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徐沛文集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郑重声明(8)
·郑重声明(9)
·郑重声明(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六四屠杀”十七周年纪念日后一周,饱受担忧之苦的袁伟静终于获得了有关丈夫的音信。6月11日,共警递交袁伟静刑事拘留陈光诚的通知,此通知居然谎称警方于2006年6月10 日才带走陈光诚。事实上,陈光诚已被共警非法绑架了九十多天!我也从四月份开始在大纪元上以个人名义代陈光诚妻子呼吁了七次!与新华网强加于陈光诚的十大罪名不同,此通知指控一个遭软禁的盲人“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事实一再验证中共上上下下的无耻超出任何人的想象力!
   
   可喜的是陈光诚亲友遭受的冤屈让更多的仁人志士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本性。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有无数篇抗议中共迫害陈光诚的文章问世,以致一位网友向我断言“陈光诚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你们最初的努力很重要啊。”我很高兴陈光诚的事迹如此深得人心,有这么多律师愿为他赴汤蹈火,其中之一是《一个政府对一个盲人的战争》的作者许志永。
   

   此文写到:“陈光诚事件中的是非善恶是如此鲜明——一边是高高在上的谎言、暴力、无耻成性的贪官污吏,甚至是一个强大的政府,另一边是受迫害的这样一家人——残疾人、妇女、老人和孩子。我至今也不明白,是什么力量非要把一个盲人送进监狱?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没完没了?难道把一个良心盲人送进监狱就能掩盖住什么,就能维护我们国家的尊严么?”
   
   许律师似乎因中共对信息的封锁而不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有无数象陈光诚一样的仁人志士被送进了监狱。我今年五月在柏林为民运大会接待的第一批精英黄翔、徐文立、薛伟、陈泱潮等全都曾遭中共监禁。那天一早他们到达旅店时,我正坐在服务台前昏昏欲睡,因为我赶路几乎一夜未睡,但见到他们后我一整天都兴致勃勃。陪他们在一家中餐馆吃晚饭时,悬挂的彩旗中的五星红旗还促使我专门告诉老板,在座的一群人多半出自中共监狱,都是反共分子……当我问餐馆悬挂五星红旗,是否表示他们拥护共产党时,老板夫妇赶紧异口同声地回答他们是广东逃出来的难民,饱受中共的祸害。因为马上要到世界杯足球赛,刚让人把彩旗从国内带来,对他们而言五星红旗无非是中国国旗。我吃饱喝足后便给他们讲中共不是中国,让他们把五星红旗尽快扔进垃圾桶,并劝他们关注大纪元发起的三退……一同行见状便打趣地说我象长征是“宣传队”、“播种机”,让我乐不可支。当一太太表示如果我要赶上了文革,肯定是红卫兵时,我则据理反驳。
   
   事实上我反共,不就是因为知道共产党居然把正当花季的少男少女变成了红卫兵(暴徒)甚至杀人犯吗?!更何况这不是中共的唯一罪行,中共还一直在制造良心犯和偷渡犯。上月,一位德国女记者来采访我时给我讲了她曾想拍摄一部被关押在监狱里的大陆偷渡犯的电视纪录片,后因一女同胞在遣送前自杀身亡等原因而搁浅。我除了祝愿她能完成这一计划外,还告诉她我去维尼斯度过八次假,每次去都发现非法在街头摆地摊的大陆人在增加。我最后一次去是2001年,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已人满为患,因为意大利最适合偷渡者生存,而且意大利政府时不时会给偷渡者合法身份。这在德国从不曾发生。偷渡者在德国只能躲着打黑工,哪里敢在街头摆地摊?即使这样,他们一旦被发现,便会被抓进监狱关到被遣送。
   
   我没去过监狱,但听过住在难民营里的几个大陆同胞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令我想起“苛政猛于虎”。偷渡者们从大陆到欧洲有的居然会花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可谓历尽艰险,不就是为了寻找一条中共不能给他们的活路吗?遗憾的是这些难民很多象国内的冤民比如那位被中共封为女英雄的公安局局长任长霞圈进铁笼的郑二妮一样不知中共中央就是他们苦难的根源,郑二妮居然在给高智晟律师的上述材料中表示:“渴望中央级领导为弱女申冤,还老百姓一个青天”。
   
   我不是郑二妮,深知我回国就等于自投监狱,所以主动成为流亡者。正是因为我洞察层出不穷的杀人犯、良心犯和偷渡犯源于中共,我才得以认识到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只要中共在继续制造良心犯和偷渡者,中国就没什么“国家的尊严”可供我们维护。我们需要维护的首先是人的尊严。
   
   好在这已成为海内外有识之士的共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象陈光诚一样勇于维护人的尊严。曾因良心入狱五年的四川老乡黄琦被释放后仍恪守良知,继续主办64天网。他最近报道的李廷惠的事迹很象陈光诚的四川版。这位年近花甲的农妇也是在面对不公时挺身而出,试图用法律为受害百姓讨公道,并因此深得民心,也曾受到中共媒体赞誉,然而在2004年她却被中共以与陈光诚相似的罪名“损坏国家财物”和“扰乱社会治安”送进监狱,那时黄琦也在监狱,无法为她呼吁,海外没人关注她。与她相比陈光诚实在幸运。
   
   我在关注陈光诚时,还联想到2004年5月便不再有新作见网的文友黑眼睛。这位大陆同胞是清水君之后又一位令我赞赏的英才。他也象清水君一样写出了我的好些想法,比如《木子美—毒土上斗艳的狗尾巴花》和《谁偏激》。我本来也象他一样“是一个随和、理智的人。” 可因为我们都在揭批“罪恶滔天”的共产党,便一再被人扣上“偏激”的大帽子。对此黑眼睛说“是他们(共产党)害死了很多人偏激,还是我骂他们害死了很多人偏激?”
   
   黑眼睛还在《谁偏激》一文中表示“在自由言论的环境里面,我就是个非常正常的普通人,并不偏激。只有在我们这种不正常的环境里面,他们才会说我偏激。说我偏激的人,说明他们已经不正常了!已经不能正常、独立地思考问题了,已经不能正常地产生爱与恨的情感了!”
   
   我以为陈光诚能在黑眼睛视为不正常的环境里成为一个“道德上几乎无可挑剔的盲人”是因为他十八岁以前没有接受中共的愚民教育,而是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学的熏陶。
   
   这样一个坚守良知的盲人注定要成为中共的敌人。而所有被陈光诚唤醒了良知的人都必定会受到中共的打押,但我相信许志永们也会象陈光诚们一样不会放弃自己的良知。
   
   继续撰文“揭批中共,呼唤良知”则是我对清水君和黑眼睛的最好纪念。
   
   
   2006年7月17日于科隆大教堂边
   
   64天网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