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共党论衡
[主页]->[析世鉴]->[共党论衡]->[蔣永敬: 越共與中共(一九二五——一九四五)]
共祸论衡
自抗日軍興以來,我關心共產黨,我也不斷的注視共產黨。當年我同周恩來會見之後時,我衷心覺著我們是不對,他們(共產黨)既然也是想救國想抗日,我們何不精誠團結,共圖振興國家大業,我所以不顧一切,一心的要想達到這個主張。可是到了抗日戰爭終始,大陸淪陷,以至波蘭、匈牙利的革命,是使我懷疑、失望、悔悟。
在抗日期間,共產黨襲殺唐聚五、趙侗,攻擊張蔭梧。此三人前二係我的學生,後一者係我之好友,我皆深知他們衷心抗日,不後於我。這當然應該是共產黨所謂抗日的同志了,爲什麼共產黨襲擊他們?當時我深感懷疑不解。今天我明白了,假如唐、趙、張三人,不是在華北非共產黨所佔的地盤之內,或者他們肯作共產黨的尾巴,那麼他們就會變爲共產黨口中的民族英雄。此不過排除異己而已!
……
行不顧言,當抗戰勝利,我心中仍存著幻想,哀誠的希望著國共合作,趁此好機會,奠國家於富強。屢次和談協商,皆歸失敗,在我想也許是我們恃強不肯遷就。等到南京淪陷,使我心中大爲激動。我也同梁漱溟是一樣的想法,當初國民黨是強者佔上風,今天是輪到共產黨的頭上,自然可以由你們了,合作不合作,團結不團結,這回是共產黨的責任了。好傢伙!共產黨的這一套,什麼戰爭罪犯,什麼贖罪立功,比著當年的國民黨凶惡的多了!把精誠團結、和平共處的精神,那裡去了?不過我當時還是存著一種幻想,中國共產黨是已竟(按:經)被史大林牽著鼻子,束康貌荒茏灾髁恕R挥袡C會,中國人還是中國人,他們會覺悟的。等到史大林死後,以至最近波蘭、匈牙利的革命,中國共產黨不但沒有正義的表現,更宣稱加強「一面倒」,反爲蘇俄作辯護,做定了小兄弟——兒皇帝了!那麼中共的朋友們,一定會說:請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們的建設。是,你們修了幾條鐵路,建立一些重工業。可是我要問你,消耗了無數同胞的血汗,不顧人民死活,而從事那些所謂的建設,你們的存心是爲了中國大眾的利益著眼嗎?是不是爲了你們的蘇聯老大哥的利益著眼哪!你們也許會責備我是一個狹窄民族主義者,可是若不是爲了國家民族的利益,我們要抗日爲什麼呢?就是你們最崇拜的史大林,在對德戰爭時,不是也強調民族意識嗎?你們不也是十分崇敬 孫中山先生嗎?先生的三民主義第一章就是民族主義,那你們又怎麼樣的來解釋呢?
……
過去蘇俄大聲疾呼,叫的像那麼一回事的。說什麼扶植弱小民族,說什麼幫助脫離帝國主義的壓迫。我也曾爲這種好聽的聲音所迷惑。現在清清楚楚擺在我們眼前的是,奴役、摧殘、吞噬這弱小民族。中國共產黨不也是曾爲蘇俄吹噓過,說蘇俄是弱小民族的救星,今天你們替披著羊皮的虎狼,強顏作辯護,爲紅色帝國主義作幫凶。我是在同爲中國人的感情上,爲你們羞恥。在當年日本侵略中國時,凡是愛國而不甘爲日本作走狗的中國人,日寇都給加一個罪名,說是英美派,這意味著是英美帝國主義的工具或者說是順民。今天中共也學會了這一套,凡是不甘於蘇俄的壓迫,不忍坐視「一面倒」作風者,那麼你們就給加上一名罪名,是「美帝走狗」或者「美帝特務」。我借用費爾巴哈的兩句話來說:你們「若不是存心欺騙人,就是個糊塗蟲」。
……
人民不會永遠屈服在強暴的手裡,一旦覺醒,怒吼起來,那是什麼也攔擋不住的!過去的歷史,記載了不少的前例;不久的將來,時間會給我們帶來了證實。
張學良: 我對共產黨的觀感
◆◆ 中共論衡 ◆◆
◆ 中共綜論 ◆
·閻錫山: 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元旦首腦部團拜大會訓話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殷海光: 中國共產黨与中國現代政治
