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殷海光: 我們走那條路?]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
沉思中國近五十年來的政治動亂,
益之以現在親身感受到的種種刺激,
我才得到一個確定的答案:
在中國的現在,
政治民主重於經濟平等。
沒有政治民主,一切都無從談起。
失去了政治自由的人,
自身先淪爲農奴、工奴、商奴、文奴,
先失去了人底身分,
一動也不能動,
說話不合分寸有生命的危險,
那裡還能爭取什麼經濟平等?
顯然得很,
在中國的現在而談社會主義
將構成民主之致命的威脅。
其結果一定走向新奴胫贫取�
從此,
我拋棄了將二者並重的不切實際的想法,
而向政治民主之路走去。
在中國,
必須先求實現政治民主,
打開數千年的死結。
有了民主,
改善生活才能著手。
否則只有作奴搿�
……
殷海光: 我爲什麼反共?
◆ 殷海光先生國是建言選 ◆
·殷海光: 我爲什麼反共?
·殷海光: 中國底前途
·殷海光: 我們走那條路?
·殷海光: 我對國共的看法
·殷海光: 民族戰爭呢?還是社會戰爭?
·殷海光: 「內戰」問題底分析
◆ 蔣中正先生國是建言選 ◆
·蔣中正: 大陸軍事失敗的關鍵和教訓
◆ 戡亂失利面面觀·社會經濟 ◆
·張維亞: 大陸時期戡亂失敗之經濟因素
◆ 两京中府時期政治派系與時局 ◆
·馬五先生: 政學系與現代中國政局
◆ 抗日戰爭· 華北時局 ◆
·劉鳳翰: 抗戰期間冀察兩省國共日偽兵力的消長
……
現在,大家面臨的重大問題,
是反共抗俄底問題。
這個問題,
關係於整個民族底存亡榮辱,
各個人底幸福苦樂,
和歷史文化底絕續盛衰。
……
我們承認了這是民族戰爭,
教育廣大人民
了解這是民族戰爭,
才能掀起民族意識,
而發揮出與抗日戰爭相同的敵愾心理。
在這民族戰爭底前題之下,
我們在觀念上
根本不把共黨看作是中國人,
而把他們認爲蘇俄人底一部分。
這樣一來,
我們才可能在精神上與共黨完全絕緣。
我們能夠在精神上與共黨完全絕緣,
那末
才不致爲共黨異族底宣傳所煽惑。
既然
我們不爲共黨異族底宣傳所煽惑,
那末
對於共黨異族
所發動的感應能力底感應也就没有。
既然
我們對於共黨異族
所發動的感應能力沒有感應,
那末
我們底陣營
才不致被共黨所動搖或瓦解。
我們必須先做到了這一步,
然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殷海光: 我們走那條路?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鑒】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鑒】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我們走那條路?

殷海光

走民主社會主義的路?

    當前整個的世界在動亂之中,中國尤其是在動亂的焦點。在這動亂的焦點,國家和人民迷失了方向。大家找不著出路,幾乎人人徬徨歧途,精神上陷入苦悶的深淵。因而整個民族的生命能量被抑壓,全國人民正常的活動被阻滞。於是,大多數的人感到灰心失望,了無生之樂趣。只顧一己眼前現實生活的滿足,而得過且過,及時行槃的楊朱哲學,到處盛行。這是此一時代的特殊病徵。

    英國哲學家羅素說:「理想原是苦厄與希望的產物,故當不幸期表面上將屆結束時,即行達到最高潮。」在這一個「不幸期」,愛國憂時之士,大多在玄思苦索,希望得到一個結論,爲中國底前途,找出一條光明的去路,各個人所得到的結論雖然不盡相同,可是在大體上有一個共同的認識,就是認爲中國必須走「民主社會主義」之路,民主社會主義是民主主義與社會主義二者結婚底產兒。這個產兒既賦有民主主義的血液,又賦有社會主義的血液,它將兩者底優點凝合起來創造一個理想的社會。在這樣的一個社會裡,既富於思想、言論、集會、結社各種自由,又無貧富懸殊的現象。因而,實行民主社會主義,既可以避免許多人藉「共產主義」,內而陰謀暴力劫奪政權以造成嚴酷的極權政治,外而藉共產主義實行領土擴張並奴辱異族;又可藉科學的進化的方法消弭資本制度所產生的社會矛盾並達到社會主義之目的。所以,民主社會主義既兼有民主主義和社會主義之長,又無「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之短。民主社會主義底基本精神可以兩句話來概括:「政治民主化」和「經濟社會化」。「政治民主化」底精義就是「政治自由」。「經濟社會化」底精義就是「經濟平等」。這樣的主張,不獨可以解決世界問題,而且也可以解決中國問題。所以,實行「民主社會主義」,成爲今日大家高懸的鵠的。

