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共党论衡
[主页]->[析世鉴]->[共党论衡]->[殷海光: 堵住中國這個缺口]
共祸论衡
超歷史的
以水覆舟的動亂辦法,
用的是
暗的作法
迷的方式,
使我們的國家及友邦
希冀好的心念寬宏大量的作法,
反成了縱容的結果,
加深了人民的痛苦,
增大了國家的損害。
什麼是暗的作法?
就是說的是一套,
作的是一套,
以博得醉夢者之同情。
什麼是迷的方式?
使世人看見的是一套,
封鎖起來的又是一套,
使反對者失卻證據。
……
民國三十七年二月二十六日
閻兼主席伯川先生對西北經濟考察團歡迎詞
自抗日軍興以來,我關心共產黨,我也不斷的注視共產黨。當年我同周恩來會見之後時,我衷心覺著我們是不對,他們(共產黨)既然也是想救國想抗日,我們何不精誠團結,共圖振興國家大業,我所以不顧一切,一心的要想達到這個主張。可是到了抗日戰爭終始,大陸淪陷,以至波蘭、匈牙利的革命,是使我懷疑、失望、悔悟。
在抗日期間,共產黨襲殺唐聚五、趙侗,攻擊張蔭梧。此三人前二係我的學生,後一者係我之好友,我皆深知他們衷心抗日,不後於我。這當然應該是共產黨所謂抗日的同志了,爲什麼共產黨襲擊他們?當時我深感懷疑不解。今天我明白了,假如唐、趙、張三人,不是在華北非共產黨所佔的地盤之內,或者他們肯作共產黨的尾巴,那麼他們就會變爲共產黨口中的民族英雄。此不過排除異己而已!
……
行不顧言,當抗戰勝利,我心中仍存著幻想,哀誠的希望著國共合作,趁此好機會,奠國家於富強。屢次和談協商,皆歸失敗,在我想也許是我們恃強不肯遷就。等到南京淪陷,使我心中大爲激動。我也同梁漱溟是一樣的想法,當初國民黨是強者佔上風,今天是輪到共產黨的頭上,自然可以由你們了,合作不合作,團結不團結,這回是共產黨的責任了。好傢伙!共產黨的這一套,什麼戰爭罪犯,什麼贖罪立功,比著當年的國民黨凶惡的多了!把精誠團結、和平共處的精神,那裡去了?不過我當時還是存著一種幻想,中國共產黨是已竟(按:經)被史大林牽著鼻子,束康貌荒茏灾髁恕R挥袡C會,中國人還是中國人,他們會覺悟的。等到史大林死後,以至最近波蘭、匈牙利的革命,中國共產黨不但沒有正義的表現,更宣稱加強「一面倒」,反爲蘇俄作辯護,做定了小兄弟——兒皇帝了!那麼中共的朋友們,一定會說:請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們的建設。是,你們修了幾條鐵路,建立一些重工業。可是我要問你,消耗了無數同胞的血汗,不顧人民死活,而從事那些所謂的建設,你們的存心是爲了中國大眾的利益著眼嗎?是不是爲了你們的蘇聯老大哥的利益著眼哪!你們也許會責備我是一個狹窄民族主義者,可是若不是爲了國家民族的利益,我們要抗日爲什麼呢?就是你們最崇拜的史大林,在對德戰爭時,不是也強調民族意識嗎?你們不也是十分崇敬 孫中山先生嗎?先生的三民主義第一章就是民族主義,那你們又怎麼樣的來解釋呢?
……
過去蘇俄大聲疾呼,叫的像那麼一回事的。說什麼扶植弱小民族,說什麼幫助脫離帝國主義的壓迫。我也曾爲這種好聽的聲音所迷惑。現在清清楚楚擺在我們眼前的是,奴役、摧殘、吞噬這弱小民族。中國共產黨不也是曾爲蘇俄吹噓過,說蘇俄是弱小民族的救星,今天你們替披著羊皮的虎狼,強顏作辯護,爲紅色帝國主義作幫凶。我是在同爲中國人的感情上,爲你們羞恥。在當年日本侵略中國時,凡是愛國而不甘爲日本作走狗的中國人,日寇都給加一個罪名,說是英美派,這意味著是英美帝國主義的工具或者說是順民。今天中共也學會了這一套,凡是不甘於蘇俄的壓迫,不忍坐視「一面倒」作風者,那麼你們就給加上一名罪名,是「美帝走狗」或者「美帝特務」。我借用費爾巴哈的兩句話來說:你們「若不是存心欺騙人,就是個糊塗蟲」。
……
人民不會永遠屈服在強暴的手裡,一旦覺醒,怒吼起來,那是什麼也攔擋不住的!過去的歷史,記載了不少的前例;不久的將來,時間會給我們帶來了證實。
張學良: 我對共產黨的觀感
◆◆ 中共論衡 ◆◆
◆ 中共綜論 ◆
·閻錫山: 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元旦首腦部團拜大會訓話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殷海光: 中國共產黨与中國現代政治
·張學良: 我對共產黨的觀感
·石 觉: 剿匪经验总结
布爾什維克的奪權政變,
不僅對於俄國
而且對於全世界說來,
都是一大悲劇。
極權統治是一切罪惡的根源,
不論是在布爾什維克統治下的俄國
或希特勒統治下的德國,
或者是今天在毛澤東統治下的中國,
皆有連綿不絕的整肅和暴行、
駭人聽聞的殺戮和鎮壓。
共產主義
帶給世界的是仇恨、戰爭以及對人性的摧殘。
……
——西元1967年克倫斯基答《春秋》雜誌問
◆◆ 蘇共論衡 ◆◆
◆ 十月革命 ◆
·羅 仁: 蘇俄「十月革命」究竟是怎麽回事?——克倫斯基訪談錄
·林炎燮: 共黨「聖人」列寧不能見人的一面
◆ 共產國際 ◆
·漢 清: 第三國際面面觀
◆ 蘇共與中華民國 ◆
·沈雲龍: 民十六北京搜查俄使館之經過
◆ 地緣戰略 ◆
·殷海光: 堵住中國這個缺口
◆ 蘇共與中共 ◆
·隱 叟: 共產國際的私生子毛澤东——江西蘇維埃時代中蘇共關係珍秘
◆◆ 共産主義理論批判 ◆◆
·閻錫山: 建立中心思想
……有個美國記者也同我說,外間說你的兵農合一的事是不錯,恐是你的村幹部不好。我會答他說:那個人肯選上不好的村幹部來作此事,這都是反對者的一種說辭。如宋朝王荊公行新法,說者謂因用的是小人而失敗,其實那有那麽多的小人供荊公使用;況且同是一樣的人,不能說司馬溫公用上就是君子,王荆公用上就是小人。所謂荆公用小人的話不過爲廢止新法的上諭圓面子而已。從來小人病國而易糾,君子諊y匡,宋室之命運,斷送於君子,故國家不怕惡意的胡爲,全怕善意的乖錯。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殷海光: 堵住中國這個缺口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鑒】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鑒】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堵住中國這個缺口

