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广斫鉴
[主页]->[析世鉴]->[广斫鉴]->[國民黨爲什麼取銷共產派的黨籍]
广斫鉴
……集火射擊:機槍以2挺為l組,步槍以l伍為1組,加上手榴彈以2人為l組,以熾盛火力,同時向共軍射擊與連續投擲;擲彈筒與槍榴彈,則分別以集中3 具、6具或9具方式,一起射向共軍;六○砲排3門火砲實施同時彈著,這種打法,一個步兵連始可有效對付共軍的人海戰術……整編第二十八旅能成為第一戰區戰略機動預備隊,其特色即是機動力強、講求火力,從班到團均有沉著善戰之團隊精神………共軍人海戰術,先由民兵開路打頭陣,逐次消耗我守軍彈藥,再派遣正規軍來攻,均以大吃小模式實施;而攻擊時間常選在夜間至凌晨時段,實施1至3次不等。國軍許多部隊即因訓練不精實,而被擅打夜戰之共軍打敗。8月13及14日,共軍利用夜晚來攻打我連防守之凌霄塔高地,本連便運用據點式陣地及集火射擊,擊退來犯共軍。
陳器將軍口述歷史訪問紀錄
◆◆ 征人回首來時路 ◆◆
◆ 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官兵述往 ◆
·江虎臣先生口述歷史訪問紀錄
·周漢傑將軍口述歷史訪問紀錄
·韋家運先生口述歷史訪問紀錄
·張先耘將軍口述歷史訪問紀錄
·曹正綱將軍口述歷史訪問紀錄
·陳 器將軍口述歷史訪問紀錄
·潘寶君先生口述歷史訪問紀錄
共產黨為什麼要專和地方上的好人作對呢?因為地方上的好人,有號召作用,把好人打倒了以後,他的領導權威,才能夠樹立起來,因此善良的老百姓,就遭受了極大的苦難。
一九五○年十二月,我跟著部隊離開了貴州,一九五一年三月,渡過鴨綠江到了朝鮮,五月二十二日至三十日,在三八線以南,參加了一次很劇烈的戰爭,我的一個連一百三十多人,只剩下七八個人了。共軍傷亡這樣大的原因,第一是由於聯軍炮火猛烈,射擊準確,其次是由於使用人海戰術,強迫士兵向炮火最猛烈的地方衝鋒,我現在回想當時悽慘的心情,心裡還覺得可怕和悲傷!
原韓戰中共第15軍45師135團2營機槍連戰士謝敏琮
……共軍是從北韓的新義州往南推,那時候打法就是「人海」對「火海」:火海是說美軍那邊,他們武器設備比較精良,而人海當然就是指解放軍,用源源不絕的大軍向前衝鋒硬拼……共軍這種作戰的方式看了就讓我害怕,每一次人海戰術一下達,馬上就是屍橫遍野的場景,誰知道哪一天會不會輪到你去送死?所以我那個時候才會想到逃走,當然逃兵要是被抓到也是死路一條,但是逃也是死不逃也是死,乾脆拼看看……在到達美軍陣營投誠之前,我就靠著四處和民家討飯,來撐過整整一個月的日子……後來我又被轉送至中立區的板門店俘虜營,在這裡的生活就是白天出公差,晚上從事我們的組織活動。……做美軍的公差是很受歡迎的事,因為工作時管理很人性化,他們沒有給戰俘上腳鐐防止逃亡,伙食又特別好,可以吃到難得的牛肉罐頭,所以大家都爭著做……
台籍前國軍戰俘、中共偵察兵陳永華
我們曾從不同角度向戰俘探問共軍的士氣,戰俘們幾乎異口同聲都提到在國內時,總聽說「志願軍」在朝鮮打大勝仗,把美軍從鴨綠江邊打退到「三八線」等等,可是進到朝鮮以後,大失所望,根本未見到打勝仗的光輝戰績,北朝鮮已成一片焦土,過江來的「志願軍」部隊,隔前方「三八線」還有千多里路遠,美軍的影子都還未看到,就被美軍飛機炸得七零八落;到了前方,每個人都知道,這個仗再打下去,不會有人能保得住命活著回國。不過,有些戰俘特別提到:儘管戰地環境這麼惡劣,「志願軍」還是會撐下去,部隊裡的士兵,即使知道美國人的炸彈砲彈厲害,小命難保,但也莫可奈何,衹好死拼下去。至於國民黨老兵們不願回國,更不願戰死在朝鮮,相信台灣有軍隊在朝鮮參戰,他們會向台灣軍隊投降,要求歸隊,這是他們唯一的生路;至於一般「老八路」與那些年輕「參軍」的人,就不一定會向台灣軍隊投降,也不會向美國人投降,他們會儘量保命,回國就是「英雄」,不像這些「國民黨投降部隊」留下來的「老兵」,即使九死一生回到國內,仍要不斷受到檢討、鬥爭清算。
一些曾在國民黨軍隊中服役過的戰俘,常向我們說共軍中的那些「老八路」和那些新參軍的年輕人絕不會向台灣軍隊投降,也不會向美軍投降,但我們見到的情形,並不全然如此,在審訊中,向我們自動表示不願回到共產黨那邊去的,並不只限於曾在國民黨軍中服役過的老兵,不少年輕戰俘也一樣自動表示他們不喜歡共產黨,希望我們「幫忙」不要把他們送回共產黨那邊去。對於這些不願意再回到共產黨統治下的訴求,我們儘管十分同情,卻不敢多加鼓勵,因爲台灣並不是「參戰國」,將來是否有權利要求把這些反共戰俘送到台灣來,必然還有爭議;而且,台灣當局是否願意接受他們,也還不知道。當年,所謂「自願遣返」的遣俘原則,在國際間尚未獲得普遍認同,這些反共戰俘未來的命運如何,當時實在難以預料。
