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張維亞: 大陸時期戡亂失敗之經濟因素]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
政治民主重於經濟平等。
沒有政治民主,一切都無從談起。
失去了政治自由的人,
自身先淪爲農奴、工奴、商奴、文奴,
先失去了人底身分,
一動也不能動,
說話不合分寸有生命的危險,
那裡還能爭取什麼經濟平等?
顯然得很,
在中國的現在而談社會主義
將構成民主之致命的威脅。
其結果一定走向新奴胫贫取�
從此,
我拋棄了將二者並重的不切實際的想法,
而向政治民主之路走去。
在中國,
必須先求實現政治民主,
打開數千年的死結。
有了民主,
改善生活才能著手。
否則只有作奴搿�
……
殷海光: 我爲什麼反共?
◆ 殷海光先生國是建言選 ◆
·殷海光: 我爲什麼反共?
·殷海光: 中國底前途
·殷海光: 我們走那條路?
·殷海光: 我對國共的看法
·殷海光: 民族戰爭呢?還是社會戰爭?
·殷海光: 「內戰」問題底分析
◆ 蔣中正先生國是建言選 ◆
·蔣中正: 大陸軍事失敗的關鍵和教訓
◆ 戡亂失利面面觀·社會經濟 ◆
·張維亞: 大陸時期戡亂失敗之經濟因素
◆ 两京中府時期政治派系與時局 ◆
·馬五先生: 政學系與現代中國政局
◆ 抗日戰爭· 華北時局 ◆
·劉鳳翰: 抗戰期間冀察兩省國共日偽兵力的消長
……
現在,大家面臨的重大問題,
是反共抗俄底問題。
這個問題,
關係於整個民族底存亡榮辱,
各個人底幸福苦樂,
和歷史文化底絕續盛衰。
……
我們承認了這是民族戰爭,
教育廣大人民
了解這是民族戰爭,
才能掀起民族意識,
而發揮出與抗日戰爭相同的敵愾心理。
在這民族戰爭底前題之下,
我們在觀念上
根本不把共黨看作是中國人,
而把他們認爲蘇俄人底一部分。
這樣一來,
我們才可能在精神上與共黨完全絕緣。
我們能夠在精神上與共黨完全絕緣,
那末
才不致爲共黨異族底宣傳所煽惑。
既然
我們不爲共黨異族底宣傳所煽惑,
那末
對於共黨異族
所發動的感應能力底感應也就没有。
既然
我們對於共黨異族
所發動的感應能力沒有感應,
那末
我們底陣營
才不致被共黨所動搖或瓦解。
我們必須先做到了這一步,
然後
才能談到企求最後的勝利。
……
殷海光:民族戰爭呢?還是社會戰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維亞: 大陸時期戡亂失敗之經濟因素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大陸時期戡亂失敗之經濟因素

張維亞

一、惡性通貨膨脹實況

   

㈠ 發行增加與財政垫款銀行借款之關係

    我國在銀本位時代之政府財政收支,即爲入不敷出,其抵補方法除借外債,發內債以外,自必隨時向銀行借款。銀行借款之歸還方法,在北京政府時代,除增發兌换券,託募公債以外,自然還有賴債。此外則爲鑄造輔幣,爲彌補財政之捷徑。至於省地方財政,更多以發行兌换券,鼓鑄銅元,爲最普遍作法。以致各地幣值不同,影響經濟發展。加以對外貿易長年逆差,不但國民儲蓄能力薄弱,各級政府財政,多年處於入不敷出之境界。迨至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全國抗戰發生,財政收入,不能不仰給於紙幣之發行。蓋政府租稅中之關、鹽、統各稅,因沿海各地之淪陷,而迅趨減少。債款一項,由於資金逃避,過去公債市場之活躍情形,與銀行界銷納公債之能力均減,同時政府之以公債向銀行抵借款項者,亦己不如過去。至於非租稅收入,如規費、公用事業、及财產孳息等,亦受戰時社會動盪影響,爲之減少。戰前政府財政收支之不能相抵時,係向銀行界以公債抵押方式借款,至是已不能普遍向各銀行設法,而不得不由國家銀行:中央、中國、交通、農民四銀行借垫。

    法幣信用膨脹之過程,則先由國家銀行對國庫墊款,以及對營業機構之放款,所引申之活期存款的增加。國家行局爲應付提存,除存戶使用相當數額之支票外,必搭付鈔票,因而增加發行。原銀行存款,除存戶以其所得存入之實質存款外,尚有由銀行放款而產生之引申存款。此種存款,爲信用之創造。且當存款增加之後,銀行爲避免利率之負擔,必比照存款數額,擴大放款,尤以商業銀行爲然。即我國之中國、交通、農民各行,爲其本身業務,除對政府墊款,及四聯總處核定之聯合貼放外,亦不免比照存款,自行擴大放款,從而再度增加活存,引起發鈔。

