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医疗不公透视制度本质——从罗漫•罗兰《莫斯科日记》谈起]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牟传珩:现代化盘整进程与中国知识分子成长
·牟传珩:我的儿提时代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牟传珩:难搏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的八点建议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猖獗的地方缩影 ——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
·牟传珩: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牟传珩:政绩工程造假何时休?——也为《中国法治建设》白皮书“喝彩”
·牟传珩:“三手代表”形象与“橡皮图章”命运——聚焦中国人大制度五大弊端
·牟传珩:给今年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出议题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医疗不公透视制度本质——从罗漫•罗兰《莫斯科日记》谈起

   
    1935年著名作家罗漫•罗兰,访问苏联归来后在其撰写的《莫斯科日记》中,描述了苏联吹捧的“人民作家”高尔基如何养尊处优,富华堕落,“过着封建领主式的生活”,有四、五十个国家供养的工作人员天天为他一人服务。同时该书客观地披露了:“身为国家和民族卫士的伟大的共产党人及其领导人,正在不顾一切地把自身变成一种特权阶级,并且比什么都严重的是欲变成特权阶级”。这部来自于本是看好“社会主义制度”的苏维埃老朋友——罗漫•罗兰的著作,一针见血地戳穿了打着为“劳苦大众服务”的“红色贵族”们的谎言。如今70多年过去了,由“为人民服务”,到代表“最广的人民利益的”的中国特色医疗制度安排,不由得让我们想起了罗漫•罗兰笔下的场景。此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份《调查报告》数据称: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另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疗养院,每年开支约为500亿元。这笔挤占百姓医疗资源,每年供“红色贵族”们养生、享受消耗掉的巨额资金,足可挽救那些因无钱就医而死去的无数贫困者的生命。
    中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而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80%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疗养院,而大医院、疗养院,又多是为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红色贵族”们服务的。如此以来,在这样一种中国特色的医疗体制安排中,制度的本质究竟体现了谁的利益,又为谁服务,不是已经昭然若揭了吗?那些创造社会财富的劳苦大众,一面要被捧出来作为“社会的主人”;一面却又把他们排除在社会服务之外。那些“满嘴跑火车”,大谈“学雷锋”、“讲奉献”、“艰苦朴素”、“为人民服务”、“三个代表”的红色贵族们,哪个不是以“公家”的名义,住豪华宾馆、豪华别墅,坐高档轿车,如同高尔基似的以级别、权力大小不同,身边分别配有秘书、保镖、司机、医生、保姆、厨师、勤务人员等等,不仅为他们个人,且为他们家庭无偿服务。他们用“人民公仆”的金字招牌为“免费证券”,在一切社会资源领域“通吃”免费大餐。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他们还要“谆谆”教导人民,即使总统下野也不能享有特权的西方国家,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剥削制度,而他们才真正代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社会公平。
    回首前几年“医改”情况分析,中国2002年的GDP总额10.4万亿人民币,卫生医疗总费用5084.2亿元,占GDP的5.3%,但是这笔开支的63%是由老百姓个人承担的,人均403元。然而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191个成员国的卫生总体绩效排序中,我国仅排在第144位,远比人均GDP不如我国的埃及(63)、印尼(92)、伊拉克(103)、印度(112)、巴基斯坦(122)、苏丹(134)等国还低。2000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曾在对全球191个成员国国家卫生系统的业绩做出量化评估后,对这些国家的卫生绩效进行了排名,该组织得出的一个令中国政府耻辱不堪的结论是:中国在“财务负担公平性”方面,位居尼泊尔、越南之后,排名188位,倒数第四,与巴西、缅甸和塞拉利昂等国一起排在最后,被列为卫生系统“财务负担”最不公平的国家。这是对“社会主义中国”多么巨大的一种嘲讽。这些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税收大幅度提高,不能说政府手里没有钱。但各级政府除了把钱用于保障红色贵族利益阶层的享受消耗,还花于大建好大喜功的“面子工程”,“政治工程”,甚至贪污腐败,挥霍浪费,以至于忽视百姓“生老病死”的现实疾苦。如今城市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楼堂馆所林立,各地政府机关大楼修得比欧美等发达国家还要豪华气派。各级官员不仅暗地权力寻租,而且工资一调再调。他们穿名牌、戴名表,吃喝玩乐、公费疗养,公费旅游,出国观光、各地考察,即使调息、养病都由国家统包,大把、大把花钱,从不受纳税人的制约。具体到医疗服务领域,长期以来各级政府任由农村合作医疗体系解体、放弃社区医疗卫生网络的整合和建立,而不断扩张城市中心医院和贵族医院。眼下农村人比城里人更惨,医疗优质资源多集中在大城市。城市某些居民尚可享受极低水平的医保、社保,农民却只能“小病扛,大病拖,重病等着见阎王”。现在老百姓自费花的钱多了,能得到有效治疗的病人却少了,看不起病或治不起病的人多了,因无钱治病而病死的人也多了。中国那么多劳苦大众以赋税方式向国家上交的血汗钱都到少数“通吃”者的贵族病房与度假村里去了。仅就国家卫生部2003年统计公认的数字证明:现今中国大陆,有近50%的人应就诊而无钱就诊;30%的人应住院而住不起院;数以千万计的民众因病而返贫;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因治不起病而丧生!如此不公的社会现实,哪里还有“和谐”可言?