·張學良: 我對共產黨的觀感
·石 觉: 剿匪经验总结
布爾什維克的奪權政變,
不僅對於俄國
而且對於全世界說來,
都是一大悲劇。
極權統治是一切罪惡的根源,
不論是在布爾什維克統治下的俄國
或希特勒統治下的德國,
或者是今天在毛澤東統治下的中國,
皆有連綿不絕的整肅和暴行、
駭人聽聞的殺戮和鎮壓。
共產主義
帶給世界的是仇恨、戰爭以及對人性的摧殘。
……
——西元1967年克倫斯基答《春秋》雜誌問
◆◆ 蘇共論衡 ◆◆
◆ 十月革命 ◆
·羅 仁: 蘇俄「十月革命」究竟是怎麽回事?——克倫斯基訪談錄
·林炎燮: 共黨「聖人」列寧不能見人的一面
◆ 共產國際 ◆
·漢 清: 第三國際面面觀
◆ 蘇共與中華民國 ◆
·沈雲龍: 民十六北京搜查俄使館之經過
◆ 地緣戰略 ◆
·殷海光: 堵住中國這個缺口
◆ 蘇共與中共 ◆
·隱 叟: 共產國際的私生子毛澤东——江西蘇維埃時代中蘇共關係珍秘
◆◆ 共産主義理論批判 ◆◆
·閻錫山: 建立中心思想
……有個美國記者也同我說,外間說你的兵農合一的事是不錯,恐是你的村幹部不好。我會答他說:那個人肯選上不好的村幹部來作此事,這都是反對者的一種說辭。如宋朝王荊公行新法,說者謂因用的是小人而失敗,其實那有那麽多的小人供荊公使用;況且同是一樣的人,不能說司馬溫公用上就是君子,王荆公用上就是小人。所謂荆公用小人的話不過爲廢止新法的上諭圓面子而已。從來小人病國而易糾,君子諊y匡,宋室之命運,斷送於君子,故國家不怕惡意的胡爲,全怕善意的乖錯。
……
兵農合一的這個名詞,是歷史上的名詞,當初定了辦法之後,因須起個名詞,才能呈報中央,當時我指示,挑上個歷史上的名詞,不必新創,使人费解,所以才用了唐朝府兵制的兵農合一名詞。
……
我以爲節制資本是最公道最圓滿的社會主義,如十五的月亮。資本主義是保護了不勞而獲,共產主義是抹煞了勞動能力之報酬,惟節制資本既不保讓不勞而獲,也不抹煞人的勞動能力之報酬。就是說:節制資本去除了剝削,按勞力報酬,鼓勵了人民。我認成我們的民生主義,應成爲國際的,不應成爲一國的。
我反對共產主義,我却佩服馬克斯。我說他的腦筋像带着顯微鏡,不過是他把社會問題推斷錯了!
——閻錫山
問:聽說共產黨佔領的區域內負擔輕,什麽稅的名目亦没有,不如你們麻煩?
答:負擔在政府是有一定數目的,規定出要多少,只要多少;共產黨在負擔上名目雖少,如軍隊的衣服、食糧、鞋襪各村造土地雷及麵種的負擔,就是臨時攤要而在規定負擔內,負擔的是一,要的是十;普通臨時攤派半月攤一次,一年攤到二十四次,需要多少要多少,現在共黨侵佔區各縣,一兩銀子,已攤到八十元現洋,合五石多糧,較我們的負擔重在四倍以上。共產黨會哄人,他是全憑哄人來壯大的,他的一切做法就是表面上是一種,骨子裹是一種,這話不只是我們說,恐怕英美的政治家無不公開的如此說。
民國三十六年閻錫山先生答美國記者衛樂士問
◆◆ 戡亂建國 ◆◆
◆ 閻錫山先生與兵農合一 ◆
·閻伯川先生為第一屆國大代表擬解决土地問題完成戡亂建國大業案原文
·立法院第三期後咨行政院文
·閻伯川先生答首都記者訪問團(三十七年五月三日)
·閻伯川先生一九四五年在重慶講兵農合一
·閻官長與白部長健生兄及鄧局長冷副參謀長諸同志對耕者有其田及迎頭趕上之商討(外一種)
·閻主任與山东省政府冀晋察綏考察圍諸君談話紀要(外二種)
·覆孔庸之諸同鄉先生子歌代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蔣永敬: 越共與中共(一九二五——一九四五)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越共與中共

