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共党论衡
[主页]->[析世鉴]->[共党论衡]->[蔣永敬: 越共與中共(一九二五——一九四五)]
共祸论衡
·張煥卿: 中共早期的「土地革命」(一九二一——一九三四)
◆ 防共政略 ◆
·殷海光: 共黨語言可以襲用嗎?
◆ 共區兴衰 ◆
·曹伯一: 析論瑞金共黨政權的崩潰(一九三一—一九三四)
◆ 中共内訌 ◆
·成圣昌: 富田事变与赤党内部分化
◆ 中共武裝 • 綜 述 ◆
·张仁征: 中共三十年来建军内幕
·牛敬亭: 「九一八」事变与中共反政府力量的坐大
◆ 中共武裝 • 抗戰時期 ◆
·劉鳳翰: 論「百團大戰」
·陳存恭: 中共在山西的戰爭目標與戰爭動員(1936—1945)
◆ 文化大革命 ◆
·殷海光: 這樣的紅衞兵
·殷海光: 紅衞兵是義和團嗎?
·殷海光: 自動的把膿包戳破了!
·殷海光: 狂徒的暴跳
◆ 中共人物 ◆
◆ 毛澤東 ◆
·左舜生: 给毛泽东一个初步的解剖
·左舜生: 毛泽东最后的苦杯
·左舜生: 大陆动乱已在变化中
美國援助他國,其根深蒂固的錯沼^念,就是將美國分裂式的民主,硬性的向他國移植,因此在他國不但縱容及暗中支持一些反政府黨派,且千方百計的扶植一個或多個反對黨,使其確有力量反對其政府,處處與其政府爲敵,如此始適合美國式的民主,否則就是獨裁、專制、落伍。美國此種天眞的想法和做法,不但使他國國內一些失意官僚政客、政治垃圾、以及一些心懷陰謀的野心家等,得以公開的興風作浪,及明目仗胆爲爭權奪利反對其政府,打擊其政府威望,或是與其政府故意作難及唱反調,一切均是爲其私人爭權奪利,那裡管什麼國家民族利益;越南和高棉戰爭,最後至敵人兵臨城下,已到了其國家民族生死的最後關頭、其各派系還在爭權奪利的鬧內鬨。美國此種分裂式民主,他從未了解這是正投合共產黨徒的唯物辯證「否定、矛盾、質變」三律,以此分裂式民主來反共,正是帮助共產黨徒來瓦解自已及消滅自已,說眞格的,美國在中南半島的反共戰爭,最後一敗塗地,又何嘗不是敗於美國本身這分裂式民主。黨派之爭的分裂式民主,在黨派之爭時,誰都是說得比唱的都好聽,是基於國家及人民的利益,但說穿了是基於黨派本身的利益,醜聞滿天下的水門案件,難道是基於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尼克森的道友毛匪澤東,他騎在人民頭上鞭策人民,還不是照樣的喊人民萬歲;當越南和高棉戰敗後未久,美國以眞正的實力奪回其馬雅古玆號商船時,福特總統就曾說:「美國的力量,是在於全民團結」,其意義乃爲對此事件之處理,其政府是眞正獲致其兩黨全力支持。换言之,他國的力量,又何嘗不是在於全民團結,在一個英明的領袖領導之下,乃如孫子所說:「令民與上同意,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合千萬人之心爲一心、合千萬人之力爲一力」以對敵,這又何能視其爲不民主。中國民主的傳統眞諦,……一脉相傳的皆以「仁」爲本,仁民愛物,施仁政於天下,質言之,所謂民主,其一,乃是以人民爲主,爲政者非爲僅是做官,而作威作福,其做官乃是無條件的奉獻做人民的公僕,誠心誠意爲民衆服務,我先聖先賢之民主思想均是如此,武王說:「天視自我民規,天聽自我民聽」,荀子說:「天之生民,非爲君也,天之生君,以爲民也」,孟子說:「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乃無一而不是以人民爲主。其二,乃是主權在民,……人民有權選賢與能,若非賢能之政府,人民又有權罷免,此比黨派之爭又有何不善;故中國的政治哲學,乃爲外人所不易了解。
耿若天: 越南高棉戰爭結局述評
越共和中共一樣,極端重視情報與反情報工作。如前所述,越南共和國的國防部長和阮文紹總統的特別助理,都是長期潛伏的越共份子。正如我國當年胡宗南的機要秘書、傅作義的女兒、劉文輝的女婿,以及國防部的參謀次長等,都是匪諜一樣。西貢淪陷後,據報導原來政府的許多官員,竟然都是越共潛伏的高幹,試問越南政府內部還有甚麼機密可言!越軍的兵力狀況和作戰計劃,早就到了越共手裡,這種戰爭如何能夠獲得勝利?
陳祖耀: 越戰爲甚麼失敗?
從我在美國第7航空軍的工作經驗,瞭解到美國空軍在與敵作戰時,為顧及國際輿論視聽,及避免諅麩o辜百姓,主動對北越4百個重要戰略目標,及海防港口的空中轟炸行動設限,美軍此舉無異是自侩p手來與敵作戰。這些美軍對越共攻擊之自我設限,並非憑空而來,乃肇因於胡志明利用國際間同情弱勢的心理,以北越人民的性命及生活為藉口,對美國造成國際輿論壓力與顧忌,進而達成保護越共重要軍事戰略目標之目的,大批的美軍B-52轟炸機天天從關島起飛,卻不能對敵重要戰略目標進行轟炸,這場戰爭當然是難以求勝。
趙知遠將軍訪談
……我國是一個溫和的佛教國家,共產制度不會帶給我們幸福的。有很多朋友及政要和我看法一致,但在美國的壓力下都無能為力。……歷史會證實我們的談話:美國人欺騙了我們高棉。
西元1975年3月20日高棉共和國施裏瑪德親王
與中華民國駐高棉代表孔令晟將軍談話
越高戰爭如果最後失敗,主要是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被打敗的。
西元1975年3月27日高棉共和国總統龍諾
與中華民國駐高棉代表孔令晟將軍談話
◆◆◆ 東南亞共禍 ◆◆◆
·耿若天: 越南高棉戰爭結局述評
◆◆ 中華民國與越高戰爭 ◆◆
◆ 越南戰爭 ◆
·陳祖耀: 越戰爲甚麼失敗?
·陳祖耀: 越南戰地的反共政治作戰
·陳祖耀: 越共的政治作戰
·陳祖耀: 越共的春節攻勢
·趙本立: 越南戰場雜記
·王炳勳先生訪談
·趙知遠將軍訪談
·陳興國將軍訪談
·趙桐生先生訪談
·王振中先生訪談
·劉教之先生訪談
·董萍將軍訪談
◆ 高棉戰爭 ◆
·孔令晟: 出使高棉之憶
◆◆ 越共論衡 ◆◆
◆ 越南戰爭與越共 ◆
·劉鐵梁: 我在越南一百四十天
◆ 越共與中共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蔣永敬: 越共與中共(一九二五——一九四五)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越共與中共