……共軍戰俘,曾在國民政府「國軍」中服役過的很不少,大多是當年「國共內戰」時部隊戰敗被共軍俘虜再「參軍」的,如今是二度成了「戰俘」;也有的是當年部隊長官向中共「投誠」而被帶過去的。這些戰俘,有的見到我們這幾位能說一口流利中國話的審訊官時,立刻表明他曾在「國軍」中服役;有的並未自動表明,卻在我們訊問他「何時參軍」的問題時,才表明「來歷」身分。爲了測試他們是否說謊,我們會追問他們在「國軍」部隊的番號及部隊長官的姓名等等,問到這些問題時,有些瞻子較大的,竟然會壓低廠聲音反問我們:「長官是台灣來的吧?」有時,還等不及我們否認,就搶著說:「長官,我要歸隊,請您讓我回到國軍部隊去。」……
這些曾在「國軍」中服役的戰俘,很多是教育程度很低的小兵,有的根本是文肓,自己的姓名都寫不出來,問他原屬部隊的番號,不知道;問他部隊長官的姓名,不知道。我們並不一定要問明這些,但他們爲了「證實」自己確曾在「國軍」服役,也虧他們想得出一些「絕招」。陸以正主審的一個戰俘,講不出原屬部隊番號,講不出部隊長官姓名,萬般情急之下,他說:「我會唱三民主義軍歌。」陸以正來不及制止,這名戰俘就以他五音不全又荒腔走板的聲調唱起「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來了,陸以正忍住笑制止他,一旁監管戰俘的美軍憲兵也嚇了一跳。
鄭憲也曾有過這麼一段相似的遭遇:他主審的一名戰俘,年紀稍大,不識字,舉止行動一看就是「老行伍」,自稱曾在「國軍」中當過兵,因爲寫不【不出】自己的姓名,也講不出原屬「國軍」部隊的番號或長官姓名。鄭憲故意逗他:「我怎麼知道你不是騙我?我看你就是一個老八路!」戰俘一見審訊官生氣了,連忙解開他那濕髒棉軍服衣扣,咬破內層,掏出一小塊皺巴巴的布條,慢慢舖平,遞交給鄭憲,鄭憲仔細一看,原來是「國軍」士兵的一個布符號,上面寫著戰俘的姓名及部隊番號等等,戰俘說:這是他冒險密藏起來的老符號,他知道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鄭憲也確爲這名「老兵」的傻勁所感動。
黄天才: 審訊韓戰共軍俘虜之憶
◆◆◆ 韓戰與台海兩岸 ◆◆◆
◆◆ 戰俘事務 ◆◆
◆ 中共戰俘憶往 ◆
·張漢澄: 「中國人民志願軍」真相
·李忠國: 我怎樣被騙迫去參加志願軍 (外一種)
·劉儒裕: 共黨的奴化教育(外一種)
·謝敏琮: 共產黨的暴行(外三種)
·陳畹緒: 中共在大陸的暴行(外一種)
·东北暗夜獨行軍——台籍前國軍戰俘、中共偵察兵陳永華憶戡亂與韓戰
·文曉村: 從河洛到台灣——河海憶往
……此次多數匪俘能堅定不移,雖云共匪暴政已為全國人民唾棄所致,實際應歸功於我方譯員工作適當,所獲的成就。因此批譯員之工作,使俘虜與我政府間之距離縮短,精神完全貫通,反之北韓俘虜營中亦有韓國譯員工作,惟份子未經精選,工作不起作用,願回鐵幕者反占多數乃極明顯之對照。
駐韓大使館致電外交部請籌劃處置戰俘案
(民國四十一年四月二十八日)
◆ 韓戰審俘往事 ◆
·黃天才: 審訊韓戰共軍俘虜之憶
◆ 外國觀察 ◆
·William L. Worden: 幸運的共黨俘虜(外三種)
◆ 反共義士與中華民國 ◆
·王东原: 爭取反共義士歸國記 〖校勘本〗
·王东原: 爭取反共義士歸國前後——使韓往事
·賴名湯: 接運一萬四千反共義士歸國
·龔選舞: 韓戰釋俘新聞採訪記(四種)
◆◆ 中華民國政府韓戰檔案選 ◆◆
◆ 韓戰觀察 ◆
·駐韓大使館致電外交部檢呈「韓國停戰問題之發展」等文
·葉部長公超在總統府國父紀念月會演詞(一部份)
◆ 戰俘事務檔案選·高層互動 ◆
·駐韓使節王
◆ 戰俘事務檔案選·巨濟島俘虜營事務 ◆
·巨濟島俘虜營情形——中華民國駐韓大使館代電第一號
·駐韓大使館電呈外交部關於巨濟島暴動眞相
·駐韓大使館致電外交部報告三月十三日巨濟島俘虜營慘案(外一種)
·駐韓大使館電呈外交部「道特事件之結果與影響」文
·駐韓大使館致電外交部檢呈「韓國巨濟島俘虜營第七十二聯隊報告」等文
◆◆ 戰時中華民國外交 ◆◆
·周宏濤: 絕處逢生——見證韓戰前後中美關係變局
·于 衡: 韓戰爆發前後中外邦交觀察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國民黨爲什麼取銷共產派的黨籍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 ■ ■ ■ ■ ■ ■ ■ ■