    然而,中國目前正陷入大動亂時代,在動亂的時代,「民主社會主義」是無法實現的。在陷入這個大動亂之中的人民看來,儘管有不少文人學者提倡「民主社會主義」,可是這一主義祇是未來的一個美麗的遠景而已,我們現在雖然幢憬著這一美麗的遠景,可是中間還隔著一條險惡的洪流,目前無法到達。民主社會主義既然不能在動亂中實現,祇能在安定的社會環境中實現。所以,要實現民主社會主義,首先必須設法稍弭中國當前的動亂。

    怎樣消弭中國當前的動亂呢?這是一個最令人困惑的實際問題。關於這個問題,要想得到正確的解答,不獨需要對於國內外大勢有正確的認識,而且需要有清晰的思辨能力;不獨需要有清晰的思辨能力,尤其需要有偉大的氣魄。這個問題是亟須解答的,我們現在試行提供我們底解答。

走國民黨的路?

    國民黨不是正在從事「戡亂」以消弭中國當前的動亂嗎?我們能否跟著這個樣子的國民黨跑呢?

    國民黨底作風是這樣令人憎惡,國民黨底領導是如此錯誤,跟著這個樣子的國民黨跑,會有什麼前途?誰都可以知道,中國國民黨在過去是推動中國歷史前進的政治引擎。可是,現在自稱國民黨員而又得勢的這羣人無疑成爲中國歷史前進的絆脚石,他們靠著孫中山先生起家,掌握了國家底政權,等到他們掌握了國家底政權以後,像歷代藉武裝力量推翻前朝而自行建立王朝的人一樣,憑著政治上便利,滿足一己底私欲:子女玉帛、汽車洋房、予取予求。他們早已將孫中山先生底「遺教」拋到九霄雲外了。現在,表面上是「行憲」,骨子裡政權還是操於極端少數人之手,國家政治大事,依然習慣地決定於「手謊」、「官邸」、「會報」、「請示」。在經濟方面,自稱國民黨員的權要人物,藉著「國有」和「國營」這些幌子,將國家經濟轉移爲私人經濟,少數豪富宰制著國民經濟底命脈。

    二十年來的演變,這個樣子的國民黨幾乎完全揚棄了革命的內容,而變作一落後的保守集團。顯然得很,國民黨底政權是建立於黨閥、軍閥、財閥,和政閥這四大閥之上。這四大閥底利益是與廣大人民底利益相衝突的。既然這四大閥利益是與廣大人民底利益衝突的,於是建立在這四大閥之上的政權也就與人民對立,與人民對立的政府底措旅或決策,自然也就常常不顧及人民底利害了。

    以國民黨爲支柱的現在政府目前是領導「戡亂」,它怎樣「戡亂」呢?藉著什麼「戡亂」呢?「戡亂」之所需,除了「美援」以外,便是取之於勞苦貧困的廣大人民。政府一方面呼籲「美援」,另一方面則在私人在美的大量存款逍遥如故,以種種藉口而不予徵用。政府對於在京滬等地的豪門鉅富似乎特别愛護——對於他們底生命財產,不敢動其毫末;可是,政府卻專向抗力最弱的老百姓下手——拚命榨取人民,徵糧徵實,向老百姓要錢要命,雷厲風行,毫不寬恕。這些行徑,無可避免地給予人民以一種印象:這個政府是保護特權階級之利益的政府,因而「戡亂」也不是爲了維護廣大人民底安寧與福利,而是爲了維護少數特權階級底利益。這樣的「戡亂」,利益未見,而災害先降,自然使得大家不感興趣;於是「反內戰」的言論也自然易於發酵。既然如此「戡亂」不能使得大家感到興趣,也就不能激發大家拿出眞正的力量。老老實實說,現在無論文人武人,憑著眞正的認識和內心的迫切要求以從事「戡亂」的。眞是寥若晨星,少得可憐。現在的所謂「戡亂」,既不是社會運動,又不是政治運動,只是奉行政府底功令而已,既然只是奉行政府底功令,所以「戡亂」變成少數公務員以及軍警的「公事」。一切「公事」都是不得不做的而且沒有生氣的事,這樣的「戡亂」,完全裸露於社會力量之外,得不到社會力量和輿論力量底掩護,甚至於被保護的豪門財閥都不願拿出一文來幫助「戡亂」。這一來,「戡亂」幾乎爲孤行權力底闘爭,而不能發生大的力量。不能發生大力量的「戡亂」,儘管這樣以錯誤的方法「戡亂」下去,還能必期有光明的前途嗎?還能必然結束中國當前的動亂嗎?

