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都会市况要览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都会市况要览]->[宋希尚: 京市三年]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都会与市政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 天 津 ◆◆
·胡光麃: 初回國門面臨的津滬社會
◆◆ 成 都 ◆◆
·天 龍: 成都的情調、四川的軍閥
◆◆ 南 京 ◆◆
·沈 怡: 未到任的大連市長與兩年南京市長
·宋希尚: 京市三年
·黃 通: 复员与戡乱时期南京市縱横
◆◆ 上 海 ◆◆
·周雍能: 上海特別市政府之回憶
·奚玉書: 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經緯——中國境內一個獨立自主的小王國
◆◆ 北 京 ◆◆
·瀚 生: 憶當年北京城內的「兩閥」
·曹文錫: 春明舊夢——聽京戲與逛胡同
◆◆ 青 島 ◆◆
·李先良: 沈鴻烈先生與青島市政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希尚: 京市三年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 ■ ■ ■ ■ ■ ■ ■ ■

京市三年

宋希尚

    南京,我們的首都。對我來說,是最親切也最關懷的。因爲除了民國三年起,我在南京河海工程專門學校讀書及留美歸來在中央大學教書外,我還在南京市擔任了三年又三個月的工務局長。現在雖已事隔三十餘年,但南京市的一草一木、一亭一閣與所有一切景物,歷歷如在目前,時間並沒有冲淡我的記憶。南京的淪陷,屈指已將二十年了,所有的建設,想已被共匪敗壞無遺。但這些建設,可以說大多都經過我一番思考,所以南京市在我的心版上,永遠是鮮明的,不可磨滅的。

一、形勢與沿革

    這裡,我們先來談一談南京的形勢。南京的地位,在我國東南,揚子江的下游,它扼控沿海七省的腰臂。南京的舊城,週圍凡九十里。幕府、馬龍諸山,排列於外,是一道天險的屏幛,北枕獅子山,南拱雨花臺,而城之東則有鍾山爲之屏。至於城內,西有清涼山,東有欽天山,而名聞中外的玄武湖、秦淮河,爲其左右映帶,所謂據「龍蟠虎踞」之雄,依山帶江之勝,不愧爲我國第一名城。城北的下關,與浦口隔江相望,爲南京市水陸舟車的樞紐,扼南北交通的咽喉,形勢的險要,可以相見。當年我政府定都於此,確是一項明智的抉擇。

    其次,我們再來談一談南京的沿革。南京在上古,原爲扬州境域,春秋屬吳,戰國屬楚,始名金陵,秦改秣陵。到了三國時候,孫權建都於此,改秣陵爲建業。東晉繼吳立都,更名建康。兹後歷經宋、齊、梁、陳四朝,都在此地建都,先後凡六朝,故歷史上有「六朝勝地」之稱。後來一直到了唐朝的至德年間,才又改建康爲江寧,宋朝、元朝都仍其舊。迄明太祖在此建都,則稱天府。成祖北遷,始名南京。清時改稱江寧府,太平天國據此爲都,則稱天京。迨民國成立,在此組織臨時政府,又恢復南京的舊稱。以後又廢府爲縣,名江寧縣。十六年,國民革命軍北伐成功、全國統一,國民政府遂確定南京爲全國首都,並以南京爲特別市。十九年六月,刪特別兩字,稱南京市,直隸行政院。並開始都市大計劃,從事市政建設。南京市就成爲我們中國人文薈萃历史上的第一名城了。

