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徐沛文集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以文会友
   
   我在四川上大学时便开始以文会友,那时认识的文友中有张枣。88年出国后,我继续以文会友,还因此到过伦敦,结识张戎等旅英华人。后来因主要用德文写作,几乎脱离中文界,但还是认识了彭小明、仲维光夫妇等一系列流亡华人。因为六四屠杀在德国的产物除了全德学联和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外还有一报一刊。彭小明在留德学人报上揭批中共劣迹、关注大陆现实,报道海外民运包括我的德文作品。也是他把已证实为文坛剽客的余X介绍给留德学人报读者。仲维光一度主编留德学人杂志。他们是我六四屠杀后在德国抗议中共、登上文坛并参与民运的见证人。
   为了替法轮功打抱不平,我于03年上网后,不仅结交了清水君(黄金秋)等新朋,还联系上了虹影等老友。我主张清水君搞个与左联背道而驰的友(右)联,一起用笔“驱除马列、还我中华”。可惜他更热衷于创建爱国民主党。于是我继续在网上寻寻觅觅,很快就获知独立中文笔会,因为我联系到的数位文友都是笔会会员。
   下面列出我致现已退出笔会的蒋品超等几位笔会会员的部分邮件。


   
   致张林:
   
   真高兴,继清水君后能结识天水君和你,等我找到五个你们这样的男子汉后,就可以写一篇右联五君子了,哈哈……人间正道是沧桑,这是当初清水君把我就法轮功写的发言稿在博讯推出时作为编辑加的标题。苦难对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来说可以变成精神财富,这在你们身上得到了应证,但愿清水君也能经得起考验。你们在真善忍上总的来说都比我做得好,遗憾的是却还没有意识到真善忍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法,否则,你们就会如虎添翼。而那些明白了这个道理的法轮功学员却意识不到民运的本质就是争取被中共剥夺的人权……无论如何,中共大势已去,随之而来的就是圣经中也预言的大审判或曰大淘汰,唉,不知如何才能让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功真相。
   
   致蒋品超:
   
   谢谢复信,我注意到您是因为您提倡“反思历史,关注政治,悲悯民生”,所以把您看做同行,但我是有神论者,首先强调敬天畏神,自我完善。我很少用中文写诗,水平有限,您的《中國》一诗让我写下几行算是作答:(从略)
   
   致廖天X:
   
   谢谢你对我的发言的肯定。我结识的汉学界人,虽然他们似乎比那位受够了中共的迫害却执共不悟还帮着咬人的关愚谦有良知,但却没人象你们一样关心中国人的自由与人权。比如至今没见有人介绍何清涟的《陷阱》更没翻译。我去年海归不成重回德国,今年开始为网上撰文,对了,也给观察投过稿,可惜只投中两篇。我人微言轻,所以思念你们。我个人的生活则一如既往,五子不登科,但自得其乐,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花销更少,连医疗保险也不用上了,得以有精力为中国撰文发言而不计报酬。我的有偿活动请看下列报道。顺祝冬安 徐沛
   
   致陈奎X:
   
   今天想起我投到您处的新作《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不见发表,是您没看上?或许您能帮我转给余樟法一阅。对我来说,同行间的交流比直接面对读者更为重要。谢谢并顺祝安康
   
   卍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上次忘了请您把我的邮箱给余樟法,以便他直接找我算账。眼尖嘴快,胸无城府,意识古典,似乎是我的个性,望您海涵。在此奉上我的《中国古董》。祝安康
   卍
   
   收到观察8—12期,谢谢!本来以为里含您采纳的我的姐妹篇,岂知非也。五期看完后觉得应该请您以后别再寄给我,增加了您们的开支而对我却没什么意义。如把这些杂志寄给国内的学者,则可扩展他们的思路。(如需要,我可提供地址。)
   
   去年从网上对观察的作者都有所了解,毫无疑问他们都堪称中国精英,但如您所知我是个在西方生活的中国古董,我的世界观(有神)和他们不同,所以看法不一。比如古原说什么“民主自由博爱的基督精神”。而我认为民主自由博爱是法国大革命后西方的主导思想,但却不是基督精神,恰好相反,正是在这个口号下,基督精神被极大地削弱了!刘晓波把周恩来与诸葛亮相提并论不说,还门缝里看诸葛亮。想来这位中文系的博士不是不知道诸葛亮的预言《马前课》,而是不相信诸葛亮是有神通的修炼人。诸如此类,为了不去挑他们的漏洞,我还是眼不见的好!我更愿意去找与人的共同点。顺便附上新作两篇。
   
   卍
   
   收到贵处发来的一张50美元的支票和一本观察。在此只好重复:
   1 我决定放弃您处提供的稿酬。即使不再被打回来,让我再损失40多欧元,每兑换一张支票都得支付10欧元,大可不必。
   
