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党史料
[主页]->[析世鉴]->[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党史料]->[王光美究竟是什么貨色?]
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祸史料
·彻底揭发批判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历史罪行
·揭露刘少奇白区工作中机会主义真面目
◆ 揭批刘少奇家人材料 ◆
·王光美究竟是什么貨色?
·看!刘少奇的黑打手刘允諾的丑恶嘴脸
……
194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他对他的一个秘书说:
“毛主席这个人很厉害。他好打击人。
现在延安发来的整风文件中,提什么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反对无情打击、残酷斗爭’一些话,
那都是一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
还不是那一套?
我过去是尝过毛主席打击的滋味的。
你加入党的时间还短,
很多历史情况你不知道,
不要相信那些漂亮的话。”
……
“毛主席也是个普通老百姓。”
“也是一颗螺絲釘。”
“他过去在第一师范当一个学生,他有什么?
还不是一个普通学生,
……不依靠党,他能胜利呀?
……他沒有党,再有天才也沒有用。”
……
《陈毅反毛主席罪恶史》
◆ 陈毅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陈毅反毛主席罪恶史
·陈老总“外史”一段
◆ 原自新共干文献合编·揭批材料 ◆
·刘少奇、薄一波、安子文、刘瀾涛等叛徒集团内幕
◆ 薄一波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打倒大叛徒薄一波
·薄一波的肮脏灵魂和糜烂生活
◆◆ 林彪文献类编 ◆◆
◆ 揭批材料 ◆
·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 关于辽沈战役中两条军事路线斗争的问题
◆ 讲 话 ◆
·林彪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議上的讲話
·林彪同志在军以上干部会议上的讲话 〖校勘本〗
·中共中央批轉林彪同志“八九”重要講話
◆ 陶铸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陶鑄在家乡罪行录
◆ 四人帮文献合编·揭批材料 ◆
·中共国家计委核心小组: 四人帮是地地道道的洋奴
◆ 周恩来文献类编·讲话 ◆
·周恩来同志在关于高崗問題的座談会上的发言提綱
◆ 高岗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高岗绝不是死老虎——必須从政治上思想上把大反党分子高岗斗倒斗臭
◆ 高岗饶漱石文献合编·揭批材料 ◆
·向 德: 「高饶反党同盟」真相
◆ 习仲勛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三反分子习仲勋的罪恶历史
·高岗任红军政委時期强奸民女及习仲勛与高岗的历史关系
◆ 刘仁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反革命修正主义二头目刘仁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澤东思想的滔天罪行
◆ 万里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反革命修正主义头目万里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滔天罪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光美究竟是什么貨色?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王光美究竟是什么貨色?

寫 在 前 面

   

    “王光美”这个丑名,恐怕已是人所共知了。

    她究竟在这个阶級斗爭的午台上扮演了什么角色呢?翻翻她的历史:有时象个香港的摩登妇人,有时象个乔裝打扮扭妮作态的蹩足小丑,有时象个滥放厥詞的吹牛家,現在又成了被人嘲弄的“新聞人物”。似乎她早已是一个現形的紙老虎,籠中的丑鳥鴉不屑一顧了。难道果真如此嗎?

    毛主席教导我們:“各种剝削阶級的代表人物,当着他們处在不利情况的时候,为了保护他們現在的生存,以利将来的发展,他們往往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冲破一些缺口’,使我們处于困难的地位。……他們有长期的阶級斗爭經驗,他們会做各种形式的斗爭——合法的斗爭和非法的斗爭。我們革命党人必須懂得他們这一套,必須研究他們的策略,以便战胜他們。切不可书生气十足,把复杂的阶級斗爭看得太簡单了。”

    王光美,正是一个打入我們党內的資产阶級分子。

    今天,我們就来进行解剖的手术,提供一些新鲜的材料,以“研究他們的策略”。如果同志們能循着文章的思路,認真讀完,那么你就不但会发現一条分明的黑綫貫穿于这个“元首夫人”的全部生涯,甚至可以察觉出令人吃惊的东西来。

王 記 剝 削 世 家

    王光美出身于一个封建买办的剝削世家。

    王的曾祖父为盐商,用劳动人民血汗为王家大院打下了第一块奠基石。王的父母都是大烟鬼,任意揮霍,生活放蕩不用細說,不过,总算沒忘“祖辈遺訓”,晚年在天津的一家商店內投資作股东,当上了老板,为王家留下了一笔不小的产业。

    为了使剝削家风后继有人,王光美之父王槐青从小在其父母之严格教誨下“从学”。父意叫他大唸古书,考科举做官,母意是叫他多听評书,大长閱历,后經商。可是“公子”不爭气,书晗得一塌糊涂【析世鑒:「书晗得」,原文如此。 】,場場科举名落孙山。

    王槐青不是一块“秀才”料,却别具一身“洋才”,仗着其父有錢,留学东洋,毕业于日本軍大。从日本,他学会了一套剝削手段,沾染了一身洋奴气息,并成为中国較早的耶稣教徒之一。軍閥时期的中国,殖民地資本主义已萌芽。王槐青依着留洋所見,勾結軍閥,大发洋財,家产猛增,当时与黑帮分子徐冰之兄邢贊亭等人同称为“京津豪富”,两家狼狽为奸,堪称世交。(王光美称徐冰为三叔!)

