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徐沛文集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树欲静风不止
   
   郭飞雄在美国因遭余X、王怡排斥而失去小布什接见的机会时,我正在柏林充当民运大会的消防队员,忙得焦头烂额,没有像黄翔等因获知此消息而义愤填膺。
   大会结束、我又有空上网后便不断收到和读到相关评论。我对余X的态度自此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尽管如此我还是劝网友和文友适可而止,毕竟我们应当首先抨击中共暴政,这也是我本不愿抨击观察的老板吴弘达等所谓民运“大佬”的原因。
   


   我在柏林大会的一大收获是得以亲历来自世界各地包括两岸三地的“民运人士”。我之所以给这个遭余王轻视的光荣称号打引号,是因为与会者既有民运阵营的精英比如袁红冰,也有民运各个组织成员包括共特。当我向彭小明抱怨一位民阵成员言行粗俗时,获知这位民运人士曾与吴弘达一起劳改,了解吴弘达的底细。在民运圈里吴弘达的口碑欠佳。也是笔会会员的范似栋曾专门发表《揭穿吴弘达的西洋镜》。虽然如此,我还是曾在文中表达对吴的敬意,因为他毕竟也在反共,而且影响不小。
   
   可惜吴弘达在苏家屯红色集中营被曝光后向二十几位关心中国人权的美国政要打小报告、诋毁透露此惊天黑幕的勇士的人格和法轮功学员创办的媒体的信誉,成功阻拦了美国国会为此召开的一场听证会。在此黑幕已被两名关心中国人权的加拿大要人费心劳力旁证博引加以证实并引起各方重视的情况下,他又在观察上唱对台戏,还好意思公布他的小报告。
   
   吴弘达的自述足以透露中共如何扭曲了这位著名劳改犯的心灵。他似乎意识不到在与法轮功学员合作之时,背后诋毁他们的媒体是多么卑鄙无耻!不过他还是做贼心虚,在小报告末尾表示“这封信是私人信件,请予保密、勿外传、公开发表或引用信中字句。”然而他的小报告涉及的却是人命关天的公共焦点,不仅收读者全是美国的公众人物,而且吴弘达本人也好歹算个公众人物。
   
   幸亏古谚曰: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份小报告很快就被传开,在法轮功学员中引起各种各样的反应,有的立即加以批驳,有的找到他、希望和他沟通,而更多的人则象他文中抱怨的那位与他同姓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不再理睬他。我正好认识这位在德国的吴老板,因为他不仅是法轮功学员,也是一个国际人权组织的负责人。与观察的吴老板不同的是,他来自香港,是位成功商人,为了大陆同胞的人权,吴老板出力又出钱,而他的所作所为却遭到以“人权活动家”为生的吴弘达的严重破坏,他能继续视吴弘达为友吗?吴弘达不反省自己,还好意思在中共正式镇压法轮功的第七周年纪念日,在正义之士忙于营救正在被活摘器官的同胞之时恶人先告状,倒打一钉耙!
   
   真假共特
   
   面对身在大陆却很独立的作家力虹的疑问《吴弘达他想干什么》,我的回答是自暴其丑!
   
   吴弘达声称“我尊重每个人的信仰自由及不受迫害的权利。从北京政府宣布法轮功为邪教予以迫害之时起,我一直坚决地站在法轮功这一边。”但我的观察可以说明这不是事实!
   
   正是因为少有民运人士坚决地站在法轮功一边,我才在2002年海归时接触到法轮功学员后深感我有义务搞清法轮功的真相。抑恶扬善是诗人的天职!我特意上网发表文章就是为了表明我坚决支持法轮功。如果吴弘达坚决地站在法轮功一边,为什么观察排斥为法轮功呼吁的文章?!尤其是2005年六四后,有位在美国因性侵被告上法庭的“民运人士”写了一文挑拨法轮功和民运的关系。观察立即转载,但不转载别的民运人士包括笔会会员高寒的批驳文章。见此情况,我也写了一篇文章发去,还是未被采纳。最迟从2005年夏天我就确认吴弘达反对教人“真善忍”的法轮功,在这之前我已注意到标榜“多元”的观察从不刊登辛灏年、袁红冰等“坚决地站在法轮功这一边”的知名作家。但我从未向任何人提起,因为我不愿意挑起“内斗”。
   
   吴弘达还说“不论从个人的经历或学识的角度,我对共产党政权残暴性的体会及认识应该比法轮功练功者,尤其是其高层人士,更为深刻。”吴弘达在中共夺权后大学未毕业就被投入监狱,从此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中共被迫打开国门后他得以来到美国并开创了劳改基金会。就是说他既没有受过中国正统文化(四书五经)的熏陶,又没有受过西方高等教育。他凭什么比人数众多遍及各个阶层的法轮功学员“深刻”?他文中提及的几个法轮功学员中我知道的王文怡是医学博士、易蓉是原中共外交官、她和法轮功的发言人张而平都毕业于哈佛,两位还是梅森学者。谁的学历不比他高?但这些法轮功学员在吴弘达的笔下要么没礼貌,要么威胁他,总之,读了吴弘达的自述,没人会对法轮功学员有好印象。可我在2002年调查法轮功时,特意去过日内瓦,见过张而平,我接触的法轮功学员无论知名还是无名(共特除外),都在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我之所以投身法轮功并竭尽全力促进各方仁人志士了解和支持法轮功,就因为以“真善忍”为宗旨的法轮功堪称中华文化的复兴!
   
