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党史料
[主页]->[析世鉴]->[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党史料]->[在文化部党組工作检查會議上的講話]
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祸史料
◆ 邓拓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反革命修正主义头目邓拓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澤东思想的滔天罪行
◆ 陈云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彻底清算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陈云的滔天罪行
◆ 宋任穷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打倒三反分子宋任穷
◆ 贺龙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我要控訴反党篡軍大头目賀龙
·贺龙是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賀贼在洪湖肃反时的滔天罪行)
·曾宪光: 「二月政变」首领贺龙的下落
◆ 朱德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井崗山以前的朱德(外一種) [修訂本]
◆ 陈伯达周恩來康生文献合编·讲话 ◆
◆ 国府动员戡乱前后中共异动 ◆
·陈伯达同志在軍委扩大会議上的讲話
◆ 李井泉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李井泉荒淫无恥腐朽不堪的生活
◆ 张国焘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张国焘路线的错误和党反对张国焘路线斗爭的胜利
·张国焘路线和党对张国焘路线的斗爭
◆ 楊尚昆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楊尚昆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澤东思想的罪行
◆ 彭真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彭真罪惡史
·三反分子彭真家史调查材料
◆ 罗瑞卿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段光富: 血淚控訴反党分子罗瑞卿的滔天罪行
◆ 陆定一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陆定一是封建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
◆ 譚震林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坚决打倒老反革命譚震林
◆ 陈再道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大淫棍、大流氓陈再道的腐化生活
◆ 毛泽东文献类编·讲话 ◆
·中央关于印发毛澤东同志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議上的讲話的通知
·毛主席在十月二十四日汇报会上的講話
◆ 陈伯达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揭發陳尚友的反共活动——罗明的证明材料影印件原文(外兩種)
·关于陈尚友的托派活动——托派头目杜畏之的亲笔供词影印件原文(外一種)
◆ 西藏反共抗暴文献类编 ◆
·西藏叛乱是怎样发生的?
◆ 共产政权冲突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珍宝島自衛反击作战的情况介紹
◆◆◆ 苏俄文献类编 ◆◆◆
◆◆ 声讨苏俄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文化部党組工作检查會議上的講話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鑒】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鑒】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在文化部党組工作检查會議上的講話

一九六四年八月五日上午

周 揚

    文化部的检查情况,我看了汇报。你们自己不满意,我也不满意。工作落后于形势,很被动。现在已经被动、落后,继续被动、落后下去,就要继续犯错误。不改变这种情况,就要瓦解領导。

    要改变这种情况。不管党组,还是下边看法有多大距离,对工农兵的看法,对主席的批评,有距离是很自然的,不一致是难免的。问題是不清除认识上的距离,就不可能領导好这个运动。首先是領导有没有一致起来? 照现在这种作法开党组会,党组书记检查,然后一个一个过,在这里能检查的好吗? 检查不好,下不了楼。

    出路只有一条:彻底发动群众,揭露问題,下决心引火烧身。象现在你们在这里检查讨论,下面还是搞下面的,如何能深入?

    问題的性质,中央已经讲的很清楚。应该教育大家,发动大家揭露更多的问題。在烈火中求新生,要烧透。除了这个办法以外,没有别的办法。因此,是采取革命的方法,还是老一套的方法;是采取群众路线的方法,还是书生的方法。只能采取革命的方法。有人说文化部党组是反革命,是修正主义集团,也好嘛!让他说嘛!就怕群众的意见出不来。

    现在谈谈知与行的问題。

   

一、知的問題。

    知不容易,知道了,行动了沒有呢? 都是问題。知,就是认识,那么究竟认识到问題的严重性没有呢? 我的认识也很迟,我们的文艺方向是离开了工农兵的方向,走了资本主义方向。主要问題是在1961和1962年这一段。我有责任,默涵同志也有责任,难道你们没有责任。

    严重的考验有两次。一次是右派分子的进攻。反右斗争是一次社会主义革命,反右以后,形势很好,党中央提出了总路线、三面红旗。1958年后工作中有缺点、错误,以后出现了一个低潮。由于我们没有总结经验教训,使文艺工作又离开了总路线。在1961和1962年是很大的动摇,对当时的斗争形势,事后才看清楚了。党的八届十中全会提出搞社会主义革命,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这次社会主义革命,时间更长,更加激烈。