走共產黨的路?

    以國民黨爲支柱的政府既然不像有十分的把握消弭中國當前的動亂,中國共產黨如何呢?共產黨不是口口聲聲說國民黨「反動」、「頑固」、「封建」,打倒了國民黨中國人民才得以「解放」,「內戰」才可能結束嗎?我們能否跟著共產黨跑呢?

    沒有問題,共產黨在宣傳能力和組織技術等等方面比現在的國民黨高出甚多;而且他們口頭所標尚的「財富公有」、「土地改革」等等题目也是極其正確的。但是,可惜中國共產黨在組織上與俄國共產黨底關係太深。克里姆林宮主人,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以來,是日益明顯地披起共產主義的外衣,蹈著彼得大帝底舊路前進,實行領土擴張,來建立一個大斯拉夫帝國。在這一雄圖之下,他要求全世界各支共產黨,通過共產國際底組織和說教,更徹底地各自放棄各自底祖國,以俄國爲他們共同的祖國——正像許多螟蛤子共同有一個父親一樣,並且各在自己底祖國內部進行毁滅自己祖國的工作,以利克里姆林宮主人這一雄圖之實現。這樣一來,各國共產黨是共產黨其名,而爲俄國服務其實了,中國共產黨是國際共產黨之一支,自然也就現實地爲俄國服務。無論中國共產黨如何掩飾辯護,「人民底眼睛是雪亮的」,它底原形是逃不過人民底眼睛的。今日中國共產黨與俄國底關係,在本質上既不同於美國大革命時代法國之與美國,又不同於三十年代北伐運動前夜俄國之與廣東革命勢力。無論中國共產黨人在主觀上怎樣打算,他們在客觀上已經作了俄國在遠東的軍事前哨和政府觸鬚。這些作爲,正是符合彼得大帝底繼承者利用各國共產黨在各國內部進行毁滅自己祖國的勾當以利其實行建立大俄羅帝國之雄圖的。彼得本帝底繼承者,較他底前輩高出一等的地方,就是,除了硬用武力從外部派兵佔領弱小國家土地以外,更學會了從弱小國家內部製造佔領軍。這要算是侵略技術上的一大進步。中國共產黨在東北之所作所爲,不正符合著彼得本帝向東尋求「東窗」底宿願嗎?

    同一種子播散於不同地區,因受該地環境底影響而發生種種變異。同出於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的共黨種子,播散到各個國家之後,多少因受到各個國家特殊環境之影響而呈現多少不同的色彩。共黨種子播散到民主傳統比較深厚的西歐,受民主政治之作用底程度較多。法國共產黨就不易掀起暴動,只參加民主競選。競選失敗了,還是不能暴動,至多只能策動罷工。中國則不然。中國因歷來治者與被治者之間的關係不善,農村經濟及土地問題未得合理解決,於是時常激起農民暴動,產生土匪流寇。這是中國歷史底宿疾,一遇機會就會暴發的。共黨種子傳播到中國,受中國這種環境底作用,使得中國共產黨底作風無可避免地帶著極其濃厚的農民暴動底色彩。因此,中國共產黨,正如他們底老前輩黄巢、張獻忠、李自成之流一樣,免不了要攻城掠地,殺人放火了。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共黨不仁,以百姓爲芻狗。

    遍觀以俄國布爾希維克政權爲主要標本的若干國家之共黨政權,以及在中國共黨所謂「解放區」內並不許大公報一類底報紙存在,而且除了被控制的人民之被控制的政治活動以外,不許所謂「各黨各派」自由活動諸般事例看來,中國共產黨主要的目標是不惜任何手段並經由任何轉變以建立一黨暴力專政之極權政權。爲了建立並鞏固這種政權,中國共產黨正像俄國共產黨一樣,藉著許許多多好聽的名辭從各方面施行控制:他們不獨控制人民底政治生活,而且控制人民底經濟生活;不獨控制人民底經濟生活,而且更進而控制人民底精神生活。中國共產黨嚴格地要求觀念形態底統一,要求社會成分底清一色,尤其要求組織上的清一色。他們在這一方面底哲學基礎與法西斯黨底哲學基礎完全相同:將個人視作手段,而不視作目的。這種哲學基礎與民主政治恰好完全相反。在共黨統治之下的人民,必須毫無例外地崇奉馬列史主義。馬列史主義被神聖化而成爲他們底國教。歐洲中古時代底正教至上,以及異教迫害底情形,正在共黨教權底下一頁一頁地翻印出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