殷海光

    現代世界舞臺上出現了一個怪物,這個怪物就是衆所週知的蘇俄。俄國是一個古老腐舊的屍體,共產黨是歐洲底精靈。這個精靈,自一八四八年來,到處飄蕩,尋覓借屍還魂的機會。終於,一九一七年,它找到了俄國這個屍體。這古老腐舊的屍體附著了共產黨這個精靈,就變成了蘇俄這個怪物。

    自從出現了蘇俄這個怪物,世界就多事起來,人類就爲之不安,中國更是倒楣!

    這個怪物底一切都是怪的。蘇俄的組織、行爲和作風,與衆不同;甚至於想法也與衆不同:在正常世界裡,心理健康的教師告訴學生「甲是甲」;而蘇俄共黨則有計畫地告訴學生「甲不是甲」;可是,同時他們却絕對禁止學生依相同的型式說「史達林不是史達林」。在行爲和作風上,蘇俄更是極盡詭譎變幻之能事。她一忽兒窮兇極惡,一忽兒面目和善;一方面高唱和平,另一方面積極備戰;今天和你交朋友,明天使翻臉不認人;在明處宣傳共產主義的福音,在暗處則遣派特務間諜從事陰謀活動;對自己講民族主義,對別人講國際主義。諸如此類,種種等等,不一而足,無不表現得矛盾衝突,使人五色迷目,摸不著頭腦。難以肆應,神經受不了!

    其實,這些都是表象(Appearance),不是實體(Reality)。假若我們在表現背後發現了她底實質,那末就像得到一把鑰匙,對於他底這些綜錯複雜的作風和行爲便可迎刃而解,不難一一說明。躲藏在這些行爲和作風背後的實質是什麼呢?不是共產主義的實行,祇是共黨底統治機構和權力組織之形狀、鞏固,和擴張而已。換句話說,蘇俄與共黨底一舉一動,一概以此目的爲最基本的著眼點。試從這一最基本的著眼點出發,我們足以毫無困難地說明蘇俄與共黨三十年來的一舉一動。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它一會兒痛斥德國爲法西斯,一會兒又與德國和好。單純從義理上著想,它底這種行爲似乎是很「自相矛盾」的。可是,當著「痛斥德國爲法西斯」同「與德國和好」二事在鞏固與擴張統治機構和權力組織俱爲必須時,這一「矛盾」就在這種場合之下「統一」起來而不復爲「矛盾」了。蘇俄與共黨底行爲和作風,大體都可作如是觀,幾乎無往而不通。所謂「實行共產主義」也是蘇俄共黨藉以鞏固尤其擴張統治機構和權力組織底一工具;充其量不過一重要的特有工具而已。納粹底特有工具,則爲「種族優越論」。

