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此信首发1998年《大参考》。为纪念林老仙逝,再读林老心声)
    林老来信: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传珩君:
    傅升带回你的《赢:赢新格局》一书,我一口气浏览了一遍,其他文章,西安的中青年朋友看完后才送给我看。

    从你的一本书已经可以看出你的思想体系,的确是新文明思维,是人类社会政治观念的一个革命性的变革。我虽然年已七十,但仍然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看了你的书,我激动不已。我相信中国和世界未来的格局必然会符合你的设想。
    不过,我有一个点补充意见。人类认识和社会发展的任何一次根本性或革命性的变革,必然要有一个过渡阶段。人类社会由对抗到妥协的转变,恐怕也是如此。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基本点是:人类的共同利益已经超过阶级的、民族的利益和意识形态的分歧。他的新思维对于基本结束全球性的冷战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他却忽略了集团的、民族的和意识形态分歧的惯性,忽略了国内和国际,狭隘民族主义的顽固性和维持一个松散联合的强大国家的必要性,以至遭到国内人民的抛弃。现在,意识形态分歧的余波依然存在,而民族利己主义、霸权主义,不是余波,而是相当顽固,因而,在局部范围,冷战并非结束,对抗并非终止。特别是在伊拉克、伊朗、利比亚、前南斯拉夫、中国、朝鲜半岛,对抗还很严重。仅就中国大陆来说,人民对统治者历来是宽容、妥协的。连崇祯皇帝那样的暴君,人民还长期表示惋惜,对雍正、乾隆那样有作为的暴君,人民还加以歌颂。“六.四”以来,我们这些民主主义者苦口婆心,不厌其烦地呼唤宽容、和解、对话,统治者那有一点宽容的意思。就是某些进一步退两步的微小的进步,也是被国内人民和国际社会像挤牙膏似地一点一滴挤出来的。
    由此看来,从对抗到妥协的时代革命性转变,必须有一个过渡时期,在这个过渡时期,人民及其代言者,必须不倦地阐述和宣传宽容、妥协、和解的理论和主张,同时也不能放松必要的反抗。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不可少的。没有反抗就不可能由对抗的时代过渡到宽容、妥协、和解的时代。
    浙江问题,我和许良英两个浙江老头已对一些年轻人的做法提出不同意见(指组党)。浙江的年轻朋友正在聚会研究我们的意见,商量善后问题,就遭到疯狂镇压,半天之内拘押十一人之多,一个未参加活动的弱智工人也被开除公职。令人痛心。
    你书中致世界公民的公开信很好。今年是《世界人权宣言》颁布五十周年,我们原来想搞一个致联合国和全世界人民的联名信,可否请你以你的公开信为基础,突出人权问题。作一些修改补充,我们就无需另行起草了。
   
    问好!
   
    林牧98/07/15
   
    复信: 为“共同妥协”而斗争
    林老先生:
    拜读惠书,感谢您对拙著的抬爱。
    您所提及的历史过渡阶段和人民反抗的思想很重要。
    民主是对专制而言的政治概念;民主制度是社会政治力量对比基本平衡的产物;而“共同妥协”和“大家都赢”的圆和新文明,却是我们坚持走民主道路要追求的更高价值理念。妥协不能是单方面的,所以我称之为“共同妥协”。民主的概念是相对的,而“共赢”是彻底的民主和平等意义上的思想。社会在从相互对抗走向共同妥协的过程中,要经历各种社会力量的斗争、制约、分化、组合阶段。我在《大陆民运方略》一文中谈到:“一个共同妥协的社会,既不是坐等而来的,也不是执政者恩赐的,而必须要经过积极、理性、稳健的政治斗争来争取。”历史上,所有当权者都不可能主动对人民宽容与妥协。而是在力量对比关系不断发生变化过程中被动地做出让步的。但是,我们决不能因此而重演“你死我活”的对抗性历史。新文明价值观所言的全新社会变革,是“共同妥协”与“大家都赢”;为了正义而不是复仇的社会运动。
    今日世界,在圆工具全球化基础上的经济一体,政治合作,文化多元,已注定了“共同妥协”的社会新纪元必将到来。两极对抗社会的结束,已经为此拉开了序幕。而冷战后的社会矛盾、认识冲突、行为错乱,甚至局部动荡所酿及的旧怨新恨,恰恰正是新旧文明转换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阵痛和负面反应。戈氏的“新思维”之所以能对结束对抗社会产生推动作用,正在于它反应了这种时代要求;而他的失败,并不在于对社会发展趋势的把握,而在于他没有把那种思想转化为时代文明和现实能量,为解决实际问题提供思路、方法与规则。
    目前中国的政治专制力量,是对抗社会存续下来的最后政治势力,其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都受制于对抗社会的传统框范,而且仍不肯向新生的民主力量妥协。这一事实也反证了中国的新生力量还很幼嫩,还没有构成足以迫使其做出实质性让步的强度。因而我们的一些朋友便开始急躁起来,导致行为上的盲动。我常把在大陆从事民运比作过“地雷阵”,每一举步投足都要三思而后行。我们的目的不是要让大家“雄赳赳”前赴后继地倒下(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可以这样做),而是要带领大家以最少的代价走出“雷区”,保护和发展中国的民主力量壮大到足以影响全社会,能够迫使专权者接受“共同妥协”的价值理念。那种仅仅看到社会矛盾日甚,而武断“你死我活”式的革命不可避免的认识,末脱对抗社会的窠臼,其思想意识谈不上革命性的转变。这实际上也忽视了理论的指导意义和政治力量的主导与制约作用。
    台湾的国民党也走过了从革命党到专制党的过程,最终却在民主力量的不断状大条件下,和平接受了共同妥协的现实。虽然国民党较之共产党积极了许多,但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共产党人在对抗社会走向没落之时,为自己的政治前途着想,而被迫接受新文明变革的可能。何况共产党内部也存在开明与保守的斗争,甚至不乏革新力量。共产党的政治态势,同样受制于内部的力量对比。在中国,只要存在和平变革的可能性,我们就不能放弃。民运的中坚力量应以对社会高度负责的精神,尽可能采取节约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如果我们急功近利,为浮躁情绪操纵,做社会运动的尾巴,政治精英的作用在哪里?理论的指导意义又在哪里?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解决好我们的指导意识。民主运动的出发点究竟是与共产党对抗?还是反应时代发展的要求,推动全新的社会变革?如果仅仅是前者,我们就会降格为对抗社会敌我两阵同等的政治立场。如果共产党至今固守旧文明意识形态,坚持与民主派对抗,那么代表新文明的政治力量,则应站在更高的出发点上坚持反对抗。只有这样理解“人民反抗”的思想,才能化腐朽为神奇,拓开中国民主运动“柳暗花明又一春”的政治前途。
    中国在实现民主化的过程中,斗争是不可避免的,但破坏性的对抗是不可取的。共产党目前的不妥协,正在于她仍然是对抗社会的政治势力,如果她不能适用时代的发展而自我更新,将被历史所淘汰;而民主人士是合作社会的政治代表,所以主张和解、合作与“共同妥协”、大家都赢。如果我们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趋势,也在穿旧鞋,走老路,同样是毫无出路的。因此,我们应旗帜鲜明地确立以下政治原则:
    为共同妥协而斗争,而不是为对抗而斗争。
    最后,您与许良英老先生可谓前辈,理当在把握全局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
    以上意见,敬请教正。
   