    軍阀混战时期,王槐青仗着一身“洋才”曾任軍閥的农商部司长,专事工商。后任代理外长,曾去过紐約参与签訂“八国公約”。

    王槐青仗着有財有势,对劳动人民敲骨吮髓,无恶不作,括民脂膏,填肥自己腰包。这个反动买办賊心一直不死,解放后仍私藏手枪一支于厚书堆中,其死后才发現上交。

    王槐青前妻死后选中毕业于天津北洋女子师范之董洁如为妻,董曾在北京培华女中任教,然其剝削劣性不变,解放后,董开創黑托儿所——洁如托儿所,自任所长,女儿王光中任付所长,王槐青全权顧問,这座占有46間房的大院的家庭托儿所,便是王槐青在北京的一宗产业。

    王槐青六子五女(光奇、光超、光乐、光杰、光复、光英,光美、光中、光正、光和、光平),在王槐青的培养下,子女除一人外都大学毕业,且不少是留洋镀金之才。

    在地下党影响下,王光杰、王光和、王光平曾参加革命。王光复为国民党員,历任匪軍空軍中队长、空軍軍校教官,現在台湾忠实地充当蔣帮爪牙。

    只有王光英,輔仁大学毕业后,继承父业,投靠日本,在天津开設工厂,解放后,抱着刘少奇这条粗腿,继續干榨取工人血汗的勾当。

    王光美这朵輔仁大学的“交际花”,是国民党、三青团的座上貴宾,又与我地下党外围有些接触,自进入軍調部后,惊人园滑的两面派手腕和强烈的政治野心使她得以飞黄騰达,一跃而为“元首夫人”,从此自以为得意,处处以“皇后”自居,真是何等威风。

    王家平日腐化奢侈的資产阶級生活方式就不必細說,免污讀者耳目。

    树有根,水有源,王光美的所作所为是有其深厚的阶級根源的!

青 年 中 的 敗 類

    毛主席說:“在阶級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級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級的烙印。”

    作为“王记”剝削世家的千金小姐王光美,在解放前的一段青年生活中,实在是充滿腐气,臭不可聞,人們称之为青年中的敗类,社会上的女阿飞,的确一点也不假。

㈠ 辅仁大学的“交际花”

    王光美出身于一个反动官僚資产阶級家庭,从小就浸在資产阶級生活方式之中,加之她为王家长女,則更是娇惯异常。因此王光美灵魂骯髒,生活腐敗是肯定无疑的。

    早期的王光美,在国民党兰衣社所控制的志成中学就被捧为“校花”。

    1939年王进入輔仁大学物理系(帝国主义所控制的教会学校),43年毕业,作研究生,直至46年“北平軍事調处执行部”成立后不久,王突然离校被接收为“軍調部”共方僱員。

    王在輔仁期間,梳装打扮,妖艳过人,令人刺眼,与其說是“学生”,倒不如說是女阿飞更为确切,具体細节可想而知,在此不費笔墨了。

    上帝不作美,王光美生了一付单眼皮,在王看来,自己之所以不能捧为“輔仁校花”,大概就是因为这付眼皮增加了几分丑吧,于是王不惜特意动手术把自己单眼皮割成双眼皮,此举当时轟动全校,看来,也得遺臭万年吧!

    王回家来校,高兴时蹬上自行車蹓蹓躂躂,不高兴时坐上包車揚长而去。在她的眼里,根本看不上一般学生,而极善于走上层路綫,与学校的当权派——神父、修女(多属特务、間諜、大流氓)打得火热,周旋自若(当时正派的女学生見了神父連躲都来不及)。王确是因为有这种过人的交际手腕而出名,因此虽长相不美而未輪上“輔仁校花”,但总算获得了“交际花”的臭名。

    日本投降后,45年底,国民党接收大員进京,美国海軍陆战队也相继而入。据揭露,当时,王与国民党軍官交往密切,經常出沒于午場之中;美国軍官則从輔仁、燕京等大学挑出一批家里有錢有势、长相好、会洋文、善交际的女学生陪他們跳午鬼混,以至坐吉普車兜风等,人們罵这些无耻的女学生为“吉普女郎’。作为当时能同美国軍官混得火热的王光美,是否有这种丑事,最好請她“自白”。

