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秩序都来自于自由——帕里戈金“消散性结构”理论的启示]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牟传珩: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牟传珩: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牟传珩: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
·牟传珩:贾庆林工作报告“六上”经 ——中国“政协”性质最新揭秘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牟传珩:2009年“两会”前沿战硝烟透视
·牟传珩:大陆“说不”情感再发作——“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牟传珩:中南海意识形态转向——北京政治形势全面倒退
·牟传珩:金融海啸重创下的中国“两会”——北京唱响“最危险的时候”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牟传珩:北京陷入经济危机困局——没有找到复苏动力
·牟传珩:北京发起“政治洗脑”新浪潮——中共唱响“多党合作、政治协商”
·牟傳珩︰走進“民主牆”歲月——重訪古堡式“歐人監獄”
·牟传珩:“中国崛起”的军事炫耀 —— 青岛海上大阅兵序幕拉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秩序都来自于自由——帕里戈金“消散性结构”理论的启示

   
    霍尔巴赫曾在其《自然体系》一文中这样指出:“秩序和混乱在自然中实际并不存在,因为自然界的一切都是必然的。自然是遵循着不变的法则,并且迫使一切事物在生存期间时时刻刻遵守其自身的存在所派生的各种规则的。”我们在霍氏的上述理论中丝毫也找不到决定性关系以外的任何偶然意义与自由。这种观点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得到了更充分的认同。后来发展为冷战时期东方阵营政治统治的思想基础,即所谓唯物决定论。
    作者早在1981年撰写的《对规定的否定——我的多元非决定论》一书中,对此提出了不同的见解:“宇宙的发展不是单一的、先存的、有目的的和创造性意向的、一条线地必然进行着,而是一种无所谓目的,充满偶然性的自然与自由合二出三的结果。当代量子物理学证明,微观世界的量子扰动是毫无规律的……。”后来,我惊喜地发现了在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和奥斯汀得克萨斯大学工作的伊里亚•帕里戈金博士提出的著名“消散性结构”理论,并发表了一篇题为“秩序来自混乱”的演讲,首次提出了在“波动中建立秩序”的观点。他认为进化的本身可以看成是通过出现新的更高级的“消散性结构”而逐步发展为一个复杂多样化的生物和社会有机体的过程。 (博讯 boxun.com)
   
   

   
   
   
    为了说明这种过程,帕里戈金非常有说服力地例举了白蚁在完全自由无组织的情况下活动,筑成了具有高度结构的蚁穴。白蚁开始时是在地面上随意地爬行,这里停停,那里走走,不断地遗下每一小点不规则的“粘性物质”。这些积存物的分布,完全是无计划、无目的、无规律的、但却包含着发生原理意义上的化学吸引力。因此,别的同类也会聚来。于是,不断增集的粘性物,逐渐结成柱状或屏障状。如果这些累积物彼此联接,便形成一个拱形结构,组成一个复杂的蚁穴的基础。从每一个随意的开始行动,变成了高度精心修建的结构,即从点到圆的过程。
    由此帕里戈金总结说:“因果论严格的定律,今天对我们来说是有局限性的。它只适用于高度理想化的情况,对变革的描述几乎是笨拙的模仿……科学的复杂性……使我们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
    无疑,帕里戈金所阐述的理论更有说服力。作者由此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任何秩序都来自于自由,来自于万物竞争所形成的总和。
    从社会意义上看,有时一种秩序的形成与终结,也是一种盲动的结果。当代最现成的例证便是前苏联1991年8月政变。当时,前副总统亚纳耶夫只是在8月18日事件的前夕,才知道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内阁部长和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其他成员直到最后一分钟还什么都不知道。政变的确没有预谋,没有计划。然而他们却导致了苏联秩序的划时代意义的变革。再如,苏联这一世界红色帝国的解体,也并非是人们深思熟虑的结果。最初戈尔巴乔夫只是委托叶利钦、克拉夫丘克和舒什克维奇讨论联邦条约的命运问题。他们在别洛韦日丛林一个偏僻狩猎区聚会时,偶然产生了使苏联自发解体的念头,由此便做出了建立独联体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应合了当时各政治力量的离心倾向。于是,一个强大的统一大国,就此分崩离析了。前苏联和东欧的现秩序都是在波动中建立的。体现了社会各种政治力量自由竞争的总和。
    由此可见,真正意义上的社会秩序,都不是那一些人主谋规定出来的。而是来自于个体的自由竞争、相互制约的结果。一种能够体现人、社会与自然和谐的秩序,一定是在人们自由生活中由点到圆形成的,是社会波动的总和,是一种不平衡中的平衡。而在暴力状态下,借助强权意志所建立的高压秩序,终将走向秩序意义的反面,导致人们对秩序的否定。
    社会强权者坚持说,社会一旦放弃高压强制,就会招致混乱,并以此为由来拒绝变革强制秩序。岂不知,暂时的混乱,正是自由秩序的真正开始,人类趋利避害、自由发展的“节约法则”,足以对未来做出和平和秩序的承诺。东欧诸国最先结束混乱,走向真正自由秩序的国家,不是已充分力证了这一观点吗?
    那么,自由究竟意味着什么?
    传统的观念认为,自由就是认识了的必然。这实质是对自由本质的限定,对自由意义的扼杀。本文所认识的自由,是一种对必然性的否定,是对限定的超越。具体到人的自由而言,没有约束的自由思考是其思想自由,没有羁绊的自由行动是其行为自由。而社会所有成员的自由思想与自由行动的总和,便是一种社会秩序形成的必然。这种必然是以自由为内含的,是自由的综合体现和肯定。一种法定社会秩序中的必然,就是每一个社会成员依法充分自由行使权利的保障。因此,任何社会成员都会从自由的本意出发,来维护这种自由权利体现的秩序;在维护这种秩序对其自由提供保障的前提下,自愿接受它的“限定”。
    基于这一原理,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合理秩序都会在体现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社会与自然的和谐的总原则下,最大限度地保证人的自由。在“自由”与“限定”的“谈判”中,寻求使双方都最大受益的有效边际。
    人类在走向完全自由的道路上来自于两个方面的制约:一个方面是自然意义上的;另一个方面是社会意义上的。前者反映了人在改造自然,超越自然方面的活动自由所受到的制约;后者则表现人在社会事物中人的独立思想,自主行为过程中遭受的约束。当人在与自然发生关系中不断走向自由的同时,却不断陷于了社会意义上的不自由。人类自从进入了对抗社会后,不平等的权利义务关系便使多数人的自由遭到剥夺。人与人之间不断地为争夺财富和权力,残酷迫害、无情斗争。广大劳苦大众不得不为争取生存“自由”,而牺牲发展的“自由”;为了经济利益而牺牲政治自由和思想自由,使自己成为暴力秩序条件下仅仅会说话的“驯服工具”。
    难道这种历史还能继续下去吗?
    转之《自由圣火》 _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