   
    顺颂
   
    大安!
   
    后学 牟传珩
    1998 /7/25
   
    林老来信: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传珩君:
    7月25日来信收到。看来,我们的讨论还需要进行下去。因为我对现在讨论的问题并没有弄清楚。还需要在讨论中,在对方的启发下来解决自己认识上的矛盾和含混不清的地方。
    我这个人,既执着又不太固执。在维护大的政治信念和维护个人独立、尊严这一方面是执着的——“三军可夺帅 ,匹夫不可夺志。士可杀不可辱。”在具体观点上是不固执的,是易变的。这可能同我的出身有关系。我的政治观点,不是在学院里形成的,而是在政治操作中形成的,是在极权体制下站在开明的领导人一边同顽固的独裁者作斗争中形成的。因而,不受学派的拘束,更多的考虑到代表民意民心和政治实践中的可行性。我不是空头理论家而是实践者。好评如潮的《方觉纲领》,在我看来大多是难以操作的纸上谈兵。
    我所设想的从对抗时代到妥协时代的过渡阶段。它的主要任务是初步建立起民主的政治制度。(是初步建立还是基本建成,我现在还看不清楚)。说得更加直截了当一点,就是:有了民主制度才能进入妥协时代;没有民主制度,统治者和人民之间,都不可能实现共同妥协和双赢双胜。为什么会这样?主要由于在建立民主制度之前,政府、统治者掌握和运用着强权,而人民、被统治者却处于无权受压的地位。我没有见过或听过掌握和运用强权的统治者对被统治者实行实质上的妥协。当然,正如你所说的:统治集团内部也在分化,当力量对比不利于统治集团时,他们也不得同人民妥协。是的,统治集团内部也决不是铁板一块,我和鲍彤一类的人正是从统治集团分化出来的。可惜,你没有经历过中共的党内斗争。在中共党内宽容与残暴、人性与党性、关心人民疾苦与不顾人民死活两条不同路线的斗争,比之与压制党外的持不同政见者更加残酷、更加可怕。我个人就因为1965年参加了胡耀邦在陕西省推行的以“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宽政策,搞活经济”的为期百日的超前改革,受到长达13年的残酷打击,其中包括两次入狱、两次群众专政、两次开除党籍,多次自杀和8年半劳动改造。尽管这样,1978年12月和1979年1月我奉命多次去西单看你们的“民主墙”,还要遵守党组织纪律,不敢同你们那些人接触,更不可能同你们合作。
    还有两点特殊情况:一是中国同前苏联不同。在前苏联,知识分子对专制体制的反抗超过中国;赫鲁晓夫的初步改革,缓解了极端专制的体制;资深的斯大林主义者大多寿命不长;因而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民主派领导人可能脱颖而出。在中国,上有八老,下有邓力群等原教旨主义势力,胡耀邦、赵紫阳、万里夹在中间像小媳妇一样横遭折磨,难以大展鸿图。
    二是,中共的第三代领导人和第二代不同。胡、赵、万等第二代领导是有现代意识的政治家,而且亲身遭受过旧体制的残酷打斗。第三代领导人大多是不懂现代政治的技术官僚(70%是工科出身),而且除朱熔基以外,在旧体制下一帆风顺,末受过打击。也就是说,他们是在旧体制下受益而末受害的 既得利益者。乔石在他们中间是比较宽容的、开放的。但是,乔石也是在被迫下台以后才于今年5月在广东省两次党内会议上发出了“官逼民反”的呼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