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徐沛文集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六四屠杀”十七周年纪念日后一周,饱受担忧之苦的袁伟静终于获得了有关丈夫的音信。6月11日,共警递交袁伟静刑事拘留陈光诚的通知,此通知居然谎称警方于2006年6月10 日才带走陈光诚。事实上,陈光诚已被共警非法绑架了九十多天!我也从四月份开始在大纪元上以个人名义代陈光诚妻子呼吁了七次!与新华网强加于陈光诚的十大罪名不同,此通知指控一个遭软禁的盲人“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事实一再验证中共上上下下的无耻超出任何人的想象力!
   
   可喜的是陈光诚亲友遭受的冤屈让更多的仁人志士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本性。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有无数篇抗议中共迫害陈光诚的文章问世,以致一位网友向我断言“陈光诚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你们最初的努力很重要啊。”我很高兴陈光诚的事迹如此深得人心,有这么多律师愿为他赴汤蹈火,其中之一是《一个政府对一个盲人的战争》的作者许志永。
   

   此文写到:“陈光诚事件中的是非善恶是如此鲜明——一边是高高在上的谎言、暴力、无耻成性的贪官污吏,甚至是一个强大的政府,另一边是受迫害的这样一家人——残疾人、妇女、老人和孩子。我至今也不明白,是什么力量非要把一个盲人送进监狱?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没完没了?难道把一个良心盲人送进监狱就能掩盖住什么,就能维护我们国家的尊严么?”
   
   许律师似乎因中共对信息的封锁而不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有无数象陈光诚一样的仁人志士被送进了监狱。我今年五月在柏林为民运大会接待的第一批精英黄翔、徐文立、薛伟、陈泱潮等全都曾遭中共监禁。那天一早他们到达旅店时,我正坐在服务台前昏昏欲睡,因为我赶路几乎一夜未睡,但见到他们后我一整天都兴致勃勃。陪他们在一家中餐馆吃晚饭时,悬挂的彩旗中的五星红旗还促使我专门告诉老板,在座的一群人多半出自中共监狱,都是反共分子……当我问餐馆悬挂五星红旗,是否表示他们拥护共产党时,老板夫妇赶紧异口同声地回答他们是广东逃出来的难民,饱受中共的祸害。因为马上要到世界杯足球赛,刚让人把彩旗从国内带来,对他们而言五星红旗无非是中国国旗。我吃饱喝足后便给他们讲中共不是中国,让他们把五星红旗尽快扔进垃圾桶,并劝他们关注大纪元发起的三退……一同行见状便打趣地说我象长征是“宣传队”、“播种机”,让我乐不可支。当一太太表示如果我要赶上了文革,肯定是红卫兵时,我则据理反驳。
   
   事实上我反共,不就是因为知道共产党居然把正当花季的少男少女变成了红卫兵(暴徒)甚至杀人犯吗?!更何况这不是中共的唯一罪行,中共还一直在制造良心犯和偷渡犯。上月,一位德国女记者来采访我时给我讲了她曾想拍摄一部被关押在监狱里的大陆偷渡犯的电视纪录片,后因一女同胞在遣送前自杀身亡等原因而搁浅。我除了祝愿她能完成这一计划外,还告诉她我去维尼斯度过八次假,每次去都发现非法在街头摆地摊的大陆人在增加。我最后一次去是2001年,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已人满为患,因为意大利最适合偷渡者生存,而且意大利政府时不时会给偷渡者合法身份。这在德国从不曾发生。偷渡者在德国只能躲着打黑工,哪里敢在街头摆地摊?即使这样,他们一旦被发现,便会被抓进监狱关到被遣送。
   
   我没去过监狱,但听过住在难民营里的几个大陆同胞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令我想起“苛政猛于虎”。偷渡者们从大陆到欧洲有的居然会花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可谓历尽艰险,不就是为了寻找一条中共不能给他们的活路吗?遗憾的是这些难民很多象国内的冤民比如那位被中共封为女英雄的公安局局长任长霞圈进铁笼的郑二妮一样不知中共中央就是他们苦难的根源,郑二妮居然在给高智晟律师的上述材料中表示:“渴望中央级领导为弱女申冤,还老百姓一个青天”。
   
   我不是郑二妮,深知我回国就等于自投监狱,所以主动成为流亡者。正是因为我洞察层出不穷的杀人犯、良心犯和偷渡犯源于中共,我才得以认识到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只要中共在继续制造良心犯和偷渡者,中国就没什么“国家的尊严”可供我们维护。我们需要维护的首先是人的尊严。
   
   好在这已成为海内外有识之士的共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象陈光诚一样勇于维护人的尊严。曾因良心入狱五年的四川老乡黄琦被释放后仍恪守良知,继续主办64天网。他最近报道的李廷惠的事迹很象陈光诚的四川版。这位年近花甲的农妇也是在面对不公时挺身而出,试图用法律为受害百姓讨公道,并因此深得民心,也曾受到中共媒体赞誉,然而在2004年她却被中共以与陈光诚相似的罪名“损坏国家财物”和“扰乱社会治安”送进监狱,那时黄琦也在监狱,无法为她呼吁,海外没人关注她。与她相比陈光诚实在幸运。
   
   我在关注陈光诚时,还联想到2004年5月便不再有新作见网的文友黑眼睛。这位大陆同胞是清水君之后又一位令我赞赏的英才。他也象清水君一样写出了我的好些想法,比如《木子美—毒土上斗艳的狗尾巴花》和《谁偏激》。我本来也象他一样“是一个随和、理智的人。” 可因为我们都在揭批“罪恶滔天”的共产党,便一再被人扣上“偏激”的大帽子。对此黑眼睛说“是他们(共产党)害死了很多人偏激,还是我骂他们害死了很多人偏激?”
   
   黑眼睛还在《谁偏激》一文中表示“在自由言论的环境里面,我就是个非常正常的普通人,并不偏激。只有在我们这种不正常的环境里面,他们才会说我偏激。说我偏激的人,说明他们已经不正常了!已经不能正常、独立地思考问题了,已经不能正常地产生爱与恨的情感了!”
   
   我以为陈光诚能在黑眼睛视为不正常的环境里成为一个“道德上几乎无可挑剔的盲人”是因为他十八岁以前没有接受中共的愚民教育,而是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学的熏陶。
   
   这样一个坚守良知的盲人注定要成为中共的敌人。而所有被陈光诚唤醒了良知的人都必定会受到中共的打押,但我相信许志永们也会象陈光诚们一样不会放弃自己的良知。
   
   继续撰文“揭批中共,呼唤良知”则是我对清水君和黑眼睛的最好纪念。
   
   
   2006年7月17日于科隆大教堂边
   
   64天网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