(一九二五——一九四五)

蔣永敬

    越南共產黨(Vietnamese Communist Party)一九三○年二月三日在香港成立,稍後稱爲印度支那共產黨(Indochinese Communist Party)。在此之前,它的原來名稱叫做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Viet Nam Thanh-Nien Cach-Menh Dong Chi Hoi),後者一九二五年六月在廣州成立。一九四○年到一九四五年間的越南獨立同盟(Viet Nam Doc Lap Dong Minh),也是越南共產黨的化身。從一九二五年到一九四五年的二十年間,其名稱雖有不同,但其實際領導人,則爲胡志明或其助手。因此胡的個人活動,亦可代表越共活動的主要部分。其活動路線,一面受到共產國際政策的支配;同時中共的影響,更爲重要。

    越共從一九二五年到一九四五年的路線,大致可分爲四個階段,第一爲一九二五年的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簡稱同志會);第二爲一九三○年的印度支那共產黨;第三爲一九三六年到一九三九年的印度支那民主陣線(Indochinese Democrat Front);第四爲一九四○年到一九四五年的越南獨立同盟(簡稱越盟)。除第三段是追隨法國共產黨的「人民陣線」(Popular Front),它和法共的關係較爲密切外;其餘三個階段或受中共的支援,或與中共配合行動,或直接採取中共的經驗。這三個階段都由胡志明主持,且其大部分時間留在中國。

    胡志明(一八九○——一九六九),原名阮必成。原籍安南宜安省南檀縣。幼年曾受過中越式的儒學教育,後轉入法越式的西化學校,傾向於西化改良派。一九一二年離開越南,到法國郵船上擔任一名厨司助手(Kitchen boy)。一九一七年後,在巴黎定居下來,取名阮愛國,加入法國社會黨。一九二○年,社會黨左派加入第三國際,胡成爲法共的首批黨員之一。〖1〗在法共中致力於殖民地運動的宣傳。〖2〗一九二三年往莫斯科,積極參加共產國際有關東方政策的各項活動,如國際農民代表大會、赤色國際工會、東方共產主義勞動大學,以及共產國際第五次世界大會。在共產國際第五次大會中,隨着斯大林派的論調,對法共的殖民地運動表示不滿。並開始談些東方或中國的問題。〖3〗一九二四年底由莫斯科到廣州,開始他在中國的活動。〖4〗到一九四五年八月在他取得越南政權以前,其間爲時二十年,曾以各種不同的化名,往返中國至少五次之多,留華時間前後約達十年之久。他在中國的年代、活動地區,及已知的化名,列舉如下:

    ㈠一九二四年底——一九二七年七月,在廣州、武漢,化名李瑞、王山而、王達人、老王(王先生)。

    ㈡一九三○——一九三三年初,在上海、香港、九龍、厦門,仍叫老王,在香港化名宋文初。

    ㈢一九三八年底——一九四一年二月,到延安、衡陽、桂林、龍州、貴陽、重慶、昆明、靖西,化名PC林、胡光、陳先生(老陳)、胡志明、黄國俊。

    ㈣一九四二年八月——一九四四年九月,在柳州、靖西,叫胡志明。

    ㈤一九四四年底——一九四五年四月,在昆明、百色、中越邊區,叫胡胡志明、老陳、秋大爺。

    上列五次來華的年代,與前述越共之第一、第二、第四的三個階段活動路線有關。其第一次來華是在中共的支援下,組織同志會;第二次來華是建立和統一越共的組織,與中共配合行動;第三次到第五次來華時間,由加入中共組織吸收中共的經驗,而至採取中共的經驗,組織越盟陣線(Viet-Mih Front ),擴充游擊武力和建立地方政權,完成奪取政權的準備工作。

