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台澎重光与国府在莒
[主页]->[析世鉴]->[台澎重光与国府在莒]->[陳先生口述回憶]
台闽重光与在莒之治
·徐學海: 獨樹一格的陳慶堃
◆◆◆ 台灣光復與二二八事件 ◆◆◆
◆ 二二八前後台籍中共外圍見聞 ◆
·古瑞雲先生口述記錄
·葉紀东先生口述記錄
·陳炳基先生口述記錄
◆ 國軍官兵見聞·北部地區 ◆
·柯遠芬先生口述回憶
·柯遠芬: 臺灣二二八事變之真像
·劉定國: 返台前後的經歷
·江崇林先生採訪記錄
◆ 台籍大陸返鄉非軍方人士見聞·北部地區 ◆
·林忠先生訪問紀錄
◆ 外省籍非軍方人士見聞·北部地區 ◆
·葉明勳: 二二八事件親歷的感受
·陳知青先生訪問紀錄
·汪彝定: 臺灣光復與二二八事件前後見聞
·嚴秀峯女士訪問紀錄
◆ 台籍非大陸返鄉人士見聞·北部地區 ◆
·蔡武考先生訪問紀錄
·林坤祥先生訪問紀錄
·林火盛先生訪問紀錄
·林衡道: 二二八事變的回憶
·陳逸松: 往事雜憶
◆ 外省籍非軍方人士見聞·中部地區 ◆
·楊忠民先生訪問紀錄
◆ 台籍非大陸返鄉人士見聞·中部地區 ◆
·陳明忠先生口述回憶
·李碧鏘先生口述回憶
·吳振武先生口述回憶
·鍾逸人先生口述回憶
·黄金島:「烏牛湳之役」前後的經歷
◆ 國軍官兵見聞·南部地區 ◆
·彭孟緝: 壹灣省二二八事件回憶錄
·彭孟緝先生訪問紀錄
·章次江先生口述回憶
·王作金先生訪問紀錄
·陳錦春先生訪問紀錄
◆ 台籍大陸返鄉非軍方人士見聞·南部地區 ◆
·李佛續先生訪問紀錄
◆ 台籍非大陸返鄉人士見聞·南部地區 ◆
·陳先生口述回憶
·許成章先生口述回憶
·王玉雲先生口述回憶
◆ 外省籍非軍方人士見聞·南部地區 ◆
·李堯階先生口述回憶
·林先生口述回憶
◆ 台籍非大陸返鄉人士見聞·東部地區 ◆
·葉蘊玉、張玉蟬: 張七郎張宗仁父子罹難前後往事
……
現在台灣島內政黨分岐,
政治觀念紊亂,
許多觀念不但無助於國人的團結,
還造成族群對立,
個人深以爲憂。
……
現在有很多人辱罵外省人爲大陸豬,
其實眞正的台灣人只有原住民,
晚來的固然是大陸豬,
其實早來的也是大陸豬,
因爲早期移民
大都來自閩南地區的漳州和泉州,
客家人則來福建、廣東,
其實絕大部分的人都是大陸豬,
不論早到晚到最後都要死在台灣,
在這塊土地入土,
所以不要分的那樣清楚。
何況古寧頭大戰,
當時如果沒有這一批外省人的犧牲奉獻,
台灣能否存活下來,其實大有疑問
當初如果沒有這批外省籍的軍隊,
台灣有可能在三十八年早就淪於中共之手了,
還奢談今日政治的民主化。
有人辱罵這些外省人來吃台灣的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先生口述回憶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 ■ ■ ■ ■ ■ ■ ■ ■

   

   

   

   

   

陳先生口述回憶

   

   

   

   

   

    二二八事件過後,湯德章跑不掉,在家被捕,押至現市政府前圓環綠地,手被綁,背插著一支中國式的、長長的…被槍斃,說他是個煽動者。還有臺南高工(指高等工業學校,現在成功大學之前身)臺灣人最權威的教授林茂生(曾留學外國、日據時期即任高工教授聲望很好),亦行方不明,聽說可能送到基隆港殺死。

    成大學生組織一個學生隊,一實施戒嚴,學生隊長及副隊長均被捕,關了一個多月(?)我親戚張正清(?)臺南人,日據時期考取日本軍官學校,軍官學校畢業後適本省光復,回臺後編入成功大學○○級學生,另有一個陸軍航空學校畢業的臺南市人,其名不詳,一做隊長,一做副隊長,均被關○個月(不詳)。當時開會做過主席的均被捕,凡做隊長、副隊長、幹部的,不管怎樣均被捉去。這兩個人後來均被釋放,出來後,因被關時沒有充分吃到東西,覺得腸子空空的,於是大吃一頓,腸子差一點撑破,有此笑話。

    議會方面由韓石泉帶頭,叫臺南市民到議會集合,投市長適任與否的票,該時市長名叫卓高煊,福州人,投票後也沒有什麼結果,可能爲應付市民所爲之措施吧!

    臺南市有人到機關打外省人,他們要想辦法逃離。本省人因怨恨外省人而打他們,因有下列情況所以有人附和:

    第一:光復後大家都十分歡迎大陸的軍隊來臺,但一去歡迎,卻看到他們穿草鞋,挑炊事器材,覺得不像樣子而失望。

    第二:當時的市政府上班情形不佳,很自由,有人上班時間到市場買菜,民衆有事到市府找不到人辦事。

    第三:這一點乃老百姓不知實情所引起的誤會,一到市府,看到這個股長不是原來補甕的嗎?戰時在臺補甕的福州人很多是地下工作人員,以戰功最低派股長職務,民衆心想這個補甕的福州人,現在怎麼做起股長來呢?