    由於通貨膨脹,導致物價上漲。至於各地物價上漲不齊,主要受有效需求及供給之對比而異。通常以兵站所在地之物價爲高,戰後三十五年三月以前,以昆明、重慶爲最高。六月起,即以上海、青島爲最高。青島爲對華北、東北之轉運站,且非生產區。三十八年一月起,廣州遂位列前茅。(參閱下表)(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處)

   
張維亞: 大陸時期戡亂失敗之經濟因素

   
張維亞: 大陸時期戡亂失敗之經濟因素

㈡ 物價管制與物資調度之情況

    我国對日抗戰,以弱禦强,沿海陷區稅源減少,進口困難,物資缺乏,而通貨膨脹不能遏止。管制物價,不免採取政治性方法,但生活節約,精神重於物質,究有一定限度。八年歲月,情勢不免趨於惡化。

   

    政府經濟統制,首於二十六年十二月,公布「戰時農礦工商管制條例」,以防止物資資敵及罷工罷市之發生。二十七年十一月,頒布「非常時期農礦工商管理條例」,管制四十餘種軍需民用物品。二十八年二月,公布「非常時期評定物價及取締投機操縱辦法」。十二月,又公布「取締囤積日用必需品辦法」及「日用必需品平價購銷辦法」,由各地方政府及同業公會議價平價,取締操縱囤積。三十年二月,又公布「非常時期取締日用重要物品囤積居奇辦法」。五月,又公布「非常時期違反糧食管理治罪條例」。

    三十一年,物價上漲益烈。十月,行政院向國民參政會提出「加强管制物價方案」。十二月,頒行「限價實施辦法」,全面限制物價上漲。實行三個月,又不能不改爲議價。其後爲吸收通貨回籠,乃開放黃金交易,舉辦黄金存款,以凍結過剩購買力。平價工作,退置輔助地位。但對於囤積居奇者,仍予以有效打擊,輿論指爲「發國難財」。

㈢ 抗戰勝利後管制放寬造成之惡果

    抗戰勝利前後,政府採取拋售黃金及物資,吸收通貨,間接抑制物價,原屬經濟方法,較行政方法本屬合理。但以內戰擴大,交通受阻,生產破壞,消費品不足,物資物價之管制,驟然放寬,竟造成不可收拾局面。

    政府針對三十五年工礦生產事業所遭遇之困難,與國內物資之缺乏,乃於二月開放外滙市場後,外滙消耗迅速,而物價並未平穩。乃於十月,修正貿易管制辦法,限制進口,並對花紗布實行管制,並推行都市實物配給,限制金鈔買賣,實施物資抛售與金融管制。

    當時雖在「政治協商」與「軍事調處」,但國軍不能不接收東北、華北。各地交通、工礦,亦不能不設法恢復。内戰區擴大,支出浩繁,通貨膨脹加深。迨至三十六年一月,美特使馬歇遥調處失敗,離華返美。二十九日,政府宣佈共匪拒絕和談,同時美國國務院宣布放棄調處工作,戰事延長,影響市場。連日抛售黃金六噸,不能平抑物價。不得已,二月乃頒訂「經濟緊急措施方案」,再度全面管制金融外滙物資物價,禁止黄金外幣買賣,取締地下錢莊,日用品議價,職工薪資按生活指數折算。並全力徵收各稅,出售國营事業以裕財政收入。然以戰事擴大,通貨膨脹仍無法控制。外滙貿易管佃方面,又調整外滙滙率,禁止人民持有黃金,成立外滙平衡基金會,實行差別滙率及恢復申請制度。採取輸入許可進口限額及自備外滙辦法,由中央銀行管理外滙。並對推廣輸出設置委員會,由全國經濟委員會督飭辦理,並加强緝私工作。

   

    物價工資事項,指示三十二個都市,爲議價地區,旋又增加九個都市,惟效果不彰。並一度於交通公用事業,採補貼制,凍結工資。並在主要都市,定量配售米、布、燃料。惟多數工廠,不堪負擔。劳資糾紛,於焉滋事。三十七年,中央銀行設貼放委員會。透過商業銀行,對生產事業貸款,以資維持生產。然物價繼漲,貼放款項,成爲變像津貼。

