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产经要览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产经要览]->[薛光前: 不仕而爲國立功的陳光甫先生 ]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产经事业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 两京中府时期中華民國產經聞人志 ◆◆◆
◆ 胡光麃 ◆
·胡光麃: 創辦無線電工業過程
·胡光麃: 初期服務家鄉的各項建設
◆ 陳光甫 ◆
·楊管北: 追憶陳光甫先生
·薛光前: 不仕而爲國立功的陳光甫先生
◆ 劉航琛 ◆
·馬五先生: 財經長才劉航琛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薛光前: 不仕而爲國立功的陳光甫先生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處理。

◆ ◆ ◆ ◆ ◆ ◆ ◆ ◆ ◆

不仕而爲國立功的陳光甫先生

薛光前

    陳光甫(輝德)先生不幸於一九七六年七月一日在臺北病故,享壽九十有六。那時我正在紐約的司隆醫院治療胃疾,耗音傳來,愴悼無已。世人皆知光甫先生年高德劭,爲中國數一數二的金融界領袖,與張公權(嘉璈)、李馥蓀(銘)先生同爲建立東南金融壁壘的三傑,其貢獻必有史傳(註一)。但他老人家以國民身份,爲國盡瘁,尤其在抗戰時期,隨分報國,贏得國際支援,助長勝利的功業,有非國人所盡知,不可不有一言,以揚先生之潛德。

    光甫先生長我三十年,我交深歲晚,無緣直接追隨先生,親承謦欬。但我因在一九三○年時期,服務中國銀行總處,爲公權先生寫文牘,而光甫先生和公權先生爲忘年交,接觸頻繁,常相過從,因之得識光甫先生。那時上海商業銀行在光甫先生領導之下,一切講求現代化,朝氣勃勃,辦有「海光」刊物,專爲對行員精神訓練之助,對外並不公開發行,公權先生深覺中國銀行也有同樣需要,籌辦「中行生活」月刊。囑秘書室主任董孝逸(肇夔)先生主持其事,由我襄助一切。以「公私生活健全的演進,一切事業成功的基礎」爲主旨,策勵同人,刷新日常生活,貫澈服務精神。孝逸先生和光甫先生爲小同鄉,十分熟識。「中行生活」每期出版後,必送光甫先生一册。其後,孝逸先生另有重要任務,無法兼顧,「中行生活」編務,由我擔任,另請唐潤一君相助。每期出版後,仍照送光甫先生一份,和「海光」遙相呼應,因此光甫先生對我較多一層的印象。

    我和光甫先生的認識,僅止於此。抗戰時期,我仍追隨公權先生,供職交通部,和光甫先生很少直接的接觸或來往。直到一九七一年我因事到臺北,訪顧季高(翊羣)先生。因季高先生和光甫先生同住敦化南路的敦化大廈,知先生晚年多病,亟想拜謁請安。因請季高先生代約適當時間,專誠拜訪。

    過幾天,我往謁光甫先生,時間是上午十一時左右,這是他一天之中精神最好的時間。他老人家所最關心的,無非國際大勢,和聯合國中國的席次問題。我就所知,坦直分析,他隨時提示他的看法,十分中肯。這樣的會談,一共三次,每次季高先生都在座,有時貝淞蓀(祖詒)先生來訪,一同就座參加,尤增情趣。光甫先生那時健康已有問題,起立走動,必須有人扶持。先生原配景韻芳夫人,繼室朱守德夫人,莊嫺賢淑,全心照顧,無微不至。是以先生晚年雖多病,仍能帶病延年,壽登期頤。夫人之功,實不可沒。我每次告別時,他老人家一定堅持並親自送到電梯旁邊。當我堅請止步時,他老人家終是說:「光前兄,我年紀大了,能多叙一次,多見一面,是人生最難得的快事!」情意懇摯,令人難忘。

