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徐沛文集
·“南霸天”-为石三村村民而作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在中国大陆,鲁迅被立在每个人的成长道路中。只要你上学,就得学鲁迅,背鲁迅,他的《纪念刘和珍君》等曾被我读得滚瓜烂熟。不过那时的我记忆力不错,理解力却不足,学会了念字句,对课文却不理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我常常在课堂上开小差,想着放学后的自由活动,诸如到哪儿去给我养的蚕采桑叶之类的趣事儿。空闲了,想看书,便去住家隔壁的图书馆借《十万个为什么》、《上下五千年》等有趣的读物,也曾初识冰心和她翻译的泰戈尔笔下的大海和小鸟,甚至读过让我莫名其妙的浩然名下的《金光大道》。就是说,天性如向日葵的我本能地对阴暗面不感兴趣。
   
   考上外国语学院后,我心甘情愿地换了一种语言思考,党八股也好,鲁迅文风也罢就不知不觉地被我完全抛在了脑后。在我人还在大陆时,思想即已通过德文和英文向着自由世界开放起来。
   

   《时序》这本席勒也曾主编过的老牌德文杂志,在八九年时出了两期介绍中国文学的专刊。里面容纳了从李白到我的处女作。我因此与鲁迅在异国重逢。当时“六.四”血案刚发生不久,热爱中华文化的德国人比不少中国人还要为此震惊。一位德国汉学教授在第二期的编者话里专门谈到“六.四”,热血的大学生,还有鲁迅……。在他笔下,“六.四”血案为鲁迅的中华文化“吃人”论提供了佐证。编者还摘录了《狂人日记》:“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大哥正管着家务,妹子恰恰死了,他未必不和在饭菜里,暗暗给我们吃。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妹子的几片肉,现在也轮到我自己,……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救救孩子……”
   
   这几句话象“六.四”血案一样重重地伤了我的中国心和我对中华文化的一片痴情,但我却认为共产党的暴政恰巧违背了以“儒释道”三教为精髓的中国正统文化。我曾一度想用鲁徐作笔名,不只因我母姓也是鲁,而是我有意以“徐”示与“迅”的对立,有心要把中国传统文化用我的笔力表露出来,与鲁迅这个压根儿不懂珍惜中华文化却被奉为族魂的男人唱对台戏!在我看来中华文化的精髓象无色无味的空气,人们很难意识到它,尤其是在血雨腥风的中共专政下,但它却无时无处不在,弥漫天地,即使是在欧美。我就因为西方人对中华文化的厚爱而深受其益。
   
   我要跟鲁迅一决雌雄的野心虽藏而不露,但识我的德国友人总要把我和鲁迅扯到一起,亚也是其中之一。亚的父亲曾任德国北威州首府杜塞尔多夫市的文化长官。他在给我颁发了一笔文学奖金后不久,出乎意料地发来一封私信,其后亲自开车来接我去和他家人共进晚餐,共赏歌剧。得此殊荣就是因为亚从小向往中国,热爱中华文化,听说我后,想结识我。这以后我腰无分文,却有幸一再体面地坐在歌剧院的包厢里接受古典芭蕾和音乐的熏陶。亚好比我那段留学生活的一颗福星,让我长了不少见识。因她把曾在大学里学过的中文版的《呐喊》转赠给了我,我才得以第一次自觉自愿地阅读了鲁迅的这本名著。
   
   “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首先迎入我眼帘的就是鲁迅对中医的谬论。我很庆幸自己用不着象《祝福》中的祥林嫂一样去向鲁迅似的人物请教灵魂的问题。没想到鲁迅这位文学巨匠,却是个哲学侏儒,他的思想境界还不如他笔下的一个小人物,祥林嫂虽然不知道人死了以后是否有灵魂,但她至少本能地在思考,而灵魂这个人生的终极问题却根本不在作者的视野里。可见名人的名不是明智的明。
   
