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问女何所思?]
徐沛文集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问女何所思?

   
   1
   
   八月十五日,当山东高智晟姐姐家也变成国家恐怖主义的施暴场所时,远在德国的我正因获知中共推出了“江选”而想起了六四屠杀,并用在文友眼里“很象高僧的偈句”写了首新诗:
   

   追思
   
   六四如幕
   天幕一降
   红色恶剧
   即告破产
   
   六四是血
   血流成河
   冲去污垢
   显露真相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孕育善念
   催生公民
   
   六四如诗
   字字血泪
   中华民族
   从此觉醒
   
   正是六四屠杀促使江泽民成了中共核心,而我出于对死难者的同情一跃而为反共作家。在过去的十七年里,窃国大盗耗尽了中共和自己的生命力,再高超的伪装都掩盖不了江黑心和共产党命在旦夕的事实。而我正好比他年轻四十岁。今年过四十岁生日时,我一边绝食,一边将一封声援高律师的公开信发给德国各界要人。当文友来信称我是“四十一枝花”时,我开怀大笑,确实,我上网反共四个年头,非但不觉得老了,相反,还觉得我的生命力从未有这么旺盛过。遗憾的是即使如此,我还是不能面面俱到。
   
   每次和大陆亲友交谈,十有八、九都希望我早日嫁人。可我一来相信姻缘是业力轮报的体现,个人无法左右,二来我的求道之心大于求偶之心,就是说,我更热衷于超凡脱俗,从红尘欲海中超脱出来,而不是沉湎其中。可惜面对诱惑,我也有动凡心的时候,但尽管如此我至今矢志不渝,只留下些文字作证,其中包括下列两首用以表白的自嘲诗:
   
   我心似花
   含苞欲放
   招蜂惹蝶
   只因心花
   
   卍
   
   我心似火
   隐含灾情
   多姿火花
   岂能采撷
   
   我推崇的特莉莎修女在被问及何以成就那样伟大的事业时回答说,因为她心中有个希特勒,也就是说她用毕生的善行战胜了自身的魔性。有人因此不明白特莉莎修女的意思,误以为她推崇希特勒。我心中没有希特勒那么大的恶魔,但我的德文诗集也好汉语文集也罢都是我克服自身魔性的结果,换言之,我的心思首先在战胜自己、提高自己上,而非象五四以来的鲁迅们一样把自己的才能当成了发泄私欲、追名逐利的工具。
   
   2
   
   自从高律师因大陆法轮功学员所受的残酷迫害而仗义执言以来,我几乎拜读了他的所有文章,因为我不仅想了解大陆现状,也想分享他的真知灼见,毕竟如此知行合一、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遇而不可求!
   
   如果把中共统治下的大陆社会比成一艘有特、中、下三等舱的巨轮的话,那么,我在大陆生活的22年是在中等甚至特等舱渡过,对高律师在下等舱经历的困苦我可谓一无所知。高律师的伟大就在于他没有因所受的魔难而嫉恨他人和社会,相反,还能在苦难中自学成才,成为扶贫济危的大律师。鲁迅可以说正好是高律师的对立面。他俩都幼年失去父亲,但高家一贫如洗,连肚子都吃不饱,而鲁家却有可以变卖的财产,只不过家境不如从前;在“新中国”,再聪明的孩子也会象高律师一样辍学,而在“旧社会”,鲁迅却可以报考给你钱让你读书的学堂,还可以被资助出国留学。即使鲁迅的人生之路比高律师平坦许多,可鲁迅仍然对他人和社会心怀仇恨。如果说《鲁迅全集》让我闻到的是股污染心灵的邪恶之气的话,那么,高律师的文章则体现了能够净化心灵的浩然正气。
   
   好在大陆青少年们已开始抵制学习鲁迅,虽然他们不知道鲁迅是中共偶像。可惜这无法促使在中共专政下担惊受怕过了一辈子的周海婴反思鲁迅,相反,还在沿用假大空的“党八股”为其父涂脂抹粉。我读完了他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发布会上的讲演后,只记住了一句实话“鲁迅当年的生活是很精致的,他当年的生活大概仍然是今天很多人追求的梦想……”是啊,鲁迅当年身在自由中却不知珍惜,相反,还滥用自由来抹黑中华民国,毒害热血青年,误导他们投身谋财害命的国际共运!
   