    因爲蘇俄共黨著眼於統治機構和權力組織底鞏固與擴張,因而無論在軍事政治上或是精神文化上它是以整個世界爲攻擊對象。

   

    在對整個世界採取攻勢以鞏固並擴大它的權力組織與統治機構時,最有效的方略莫如軍事武裝。因而,蘇俄所最注重的是軍事武裝。幾個五年計畫都是以軍事武裝的建立爲中心。國內底一切措施,甚至於文化教育,無不是以廣義的或狹義的軍事武裝爲基本出發點。共產黨之與一般政黨不同之處,在於它底軍事性質。總而言之,蘇俄與共黨底行爲之基本著眼點是權力組織與統治機構底鞏固與擴大。而達到這種目的底重要程術,是包括精神與物質雙方的軍事組織。

    蘇俄與共黨之所以如此,除了心理上愛好權力以外,有其歷史傳統的淵源,有其地理因素,尤其由於世界現勢及其中諸力底作用。這些客觀的因素匯合起來,加上心理上愛好權力的衝動,遂決定了它必須對整個世界採取攻勢態勢。

    反對任何一個東西或贊成任何一個東西,都是一個人或一羣人底自由。但是,無論反對或贊成,必須建立於眞實的基礎之上。在事實上,嚮往蘇俄的人固然沒有神智清明地將蘇俄看作一個國家,反對她底人似乎也常常沒有將她底面目認識清楚。在事實上,蘇俄既非天堂,又非地獄;它正像許多其他的國度一樣,是時空間架裡的存在體。既然如此,我們對之必須作四因次的理解(Four dimensional comprehension)。凡存在於時空間架裡的存在體,不能不受時空間架裡的特殊條件底決定或限制。決定或限制蘇俄的特殊條件正是構成它的地理環境和歷史背景。

    蘇俄底全境爲一廣漠無垠的大陸,這塊大陸自成一個單位,地理學家將它叫做歐羅西亞(Eurosia)。國境北至北冰洋,南瀕黑海和裹海,西至芬蘭、波蘭、羅馬尼亞,東南抵土耳其、阿富汗、印度。東與中國及朝鮮接壤。四境界線總計在七萬公里以上。

    蘇俄地理區分,雖以波羅底海與黑海之間最狹處爲歐亞二洲区分界,以烏拉山脈爲歐亞二洲区分水嶺,可是,這一區分頗爲勉強。烏拉山脈中央多平坦,並無峻嶺阻礙交通。歐亞兩部俄羅斯,實爲一整個地理區域。亞里山大第三說「俄羅斯爲世界之第六部」,西伯利亞不過爲自東歐拓出的一部分,這種全般的地理形勢利於統一。所以,俄國歷代底政治形式爲中央集權。蘇俄今日的政治形態,則爲傳統的中央集權制底擴大、深刻化、徹底化和廷長。通過共黨組織與統治的俄國,已經形成一個整塊的羣體。這一整塊的羣體底行動,完全操諸一個絕對命令之下。這種情形底存在,當然構成對世界的威脅。

    在横跨歐亞的蘇俄領土以內,包含世界最廣大的腹地(Heartland)。因而蘇俄擁有世界最大的戰略縱深。這一戰略縱深造成她可敗而不可亡的歷史。在另一方面,通過北冰洋、裹海、黑海等天然屏障,內部爲一開闊平原,幾於無險可守。因此,外力一旦進侵,每易造成長驅而入之勢。她對外的猜忌心理,便由此生根。

    斯拉夫民族自建國以來,從西方開始,次及北方,再次中央,最後向東南逐漸發展。俄國底歷史,從一方面看來,可說是一部擴土殖民史。斯拉夫民族過去於國境以內所從事之工作,主要地不過拓荒而已。

