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都会市情与市政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都会市情与市政]->[沈 怡: 未到任的大連市長與兩年南京市長]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都会与市政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 天 津 ◆◆
·胡光麃: 初回國門面臨的津滬社會
◆◆ 成 都 ◆◆
·天 龍: 成都的情調、四川的軍閥
◆◆ 南 京 ◆◆
·沈 怡: 未到任的大連市長與兩年南京市長
·宋希尚: 京市三年
·黃 通: 复员与戡乱时期南京市縱横
◆◆ 上 海 ◆◆
·周雍能: 上海特別市政府之回憶
·奚玉書: 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經緯——中國境內一個獨立自主的小王國
◆◆ 北 京 ◆◆
·瀚 生: 憶當年北京城內的「兩閥」
·曹文錫: 春明舊夢——聽京戲與逛胡同
◆◆ 青 島 ◆◆
·李先良: 沈鴻烈先生與青島市政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沈 怡: 未到任的大連市長與兩年南京市長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處理。

◆ ◆ ◆ ◆ ◆ ◆ ◆ ◆ ◆

未到任的大連市長與兩年南京市長

沈 怡

未到任的大連市長

    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八月十四日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成立,蘇方全權代表莫洛托夫(V. M. Molotov),我方簽訂該約者爲外交部長王世杰,實際真正當交涉之衝者,則爲當時的行政院長宋子文,代表團陣容,亦是一時之選。正約以外,附件有雙方互換的照會二起。其一爲諒解三點:(1)援助國民政府。(2)尊重東北主權。(3)無干涉新疆之意。其二爲准許外蒙古獨立。另有協定四件:一、關於長春鐵路。二、關於大連。三、關於旅順口。四、關於蘇軍進入東北有關行政等事項。全部內容一經宣布,雖控制下的輿論並未譁然,但群情實甚詫異而憤激,咸以爲政府何以正在貫澈廢除不平等條約之際,又訂了這樣一個新的不平等條約,而對手方偏偏是盟國之一,同時又爲國父中山先生在日念茲在茲認爲以平等待我之蘇聯。未幾,日本即無條件投降,在日本投降之前,不過十日,蘇聯對日宣戰,進軍東北,唾手而檢得勝利之果。這一連串事實,在當時宛如謎一般。直到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二月間,雅爾達(Yalta)密約公開,真相才大白於世。此一具有國際歷史污點的密約,果然註定了中國戰後的命運,但國際間一切糾紛、世界兩大陣營的分裂,無不由此而起。關於東北的接收,其中有不少內幕事實,皆我所目睹親歷,若把這些見聞一一寫下,未始不可爲他日史料一助。

    我自三十四年由西北被召到重慶擔任交通部政務次長才半年光景,正值日本投降。某日,國府紀念週散會時,在國民政府門首遇到熊式輝(天翼),他匆匆告我,中央已決定派我到大連去,次日東北九省二市所有主管人選一齊都見了命令,我果然被任爲大連市市長。這張名單現在抄在下面:

    遼寧省主席:徐箴

    安東省主席:高惜冰

    吉林省主席:鄭道儒

    松江省主席:關吉玉

    遼北省主席:劉翰東

    合江省主席:吳瀚濤

    黑龍江省主席:韓駿傑

    嫩江省主席:彭濟群

    興安省主席:吳煥章

    大連市市長:沈怡

    哈爾濱市市長:楊綽庵

    以上十一人中,有七個人籍隸東北。這樣一付重擔如何會落在這些人身上?尤其大連市市長如何會選到我?同是一個謎。直到四十三年(一九五四)在曼谷遇見熊天翼氏,偶而談起,才知道當時各方開列的候選人名字不下數十百人,此事歸熊及張群(岳軍)、吳鼎昌(達詮)三人審查,由於他們的推薦,蔣先生的最後圈定,至少我被選的經過如此。