二、京市建設

    二十四年春,我由交通部揚子江水道整理委員會轉任南京市工務局長,一直到二十六年秋抗戰軍興,奉令撤退至漢口待命時止,在南京市服務了三年有餘。

    市長馬超俊(星樵)先生,廣東台山人,這次是第二次出長南京市,真可說駕輕就熟,老馬識途。他頗有勵精圖治的魄力與毅力。市政設施,自然以建設爲首要。中央方面,也因爲日本的侵華陰謀,日益暴露,在蔣委員長領導下,正力求發奮圖强,對南京的首都所在地,更急切的按照都市預定計劃努力推進,並增列必要軍事設防,作爲萬全的準備。而此項軍事工程,政府爲避免外交方面的注意,並不由國防機構出面興工,全部交由市政府辦理。也就是說,由工務局負完全責任。所以這時侯南京市的工務局長,同時肩負了國防建設的雙重責任。我於奉命之餘,兢兢業業的按照計劃次第興工,先後完成的重要工程,就記憶所及有開闢新馬路與拓寬整修以利交通者如:玄武門的中興路,傅厚崗的珠江路、林森路,下關以南的熱河路,大行宮的白下路、建康路、莫愁路、中華路、朱雀路、黄埔路等。此外,尚有中山門外與光華門外郊區的重要公路多處。有關重大的公共建築物,經工務局審定,准予括工者有:國民大會堂、新都大戲院、首都大戲院、首都飯店、龍門酒家,揚子飯店、大上海飯店、中央醫院、市立醫院、國際聯歡社以及中小學校舍等,共百餘處。此外如下水道的設計、新住宅區的完成、防空工程的趕築、挹江門內機槍陣地的修建、飛機場的搶修等等。

⑴ 新住宅區與平民住宅區

    南京市爲實施國父三民主義中的民生主義,在該階段,要解救人民住的問題,有新住宅區與平民住宅區的設計與推行。新住宅區劃定在山西路一帶,政府將該處公有的土地,並徵收一部分私有地,合併成一個廣大正方形的區域。在徵地設計之初,前任工務局長侯家源氏,曾遭受民衆反對,毆毁汽車風波。按照新社區計劃開闢道路,規定每戶住宅基地一畝半,成長方形,以三分之一爲建坪,三分之二佈[email protected],爲一種有系統現代化的新設計。一切公共設施,如馬路、人行道、水電、電話等,全部由市府代辦,房屋由承購業主自由設計,經工務局核准後自行建築。自登報公告放領後,一時大興土木,一宅宅的小洋房,各種式樣的建築物,真像雨後春筍,轉眼間先後落成,可謂人間樂圍。這一項政策,在市府地價收入上,固然虧不了本,同時在南京市建社上來說,是加速促成繁榮,達到圓滿成功。現在自京來臺的忠貞人士,恐多知之甚詳。

    在同一時期,政府爲中下級公務人員設法解決住的問題,在和平門外一帶,修建大批的平民住宅,以极低廉的租金出租或出售與一般公務人員,以安定他們的生活。這一批平民住宅,原設計爲二房一廳,厨房與厕所緊接毗連。關於這一點,最關心而一再予以指導者,當推陳果夫先生,他竭力主張,厨厠必須與正房隔離分開,最好留一小天井以流通空氣。因陳是患過肺病的人,深信我國舊式住宅設計,下房與上房聯合一起,缺少空汽流通,是最要不得的事。我也有此同感,於是把原計設的圖樣重新修正,留一小天井以通下房,且以此懸爲平民住宅標準圖樣。哲人一言,民受其賜多矣。

⑵ 史無前例的防空經歷

    飛機轟炸警報告急,進入防空洞避難,均爲生平所未見太聞之事。但當日適爲日本侵略野性,日益暴露,於是如何防空?防空洞如何設計?其地點又如何選擇?均成爲工務局新添出的課题,除臨時規劃防空壕由各機關自行筹辦外,一方面呼籲市民,自建防空設備,以避免生命財產之無謂損失。

    二十六年八月十五日下午三時,我正在馬市長辦公室內商討京市防空辦法與防空洞的設計時,據報敵機已由上海飛臨京市上空,初次聞所未聞的警報嗚嗚齊鳴,哀號不已,實爲南京市史無前例遭受破天荒的空襲,全市市民,自然驚惶失措,不知道如何安頓自己!頃刻之間,敵機多架已飛臨市府上空,軋軋之聲,震耳欲聾。因爲附近無高射砲設防,惟有任其翱翔低飛,連機上殘暴瘋狂的敵人,清晰可見。在此緊要關頭,我與馬市長兩人一時倉促,只好蹲坐辦公桌下,默然相對,隨又繼續討論全市防空計劃,等到敵機離去時,我們的討論也正告一段落。這不但是我此生第一次的防空避難經歷,即以一市長一工務局長同屈伏在市長辦公桌下作爲臨時防空掩體,恐亦爲世界防空史上一段趣聞也。當晚市工務局動員全體員工,就市府內外院空地上趕掘防空壕,築防空洞,修鋼筋混凝土防空室,每一壕、洞、室之修建,特別注意空氣的流通與地下水位的滲透(京市三四呎下即有地下水)。其他各機關陸續建興之防空設備,大多都向市工務局索圖,協助設計。時外交部張部長岳軍、鐵道部張部長公權兩先生對防空洞的安全設計、檢討研究,最爲重視。

