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党史料
[主页]->[析世鉴]->[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党史料]->[揭露刘少奇白区工作中机会主义真面目]
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祸史料
◆ 李井泉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李井泉荒淫无恥腐朽不堪的生活
◆ 张国焘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张国焘路线的错误和党反对张国焘路线斗爭的胜利
·张国焘路线和党对张国焘路线的斗爭
◆ 楊尚昆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楊尚昆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澤东思想的罪行
◆ 彭真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彭真罪惡史
·三反分子彭真家史调查材料
◆ 罗瑞卿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段光富: 血淚控訴反党分子罗瑞卿的滔天罪行
◆ 陆定一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陆定一是封建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
◆ 譚震林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坚决打倒老反革命譚震林
◆ 陈再道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大淫棍、大流氓陈再道的腐化生活
◆ 毛泽东文献类编·讲话 ◆
·中央关于印发毛澤东同志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議上的讲話的通知
·毛主席在十月二十四日汇报会上的講話
◆ 陈伯达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揭發陳尚友的反共活动——罗明的证明材料影印件原文(外兩種)
·关于陈尚友的托派活动——托派头目杜畏之的亲笔供词影印件原文(外一種)
◆ 西藏反共抗暴文献类编 ◆
·西藏叛乱是怎样发生的?
◆ 共产政权冲突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珍宝島自衛反击作战的情况介紹
◆◆◆ 苏俄文献类编 ◆◆◆
◆◆ 声讨苏俄 ◆◆
◆ 苏俄見聞 ◆
·在新沙皇的统治下——我国归国留苏学生愤怒揭发苏修叛徒集团在国内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事实
◆ 揭批赫鲁曉夫 ◆
·赫鲁曉夫是怎样篡权的
◆ 析世鑑 ◆
製作羣
聲 明
鑒於
「中国文革研究网」等
簡體中文「文革」專題社區,
在我方於
西元2006年12月上旬
於此
不提名提示彼等自重後,
非但不知斂行,
依然故伎重施
延至2007年1月
——
在轉發
本欄目網際網路首發文獻之時,
不但
將數位文獻來源等篡改爲彼方,
更爲
惡劣地是
依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露刘少奇白区工作中机会主义真面目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揭露刘少奇白区工作中机会主义真面目

    反革命修正主义大头子刘少奇,多年来欺上瞞下,顛倒黑白,贪天功为己功,厚颜无耻地把自己标榜为白区工作正确路线的代表,摆出一付祖师爷的架势,到处招搖撞騙,并以此为资本,妄图和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分庭抗礼,阴谋实行纂党、篡军、篡政,以达到其复辟资本主义的反革命目的。

    一九二九年六月至一九三○年四月,刘少奇曾在滿州省委任书记(即现在东北地区)。对刘少奇这一段历史,辽宁省编写的地方党史材料大加吹捧、为刘少奇搞资本主义复辟制造舆论准备,说什么刘少奇“根据‘六大’的决议精神,制定了正确的方针路线和白区工作的策略路线及工作方法,从而发展了‘六大’的正确方面。”说什么刘少奇“阐述了无产阶级領导的工农联盟、土地革命和城市斗爭与农村斗爭互相配合的伟大思想。”等等,不一而足。真是吹捧到了令人肉麻的程度。

    刘少奇在白区工作中究竟“制定”了什么路线?

    我们对于刘少奇在白区工作的全面情况,尚未做详细了解,仅仅对他在东北任滿洲省委书记这一段工作,做了初步调查,从现在我们所掌握的材料,可以清楚地看出,刘少奇任满洲省委书记期间,疯狂反对毛主席提出的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革命道路,顽固地坚持把党的工作重心放在大城市,幻想靠大城市的“武装暴动”来夺取胜利;在白区斗爭策略上,推行冒险主义,盲动主义的“左”倾路线;在阶级关系问題上,刘少奇也混淆了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界限,推行打击中间势力的“左”倾政策。总之,从刘少奇在这一段工作中,可以看出,他根本沒有发展“六大”的正确方面,恰恰相反,“六大”的缺点和错误,却被刘少奇片面发展和极端扩大;刘少奇根本沒有“制定”什么正确路线,恰恰相反,他所推行的完全是反毛泽东思想的彻头彻尾的“左”倾盲动主义路线。

