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鲁迅天敌]
徐沛文集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鲁迅天敌

   
   起念写这篇文章时我没想到清水君,但获知清水君被中共无罪判刑后,我不得不提起清水君。事实上,我2003年一上网便被清水君吸引,就因为他的力作《鲁迅:汉奸还是族魂?》我们不约而同地把笔锋对准了中共偶像鲁迅,想来归功于我们心中都没有鲁迅似的仇恨。在我为清水君喝彩的同时曾劝他不要组党,而应联合推崇中华文化的同行一起深揭猛批“左联”,从思想上清洗五四以来的鲁迅和中共流毒……
   
   今年中秋节在我忙着挖鲁迅老底中不知不觉地来了又去了。在旅居德国的十六年里,只有去年中秋,清水君曾让我这个不得不按德国日历生活的海外浪花惊喜不已。然而,这以后清水君便在大陆遭绑架并从此身陷囹圄。清水君不是第一个在中共国被处以重刑的仁人志士,但愿他的事迹能让更多的中国人对中共的幻想破灭。
   

   见清水君被剥夺了人身自由后,我更加努力地把互联网当民主墙,往上贴我的反共倒鲁系列。为了负责,我也只好进一步去发掘史料以向读者证明是鲁迅为首的五四人开始在中国大施语言暴力,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中共靠以鲁迅为首的笔杆子们获得政权后,更是无所顾忌地撒谎和施暴!从五四(1919)到六四(1989)不过七十年,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华文化价值体系就被打了个大颠倒!圣人孔子被打翻在地,连因六四屠城而反共的大陆知识分子也还继续崇拜鲁迅,殊不知鲁迅是中共最大的帮凶。
   
   我从鲁迅攻击过的人群中选出几名代表以让读者看看鲁迅这个“流氓大师”(苏雪林语)如何颠倒是非,破坏文化。
   
   凡在中共国上过学的人都知鲁迅骂过的人中有杨荫榆和梁实秋,但少有人知道杨荫榆(1884/1938)是杨家才女的首位。杨绛是她的侄女。杨荫榆先毕业于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后又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教育学硕士学位。1924年,年仅40的杨荫榆就被聘为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成为中国的第一位女大学校长。
   
   遗憾的是,那时中共已经成立,正在发展势力,而鲁迅(1880/1936)也因在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上“呐喊”而出名,并在北师大兼课。许广平(1898/1968)等不安心当学生而企图夺校长之权。鲁迅在许广平的诱惑下开始带头造反,对女校长抡起了大棍子:“在寡妇或拟寡妇所办的学校里,正当的青年是不能生活的。青年应当天真烂熳,非如她们的阴沉,她们却以为中邪了,青年应当有朝气、敢作为,非如她们的萎缩,她们却以为不安本分了:都有罪。”女学生们只能“以她们为师法,使眼光呆滞,面肌固定,在学校所化成的阴森森的家庭里屏息而行。这才能敷衍到毕业……”。文革时流行的高帽子的发明权也在鲁迅,请看他凭空捏造给女校长的罪名:“推行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奴化教育的代表人物之一”,“反动军阀的帮凶、封建余孽的化身”。
   
   然而,史料表明杨荫榆是一位17岁就敢抗拒包办婚姻并毕生致力于教学而终身未婚的教育家。作为有识之士,她拒绝汇入“革命潮流”,为了整顿校纪而开除以害群之马自诩的许广平之流,因为她希望“把女子培养成贤妻良母”,而非革人命者。哪里知道“进步学生”许广平却能促使不敢抗拒包办婚姻的鲁迅出面领导“北师大风潮”。鲁迅一边和许广平酗酒、撒酒疯直到通奸,一边造谣诬蔑杨荫榆,破坏北师大乃至教育部门的正常次序。站出来说公道话的同事留英博士陈源(《西滢闲话》的作者)也遭到鲁迅的“迎头痛击”并从此被鲁迅视为敌人。陈源的绅士风度表现在他除了在给徐志摩的信中表达了对鲁迅的蔑视并把信公开发表外,就再也不理此类小人,而鲁迅一骂就是十年。倒是旁观者比如苏雪林(1899/1999)站出来打抱不平。
   
   鲁迅达到了驱除杨荫榆的目的,但他和许广平也遭了报应。在鲁许四处碰壁,鲁迅见人就骂时,杨荫榆依然故我地从事教育事业。三十年代中期,杨荫榆还在家乡苏州创办了一所女子学校。日军侵占苏州后,要杨荫榆出任伪职,遭到她的拒绝。面对日军在苏州的暴行,杨荫榆曾几次到日军司令部提出抗议,最后惨遭日军枪杀。
   
   杨荫榆的一生就足以反射出鲁迅和许广平的伪劣。许广平以第三者的身份成了“鲁迅夫人”并从此靠鲁迅为生、为中共效力。鲁迅36年病死后,她马上开始粉饰鲁迅作品,就是说经她之手的《鲁迅全集》已失去了原貌。中共上台后,许广平出任民主党派领导,她不仅没在57年被打成右派,还在大跃进带来大饥荒的60年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红卫兵比如张承志当然会视鲁迅为导师,虽然鲁迅在我眼里只能算“鸟导师”,而我只是借用了鲁迅扣在胡适(1891/1962)头上的帽子!
   