    社会虽然由于人们的禀赋、能力、所处地区等各种因素与自然条件的不同,客观上会有贫富差别,但在社会地位与竞争机会上应是相对公平的。中国社会的问题,恰恰就在于,一些公共政策在制订出发点上,就不是保护大多数人的利益,而是保护垄断权力、财富的特权阶层。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不允许民主监督,舆论公开。中国的医疗服务只不过是透视了这种制度本质的一个窗口而已。美国学者萨托利在其《民主新论》中说,每一代人都应有平等的起点,也就是“为了平等地利用机会,从一开始就应具备平等的物质条件”,社会应该使“每个人从一开始就有足够的物质条件以便得到相同的能力而与所有其他人并驾齐驱”。用联合国界定的每人每天收入在1美元以下的标准看,中国目前还有1.5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占世界贫困人口的12%,居世界第二位,而我们的制度本质竟是用13亿人的80%资源为850万党政干部服务。特别是近10年来,以国企、医疗、房屋、教育、失地农民、城市水电气等与民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公共服务的改革为例,大都是以牺牲广大民众的根本利益为代价,让少数享有特权和垄断资源的人获利,形成官商勾结,与民争利的权贵资本利益阶层,因而导致腐败丛生,民怨沸腾!不断强化改革中出现的“马太效应”。根据中国社科院发表的《2005年社会蓝皮书报告》,从1993年到2003年的10年间,群体性事件参与人数由约73万增加到约307万;1986年以来,治安案件的年均增长速度超过10%。

    这些年来,中国的GDP以两位数在增长,国家财政收入更是以夸张的速度攀升,让民众支出的各种杂捐苛税也是年年增加,只有最关乎民众福祉的工资收入和公共福利,却没有根本性的改观。如今民众无不抱怨: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就不了业,煤矿事故死人比全世界同行业死人的总和还要多。其中,住房、教育、医疗,被老百姓称之为压在头上的新“三座大山”,压得人们喘不上气来。而社会分配贫富悬殊越拉越大;整顿吏治却越治越腐败。正如胡鞍钢等人所警示的那样:“当前中国社会形势极其严峻,再次进入社会不稳定时期,其突出表现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经济结构调整;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下岗洪水和失业洪水;世界上最显著的城乡差距和地区差距;世界上基尼系数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世界上最严重的腐败及其最大的经济损失;世界最大范围的生态环境破坏。”
    在社会保障“少数人通吃”法则成为制度本质的现实中,当摆脱贫穷的努力遭遇到不公正社会制度制约的时候,首先产生的是人民对社会制度公正性的渴望。然而,眼下红色权贵阶层利益却对民众利益不断挤压,这种挤压的结果就是社会始终处于一种恶性循环之中:权贵阶层凭助公共权力挤占下层民众的权益,公正分配与调节社会资源的机制失衡,贪婪的权贵阶层与下层民众之间形成强烈的官民对立、贫富对立格局,外部性的制约因素导致大量贫困人口处于生存难境。公众感觉和国家宣传的截然背离,反衬了官方“太平盛世说”的虚假。当一个大学生四年学费等于一个农民35年的纯收入时;当房价与家庭年收入的比例达到了近20倍时;当65%的中国老百姓没有任何医疗保障时;这种“太平盛世说”岂不成了天下的笑柄?然而,官方为了维护这种假象,却借口“稳定”,打压维权,封杀舆论,坚持高压统治,保障红色权贵利益不受挑战。在这样一种社会畸形发展,又不允许民主监督的竞争道路上,决定社会权力与财富分配的制度本质只能是少数人的意志。这样的现实,不能不让我们想起罗漫•罗兰访苏归来揭露“社会主义苏联”假象的《莫斯科日记》。
    转之《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