   

   

   

   

國民黨爲什麼取銷共產派的黨籍

   

   

   

    國民黨是總理孫中山先生創立的,它底使命,在以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爲基礎,用革命的手段,造成民有民治民享之獨立自由的國家,使中國脫離帝國主義的列强和國内軍閥二重宰割的地位,它在孫總理領導指揮之下,努力於中國國民革命的事業,顛覆君政,創立民國,撲滅軍閥,抵抗外侮,不斷的拿了百折不撓的精神,繼續奮鬥,以圖恢復民族平等,國家獨立,對內造成依據三民主義之完全獨立自由的國家,對外脫離次殖民地的地位,也已經三十多年,在這三十多年奮鬥中間,外有世界政潮的顛蕩,內有社會各種矛盾現象的掀動,而始終督策同志,固執三民主義底原理和政策,日益堅决的,孫總理而外,實不多見,然而國民革命的大業,第一步必須大多數民衆叁加,第二步必須參加者對於國民黨底主義,澈底了解,爲適合國民政治上經濟上的需要之宣傳,始能引導全國民衆叁加國民革命之大運動。在這兩個基點上,國民黨因之定了它本身一個努力集合民衆的途徑,就是凡我國民中之革命分子,能接受孫總理底主義和政策,從事國民革命的工作,而爲國家及民衆謀福利者,皆竭誠與之結合,反之,凡行運違反孫總理底主義和政策,不顧切實從事於三民主義的革命,或直接間接受帝國主義的國家之嗾使及掩護,以搖撼國民黨之重心,阻撓國民革命之進行者,則不問其思想上源於何派,概以敵人观之而與之抗爭,這一個神精,不但是國民黨三十多年中顛覆君政治反抗軍閥抵禦强權的一個索引,並且是它本身由同盟會而國民黨,而中華革命黨,以至於現在中國國民黨屢次的黨員分野的一個準则。去年一月,孫總理召集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将國民革命的責任託付於全體黨員,第一次代表全國大會底宣言和政綱,即表示全黨同志、完全接受 總理所付託的主義與責任、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閉會之後、 總理更努力於三民主義之講述、制定建國大綱、期全體同志能於嚴格的教育和訓練之下、成爲組織有秩序的國民革命之大力量、以促革命的建設事業之進行、其後 總理北上、甫到北京而病篤、病篤之時、更以遺囑託付全體同志曰、「凡我同志、務須依照予所著建國方畧,建國大綱、三民主義、及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繼續努力、以求貫澈」、本年五月、中央執行委員第三次全體會議、會一致决議接受 總理全部的主義宣言及遺囑、在關於接受遺囑之訓令上、重申國民黨底黨義與紀律、公布一個重要的决議曰、「以後本黨一切政治主張、不得與 總理所著建國方畧、建國大綱、三民主義、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之宣言政綱、及九月十三日宣言、十一月十日宣言之主旨相違背」、同時、第三次中央執行委員會全體會議、在關於确定最高原則的訓令中、於國民黨改組以來左傾右傾的現象、特別以嚴厲的糾正、一方說明凡屬一切真正的革命分子、不問其階級的屬性爲何、圍民黨皆可集中而包括之、一方申明共產黨分子加入國民黨、其責任與義務、與一般黨員無殊、換言之即共產分子的行動、須合於國民黨的主義與政綱、而不得違背、

