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欢迎高律师入川]
徐沛文集
说长道短
·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
·想当天使的女人— 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郑家栋的“妻”
·刘亚洲的“气”
·不为杜导斌
·“南霸天”-为石三村村民而作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欢迎高律师入川

   
   
   88年前,我一直生活在四川,算土生土长的四川人。
   
   在我办理留学手续时,未想到当我96年如愿以偿获得博士学位之时,会无法回国光宗耀祖,因为在德国海涅大学的八年,我已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反共份子,根本不可能再接受“党的关怀”。

   
   这以后我虽以作家身份赖在德国,但我乐于在西欧各国游历,很少用中文写作,因为我只想增长自己的见识。
   
   02年,获知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和迫害后,我开始猛烈抨击中共并因此上中文网。去年还接管了民运先锋王炳章创办的《中国之春》。没想到这下引来了共特,病毒攻击不断……今年以来发稿功能无法运行,想来也是共特的破坏。
   
   在文友们的一致建议下我安装了Skype,开始与人在网上交谈,这一来我忙里忙外,网上网下,更是不亦乐乎!今天我再次证实Skype的tom版或曰香港版按中共要求装了过滤系统,用这个版本无法传递含中共敌视字词的文章,而我或我的文友几乎无一例外地是反共作家。于是,我只好中断与文友的交流,重新安装Skype的正常版。
   
   以上是中共及其共特对我的干扰。
   
   自从获知高律师的英雄事迹后,我只要上网,便会查找相关的报道。我想建议高律师把共特当蚊子对待,千万不要因它们而生气伤身,让中共的阴谋得逞。我只敢躲在德国抨击中共,是因为我不愿与大小流氓打交道,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
   
   不知高律师是否已到成都,我想请高律师去探望我的父母,把共特带去让他们看看。我父母至今以为中共“伟大光荣正确”,不相信我向他们揭露的真相。或许,面对共特的流氓行径他们会改变对中共的看法。
   
   
   我的Skype名叫Seidendrachen,意为丝龙,是我的德语小说名,欢迎高律师和朋友们与我联系。
   
   
   莱茵河畔 2006年4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