   2 请以后别再寄观察给我,白增加您们的开支而对我却没什么意义,我都能在网上看到。如把这些杂志寄给国内的学者,则可扩展他们的思路。(如需要,我可提供地址。)
   
   另外我已申请到德国护照,到美国方便了,我在想或许您处有见习的机会,可以让我来开开眼界,我一个人在德文语境撰写中文,一年下来已乏味了。最后付上刚写好的文章,望笑纳。
   
   卍
   
   唉!看来让您误会了。我只是不愿面对中国精英们什么都懂就是还不如我了解中国文化的现状,而我对儒释道只有一知半解!谢谢您看上了《台湾宝岛》。请把稿酬捐给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吧!你知道下文的主角(清水君)吗?我曾把观察聘请大陆编辑的信息告诉他,但没收到他的回音,或许那时他就已被绑架了!
   
   卍
   
   很高兴您处刊登了清水君的文章。想来您们也得给他汇稿费。您肯定还记得我因没兑换成您们的100美元支票反而倒损失40多欧元后,就不曾领取后来发来的150美元支票。我曾说过愿意把此钱捐给保卫言论自由同盟,可一直未收到这方面的信息。所以我希望如可能请把这笔钱一并寄给领取清水君稿费之人,是清水君的律师郭国汀吗?
   
   卍
   
   谢谢问询,记得我曾向您质疑过“民主自由博爱的基督精神”之类的提法,现在您既然问我有何建议,我觉得或许你们可专设一个错误栏,每期收纳上期出现的各种错误,包括别字。另外象黄花岗那样在编辑时就加按指出错误也很好,请看我的一篇文章中出现的错误及其纠正:
   
   在此等老师的言传身教下,于是北京学生在1919年火烧赵家楼,暴打政府官员,1948年在北大民主墙上谩骂美国大使:“赶快滚回美国去,你这司徒老混蛋。”别说1921年成立共产党时(编按:是1920年8月由苏共派维津斯基来中国成立了中共。1921年7月,苏共又派马林等来中国召开了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北大师生为主,连文革也是北大领先,聂元梓的大字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拉开了文革的大幕,上演了一场学生群起殴打老师草菅人命并以此为荣的史无前例的中华悲剧。堂堂的高等院校沦为批斗老师的暴力场所。北大红卫兵还押着他们的一名老师去抄其岳父章士钊的家,走时在其家门贴上“痛打落水狗”(鲁迅名句)!而年过80却遭羞辱的章士钊则表示,他当教育总长时,压根儿不知鲁迅是谁。
   
   也谢谢前不久收到的登载我的《台湾宝岛》的观察。我把它赠给了一位汉学教授,他很高兴,表示会争取让他们系上订。
   
   最后附上我看了你处登载的《我认识基督教的三个过程》后发表的评论,欢迎采纳!
   
   当高瞻案发时,我则向笔会的另一位负责人表示:我是因高瞻和写《高瞻远瞩》时想到你们笔会的。我在想我一个人势单力薄,如果能与志同道合的人群一唱一合才有力量。要是高瞻是笔会会员,那么笔会同仁一起为她挡挡明枪暗箭,以防她一蹶不振……诸如此类。我不知这些想法是否与你们笔会的宗旨相符,我也不知我够不够格,毕竟我的中文水平非常有限。
   
   结交和研读了数位活跃在网上的笔会会员后,我把他们分成两派。以刘晓波为代表的会员算五四派,因为他们传承了鲁迅和胡适对中华文化的谬论;以余樟法(东海一枭)为代表的会员像清水君和我一样推崇中华文化。五四派主要集结在也是笔会负责人的陈奎X出面主编的观察网站。为了写这篇文章我又特意加以考证。用“作者搜索”结果是:东海一枭名下仅2篇文章(杨天水1、郑贻春2)。刘晓波名下有243篇文章之多(余X154、王怡95)。
   
   面对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五四派中很少有文过问。而为法轮功呼吁的作家们要么被捕、要么失踪。
   
   不过这对我来说只是黎明前的黑暗。正是因为希望清水君们早日获得自由,我这个最怕组织的女人才会参与组织柏林大会;而郑贻春刚被捕,就冒出个唐子,且比郑贻春多产。当见到他文中有对鲁迅的赞赏时,我找上门去告知鲁迅真相。唐子很快接受了我汇总了各方研究成果的“九评鲁迅”。在笔会会员曾铮的促进下唐子还像我一样走进了法轮功。
   
   唐子再一次证明只要算民运阵营的作家就不可能不立场鲜明地支持和推进法轮功学员发起的“传九评、促三退”。因为这是促使中国走向民主的和平之路。我高兴地向各方文友包括仲维光推荐唐子文集。当他获知唐子身在大陆时,十分赞赏唐子的胆识,而唐子也认为仲维光“在海外人士中是一个很正的人”。
   
   这两位学者型作家也像我一样得出独立笔会缺乏独立精神,五四派没有完全摆脱党文化的束缚!
   
    2006年首发

此文于2016年03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