二、在廣州的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

    同志會是由心心社改稱而來。該社原是一部分留華越南革命黨人的組織,一九二三年在中國成立,其主要分子有范鴻泰、胡松茂、黎鴻峯、贊英等。〖5〗其時流亡在華的越南革命黨爲越南一位著名的民族主義者潘佩珠所領導的越南國民黨(Viet Nam Quoc Dan Dang, VNQDD),它的政綱和組織,幾乎完全模仿中國國民黨,主張打倒統治越南的法帝國主義,爭取民族獨立,並向越人宣傳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其實際的工作,特別注重在法越軍隊中進行宣傳活動,組織越籍兵士起義與暗殺法國官吏。〖6〗故在行動上,遂有兩派趨向,一派主張運動越南三圻軍隊以驅逐法人;一派主張暗殺悍將酷吏,以寒敵膽而勵民氣。心心社的分子,則屬於後者。一九二四年六月十九日,該社分子范鴻泰趁越南總督馬蘭(M.Merlin)道經廣州時謀刺於沙面租界未成,范投珠江自斃。〖7〗激起越南青年的嚮往,紛來廣州接受革命的洗禮。〖8〗當時的黄埔軍校,竟成爲東南亞革命青年的搖籃。〖9〗

    心心社范鴻泰事件,原與胡志明沒有任何關係。惟彼在莫斯科已體會到這是殖民地的「嚴重事件」。〖10〗因此他一到廣州,便立即和心心社取得聯繫。經由胡的安排,該社分子胡松茂加入中國共產黨,使與中共保持聯絡;黎鴻峯亦由胡之安排去莫斯科學習軍事,旋轉入東方共產主義勞動大學(Communist University of Toilers of the East);〖11〗胡本人也參加中共的工作,在廣東農民運動講習所擔任內部教材的翻譯及對外宣傳工作。〖12〗一九二五年六月,心心社改稱爲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13〗成爲胡之組織與訓練越南青年的機關。同志會設在廣州文明路十三號,在農民運動講習所學員宿舍的對面。同志會的訓練機構爲政治特別訓練班,其一部分經費來源由中共所資助。訓練班學員的伙食,也和農運講習所的人員在一起。〖14〗

    同志會會員的吸收,有賴於中共人員及機構的協助。據一名當事人阮良朋的回憶,他之加入同志會,是由一名中共人員的爭取。初由日常生活的接觸與思想的了解,這名中共人員進而利用范鴻泰事件撥動其仇法情緒與政治意識,然後再介紹給胡松茂,最後經過胡志明的約談、考查,並拖以訓練,吸收爲同志會的會員。〖15〗再依其職業掩護的便利,分派其任務。有的在海港碼頭擔任聯絡人;有的在航行船上擔任交通員。一面向越南內部進行滲透;一面接運由越逃出的青年,送到廣州接受訓練。當他們到達廣州時,通常先由省港罷工委員會的工人招待所接待。此種工人招待所實由中共人員所主持。然後由同志會負責人將他們接入政治特別訓練班。〖16〗通常施以六個月的訓練。〖17〗

    訓練班的課程包括理論的和實用的兩部分,在理論方面,有人類進化史,主要是學習從資本主義到帝國主義的發展階段;有各國解放運動史,如中國、朝鮮、度,以及越南被侵略的歷史;各種主義的學習,有甘地主義、三民主義(批判地學習),以及俄國革命史和馬列主義。在實用方面,有各種國際組織的歷史和方法,其中有第一、第二、第三國際,國際婦聯、國際青聯、紅色救濟會、國際農民協會等;在發動和組織羣衆工作方面,有工人、農民、青年學生的發動工作和工會的組織;其中有發動羣衆工作的演習,學習如何宣傳及處理羣衆大會。此外,每週還有各個小組的學習報告,寫壁報,以及互相批評和自我批評。〖18〗胡編有「革命之路」,也是訓練的教材之一。