一、反对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顽固地坚持把党的工作重心放在城市。

    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以后,国民党各派军阀,在反共反人民的基础上取得了表面的暂时联合,这个时期统治东北的奉系军阀张学良,亦于一九二八年底宣布服从蔣介石的南京“中央政府”。他们对共产党和革命人民实行疯狂的血腥的鎮压,实行历史上空前未有的反革命白色恐布统治。

    一九二九年底,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新的经济危机,帝国主义,特別是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摆脫危机,缓和国內人民的反抗,加紧了对中国的侵略。

    在国內外反动派勾结起来对革命进行残酷鎮压的情况下,革命力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中国革命暂时转入低潮。

    在这种情况下,党的任务,就是要按毛主席指示的那样:“因为强大的帝国主义及其在中国的反动同盟军,总是长期地占据着中国的中心城市,如果革命的队伍不愿意和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妥协,而要坚持地奋斗下去,如果革命的队伍要淮备积蓄和锻炼自己的力量,并避免在力量不够的时候和强大的敌人作决定胜负的战斗,那就必须把落后的农村造成先进的巩固的根据地,造成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的伟大的革命阵地,借以反对利用城市进攻农村区域的凶恶敌人。借以在长期战斗中逐步地爭取革命的全部胜利。”(“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从一九二七年以后,中国共产党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把自己的工作重点转移到农村,在农村积蓄力量,用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取得城市。从一九二八年十月,毛主席陆续发表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岗山的斗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光辉著作,从理论上阐明了中国革命暂时在城市中无法取胜的条件下,革命有必要而且可能在农村首先取得胜利的科学根据。毛主席后来又在他的许多著作中,反复阐明了中国革命必须走农村包围城市并最后夺取城市的道路。毛主席的这一理论,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极其重大的发展和创造,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

    走不走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拥护不拥护毛主席的这一革命理论,在过去和现在,都是区別马克思列宁主义还是机会主义、教条主义或修正主义的试金石。我党历史上各次“左”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教条主义分子,一直疯狂反对和恶毒攻击毛主席的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他们始终坚持以城市为中心的观点,顽固地要走先占领城市,然后进攻农村的机会主义道路。

    刘少奇在满洲省委工作期间,和其他“左”倾分子一样,疯狂地反对把党的工作重心由城市转入农村,反对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他极力贬低农民在革命中的决定作用,把农民运动放在可有可无的地位,不是以城市斗爭配合农村斗爭,而是以农村斗爭配合城市斗爭,認为农民运动“目前党的力量,只能注意于各大城市的近郊,各重要铁路沿线,中俄边境区域,不能普遍注意。”

    刘少奇一方面贬低党领导的农民运动在革命中的伟大作用,一方面片面夸大工人运动的意义,醉心于搞工人运动,顽固地坚持党的主要工作是“职工运动”,提出以工人斗爭为中心,带动全盘工作。他强调工人罢工和城市武装暴动,幻想只依靠工人斗爭,发动中心城市的罢工和武装暴动来推动全国革命的高潮,取得革命的胜利,并且以这种幻想作为布置一切工作的中心。例如,一九二九年八月三十日,以刘少奇为首的滿洲省委的工作计划中,就明文規定:滿洲党的主要工作是职工运动”,确定“哈尔滨、大连、奉天(沈阳)、抚顺为职工运动的中心城市。”一九三○年一月十五日,滿洲省委致中央信中又说:全满工作计划是“加紧重要产业工人及重要市政工人工作,加紧各重要城市工作。准备于×月×日开全满反帝大会,以推动全滿反帝运动。”一九三○年省委向中央报告中又提出,“扩大×××罢工”,“工人武装起来”,“以东路斗爭来影响全滿工作。”一九三○年二月五日省委又发出通告说,党在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准备武装暴动。”

    总之,在革命的根本道路问题上,刘少奇在当时是完全站在“左”倾机会主义分子一边,疯狂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这充分证明,刘少奇根本不是什么白区正确路线的代表,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毛泽东思想的机会主义分子。