   我一再谈及鲁迅不是我喜谈鲁迅,而是因为只知鲁迅,不解孔子的同胞比比皆是。我硬着头皮研读《鲁迅全集》及相关资料只是为了不冤枉鲁迅,确认鲁迅自己才是“中国文坛上的鬼魅”(鲁迅用语)。有些反共知识分子即使已经认识到鲁迅邪恶,仍然会不自觉地用鲁迅的“毒眼”审人度世,毕竟“文革一代”(四、五十年代生人)在青少年时代只有“毛选”、“鲁集”可读。而一个人的世界观形成后很难改变,以致于他们中的佼佼者居然把共奴陈伯达与大儒相提并论。可陈伯达只是一个被鲁迅们误导的新青年,根本违背儒家伦理,否则,他就只会象张君劢们一样反共。
   
   好在有越来越多的同胞认识到五四以来的知识分子打倒了民族文化,民族的道德随之流失的严重后果。鲁迅们走红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只有高律师这样的正直之士才会深得人心。
   
   我丝毫不为高律师担心,但他被绑架的消息促使我再次向德国各界要人揭露中共暴政。今年五月出席了柏林民运大会的德国国会议员童卡也已回信,表示他们密切关注高律师的情况。他也因此于8月21日致信中共大使,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以高智晟为首的人权律师……
   
   生活在德国的我享有大陆同胞被中共剥夺的自由和人权。获知东海一枭因《未来中国论坛》被共警审问后,我便想去查看。前不久我还对文友说我无暇到任何论坛发言,但我去了一趟《未来中国论坛》后,就决定把我所有提到鲁迅的文章都审阅后贴到那儿去昭示。刚开始上传文章,就见东海一枭不斥责中共侵犯他的人权,却攻击抬举他做论坛发起人的伍凡们蓄意谋害他。我除了觉得好笑外,又决定出面为该论坛主持“评江泽民”。总之,我尽情地享受着东海一枭们没有的自由,即使坐在书桌前也忙于与人交谈或分享他人的思想成果,比如民运先驱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发表的声明书,而难于用中文撰写自己的想法。
   
   自从读到汪红雨的《堕落文人刘晓波》后,我就想写篇文章劝劝后起之秀们不要苛求“文革一代”,应该以他们为诫,充实自己,超越鲁迅。我已把“堕落文人”当成了鲁迅的别号,不忍看它与刘晓波连在一起,毕竟刘晓波也是中共的专政对象。鲁迅把青年人误导上了中共的贼船,而刘晓波算是贼船上的造反者,虽然我也一再发现他象鲁迅一样说话不负责。他曾用生花妙笔把大陆的“文坛剽客”描绘成“拒绝谎言”的俊杰推介到海外。现在他又强加《未来中国论坛》“借声援高智晟的机会,再次煽动暴力夺权或政变”等罪名。刘晓波似乎不知正是在大陆的“军中声音”建议下《未来中国论坛》才得以问世,并专门用来讨论“如何解体中共”。“政变”作为选项在讨论中出现值得大惊小怪吗?更何况提出要“政变”的反共势力并不在海外,因为我等论坛议员没资格也没有能力搞政变!刘晓波既然支持美国出兵伊拉克,为什么要反对大陆军人搞政变?难道刘晓波也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愿意继续被共匪绑架?!
   
   好在汪红雨越来越多,刚见识了泛蓝联盟的胆识,又听闻泛绿联盟的成立。虽然如此,我还是希望刘晓波不要沦为海内外华人反迫害运动的阻力!
   
   我则乐得继续劝人三退,因为我也主张和平瓦解中共,况且高律师在被捕前明确表示:“当你现在的胆气还不足以使你站起来的时候,你在心理上去抛弃中共恶势力,不要再相信它的谎言,尤其是那些具有党员身份的人,你尽快的退出这个邪恶的暴政集团,这是你能做的,而且在形式上你可以用你的假名!因为你不退出来,这个反动的势力做的每一件恶事、包括对我高智晟的迫害都借用了你的一个名字!”
   
   2006年8月于科隆大教堂边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