    戰事擴大,經濟惡劣每況愈下。民國三十六年歲首,迄三十七年八月幣制改革止,爲期一年逾半期間,政府雖不斷採行種種財經措施,以期平衡財政收支,遏止通貨膨脹,終未能如願以償。且財政收支失平,愈益加甚。以上海批發物價而論,三十七年一月較三十六年十二月,上漲百分之六十八。一月至五月,平均每月上漲百分之五十左右,六月份上漲百分之八十,七月份較前一月,上漲百分之一百九十三,幾達兩倍。通貨半年(即法幣)發行,以往在三十五年度發行額,每半年增加一倍。至三十六年度,則爲每三、四個月增加一倍。自三十七年初起,每兩個月增加一倍。六月份起,每一個月增加一倍。而市場利率,更至無法控制之地步。三十七年三、四月前,上海市塲暗息,普通在兩角五分左右。至七月,暗息乃跳至六角左右。上海若干商業銀行,以六十日或六十五日對本對利之優厚利息,吸收存款。利息高至如此程度,愈刺激物價上漲。正常工商業,無法獲得合理之营運。逼使生產萎縮,工商凋蔽。復因物價飛漲,通貨週轉速度激增,鈔粟底存,對存款總數之需要率,亦隨之激增。加之隨物價指數上漲而預算膨脹所需要之鈔票數量亦增。於是,各地鈔票遂發生嚴重恐慌。尤以各地通貨膨脹情形不同,資金需要之容量不同,投機便利之形勢互異,走私路線之入超攸關,因乃形成全國各地資金調動之特殊形態。東北資金大量流入平津,平津資金大量流至長江下游,而中部資金又多以港粵爲捷徑。走私、運現、套滙等之怪現象,層出不窮。而廈門以特殊關係,滬廈滙率,有每千萬元高至五六百萬元者。暴利所在,群趨於冒險投機,全國金融亦逯入於痺瘓畸形狀態矣。其表現於國際貿易方面者,入超激增,如民國三十五年進口淨值,爲一、五○一、一六五、二四六、○○○元,出口淨值四二一、一一一、八一一、○○○元,入超一、○八九、○五三、四三五、○○○元。民國三十六年,進口淨值一○、六八一、三二六、五七四、○○○元,出口淨值六、三七六、五○四、二九七、○○○元,入超四、三○四、八二二、二七七、○○○元,即入超法幣四萬三千餘億元,約合美金二億六千餘萬元。在如是艱困情形下,非立採適當而有效之經濟措施,則經濟崩溃,勢將難免。政府乃於三十七年八月十九日,頒行財政經濟緊急處分令,改革幣制,整理財政與加强經濟管制。

二、戰後物資舆財源調度實況

㈠ 美援物資到底有多少

    太平洋戰事發生後,美國與我並肩作戰,特貸我美金五億元。其中以二億助我穩定財政金融,於三十二年春,换購黃金運華,作爲吸收通貨之用。此外我國國軍,亦有一半以上,獲得美國軍援物資,改善裝備。勝利之後,歐洲國家多獲得軍經貸款,迅速復興。戰後對我物資援助,分爲四類:⑴戰後借款物資,⑵戰後租借物資,⑶美軍剩餘物資,⑷善後救濟物資。第二項由國防部直接處理,第四項由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及美國救濟物資委員會分別經管。⑴⑶兩項由行政院物資局經管。四項物資,據美方估計約值十八億美元。其中戰後租借物資七億美元,剩餘物資五億美元,救濟物資六億美元,戰後借款物資不在內。但此種估計,似嫌過高。其中有戰時我國對美國在華駐軍供應所垫款項。當時政府向國內所收購物資,實已具通貨膨脹之作用;且若干物資不切實用。

    ⑴ 戰後租借物資 據美國國務院通知,總值爲七億四千七百餘萬元。但國防部列收數額,僅一億零五百四十萬美元。因美方清單過簡,所列未決定性質部份與非物資部份之各種勞務及費用,究係何種費用,何時由何機關支用,並未開清。且專案物資,如太平洋各島剩餘物資,華西區接收物資及空軍訓練費,有無混列在內,均不能確定。

    ⑵ 剩餘物資 1.華西剩餘物資值美金五千八百餘萬元,及國幣九十二億餘元。2.太平洋剩餘物資,值五億八千四百餘萬元,惟此實係美方對我墊款之清償,並非爲貸借性質。截至三十七年二月,已接收二億七千八百餘萬美元,已運回一億七千五百餘萬美元,已處理一億五千八百餘萬美元。

    ⑶ 善後救濟物責 據美方公布之數字,有聯總物資四億六千五百八十萬美元,善後委員會基金四百七十萬美元,美援計劃四千五百七十萬美元,均係贈與性質,指定爲救濟之用途。(按「聯總」係聯合國救濟總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