    關於光甫先生的生平和功業,史學家吳相湘先生在其所撰「民國百人傳」第四册中「陳光甫服務社會」,叙之綦詳。又潘光逈先生於去年七月十八日在香港由上海商業銀行總行擧辦的「陳光甫先生追悼會」上,報告「光甫先生生平事略」,有條不紊,十分精賅,均足參證,關於他老人家在抗戰前和抗戰中期出力爲國,功勞最大的,當然是三次向美國借款。第一次是一九三五年政府爲加强管理通貨,實施法幣政策,先生以中國幣制改革代表團首席代表的地位,與美國財政部簽訂「白銀協定」,使我國外滙趨於穩定(註二)。隨後於一九三八年再與美國進出口銀行簽訂二千五百萬美元「桐油借款」,於一九四○年繼續商洽七千五百萬美元的滇錫借款(最後簽訂借款二千萬美元)。假使沒有光甫先生的折衝,這些借款,能否順利達成,當難預測,而那時軍情緊急,千鈞一髮,假使沒有美國的支援,不但在物質上,而且在精神上,勢必受到重大影響。

    關於這三次借款的經過,國人已多相當的報導,尤以吳相湘先生在「抗戰期間兩『過河卒子』──胡適之與陳光甫」一文(「傳記文學」第十七卷第四期)中,有很精賅的紀載,似無贅叙的必要。可是我最近偶讀二次大戰時任美國財政部部長摩根韜(Henry Morgenthau, Jr.)有關中國部份的日記,其中述及滇錫借款和光甫先生會商的一節,其中盤根錯節,煞費苦心,殊足說明光甫先生自己描寫「向人借錢,伺侯『美人』顏色之困難情形」(註三),玆特補叙如下,以供參證。

    摩根韜有關中國部份的日記(一共兩册,第一册八六二頁,第二册八三七頁。兩册共一六九九頁,依照索引所列,第一册中述及光甫先生者九十處,第二册中述及光甫先生者八十一處,一共一百七十一處。平均每十頁,有一頁與光甫先生有關,可見摩根韜對光甫先生的重視),有一段關於滇錫借款的會商紀錄(見第一册第十七頁至二十三頁)特將全文迻譯如下,於以見光甫先生如何運用他高度的智慧,完成了艱難的任務。

    日期:一九三九年十月四日上午十時半。

    出席者:海恩斯John W. Hanes(美國財政部次長)

    懷特博士Harry Dexter White(美國財政部錢幣研究司司長)

    高登Cotton(美國進出口銀行財務處處長)

   (以下紀錄,係在陳光甫先生未到以前所記)

    摩根韜:你們已經有了計劃沒有?

    高登:我現有一個簡單的方案,也許你願意過目。

    摩根韜:你可否簡單口頭說明一下。

    高登:請你祇要讀第一段,這一段說明了大要。

    摩根韜:我現在不讀,我沒有時間。現在就想見陳(光甫)先生。總統說我們應盡其可能,在各方面相助陳先生,而不落任何痕跡。這是一件任重道遠的事,我們一定要進出口銀行加入,因此我們要「傑三」(Jesse)參加。你(海恩斯)曾幫助我締結了上一次對中國的借款,而臻於成功。我想我要陳先生參加,並告訴他總統的志趣,和我的志趣。我想把這個問題交給你,我們不妨告訴陳先生,現在沒有時間來研究或和他來談這個問題,雖然我們對於這個問題是願意做的。

    有一件很困難的事,我不知道有否包括在備忘錄之內。就是關於蔣介石對於這一省(雲南),究竟掌握多少權力。

    懷特:我曾經把這個問題問過他(陳),他告訴我,現爲此問題,正和(雲南省政府)主席商議。關於權力控制問題,我告訴他(陳),你很表關心,他應該直接答覆你。

    摩根韜:我今天不想討論這一點,也不希望海恩斯在今天早上一定處理這件事,但也許在今天下午或是明天──等到你研究完畢。什麼時候你能提出報告?

    海恩斯:我要見陳先生,取得背景資料。

    摩根韜:這是對的。看我們能做些什麼事。總統願意我們盡一切的力量。這位傢伙(高登)是進出口銀行的一位處長,懷特是四分之一的中國人,我方才已分配工作,你(海恩斯)可以順利地及時策進。我們一定遲早要把「傑三」叔叔和皮爾遜(Pierson)拉進來。這需要時間,不是你一個人所能爲力。

    高登:我們一定要考慮整個局面,對日本的政策、條約等等問題,這是一件大事。

    摩根韜:那麼,我推想當我們進行這件事,一定要告訴──誰是遠東司司長?

