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鲁迅解药]
徐沛文集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鲁迅解药

   
   一位读者通过“博讯读者文坛回馈”表示读了我的所有文章,早就想与我联系,但主要是“昨天因为看到主页上那人批评你的文章”。这位大陆同胞也因中共的暴政而流亡海外成为难民,署名归去来兮,并说“等你有了安全电邮后,我会告诉你我的名字和电话。”
   
   我很乐意回答这位使用匿名也承认匿名的好心读者,于是在信中说“谢谢来件,我就这邮箱,不在乎是否保险,因为我光明正大。你不用透露真名,归去来兮很动听。”
   

   樱桃(Cherry的中文意思)作为匿名,也很动听,但此名下的话却非逆耳之忠言。他自己匿名斥责他人还敢再次撰文加以否认,殊不知却为此提供证据。无奈因为有好心读者的存在,我不得不正视樱桃名下的新作《鲁迅VS徐沛》。似乎我有预感,因为这之前我刚写下《杨绛和鲁迅》,为了慎重起见把它发给几位大陆同行征求意见去了,尤其希望他们能在文字上帮我把把关。就是说不少人包括博讯主编都可以证明我在揭露中共头号笔杆子鲁迅的同时已努力注意不伤鲁迅迷的感情。
   
   为了表示我和鲁迅的区别还在于能把坏事变成好事,今天特意起了一个大早,以便再次趁机告诉读者们正因有如此“樱桃”的存在我才如他所说,“逢鲁必骂”。只有鲁迅迷才会断章取义地把两个活在不同世纪的持相反的人生观、世界观的男女作家相提并论。我既为这位大陆同胞对“死魂灵”的偏爱而感动,更为他象鲁迅一样蓄意揣度大活人而无奈。用我的家乡话来形容他“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我已一再慨叹中共压在人民头上的谎言、暴力和恐怖三座大山让人心灵扭曲,不敢讲真话,讲了也不敢用真名,即使匿名大胆放言的海外华人,也因怕暴露身份而表现失常。字典上对匿名的解释为“不具名或不写真姓名”。没有读者能从樱桃这个署名或其文章获知他的来历,这位同胞当然只能算匿名者。我只有心谴责中共,而无意批评任何人匿名。然而这却不能否认樱桃只是一个匿名的事实。这就是我遵循的逻辑,但他却声称他没匿名,我违背逻辑!
   
   《小议鲁迅的鬼气和毒气》的作者王怀文和我作为大陆人都曾被迫在学校里读鲁迅。王怀文作为一般读者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控诉了鲁迅作品对其心灵的污染。我则作为以作家身份旅居德国的中国人通过清水君意识到我有义务协助他一起把中共偶像鲁迅推倒。被中共以莫须有的罪名剥夺人身自由的清水君在2002年10月发表《鲁迅:汉奸还是族魂?》一文后,引起学术界极大反思,同时也遭来中共网特更多的攻击,甚至与读者进行学术交流讨论的信箱也被篡改盗用。而清水君也因此认识到为了维护学术的自由,就必须实行政治的民主,就必须团结一切爱国民主人士,形成强大的舆论与压力。(清水君自述)
   
   清水君曾在中共培养笔杆子的鲁迅文学院作家班进修。我欣赏他就因为其作品满怀爱心、充满阳光,与鲁迅作品形成鲜明的对比。古人说,德才并佳为上流人物,德高于才为二流,才高于德者属末流。鲁迅成了末流中的名人,是因为他为中共颠覆中华民国立了大功,在中共国成了学生必读之教材。我虽德才有限,但知见贤思齐,既然获知清水君这样的榜样,就不得不象他一样无私奉献,更何况我们都追求与人为善,学术自由,政治民主。鲁迅同时代的作家里有上列主张的人也不少,但因为他们不屑理睬末流的鲁迅们,以致让“新青年”王若望们李慎之们都误入歧途,后悔莫及。而苏雪林这位最早识破鲁迅的女作家也只好流亡他乡,魂归故里。
   
   任何人都有资格告诉大家他对鲁迅的看法。而且我非常想了解樱桃为何会自愿去读鲁迅并热爱鲁迅。然而这位同胞写了洋洋洒洒的三篇文章,不告诉读者,他是怎样爱上鲁迅的,鲁迅让他获得何种知识、什么益处等基本事实,而是竭尽全力贬低王怀文和我。请大家看看被他自认为“礼貌”的鲁迅式的文风:“我之所以将徐沛的语言比为钝石,是因为它结构混乱,条理不清,缺乏美感。现在看来,比为钝石是不恰当的。因为一般的石头究竟还干净,但徐沛的语言,在很多时候,尤其是涉及到鲁迅的时候,非常缺乏这种干净。”
   
   博士是我的文凭,作家是我的身份,我凭此得以在异国享有在祖国遭到侵犯的人权。对我来说,学历和地位是命中注定,不值得炫耀,更不能隐瞒。一个正常人怎么会攻击作者在文中流露自己的生活环境和真实身份?要我不谈身处的德国,而写遥远的“三农”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我还曾拔笔相助,专门批过“南霸天”式的共匪。难道这位同胞不是被鲁迅迷了心智?
   