(一九二五——一九四五)

蔣永敬

    越南共產黨(Vietnamese Communist Party)一九三○年二月三日在香港成立,稍後稱爲印度支那共產黨(Indochinese Communist Party)。在此之前,它的原來名稱叫做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Viet Nam Thanh-Nien Cach-Menh Dong Chi Hoi),後者一九二五年六月在廣州成立。一九四○年到一九四五年間的越南獨立同盟(Viet Nam Doc Lap Dong Minh),也是越南共產黨的化身。從一九二五年到一九四五年的二十年間,其名稱雖有不同,但其實際領導人,則爲胡志明或其助手。因此胡的個人活動,亦可代表越共活動的主要部分。其活動路線,一面受到共產國際政策的支配;同時中共的影響,更爲重要。

    越共從一九二五年到一九四五年的路線,大致可分爲四個階段,第一爲一九二五年的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簡稱同志會);第二爲一九三○年的印度支那共產黨;第三爲一九三六年到一九三九年的印度支那民主陣線(Indochinese Democrat Front);第四爲一九四○年到一九四五年的越南獨立同盟(簡稱越盟)。除第三段是追隨法國共產黨的「人民陣線」(Popular Front),它和法共的關係較爲密切外;其餘三個階段或受中共的支援,或與中共配合行動,或直接採取中共的經驗。這三個階段都由胡志明主持,且其大部分時間留在中國。

    胡志明(一八九○——一九六九),原名阮必成。原籍安南宜安省南檀縣。幼年曾受過中越式的儒學教育,後轉入法越式的西化學校,傾向於西化改良派。一九一二年離開越南,到法國郵船上擔任一名厨司助手(Kitchen boy)。一九一七年後,在巴黎定居下來,取名阮愛國,加入法國社會黨。一九二○年,社會黨左派加入第三國際,胡成爲法共的首批黨員之一。〖1〗在法共中致力於殖民地運動的宣傳。〖2〗一九二三年往莫斯科,積極參加共產國際有關東方政策的各項活動,如國際農民代表大會、赤色國際工會、東方共產主義勞動大學,以及共產國際第五次世界大會。在共產國際第五次大會中,隨着斯大林派的論調,對法共的殖民地運動表示不滿。並開始談些東方或中國的問題。〖3〗一九二四年底由莫斯科到廣州,開始他在中國的活動。〖4〗到一九四五年八月在他取得越南政權以前,其間爲時二十年,曾以各種不同的化名,往返中國至少五次之多,留華時間前後約達十年之久。他在中國的年代、活動地區,及已知的化名,列舉如下:

    ㈠一九二四年底——一九二七年七月,在廣州、武漢,化名李瑞、王山而、王達人、老王(王先生)。

    ㈡一九三○——一九三三年初,在上海、香港、九龍、厦門,仍叫老王,在香港化名宋文初。

    ㈢一九三八年底——一九四一年二月,到延安、衡陽、桂林、龍州、貴陽、重慶、昆明、靖西,化名PC林、胡光、陳先生(老陳)、胡志明、黄國俊。

    ㈣一九四二年八月——一九四四年九月,在柳州、靖西,叫胡志明。

    ㈤一九四四年底——一九四五年四月,在昆明、百色、中越邊區,叫胡胡志明、老陳、秋大爺。

    上列五次來華的年代,與前述越共之第一、第二、第四的三個階段活動路線有關。其第一次來華是在中共的支援下,組織同志會;第二次來華是建立和統一越共的組織,與中共配合行動;第三次到第五次來華時間,由加入中共組織吸收中共的經驗,而至採取中共的經驗,組織越盟陣線(Viet-Mih Front ),擴充游擊武力和建立地方政權,完成奪取政權的準備工作。

二、在廣州的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

    同志會是由心心社改稱而來。該社原是一部分留華越南革命黨人的組織,一九二三年在中國成立,其主要分子有范鴻泰、胡松茂、黎鴻峯、贊英等。〖5〗其時流亡在華的越南革命黨爲越南一位著名的民族主義者潘佩珠所領導的越南國民黨(Viet Nam Quoc Dan Dang, VNQDD),它的政綱和組織,幾乎完全模仿中國國民黨,主張打倒統治越南的法帝國主義,爭取民族獨立,並向越人宣傳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其實際的工作,特別注重在法越軍隊中進行宣傳活動,組織越籍兵士起義與暗殺法國官吏。〖6〗故在行動上,遂有兩派趨向,一派主張運動越南三圻軍隊以驅逐法人;一派主張暗殺悍將酷吏,以寒敵膽而勵民氣。心心社的分子,則屬於後者。一九二四年六月十九日,該社分子范鴻泰趁越南總督馬蘭(M.Merlin)道經廣州時謀刺於沙面租界未成,范投珠江自斃。〖7〗激起越南青年的嚮往,紛來廣州接受革命的洗禮。〖8〗當時的黄埔軍校,竟成爲東南亞革命青年的搖籃。〖9〗

    心心社范鴻泰事件,原與胡志明沒有任何關係。惟彼在莫斯科已體會到這是殖民地的「嚴重事件」。〖10〗因此他一到廣州,便立即和心心社取得聯繫。經由胡的安排,該社分子胡松茂加入中國共產黨,使與中共保持聯絡;黎鴻峯亦由胡之安排去莫斯科學習軍事,旋轉入東方共產主義勞動大學(Communist University of Toilers of the East);〖11〗胡本人也參加中共的工作,在廣東農民運動講習所擔任內部教材的翻譯及對外宣傳工作。〖12〗一九二五年六月,心心社改稱爲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13〗成爲胡之組織與訓練越南青年的機關。同志會設在廣州文明路十三號,在農民運動講習所學員宿舍的對面。同志會的訓練機構爲政治特別訓練班,其一部分經費來源由中共所資助。訓練班學員的伙食,也和農運講習所的人員在一起。〖14〗

    同志會會員的吸收,有賴於中共人員及機構的協助。據一名當事人阮良朋的回憶,他之加入同志會,是由一名中共人員的爭取。初由日常生活的接觸與思想的了解,這名中共人員進而利用范鴻泰事件撥動其仇法情緒與政治意識,然後再介紹給胡松茂,最後經過胡志明的約談、考查,並拖以訓練,吸收爲同志會的會員。〖15〗再依其職業掩護的便利,分派其任務。有的在海港碼頭擔任聯絡人;有的在航行船上擔任交通員。一面向越南內部進行滲透;一面接運由越逃出的青年,送到廣州接受訓練。當他們到達廣州時,通常先由省港罷工委員會的工人招待所接待。此種工人招待所實由中共人員所主持。然後由同志會負責人將他們接入政治特別訓練班。〖16〗通常施以六個月的訓練。〖17〗

    訓練班的課程包括理論的和實用的兩部分,在理論方面,有人類進化史,主要是學習從資本主義到帝國主義的發展階段;有各國解放運動史,如中國、朝鮮、度,以及越南被侵略的歷史;各種主義的學習,有甘地主義、三民主義(批判地學習),以及俄國革命史和馬列主義。在實用方面,有各種國際組織的歷史和方法,其中有第一、第二、第三國際,國際婦聯、國際青聯、紅色救濟會、國際農民協會等;在發動和組織羣衆工作方面,有工人、農民、青年學生的發動工作和工會的組織;其中有發動羣衆工作的演習,學習如何宣傳及處理羣衆大會。此外,每週還有各個小組的學習報告,寫壁報,以及互相批評和自我批評。〖18〗胡編有「革命之路」,也是訓練的教材之一。