    在抗戰末期,中央政府在重慶設立了兩個機構:一爲準備臺灣的收復,以陳儀(公洽)主其事。一爲收復東北的準備,以熊天翼主之。同時熊又兼中央設計局秘書長,局長蔣先生自兼,因此秘書長不啻該局的主持人。在準備接收東北之時,熊即被任爲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東北行營主任,九省二市均歸其指揮。我和熊氏過去不但不曾共過事,彼此甚至毫無認識可言,遠在十七年(一九二八)他擔任淞滬警備司令時代,我適在上海任工務局局長,主持環繞租界的中山路的建築,是他派的兵工協助築路。其時接洽一切,只是和他手下的參謀長等打交道,很少和他本人直接接觸。自我爲中國經濟建設協會主編戰後我國經建綱領,未幾中央設計局成立,首由張岳軍氏擔任秘書長,繼之者爲熊氏。他這時已交卸了駐美軍事代表團團長職務,但因旅外多年,耳濡目染,加以熊氏在軍人中素以機警有政治頭腦著稱,他倒真是一心一意辦設計局,同時研究收復東北問題。我由蘭州到重慶,曾經訪問過他好幾次,每次均作相當長時間的談話。倘有人問我和熊氏的關係,我能說的只是如此而已。當然我不願諱言我的熟人中有和熊氏關係極深的,張岳軍先生即其一。張、熊、張(公權)、陳(公洽)這幾個人在政治方面彼此一向接近,外間都稱之曰政學系。大兄(膺白)在世時和岳軍先生本是總角之交,即與熊、張(公權)亦各有相當的交情,因此有某種傳說,把政學系說得若有其事,硬說大兄是政學系的首領。據我所知,在民國三、四年間,西南軍政府時期,確實有過政學系這樣一個組織,那完全是民初國會的產物,參加的都是一批無聊政客,和後來段祺瑞執政時代的安福系同是一丘之貉。及至國民政府成立,原有的這些人老的老、死的死,若說當年政學系人物碩果僅存的,只剩了一個楊永泰(暢卿)。此人搞政治確是十分來得,在江西剿匪時期,他參預蔣委員長的密勿,深得信任。很多忌他的人對他一無好評,也有認爲他是近代難得人才之一,我友左舜生即是此種看法。

兩年南京市

    我自長春歸來,還是擔著大連市長的名義,多少次想擺脫,但由於東北接收遙遙無期,這事遂成了僵局。事有湊巧,其時交通部長換了俞大維,常務次長還是由淩鴻勛蟬聯,政務次長則由譚伯羽代替了龔學遂。一日翁詠霓和我說:「你是百計求去而不得,有人卻正在轉你的念頭。」原來龔跑去求翁,他頗有意於大連市長一缺,由於有人願做替身,我的擺脫便有了希望。

    民三十五年冬,我因出席中國經濟建設協會年會到南京,就在這時候,蔣先生約往國府談話。見面即問:「已見宋院長否?」

    答:「已見過。」

    又問:「宋院長已將政府內定爲南京市長事告知否?」

    答:「已盡告。」

    蔣先生乃曰:「然則你準備如何做法?」

    我說:「自聞宋院長傳言後,正有兩點意思想當面陳述:(一)關於人事,擬儘量減少變動。人品好、能力高的必然繼續留用,即使能力稍差的,也準備觀察一個時期再定去留。(二)關於經費,在此國家多事之秋,財政困難,當然大規模的建設尚非其時,但首都畢竟是中外觀瞻所繫,而且南京至今還是一個尚未建設完成的都市,則又未能完全置諸不顧,惟一舉一動,動輒需要鉅大經費,地方財力有限,必須仰賴中央多多支持。」

    蔣先生聞言,即曰:「首都尚待建設,誠如所言,此次中央有此任命,亦即爲此。以後你常在南京,遇事隨時都好商量。」

    以上乃民三十五年十一月四日上午之事。當日下午我即回上海。五日行政院通過任命,隔日便遍見京滬各報,大連市長一職,果然由龔學遂繼任。事隔多年,尹仲容語我,其時蔣先生已決定要我負責南京事,正以無人接替大連爲慮,以此問宋,宋首先徵求仲容同意,尹不允,時翁詠霓在旁,遂以龔薦,宋表示無可無不可,但謂須語龔,倘大連果真可以接收時,他須讓開,如有此了解,便讓他做。並囑仲容於電話中以此告龔。龔爲人素來熱中,官興至濃,倒是毫不在乎欣然認可。此事說來相當滑稽,但實有其事。