    俄國之文化的發展和西歐比較起來,遲緩得多。第九世紀俄國文化才開始萌芽,奴隸制度在這個時候即已存在並且成爲社會經濟繁榮的基礎。農奴制度隨土地私有而形成,並且逐漸深植其根於俄國經濟結構之內部。今日的集體農場,不過是農奴制度由私人化而徹底國家化而已。第十世紀時,東羅馬底希臘正教和希臘文字開始輸入,俄羅斯乃有開化的煩向。但是,十三世紀蒙古民族侵入,俄羅斯被殘暴統治二百餘年。大受創傷,文化發展爲之遲滞。在十六世紀以前,俄國幾乎和西歐完全隔離。到十六世紀時,西歐文化的曙光,才展露於俄羅斯之荒寒平原。十七世紀彼得大帝大規模吸收西方文明。並且努力爲俄國覓取「文化窗戶」。二十世紀列寧更進一步促成俄國底工業革命。

    從上述種種條件看來,俄國是成長於兇殘、壓迫、奴辱,及與嚴酷氣候鬥爭之中,並且文化上長期滯留在「中古」以前。這些所與條件(Given conditions)基本地決定了俄國自開國迄今底行動之大部分。其決定的程度,遠過採取任何政體形式與政治信仰,這是我們必須明瞭的。

    因著這些所與條件的決定,俄國底行動最大的特色就是:不被人壓迫,就要壓迫人。自她從蒙古人底壓迫中解放出來而國力膨脹以後,便發動對外的侵略。十七世紀以來彼得大帝整軍經武,先後與土耳其、瑞典、芬蘭、波蘭等國作戰,開彊拓土。單說自十八、十九二個世紀之間,俄國對外開戰就達三十三次之各。在東方,她乘古老滿清帝國衰弱的機會略取黑龍江左岸,佔領伊犁,建築中東鐵路於東北,租借旅順大連,乘義和團之亂進兵東北,煽動並支援外蒙獨立;今日則更深入中國腹地。

    由此可見,蘇俄今日的對外行動,簡直有其內在的歷史一貫根源。她當前對外之所作所爲,是將帝俄時代的侵略傳統完全承繼下去。不獨承繼下去,而且變本加厲,極積擴張。現在的蘇俄侵略和過去的帝俄侵略,在本質上毫無不同,所不同者,於侵略上多一重要工具,就是實行「無產階級革命」的各國共黨支部,她底侵略底技術隨著時代之進步而進步。

    我們在前面說過,俄國底一部建成史,在大體上是拓殖史。自近代地理發現,重商主義勃興,帝國主義支配西歐若干國家後,十六、七、八,尤其十九世紀末葉至二十世紀初葉,各國帝國主義者努力開彊拓土,掠奪殖民地,因而演成大大小小的戰爭。這許多殖民地爭奪戰,到二十世紀初葉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告一段落。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以美蘇爲首的世界二大集團之所以擾擾不安,問題核心之一,也是殖民地問題。因而,現在世界所面臨的問題,從一方面看就是殖民地底爭奪或再分配問題。對於西方世界之擁有廣大殖民地,後來的俄國早就眼紅。彼得大帝之垂涎國外疆土是不用說的。就是革命領袖的列寧對於先進國家擁地之多,何嘗不流露於詞色之間?這一次大戰以後,後進的俄國,乘大部先進國家疲憊之餘,發動了殖民拓土的要求。不過,俄國是在一新的形式之下進行而已。從前列強掠奪殖民地的方式多半直接使用武力,實行「炮艦政策」。而俄國則挑起别國「內戰」,這是以內部分化代替從外部攻打。所以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以來,希臘、伊朗、菲律賓、中國,一連串地發生「內戰」。這一殖民地底再掠奪,是蒙在「世界革命」、馬列主義、階級鬥爭等新烟幕之下進行的。可惜,對於這一新侵略方式,許多人費了很多時間還沒有認識清楚。

    試一檢視蘇俄底世界規模的侵略布置,足夠令人觸目驚心。

    戰爭是蘇俄共黨趁火打劫的大好時機,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的國家固然割地賠款,戰勝的國家也大受創傷,美國也大賒其本,惟獨蘇俄在這次戰爭中則大獲其利。她不獨獲得大量的物資賠償,而且也獲得殘酷無比的「人口賠款」。在領土擴張方面,蘇俄不僅恢復了帝俄時代的舊觀,而且實現了彼得大帝所不敢夢想的美景。

    在歐洲方面,自一九三九年開始,蘇俄侵略波蘭;逼迫芬蘭割讓卡累利阿地峽等領土;利用所謂「人民投票」方式,合併波羅的海三小國;脅迫羅馬尼亞割讓北布洛哥維拉。除此以外,蘇俄勢力深入中歐及巴爾幹半島,並將馬列主義和蘇俄底生活方式藉政治強力推行於這些地區,以建立思想文化防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