    因爲敵機之大膽突然侵襲不設防的都市,大家都沒有這種經驗,顯得倉惶失措,同時因爲缺乏防空常識,防避不得其法,枉死了不少的市民,我所親眼目睹的,一人於敵機臨頭投彈時,平臥溝邊,得免一死,一人睡坐路旁,舉目高視,結果被弹截去半身,下半身仍兀坐不動。那時防空洞的設計尚少經驗,在新街口的防空洞內,因洞口無擋牆或掩護物,炸彈爆炸時空氣壓力極大,迫使避難的人,奪目吐舌,割心流腸,死狀之慘,不忍卒睹。每次一場轟炸以後,凡埋葬屍體、清理血蹟、整理破屋、修理自來水管等等,工務局又平添了許多意外工作。

⑶ 挹江門內的機槍陣地

    關於國防方面的建設,散佈各要塞及京市郊區的,大小幾有數百處之多,其中从挹江門內海軍部附近地下機關槍陣地的建造,最爲艱巨,施工也最感棘手,我所負的責任,在所有的工程中,也最爲重大。因挹江門爲通下關水陸交通孔道之一,車水馬龍,晝夜不輟,行人往來,絡繹不絕,工程的進行,無法保守機密,這是第一個困難。这一陣地的砲位,必須設在路的正中,且必須瞄準挹江城門,不得稍有偏差,這是第二個困難。馬路挖掘下去,三五呎即有地下水湧出,愈深愈多,這是第三個困難。施工時日限期甚短,這是第四個困難。當工程開始進行,馬路掘深至十餘丈,工人多至數百,自然引起行人的好奇,駐足而觀,猜测紛紜,同時也驚動了旅京的外僑們,尤其是日本的僑民和他們的駐華使館特務人員,他們竟有用照相機前來擅自攝取鏡頭者。我軍事當局,對工務局之未能嚴密防止,大爲質難。這時因專心一意於施工的佈置,却疏忽了保密的辦法,經此責難後,立即在工地的周遭,圍以木板,並標明爲工務局下水道工程施工處,避免危險、禁止參觀等字樣,同時設置警崗,隨時巡視勸阻,這樣總算把來往的行人阻隔了。

    基於上述的困難及局勢之日趨緊張,工程的進行,必須採取愈快愈好的方式,所以在每日廿四小時內,日夜不停,分作三班輪流工作,尤在夜間交通清閒之時,加緊進行。我們以大量的鋼筋混凝土,築成極其堅固的地坑,這一地下坑道,與城外山上國防陣地相通,有了這條隧道,彈藥的運送,可以在瞬息之間源源而至,用以固守京市,掃射敵人衝鋒,來十死十,來百喪百,一個個送死於挹江門外。

    下關一帶地下水位甚高,因與揚子江水位息息相關,所以陣地掘土愈深,地下水湧現也愈多,到達六七十丈以後,地下水的彙注,一如泉湧,一夜之間可以使土坑全部淹沒,真使施工上發生極大的困難。多架的高壓馬力抽水機,日夜不停的抽吸,終於在最短一個月時間內,在衆志成城的情形下,克服了許多自然困難,達成了任務。當掩體的建築到達地面上時,總算鬆了一口氣,原設計負責人林教育長,以輕鬆與半開玩笑的口吻說:「大工不日告成,可喜可賀,全部工程設計,固由我負責;但施工部分,檜口砲口有無偏差,則應由老兄擔當,事關軍事工程,彼此責任重大,兒戲不得!」我爲小心慎重起見,每於深夜,偕同主管工程師們,親自加以複測,私心默禱,上帝保佑,幻想到挹江門內外,遍地是日本鬼子遺骸,東倒西斜的伏地故了炮灰,懲罰他們侵略野心,殘殺我同胞、亂炸我平民種種不可寬恕的罪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