㈡ 伪裝革命亲共,真心投蒋崇美

    王光美这朵“輔仁大学交际花”,44年为彭真所派当时在北京搞学运工作的崔毓黎(原北京市付市长,黑帮分子)所看中,表面上开始了与共产党有所靠近,但实际上未作任何工作。她的資产阶級本性不变,政治上、思想上必然反动。

    王光美在学生时代,对学生运动态度冷淡,莫不关心,她在所謂的“工业救国”思想指导下,致力于学业。

    日本投降后,当国民党飞机来京时,王家为天下将是国軍的欢欣,作为“与共产党有所联系”的王光美也兴高采烈,亲自参加夹道欢迎。(当时凡与共产党有接触的均未去)。

    王光美这个时期与美国軍官、国民党軍官等上层人物交往密切混得火热,甚至还拜認蔣匪空軍头子、大战犯王叔銘为“干爸爸”,(王叔銘在46—49年是蔣匪空軍付总司令参謀长,52年任匪軍空軍总司令,53—59任匪参謀总长,64年任蔣匪駐联合国軍事参謀代表团首席代表,現在台湾为蔣忠实卖命)。

    王光美这朵难得的“鮮花”,这时期国民党、三青团也搶着拉她进去。

    王光美为了能爭取“美好”的前途,找个高官厚祿的丈夫,实現自己的个人野心,一心向往美国留学,以提高自己的身位,增加自己的政治資本,直到1946年还每周专門跟一个外国妇人学英文积极准备留美。

    从以上点滴事实不难看出,王光美亲共是假,崇美投蔣是真,她的資产阶級反动本性完全暴露无遺。

心 懷 叵 测 打 入 革 命 隊 伍

    王光美这样一个資产阶級臭小姐,社会的敗类,骨子里崇美投蔣反共的傢伙究竟是怎样混入革命队伍,而又怎样一跃而为刘少奇的夫人呢?

    一九四三年,黑帮头子彭真(当时北方局书记)委派崔毓黎(原北京市付市长,黑帮分子)到北京刘仁的手下展开学运工作。

    在一九四四年,崔毓黎通过王光杰老婆(汉奸女儿)看中了王光美,并勾上了联系,从此王光美就算与地下組織有所接触,可是王却在学校、社会施展其“交际花”之能事。干其学崇投蔣反共的勾当。

    一九四六年初,“北平軍事調处执行部”成立不久,就被当时在学委会工作的任斌(原北京市市委組織部付部长,黑帮分子)借“軍調部”缺英文翻譯为名,指使崔毓黎突然把王光美拉入“軍調部”作共方僱員,这一行动当时使人們感到吃惊。

    到軍調部后,王本性未改,头发仍是“飞机式”,打扮为“阿飞式”,总之什么最鮮艳、最引人注目就穿什么、戴什么。其举止模样,人們都把她看成是“軍調部”里美方或蔣方工作人員。

    王在軍調部亦使尽其“交际花”手腕,极善走上层人物路綫。对領导干部很会阿諛奉承,很会周旋,而对一般干部則不爱理会,不接近,另外她与美方、蔣方軍官也混得火热。我方工作人員上街外出,都要提防匪特盯哨、迫害,而王光美却可以大搖大摆,独来独去。

    一九四六年底,軍調部我方工作人員陆續撒至延安。为了安全,为了对同志負責,領导上尽量动員我方所聘工作人員去延安。王光美这时在美国、延安二者之間徘徊不定,最后跟随去延安。就王光美向来的表現和家庭环境講,她既沒有追求革命的思想基础,也絲毫没有受国民党迫害的危险,而有的却是骨子里的崇美投蒋反共,却可以又投奔延安!其中自有奥妙。

    据說原来刘少奇早在一九四六年曾到过“軍調部”,通过×××介紹,刘认识了王光美,且一見鐘情,王光美自然合心意,虽未当面言定,但也給王今后鑽入党內,作高官夫人,以达勃勃野心以无限希望。这或許就是王光美最后选择了去延安的緣故吧。

    王光美到延安后,分配在中央外事組工作。王一到延安后就被×××带到刘少奇住处私談过。当时外事小組的头头之一就是楊尚昆,他极力为之搭桥牵綫。因此王光美并沒有安心于外事小組的工作。相反,她却为了同刘拉关系,在和刘結婚以前,經常到刘家去,同王前同志留下的两个小孩(即刘涛、刘允真)建立感情,曾亲自作鞋給他們穿,还聒不知耻地讓刘涛他們叫她“媽媽”等(当时王还不是党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