    海恩斯:國務院是否牽涉在內?

    摩根韜:他們(國務院)把這件事阻擋了好幾個月,但我已把生米煮成熟飯了。

    海恩斯:那麼,你現在不願給國務院來往了,我們要會商的,祇是「傑三」和「皮爾遜」兩人吧?

    摩根韜:那末,我們有了方案之後,我想就把這方案放在總統的桌上。

    海恩斯:這是你能够走的一條路,假使你能符合國務院的意向。

    摩根韜:上一次,我等到赫爾(國務卿)上了去南美的船,出門一星期,然後總統批准。這次情形,將不會有這樣簡單。

    海恩斯:那一次也不簡單,但我想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我們知道怎樣對付這一次的問題。

    摩根韜;我想把這事交給你(海),你需要幫忙,儘管告訴我。因爲總統非常有興趣,我也是如此。

    懷特﹔從我們的立場,你想把這件事,儘你的可能,用最最快的辦法,達到這目的嗎?

    摩根韜:一定如此。

   (讀至此,陳光甫先生進入。)

    陳光甫:我很抱歉,這次戰事,躭誤了你們的暑天。

    摩根韜:你看來瘦了一些。

    陳光甫:我覺得有一些疲累。

    摩根韜:你會很高興知道,昨天我把有關公共衛生處理瘧疾二萬美元的公事,呈給總統。

    陳光甫:是的,是的。

    摩根韜:昨天他簽了字。

    陳光甫:這好極了。多謝你。昨天我在大使館想知道這消息。

    摩根韜:他昨天簽宇。

    陳光甫:我想我們的大使,已經給國務院遞送另一件備忘錄,說明關於那裏實際情形的最近狀況。

    摩根韜:很好。我還沒有得到。但你看,當我發動這件事,那時公共衛生──我不知道是否屬於財政部,麥克納(Mc Nutt)先生似乎有若干困難,要求直接請總統處理。總統簽了字,這件事就此告成。

    陳光甫:這是很重要的工作,因爲沒有勞工和勞工有健全的體格,什麼事都做不成。

    摩根韜:假使你有這些情況的報告,我想看一下。

    陳光甫:是的。我會請大使送你一份副本。

    現在我要請求你爲中國提供更多的財政支援。

    摩根韜:在你沒有提出這事以前,我要這樣措詞,用一個農夫和商人談話的語氣,你可以用你採取的方式,怎樣能使這件事推動起來。在幾個星期以前,大使(中國駐美大使胡適之先生)來見,希望得到一筆滇錫借款。在談話中他告訴我:「可是我們現在不能在滇越鐵路上運輸什麼東西。」假使你們不能在滇越鐵路搬運什麼東西,那麼錫是作戰軍火的必需品,爲什麼我們要借款給你們?

    陳光甫:部長先生!我這裏有些資料。我想,我希望能回答你這個問題。我能告訴你,祇是限於世界貿易公司的運輸部份。我有一份經我核對過的報告,我很簡單的讀給你聽若干扼要的數字。這些數字,顯出我們利用二千五百萬美元借款所購置物資,向中國內地輸運的情形。到達海防和仰光的總數量是四萬三千七百二十噸,其中到達海防的,是三萬五千噸。到達仰光的,是八千六百六十噸。從這兩個港口運到中國內地的,有三萬一千七百八十二噸,約佔全部物品百分之八十六。經海防運去的,二萬八千噸,其餘從仰光運去。這個報告,是我根據在前幾天所收到註明不同日期所發出的數字。這裏有一份表報,日期是八月三十一日,九月十五日。最近我收到電報,這電報曾經布克(Buck)博士和葛羅夫(Grove)先生重新核對。布克和葛羅夫是吉辛(Keeshin)先生指定監督爲運輸桐油一千輛卡車的負責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