    老百姓看不起公務員不辦公,有的打麻雀,有的去買菜,品德不好、有紅包才肯做事,民衆對公務員印象非常不好。此外我親自聽到,可能是三民主義青年團的人宣傳:「現在我們不必繳稅金了。」形同煽動民衆,在這種情形之下老百姓對祖國的政府,連一分的信心也沒有了。

    究竟何人打外省人並不確實了解,一實施戒嚴後亂捉人,臺南市正式被槍斃的只有湯德章一人,其餘死的是過路時被誤殺。湯德章聽說從日據時期就是優秀的律師,沒有做什麼,林茂生也沒有做什麼,這使我想到我看過的一本名叫「苦迭打」(按即Coup d’ Etat)的書(日文書》上云:預先將各地方指導階級的名單列出,一實施戒嚴就把他們捉起來。跑掉的算運氣好,跑不掉的就完了。

    事後被槍斃者之家屬「欲哭無淚」但也無處告訴,只好算了。在臺南我對下列兩個人的事比較有記憶,其他人的事並不清楚,此外有一個叫做莊孟侯的人員沒有被槍斃,聽說因被拷刑釋放後得病而死,他是三民主義青年團的人。

    一實施戒嚴大家就乖乖的,連「喘氣」都不敢了,復元後好的很,政令很容易推行,二二八的情況和在「苦迭打」這本書所述的完全一樣。

    我覺得二二八的發生是共產黨煽動的,政令行不通,讓你引起暴動,再實施戒嚴。這個事件由臺北開始,南傳下來,老百姓也不知其所以然,跟著人喊打,暴動行爲是走進機關打來不及跑的(外省人)。警察都走光了。我怎麼知道此事呢?因爲二二八之翌日,學校的玻璃幾乎被偷光。我囑值夜老師注意,聽到聲音就叫十來個在宿舍待命之教員,把小偷包圍起來,這個小偷被發現後沿著大水溝逃至魚塭,我們一直追趕,在轉彎處,校工以鋤頭的柄打小偷,小偷倒下,頭受傷流血。只好把他抬回學校,怕他萬一死在學校不好處理,天未亮就叫工友準備一輛木板車用草蓆捲起送到警察局,工友回校後我們問他如何?他說警察局沒有人,都走光了,我沒有辦法只好把小偷放置於警察局之走廊。後來才聽說是臺中人南下來偷玻璃。

    雖然沒有人出面保護外省人,但他們互相通知連繫躲起來,不過似有間諜,何人開什麼會,何人當主席都知道,一實施戒嚴,這些人都被捉起來。

    永福國小校長鄭丙三因爲召集校長開會被關,出來之後被教育局調至郊區的學校服務。

    我覺得提二二八事件實在沒有什麼意義。那是剛剛轉變的時代,比較落後的國家要管先進國家治理過的老百姓,非常困難,會被老百姓看不起。起初政府所爲、所處理的事,使老百姓覺得非常不滿,因爲過去被先進國家管,現在忽然被落後國家管心理一定不服、反感、講是非、說日本如何的行。很多大陸的人認爲這是臺灣人中日本人的毒,事實上不是這樣,被先進國家管理了五十年,忽然由落後國家管理,心理怎麼會服呢?某些青年人說日本人的措施如何好,大陸人误會本地人受日本教育中毒,說你們要認識祖國,其實這是看法錯誤。近十幾年來臺灣的措施、政策已接近日本、美國,臺灣人的心理已很舒服。此外大陸來的人吹牛說我是大學畢業的,可是沒有大學生的教養。我時常對人說教養比教育程度重要,生活風俗習慣教養很低,自然被臺灣人看不起。這點很多人有錯誤的觀念,並不是中了日本的毒才看不起外省人,而是教養低才看不起。舉例說:同樣是本省人,漢民族看不起「生蕃」,乃因爲教養低才看不起。有人說日本人看不起臺灣人,我站在教育家的立場認爲不是這樣,如果教養高,他還是看得起你,問題是教養的問題,並不是本省人排斥外省人。

    一般人對二二八心理有一些陰影,可是怨恨一年比一年的淡薄,不過還沒有完全消除。發生了二二八事件之後,排斥外省人的心理加深,尤以當時身歷其境的高中以上年齡層的人抱有一些怨恨,事過境遷現已一年比一年的淡薄,最近政治辦得不錯,已淡薄得快消除的時候,忽然間又被民進黨提出來,好比傷口快癒,又被抓一樣。

    一般民衆覺得亂說它的原因也不奸,要說對它發生的原因才好。當時陳儀的風評很壞,聽說當時沒有人贊成派陳儀來做臺灣的長官,陳儀帶來的軍隊很落伍,害得今天臺灣人對外省人抱有錯誤的看法。這是陳儀長官所犯之大錯誤,不能將一切責任歸於政府及中國國民黨。當時蔣總統派陳儀來,內行人知道陳儀的爲人,非常反對,聽說當時本來要派青年軍來,陳儀向蔣介石強求,力爭來臺。

   

   

   

   

■ ■ ■ 【以上全文完】 ■ ■ ■

   

    以上《陳先生口述回憶》,標題爲HGC所擬,是以中華民國八十年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之《二二八事件文獻輯錄》中陳先生(要求訪問者不披露全名)訪問資料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首發【析世鑒】。

   

■ ■ ■ ■ ■ ■ ■ ■ ■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