    同志會與訓練班,實爲一體之兩面,同志會的負責人,也就是訓練班的主持人,以胡志明和胡松茂爲中心。同志會以民族主義爲外衣;訓練班以共產主義爲內容。這是根據胡志明的兩個階段革命論,即第一階段經由「資產階級民主政權」,才能走上第二個階段的社會主義革命。因此同志會發行的「青年報」 (Thank Nien),代表第一階段的言論,它並不直接表示馬列主義的面目,其論題則首先討論民族主義,雜入列寧的一些基本教條和觀點,以爲轉向第二階段的準備。訓練班的課程,多爲共產的論理和方法。例如胡所編的「革命之路」,則公開其馬列主義的面目,它强調三項基本觀點:

   「一、革命的任務,是爲廣大的工人階級和農民羣衆,不是爲少數人,因此需要組織羣衆;二、革命必須受一個馬列主義的指揮;三、各個國家內的革命運動,必須和國際無產階級密切結合,工人及農民羣衆必須辨別出第二和第三國際。」〖19〗

    從一九二五年下半年到一九二七年初,經過越南訓練班的青年至少有二百五十名,約有二百名派回越南,其餘派往暹羅或其他地區擔任發動越僑的工作。同志會在越南本土的發展,亦至迅速。當一九二九年五月同志會在香港召開全國代表大會時,據法國警察方面的估計,會員人數及其同情分子約達一千人。該會在越南三圻各有一個委員會,北圻(東京)的會員以工人爲多;中圻(安南)及南圻(交趾支那)的會員包括工人、教師、學生及農民。在廣州受過訓練的人員,則掌握組織的重要職務。〖20〗一九三○年,同志會始正式改稱爲越南共產黨。

    胡在廣州的公開職務是中國國民黨俄籍顧問鮑羅廷(Michael Borodin)的翻譯。實際任務可能是莫斯科在遠東方面的工作人員,以及負責關於越南民族主義的運動。〖21〗其時中國國民黨正在「聯俄容共」時期,中共人員在廣州的活動,既可公開,亦可秘密。胡在廣州所扮演的身分,亦復如此。他對中國方面使用李瑞或王達人的化名;對越人使用王山而或老王的化名。〖22〗他在廣州的通訊處之一是「鮑公館張春木先生轉」。〖23〗張春木即中共人員張太雷,一九二三年八月,曾隨孫逸仙博士代表團赴俄考察,這年十月三日,胡在莫斯科曾訪晤該代表團。〖24〗這是胡經由莫斯科與張太雷接觸之始。他在廣州的公開活動,亦受到中共人員如譚平山、李富春等的協助。〖25〗當一九二七年四月,中國國民黨開始清除中共分子後,胡在廣州亦隨中共失去活動的憑藉,乃潛往武漢。同志會的總會,亦由廣州遷往香港,由胡松茂主持,繼續指導越南及暹羅等地同志會支部的活動。〖26〗

三、印度支那共產黨及其宜安蘇維埃

    一九二七年七月,武漢「分共」以後,中共即轉入地下活動。同年十一月廣東海陸豐的暴動,成立所謂「蘇維埃政府」,才完全脫去民族主義的外衣。而越共之抛棄同志會的名義,走向蘇維埃暴動路線,則遲至一九三○年。在此之前,中共曾做了提携的工作。中共正式提出越南共產主義運動問题,是一九二八年七月在莫斯科舉行的中共第六次代表大會之際,在其政治決議案關於各國共產黨聯絡的問題中,指出「關於安南的職工運動與法國安南共產黨的關係……應當要與各該國共產黨討論實際的互相聯絡的辦法」;並決定由中共出席共產國際第六次大會的代表團,對於各國「兄弟黨」未能充分贊助和參加「中國革命運動」的問題,嚴重提出討論。〖27〗接着同年八月的共產國際第六次大會中,中共代表提出支持越南革命時,批評法共對越南工作之忽視。越南代表亦呼應中共,指出「中國爲越南的曙光」(China is the dawn of Indochina);〖28〗法共首領多理特(Jacques Doriot)亦自一九二九年在其言論機關人道報(L’Humanite)上連續爲文分析越南情勢的發展,提出越南革命當前的任務,應如「中共之實行土地革命」。〖29〗這年五月一日至十九日,同志會亦在香港召開全國代表大會,由於改變名稱問題,大會發生分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