   吴弘达提及的法轮功学员可能都没有经历过劳改,但法轮功学员中有劳改经历的不少,比如曾铮。这位北大才女因法轮功被劳改,从其自传《静水流深》中可知劳改如何摧残身心,就是说象吴弘达那样饿得“生咬蛇头”的经历实在不令人羡慕!更何况吴弘达入狱的原因与魏京生等民运前辈不同。有关吴弘达的传言不少,我无意追究,现在有人说他是“共特”、是“屠夫”我一点不奇怪。他以“中国人权问题专家”之名,拿美国纳税人的钱,却象中共一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并且自愿帮中共攻击法轮功,起到了共特都起不了的作用,这难道不是共特的共特?打小报告或撰文诋毁他人的信誉在德国就算Rufmoerder (信誉杀手)和Schreibtischtaeter(书桌前的凶手)简单地讲就是“屠夫”,更何况他的小报告客观上起到了让中共继续活摘大陆同胞器官的作用!
   
   作家义务
   
   我把身在民运阵营却带中共特色的吴弘达们都泛称为共特。相反,中共体制内却有不少同胞被我视为文友比如共特云飞扬,因为他也像清水君一样撰文为因信仰“真善忍”而遭受残酷迫害的同胞们说公道话。
   
   柏林大会的义工们还忙于处理包括欠款在内的后续工作时,在大会期间制造冲突、混乱和引起超支的“共特”们又开始造谣。其中之一不仅无中生有、说大会受“台独”操纵,还捏造出与我对话的事实。可我除了在大会秘书的请求下向他讨要其应付的款项外,根本无暇和他说话。不过他确实可能看见我流泪,但不是在什么电梯里,而是在一家中餐馆里。那天周博士按参与大会活动的人数预订了中餐,但去吃饭的人却大大超过了预订数目。我无可奈何,只好去给餐馆老板陪笑脸,可刚坐下,在大会期间一再怒吼的吕京X又跳起来去找餐馆老板。多亏梁国雄,这位以“长毛”闻名的香港议员也无法容忍她的举动,即使如此,他也只敢在餐巾纸上写下规劝让人传给吕。敢冲上台去捅会议主持人的吕让我联想到自己在大会期间也失去了常态,颇象母老虎,不觉百感交集、落下泪来……
   
   简言之,对柏林大会最不满的人应该是我。我心甘情愿给民运大会当义工的主要原因如下:
   
   1我也在努力把中国民运的声音传播给国际社会,让西方各国尤其是德国认识到中国民主化与它们的利益休戚相关。中共是中国民主化的障碍,只有瓦解中共,中国才有希望。
   
   2大会的主办者民主中国阵线是我最了解的流亡政治组织。公开言行符合普世价值的盛雪在其中担任要职,三位筹办人全都表示“坚决地站在法轮功这一边”。
   
   3我乐见民运各方尤其是独立作家共商国家大事,在一个平台上争奇斗艳。我相信大会的影响力是与会者的影响力的总和。所以,我主动负责为柏林大会邀请国际知名华裔作家。即使他们比如龙应台不来,我也希望他们知道柏林大会的召开和意义。杨炼对我们的大会也提出了很好的建议,虽然他最终没有如愿到会。我最遗憾的是已买了机票来参加大会的《谁是新中国》的作者辛灏年因签证没能及时赶到柏林。
   
   可惜大会邀请的独立作家张戎等无暇光临,而被党文化操纵的真假共特却给大会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麻烦,让我们穷于应对,无暇干正事。连《柏林大会宣言》也是在最后一夜由盛雪等熬夜完成。我从一开始就在为《柏林大会宣言》劳心费神,因为我为大会起草了一封公开信,想在大会上征求意见和通过后立即翻成德文发表。可民运前辈薛伟觉得应该在这封信的基础上加以修改以大会宣言的形式发表。对此高明意见我当然赞成,可惜我不会写政治宣言,于是只得由他人代劳,吕易、陈维健等都曾为此努力。陈维健因把他打的草稿交给我而遭人指责。而盛雪也因此成了被攻击的对象。
   
   然而真假共特有关柏林大会的谣言却让我开心地笑了,这从反面证明柏林大会确实成功,别的不说,请问有哪个民运大会召集了如此多的海内外作家,齐声谴责中共的暴政?我在大会上还特意把我的讲演时间用来声援律师高智晟发起的绝食维权运动,因为独立笔会的五四派不仅不支持高律师,还阻碍高律师的义举!
   
   2006年7月20日草于科隆大教堂边
   
   2016年清明节审定

此文于2016年04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