    1957年右派进攻时问较短,我们反复的也短,1961年、1962年里风刮的时间长,我们反复的时间也长。因此,我们的“四清”、“五反”要搞彻底,时间更长,这是个大革命。中央说,农村三分之一的人不在我们手里,恐怕我们文艺部门不只三分之一。农村有的地方就是有反革命,国民党、地主、富农在向我们进攻。这是总的形势,事后才看清楚了。我是在去年下牛年才感到文艺部门问題很严重,就已经很落后了,可是有的同志比我还落后。我曾数次向文化部提出路线问題方向问題,但没有引起你们的注意,甚至连主席讲的话,也重视不够。主席的话不是开玩笑的,说文化部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部,不是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是为封建地主、资产阶级服务,再不改变就要换牌子。这还不严重吗? 现在要纠正过来,要清算。

    《文艺八条》没有强调作品要表现工农兵,没有强调作家要深入工农兵。思想改造不强调,社会主义革命斗争也不强调了,社会主义的方向强调的也不够,是有问題的。因此有的人说要给《文艺八条》立碑。1962年开广州会议,纠正缺点是对的,但对另一方面——资产阶级向我们进攻没有警惕。

    戏曲问題,1960年开了会。我也批评过“传统戏与现代戏不能平起平坐”的说法,还批评了以现代戏为綱,说应以现代戏为主。实际在1961年就用京剧演了《白毛女》《智取威虎山》。演现代戏不是題材问題,而是要不要反映工农兵的问題。由于过去思想不明确,结果搞得话剧也不演工农兵的戏了。如青年艺术剧院计划75%演现代戏,我们却批评了吴雪同志,这个批评是不对的,以后他们排演了《费加罗的婚礼》,这是放弃了青年艺术剧院的革命阵地。不仅文化部有责任,中宣部也有很大的责任。中宣部有错误,难道文化部就没有错误? 工作长期严重落后,难道你们不承认? 究竟有那几个话剧是中央搞出来的? 我不是批评文化部,而是大家都有责任。方向不明,工作自然落后。我们在文艺战线上打了败仗。要正视这些问題,才不会泄气。要奋发图强,“失败者成功之母”。《霓虹灯下的哨兵》、《兵临城下》是军队搞出来的。军队不落后,地方也不落后,我们落后了。那一个好剧本是我们搞出来的? 而地方搞出来了不少,而你总应当有一个吗!一个也沒有。不只是话剧落后,其他剧种也是如此。我们这里有专家,有权威,但没有产品。下面有时顶,顶得对。过去我们是过份相信权威了。

    方向不对头,工作严重落后了。中宣部有错误,文化部党组有错误。一是官僚主义,不了解下情;二是自己就喜欢,自己在提倡。三十年代的问題,不是三十年代本身的问題,而是如何对待两个不同的历史时代的问題。瞿白音的文章就是说“今不如昔”,说三十年代比现在好。有一段时期,是走了资产阶级方向,工作严重落后,没有为工农兵服务。党组知道了沒有? 群众知道了沒有? 听说你们的团代会上,有的人听了传达报告哭了,这是好的。证明下面有好人,也有好的单位。把是非划清楚,不能说所有的问題,所有的人都错了,但现在主要是批判错误。下边也有是非,要把是非、敌我划清楚。是革命还是反革命。是搞社会主义,还是搞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是为工农兵服务,还是脱离工农兵。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这些都是大是大非问題。大量的还是人民内部问題、但大是大非。关系到路线、方向的问題要检查清楚。不从这方面检查,不和群众见面,检查两个月也不行。

    知道是知道了。但经过运动,各级領导要有个变化,把坚持搞社会主义的人提拔上来。不是做不做部长问題,是还革命不革命、还做不做共产党员的问題,是搞社会主义的先锋队,还是搞资本主义先锋队。要起来革我们自己的命。农村的阶级斗争早已感觉到了,现在文化部门的阶级斗争也感觉到了。不自觉革命,民主革命时期的左翼到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会转化为右翼。