   我引以为荣的是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和人的尊严。我知道我很幸运,更知道我的职责:抑恶扬善,去伪存真。所以,我2002年初在大陆目睹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中共迫害后,会当仁不让地对此调查研究,并亲身实践以明辩是非。面对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当局的卑鄙无耻我会竭尽全力地加以揭露抨击。同时我乐意把教人“真善忍”的法轮功推介给大家,因为“真善忍”是我的追求,而世界需要“真善忍”。我写下的都是自己的人生感悟。我乐于表达我的观点,希望读者能从中获得启发,而无心加以论证,让别人接受我的看法。
   
   父母想包办儿女的婚姻并非鲁迅时代的现象,叶群如此,我妈如此。我也得争取婚姻自主。我未孕未婚是因为我过了青春期后便获知性事和婚姻意味着责任。我曾为此询问多人并查找了多种书籍以求得一种保险的避孕术,后来得出最好的方法是清静无为。同时我保证不了我的追求者不象鲁迅一样不负责任,喜新厌旧,而我只愿一位让我走了放心,见了开心,想起舒心的终生伴侣。再说清心寡欲是我着意追求的境界。不离婚而与第三者发生性关系为通奸,所生的孩子为私生子,这是举世公认的标准,不是我的发明创造。鲁迅的人品如何可以有各自的评价,但指责我用公认的标准来衡量鲁迅于事无益。
   
   我说鲁迅言行不一,正因为他也知道,在开口评论他人时,得先有自知之明,然而他不懂中华文化(儒释道),却敢恶意攻击,我知之甚少,但已深受其益。我更不敢象他那样骂别人。在我上网前,当然对自己有过估计,我虽不才,却也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我有资格上大学讲台,难道不能上大众网站?
   
   谁是先贤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鲁迅们把孔子批倒了吗?曲阜的孔子故居经历了多少战火,却至今巍然屹立,令世人朝拜。孔子只讲不写,而他过世后,学生们却一起费尽心血地写下了《论语》以世代相传。而批孔者全都不得好下场。比如陈独秀,国共两党都曾想把这位鼓吹革人性命的“大彗星”(傅斯年语)除之而后快,这叫现世报。好在他晚年似乎有所醒悟。樱桃当然可以把鲁迅当先贤,但君不见认识到鲁迅和毛泽东、江泽民、李敖等同属公害的人越来越多,身在大陆的同行们也已纷纷动手清除鲁迅流毒,针对鲁迅中毒症已存在不同的解药。
   
   我个人不屑阅读至今走红的《鲁迅全集》,但为了接清水君的班,我特意查阅了鲁迅名篇和诸多研究者的成果。邵建在《动物上阵》里用史料论证了五四人把文坛变成了骂街(当名词用)。鲁迅之《华盖集》成了骂人集。鲁迅可谓骂人冠军。而且鲁迅还引以为荣并鼓励学生开骂!
   
   我很佩服大陆同行象垦荒牛一样在中共荒漠上勤劳勇敢地开辟出一片文化绿洲。我能在此基础上作文章得益于我毕竟读过鲁迅崇拜的马克思和尼采的原著,乐于蜻蜓点水地为还原鲁迅真面目作贡献。不过樱桃能认识到生活在中共国的人被剥夺了自由,表示珍惜海外网站的民主已很不错。但愿他还能认识到鲁迅对中共夺权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和客观存在的事实是:骂人的是鲁迅,正因为鲁迅带头匿名骂人,创下有一百几十个匿名的纪录,而徐沛想结束这种恶劣风气,所以才不得不揭批鲁迅以正本清源,甚至为此甘挨鲁迅迷骂。
   
   我自知我的中文水平不高,鲁迅有机会学习令我赞叹不绝的古文,我则因鲁迅们的罪过而失去了这种机会并被迫背中共毒(读)物,这也是我抨击鲁迅的一大原因。但我自信徐沛的文章比鲁迅和鲁迅迷的真实善良。欢迎读者们自己象樱桃一样把鲁迅和徐沛比较比较,看看骂街的是谁?
   
   
   2004年初秋草于莱茵河畔
   2006年初秋审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