   在我发表了《我看五四》后,有读者表示我不该把胡适和鲁迅相提并论,因为胡适无论从学历、地位、著作还是人品等方面都比鲁迅高一筹。遗憾的是也正因此胡适对中华文化造成的破坏不比鲁迅小。
   
   我在网上查询有关胡适的资料时很高兴地获知潘一丁也推崇中华文化。在他看来,“五四”是一场“小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一场“文革”让胡适、鲁迅之流居然可以靠批判、反对、咒骂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而得以“猴子称大王”。其流毒之广、之深和影响之坏,至今“阴魂不散”。其恶果足以媲美、甚至超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完全印证了《我看五四》。想来潘一丁比我年长,他的文字功底比我深厚,但愿他能促使大陆知识分子尽快认识到鲁迅、胡适以及五四的危害。也只有如此,我提出的“六四”是“五四”的恶果才能得到认同。
   
   据史料来评判,胡适在人品和文品上都高于鲁迅。在我查找到的历史见证人中苏雪林对两者的评价有天壤之别。苏雪林是以绿漪之名从二十年代便和冰心一起活跃在中国文坛的闺秀派。如果说冰心被周恩来夫妇统战后在大陆沦为“儿童”作家的话,那么曾任武汉大学教授,逃到台湾后任成功大学教授的苏雪林则一跃而为反共高手。
   
   当她获知留在大陆的同事所遭受的迫害后,悲愤地表示“不许作家自由写作是最残酷的心灵虐杀。”
   “千古暴君,仅能虐杀人的肉体,共产政权即进一步虐杀人的心灵”她还曾痛定思痛地写道,共产国际“借文艺的力量吸收赤色细胞,使全国知识阶级都一面倒向共产主义。对于国内有名文人可胁从者胁从,不能胁从者,则千方百计加之以谩骂、轻蔑、污辱、打击。”
   
   鲁迅则是中共选中的炮手,以冯雪峰为首的地下党员为了赤化鲁迅甚至搬去和他比邻而居。我说鲁迅是中共的头号笔杆子,一点没有冤枉他。对鲁迅“放冷箭、用软刀、造谣撒谎、深文罗织种种卑劣伎俩”苏雪林更是深恶痛绝,因为这位曾留学法国的女作家毕竟目睹了鲁迅如何把文坛变成了骂街(当名词用)!挨鲁迅骂的人胡适、杨荫榆、陈源等多为她所敬重。所以,向来与人为善的天主徒苏雪林认定鲁迅是左翼巨头、小人之尤、流氓大师、祸国殃民的匪徒、天地戾气所钟,应劫运而降生的怪物。中华民族有鲁迅是莫大的耻辱与不幸。
   
   纵观中国自五四以来,或者说鲁迅的《狂人日记》发表和中共成立后不到一百年的历史来看,我完全赞同苏雪林对鲁迅的评价。赤焰可以算是通过鲁迅的笔在神州大地上蔓延开来!王若望和李慎之的生平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他们都是在鲁迅的感召下上了贼船。难道不是鲁迅之流帮共产国际把赤祸带给了中华民族?
   
   而胡适在苏雪林眼里却是君子之最,一来因为他不和鲁迅一般见识,不对骂更不骂人,二来胡适确实有才,尤其是口才。也正是因此胡适才能动摇中华文化的道德基石—对天的信仰。而这就是我批判他的原因。依孔子之见,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胡适和鲁迅一样只能算三不畏的才子,我确信“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事实上,胡适的诸多言行都不够君子的资格。这位赫胥黎和杜威的崇拜者致力于把他们的怀疑论和进化论灌输给“全国的少年朋友”。我深感少年时没机会读胡适而获知李白何其幸运!
   
   胡适确实比鲁迅有教养,无论鲁迅及其同伙如何谩骂他,他都充耳不闻。当然也可以说他正气不足,因为他不敢回击我蔑视的鲁迅,却敢攻击我景仰的孔子!但无论如何,胡适这位留美的中等生,可以让鲁迅这位留日的劣等生相形见拙,虽然他们都谎言连篇。
   
   也属留美派的梁实秋(1903/1987)比胡适理直气壮,敢于教训鲁迅。每个在中共国上过学的人也都知道梁实秋被鲁迅骂做“乏走狗”,但不知梁实秋的作品和人品在中华民国深得人心,而鲁迅为正人君子所不齿。1949年中共在大陆颠覆了中华民国后国民政府吸取经验把鲁迅在台湾列为毒品予以禁止。前不久,我特意把梁实秋谈鲁迅的文章找来提供给了博讯,希望有助于大陆同胞走出中共的思想牢笼。
   
   其实就是从当年的左倾作家比如施蛰存(1905/2003)谈鲁迅的字里行间我也能获知鲁迅是个恶霸!作为晚辈施蛰存对名人鲁迅十分尊重,没想到因他向读者推荐《庄子》便被鲁迅贬为“洋场恶少”。中共夺取政权后,施蛰存因挨过鲁迅骂而倍受魔难,好在他毕竟读过《庄子》,能够超然对待中共的迫害,并差点象在台湾的苏雪林一样长命百岁。也是从对他的采访中我印证了鲁迅确实患有“被迫害妄想症”。
   
   作为清水君的友人和鲁迅的天敌,我很乐意把在大陆无法获得的知识加以广告,为有心人从思想上根除鲁迅和中共流毒尽我之力。
   
   2004年10月草于科隆大教堂边
   2006年8月校正于科隆大教堂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