   这以后我再没读过鲁迅,在海涅大学哲学系攻读博士的七年里,我也无暇顾及近现代中文作品。
   我学成了但不能如愿归国后,在科隆大教堂边落了脚。住家附近有一个东亚艺术博物馆和科隆大学的东亚系。我发现它们都有丰富的藏书后,一有乡思情,就去读中文书。几年下来,也浏览了一系列鲁迅同代人的作品。我发现“仁义礼智信”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在“五.四”时为鲁迅们所动摇以至破坏的。就是这一场所谓的新文化运动给共产主义幽灵在中华大地称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曾创造出巨大精神财富的各个天朝盛世被鲁迅们斥为落后的封建社会,鲁迅借狂人之口把矛头直指“仁义道德”这个中华文化的命根子,蓄意诋毁历经沧桑但每次都重获新生的华夏文明,大肆丑化屡经鲜血的洗礼在东土孕育和发展起来的半神文化。
   
   内涵深厚的文言文沦为大白话,成了鲁迅们骂祖宗和骂他人的好工具。我在唐诗里读到的都是文人间的相和与相敬,到了“五.四”就变了,开始彼此揭短。鲁迅可算是文人相轻和相骂最有名的代表。这好象就是他们理解的民主!也是他们,在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把达尔文的进化论当科学引到了中华大地,达尔文自己在著述里都对其理论心存疑惑,而鲁迅们就公然在中国学堂教孩子们猿猴是人类的祖先。在他们把一个未经证实的外国学说奉为先进科学的同时,国民们对神灵的敬畏被扣上“封建迷信”的大帽子,遭到大肆批判,使人们逐渐失去因为信仰而拥有的传统道德。假洋鬼子们打起了民主和科学两个迷惑人心的新口号,却不懂民主和科学在西方同样有着宗教渊源,是不能为人力所移植的神根!正如国内现在也时兴圣诞树,但圣诞节的来历,他们知道吗?天赋人权的前提无非是说在上帝面前人们都是平等的!西方的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牛顿等都是虔诚的上帝之子,都把科学研究当作在证实上帝的神秘和伟大。
   
   “五.四”以后的中国男人中少有讲仁爱且“知行合一”的白居易,失去了知道修心养性讲“天人合一”的陶渊明,更不用说因亡妻而写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的元稹了!在鲁迅不顾把一生托付给他的妻子,乐于在外与女学生“洗脚”,洗出私生子时,徐志摩也抛弃发妻,夺人所爱,公开宣布与有夫之妇再婚,成了在中国离婚的“先进代表”,郭沫若则更是一位负心汉……。所以在我眼里“五.四”是中国男人堕落的开始。他们在作了情欲的奴隶后,又沦为权力的奴才。郭沫若是其典型代表。没有了与信仰相辅相成的道德品质,失去了讲真话道实情的神品,文人就沦为文痞,耍笔杆子的人越来越多,在“大革文化命”中,似乎全民皆能文攻武卫,但结果如何?
   
   曹雪芹还能在“红楼梦”里宣称“世人都晓神仙好”,而我就只能唉叹“世人都忘神仙好”。
   我曾努力视鲁迅而不见,因为我心疼被他用笔锋伤害的有神论-这个中华文化的命脉。现在我却不得不正视鲁迅,尤其是看见有人在文章里大谈甘作鲁迅墓园的看门狗(四川文学)后。或许我小时候背过的《纪念刘和珍君》也潜移默化入我的血管里了。
   
   高兴的是终于在博讯网上发现清水君对鲁迅的质疑,虽然作者主要是站在爱国的立场上在评判鲁迅,但他也看见了鲁迅对中华文化的恶语中伤,尤其是鲁迅把庸医和中医混为一谈的错误。在德国自从一位首相夫人为中医所摄服后,就成立了一个中医协会。这些年中医在德国蓬勃发展。我曾不遗余力地向西人推荐中医和中医大夫,现在则大力向人们介绍法轮功,这个不仅让我摆脱了病魔,也坚定了我对中华文化信念的修炼大法。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是鲁迅之语。
   实践证明反中国传统的鲁迅之路在以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为指导的中共夺取政权后已变成“假恶斗”当道的死胡同。
   
   我相信必定会有更多的中国人看清鲁迅,超越鲁迅,踏上复兴中华文化的大道!
   
   
   2003年2月首发
   2006年8月修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