    同志會與訓練班,實爲一體之兩面,同志會的負責人,也就是訓練班的主持人,以胡志明和胡松茂爲中心。同志會以民族主義爲外衣;訓練班以共產主義爲內容。這是根據胡志明的兩個階段革命論,即第一階段經由「資產階級民主政權」,才能走上第二個階段的社會主義革命。因此同志會發行的「青年報」 (Thank Nien),代表第一階段的言論,它並不直接表示馬列主義的面目,其論題則首先討論民族主義,雜入列寧的一些基本教條和觀點,以爲轉向第二階段的準備。訓練班的課程,多爲共產的論理和方法。例如胡所編的「革命之路」,則公開其馬列主義的面目,它强調三項基本觀點:

   「一、革命的任務,是爲廣大的工人階級和農民羣衆,不是爲少數人,因此需要組織羣衆;二、革命必須受一個馬列主義的指揮;三、各個國家內的革命運動,必須和國際無產階級密切結合,工人及農民羣衆必須辨別出第二和第三國際。」〖19〗

    從一九二五年下半年到一九二七年初,經過越南訓練班的青年至少有二百五十名,約有二百名派回越南,其餘派往暹羅或其他地區擔任發動越僑的工作。同志會在越南本土的發展,亦至迅速。當一九二九年五月同志會在香港召開全國代表大會時,據法國警察方面的估計,會員人數及其同情分子約達一千人。該會在越南三圻各有一個委員會,北圻(東京)的會員以工人爲多;中圻(安南)及南圻(交趾支那)的會員包括工人、教師、學生及農民。在廣州受過訓練的人員,則掌握組織的重要職務。〖20〗一九三○年,同志會始正式改稱爲越南共產黨。

    胡在廣州的公開職務是中國國民黨俄籍顧問鮑羅廷(Michael Borodin)的翻譯。實際任務可能是莫斯科在遠東方面的工作人員,以及負責關於越南民族主義的運動。〖21〗其時中國國民黨正在「聯俄容共」時期,中共人員在廣州的活動,既可公開,亦可秘密。胡在廣州所扮演的身分,亦復如此。他對中國方面使用李瑞或王達人的化名;對越人使用王山而或老王的化名。〖22〗他在廣州的通訊處之一是「鮑公館張春木先生轉」。〖23〗張春木即中共人員張太雷,一九二三年八月,曾隨孫逸仙博士代表團赴俄考察,這年十月三日,胡在莫斯科曾訪晤該代表團。〖24〗這是胡經由莫斯科與張太雷接觸之始。他在廣州的公開活動,亦受到中共人員如譚平山、李富春等的協助。〖25〗當一九二七年四月,中國國民黨開始清除中共分子後,胡在廣州亦隨中共失去活動的憑藉,乃潛往武漢。同志會的總會,亦由廣州遷往香港,由胡松茂主持,繼續指導越南及暹羅等地同志會支部的活動。〖26〗

三、印度支那共產黨及其宜安蘇維埃

    一九二七年七月,武漢「分共」以後,中共即轉入地下活動。同年十一月廣東海陸豐的暴動,成立所謂「蘇維埃政府」,才完全脫去民族主義的外衣。而越共之抛棄同志會的名義,走向蘇維埃暴動路線,則遲至一九三○年。在此之前,中共曾做了提携的工作。中共正式提出越南共產主義運動問题,是一九二八年七月在莫斯科舉行的中共第六次代表大會之際,在其政治決議案關於各國共產黨聯絡的問題中,指出「關於安南的職工運動與法國安南共產黨的關係……應當要與各該國共產黨討論實際的互相聯絡的辦法」;並決定由中共出席共產國際第六次大會的代表團,對於各國「兄弟黨」未能充分贊助和參加「中國革命運動」的問題,嚴重提出討論。〖27〗接着同年八月的共產國際第六次大會中,中共代表提出支持越南革命時,批評法共對越南工作之忽視。越南代表亦呼應中共,指出「中國爲越南的曙光」(China is the dawn of Indochina);〖28〗法共首領多理特(Jacques Doriot)亦自一九二九年在其言論機關人道報(L’Humanite)上連續爲文分析越南情勢的發展,提出越南革命當前的任務,應如「中共之實行土地革命」。〖29〗這年五月一日至十九日,同志會亦在香港召開全國代表大會,由於改變名稱問題,大會發生分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