    我自回上海,少不得作些人事方面的布置。秘書長仍約薛次莘擔任。十一月十四日我以普通旅客身份,搭了一架中航運輸機由上海飛南京,次莘同行,此外同機搭客二十餘人。我和次莘都是自己買的票子,運輸機內部還是戰時設備,旅客面對面的分坐左右,中央盡是堆的行李,但新聞記者偏要說這是中航爲我特備的專機,好像非如此便與做官身份不合,此種心理,真是無可救藥。我由上海啟程時,事先並未告知任何方面,但外間已有不少人知道。當我們的運輸機在明故宮降落時,警察廳長韓文煥帶了一批儀仗隊在場歡迎,這是我國官場慣有的一套,對於我實在無此必要。還有一些人只知我這一日到南京,不知我卻搭的是飛機,有到下關車站去接我的都撲了個空,甚使我不安。

    我到南京,當晚下榻牯嶺路彭學沛(浩徐)家中。浩徐時任中央宣傳部長,一人獨住一所花園洋房,園中樹木楚楚,環境頗爲幽靜。因爲他只是一個人,許多來往南京的朋友都要去打擾他,他又非常好客,總是一一招待。我於三十五年十一月十四日到的南京,次日即往訪前任馬超俊市長。十七日上午蔣先生在其黃埔路官邸再度召見,作了許多指示,真是鉅細無遺,最使我奇怪的,他鄭重其事的要我注意以下兩點:

    第一,中山北路自下關起到山西路上,所經並非市廛,兩旁全是田地,但蔣先生意思硬要把這條直線變成市面,把它興盛起來。他要我限期兩旁地主興建房屋,違則由公家徵收其土地。

    第二,蔣先生很擔心外國人瞧我們不起。他指出若干地方如高樓門至金陵大學清涼山和五臺山一帶,均爲外人遊覽常到之處,必須維持得格外整潔。

    除此以外,甚至極微細的事,他都一一關照到了。我當時不好說什麼,只告訴他已定次日接事。

    民三十五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十時,我在夫子廟舊貢院南京市政府禮堂就市長之職。馬前市長亦到場,行政院派樊際昌監交,首由馬致詞介紹,然後由我作就職演說,其詞如下:市與省同爲地方自治一單位,不久民主政治實現,市長應歸民選,本人既在此過渡時期中來任此席,第一,樂爲地方自治作一番準備,並願與地方人士推誠相與,尊重民意,在中華民國首都爲民主政治樹立先聲。

    南京自下關開埠,已越百年,雖曾設馬路工程局與商埠督辦,但至民國十六年國民政府奠都,始從事廣大之現代市政建設,至今僅歷二十年,而其間又經八年之淪陷,實僅十二年耳。吾人在此時此地所見之市政規模,猶是歷任市長在過去短短十二年中辛苦經營之成績,全市建設本未完成,亦可云方在開始,自遭戰爭,復多破壞,本人認爲目前本市設施,初步尚須視財力所及,先設法滿足當前最急切之需要,然後配合時機,作一步緊接一步之擴展。

    市政建設固賴乎人力,亦有賴乎天然環境,本市前臨揚子,中貫秦淮,玄武莫愁點綴南北,清涼獅子,環繞東西,在如此山水名勝之區,益以現代化之道路,現代化之交通工具,現代化之建築,現代化之水電供應,現代化之衛生文化等設備,將來建設大成,必爲國際名都,可無疑義。吾人試懸想在復興前途中之中華首都,有一如此美麗宏偉之遠景,當皆悠然神往。

    世界各國首都,類皆有數百年歷史,在數百年中,投以無量數之金錢物資,濟以無量數之心思才力,銖積寸累,乃有如今日倫敦、巴黎、華盛頓之市政。本市雖曾爲六朝、明代乃至太平天國之故都,然幾經滄桑,久成陳蹟,其爲中華民國之首都,前已言之實僅十餘年之歷史,未來之發展,至少亦當期以數十年乃至百年,本人於此正在前進之綿長歷史中,得有機會爲吾百萬市民服務,爲戰後重建之新都效力,實覺無限愉快,無限興奮,而亦無限畏懼,畏懼不克負此重任,惟切望地方父老中央長官市府同仁隨時隨地督教而匡助之,此則本人所不勝欣感者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