   

    上述的原则與事實、茲可以總括如下、(一)國民黨的主義是孫總理所創的三民主義、而三民主義的理論與實現方針、必须以總理自著之「三民主義」「建國方略」「建國大綱」爲標準、(二)黨員之行動及言論、必須合於總理之主義及遺教、如有不遵奉總理之主義及遺教者、皆一律以紀律裁制之(三)共產分子加入國民黨之後、其言語行動必須合於上二項之標準、如有不受國民黨的主義政綱與章程之約束者、皆當受同樣的制裁、

   

    然共產派加入國民黨後、一年以来、在主義上只作以階級鬥中爲中心的宣傅與工作,在農工運動方面、設種種方法排除非共產派的國民黨之叁加、凡非共產派的國民黨所作的農工運動之工作、則不惜誣衊之排擠之破壞之、在組織方面之則利用田民黨之軀幹。以發展共產黨之勢力、務使依據三民主義的國民革命、實際上蒙絕大之打擊、凡此種種、實皆與孫總理創立三民主義的政黨、固執三民主義的理論和政綱、及容納共產派加入國民黨的本旨、大相刺謬、

   

    在理、凡是國民黨黨員、應該依據國民黨的主義政綱章程而努力、才是國民黨忠實的黨員、凡是共產黨黨員、廳該依據共產黨的主義政綱章程而努力、才是共產黨忠實的黨員、共產黨的黨員與國民黨黨員共同集合於青天白日旗幟之下、原是要聯合全國革命分子在一條戰線上向軍閥和帝國主義者進攻、然而實際上兩個性質不完全相同的政黨合在一起、發生糾紛是不能免避的結果,在這一種糾紛簸盪之中、便不能免掉兩種結果:(一)共產派的黨員如果要忠於共產黨、便非作國民黨的叛徒不可、(二)非共產派的黨員如要忠於國民黨、亦作共產派的仇敵不可、如果要不作共產派仇敵、則只有做國民黨的叛徒、從共產黨方面說、國民黨使共產黨的分子叛共產黨、是於共產黨有害的、從國民黨方面、共產黨使國民黨的黨員叛國民黨、則於國民黨又有害的、所以共產派和國民黨黨員集合在青天白日旗幟之下的結果、只是天天發生糾紛、時時產生叛徒、如果任這種局面延長下去、不過是兩敗俱傷、使中國國民革命的力量、由自殺而至於銷滅、

   

    從上面所述的理論和事實考慮下來、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取銷共產派在國民黨的黨籍、是極正當的、咱們希望以後國民黨和共產黨在相同的目標上仍以友党的態度、聯合作戰、而在不相同的實施主義的方針上、各自努力、以期在最短期間、至少能夠實現兩方最小限度的主義與政綱、

   

   

   

■ ■ ■ 【以上全文完】 ■ ■ ■

   

    以上《國民黨爲什麼取銷共產派的黨籍》,均是以中華民國十七年出版之《清黨實錄》中同名内容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首發【析世鑒】。

   

    《清黨實錄》爲收錄「起民國十四年十月。迄民國十六年七月。」之中國國民黨清黨前後多種形式文獻之出版品,但原書未一一註明收錄内容之原始出處。

   

■ ■ ■ ■ ■ ■ ■ ■ ■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