    文化部首先要带头引火烧身,大力发动群众揭发问題。对革命有抵触的領导人可以撤换嘛!谁眞正革命谁就可以做領导。自己关门谈,问題谈不清,要认识自己的错误没有群众的帮助是不行的。你根本脱离群众,怎么能把问題谈清楚,要照自己的镜子,就要靠别人照,没有群众的帮助不可能看清问題,认识问題。好象照鏡子一样,不照鏡子看不清自己的脸,就是脏也不知道脏在那里。

    过去群众不满意,现在这样做更难叫群众满意。现在主要是启发群众、发动群众。不要怕乱。各种意见都可以谈。要准备它乱,乱也不会搞暴动,最多不过是说些难听的话,那有什么关系呢。

    问題的性质,中央已经指示的很清楚了,就是方向错误。现在就是要揭露、批判。自己批判自己,人家也批判自己。先批划自己,再批判别人。让大家都起来为工农兵方向奋斗。

二、行动問題。

    要有实际行动。除有一、二人应付门市外,大多数同志要以检查工作为主、除必须做的少量工作以外,必须全力投入检查。自己的命都没有革,怎么能領导革命。只有革命以后,才能贯彻党的方针。

    检查的方法要重新考虑。文化部人多、问題多、战线长,要有步骤。首先整党组本身和自己管理的直属单位。在这两个月内集中力量检查,国庆以后再考虑下去的问題。戏曲方面问題很多,但通过京剧会演,问題已经清楚了。过去是错了,演了鬼戏、坏戏要承认错误,把材料印行出来就行了。让大家批判。

    怎么搞法:分门别类,一条战线一条战线搞。首先揭发问題,揭发文艺方向、文艺路线问題,即是否执行了工农兵的方向问題。是党的路线呢,还是别的什么路线? 电影,可以组织一条战线,先进行,把所有的材料都拿出来,請大家讨论。现在这种搞法很分散不行。像电影学院究竟搞些什么? 也要查清。上海比我们高明,先不必去管,先搞好我们自己的单位。

    我同荒煤同志讲过,电影剧本由那里审查,要重新订出制度。如上海的剧本,我们有意见,主送上海市委宣传部,抄送上海电影局和电影厂。否则你指挥,他也指挥,不好办。

    我们工作做坏了,就要請大家帮助。要印发材料,要组织人写文章,要投入战斗。报纸上已在写文章批评《北国江南》,你们不参加,不管,怎么能領导呢?

    夏衍同志是电影界的老同志,是“老头子”了。有人说“祖师爷”,这是指话剧界的田汉、电影界的夏衍等。当然夏衍同志同田汉不一样,夏历来工作做得很多,但要注意电影界有的人听夏衍的话,却不听党的话,上海就感到有这个问題嘛!好像邦会,領袖【析世鑒:「邦会,領袖」,原文如此。 】。是无形的还是有形的領袖。夏衍同志一定要头脑清楚,客观地看待这一问題,人家把你搞成这个地位,对自己很不利。1962年《文汇报》刊登了访问阳翰笙、于伶的访问记(连登了六天),鼓吹自己三十年代的作品怎么对、怎么好。为什么这样鼓吹呢? 即使有功劳,将来由搞历史的人来写嘛!说那时好的很,就是暗示现在的电影不行。瞿白音的文章和信是突出的典型,就是说三十年代好,否定现在。瞿白音的信里说袁文殊带海气(出国刚回),什么海气,还不是说资产阶级电影好!还提出搞皮包公司。你们可以加按语,印发这个材料。挑选那些听了传达“哭”的人来写文章批判。要革命,要搞彻底。革命才能满足群众的要求,彻底改变现状。不要怕乱,不要一级又一级的搞。你在北京,中央批评了你,却不告诉大家,一个多月了还不知道消息,这怎么能行呢?来不及作检查报告,先告诉人家一声嘛!怕乱,还是要乱,越怕越乱。要把材料一个一个的打印出来,交给大家讨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