教的势力不小。身为基督徒的李总统能在执政其间放弃个人独裁一党专政,就凭这一点他就值得敬重,即使他主张台独,我们也应该尊重,因为这是他的人生经历所决定,毕竟每个中华民国公民都有权表决台湾是否独立。当李登辉从《静水流深》的作者曾铮处获知佛法大道在大陆受到的迫害后,深表同情愿意帮助,这足以让那些一边攻击“真善忍”的法轮功,一边声称信神的各种徒自我反省。所以,我觉得那些谩骂李登辉并焚烧其画像的人象鲁迅的徒子徒孙,他们和以骂人闻名的鲁迅一样缺乏修养,是在破坏民主自由。但愿台湾的民进党政府能以49年前的国民党政府为戒!
   
   踩江则不然,因为江泽民在“六四”前后靠封杀《世界经济导报》获得中共领导权后实行法西斯专政,希特勒独裁下的德国历史在大陆重演:有良知的知识分子要么被迫流亡,要么被“盯关跟”。九亿农民的利益被牺牲来让一打城市暴发,然而这个经济奇迹和张艺谋的纳粹电影掩盖的是包括对国民实行群体灭绝的滔天罪行……元凶江泽民却无耻地自封为“三个代表”,至今还到处招摇撞骗。对如此披着人皮的恶魔,崇真向善的人们有理由用踩江加以反击,更何况踩江确实可以踩断和恶魔的瓜葛。
   
   2004年金秋作于科隆大教堂边
   2006年初秋审于科隆大教堂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