二、在白区城市工作中,推行“左倾”盲动主义路线

    毛主席精辟地阐明了白区工作和农村根据地工作的关系,規定了党在白区的总方针和斗爭策略。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着重武装斗爭,不是说可以放弃其他形式的斗爭;相反,没有武装斗爭以外的各种形式的斗爭相配合,武装斗爭就不能取得胜利。着重农村根据地上的工作,不是说可以放弃城市工作和尚在敌人统治下的其他广大农村中的工作;相反,沒有城市工作和其他农村工作,农村根据地就处于孤立,革命就会失败。”(“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

    毛主席又说,“在敌人长期占领的反动的黑暗的城市和反动的黑暗的农村中进行共产党的宣传工作和组织工作,不能采取急性病的冒险主义的方针,必须采取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其领导人民对敌斗爭的策略,必须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公开合法的法律、命令和社会习惯所许可的范围,从有理、有利、有节的观点出发,一步一步地和稳紮稳打地去进行,决不是大喚大叫和横冲直撞的办法所能成功的。” (“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

    但是,刘少奇和历次“左”倾分子一样,完全违反毛主席提出的指导方针,他不是使城市工作配合乡村斗爭,而是梦想依靠中心城市的起义来夺全国的胜利;他不是采取“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而是大搞冒险主义的所谓“进攻路线”;不是稳紮稳打”地去开展斗爭,而是空喊一些没有实际意义的脫离群众的空洞口号。

1.在领导中东路工人斗爭中,刘少奇错误地提出“武装保卫苏联”,“打倒一切帝国主义”的错误口号。

    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暂时处于低潮时期。在东北,帝国主义加强了统治和掠夺。一九二九年,张学良在帝国主义阴谋策动下,制造了“中东路事件”,企图把苏联在中国中东路的权利出卖给帝国主义,使我国东北进一步殖民地化。

    中东路事件发生后,以刘少奇为首的滿州省委,一开始就对形势作出了极端错误的估计,認为“这是帝国主义武装进攻苏联的开始”, “这次事变的前途是更加促进世界大战的爆发”,强调帝国主义进攻苏联的一致性,断定各帝国主义在东北势力的扩张,都是为了进攻苏联,忽视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和利用这些矛盾的可能性。因此,便错误地提出“武装保卫苏联”、“打倒一切帝国主义”的口号。他们提出, “应坚决号召东铁工人为保护苏联而有行动上的表示”,“党在目前的任务是武装保卫苏联,反对军阀战爭与准备武装暴动”,“武装保卫苏联与暴动夺取政权的总口号,滿洲党必须努力促其实现”。他们的行动口号则是:“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北滿进攻苏联的阴谋!反对军阀张学良出卖中东路!反对国民党卖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一切帝国主义!”这些口号,恰恰使自己陷入了帝国主义欺騙宣传的圈套,因为帝国主义正是以“反苏”、“反共”为幌子,来模糊其侵略中国的强盜本质。

    这些错误的分析,以及在这些错误分析的基础上所提出的错误口号,自然得不到广大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其结果脫离了群众,孤立了自己,有利于敌人。由于刘少奇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的领导,中东路工人斗爭以失败而告终。

2.大搞冒险主义的“进攻路线”

    刘少奇完全否認二七年革命失败以后革命处于暂时低潮,否認二四年至二七年革命所造成的南方和北方革命发展的不平衡,胡说“滿洲的革命斗爭是在继续高漲”,“工人斗爭普遍地发展起来”,因而在斗爭策略上,采取了形“左”实右的冒险主义的进攻政策,盲目提出“使党的一切工作都建筑在斗爭上面”,经常地无条件地号召和组织政治罢工、同情罢工、罢课、罢市、遊行示威、飞行集会以至号召武装保卫苏联和武装暴动等等不易或不能取得群众支持的行动。例如,一九二九年八月一日,当时省委所能调动的党团员只有二十人,刘少奇却把这一点点力量全派出去在沈阳南站、日领事舘等地大量散发传单,举行飞行集会,并向日领事綰投掷石子,击破其窗戶,进行冒险主义的行动。事后,刘少奇在向中央汇报时,还吹噓说:“这次运动在政治上确是有影响的,我们的组织力量在这次行动中检阅得比较清楚”,“突破了历史上和平发展的范围”,等等,等等,令人十分作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