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2004年春夏之交,我的三年刑期快要满了;儿子的三年高中学习也要毕业了,正准备考大学。这可谓他人生道路的关键一步。我的心一直为他悬着。为此,我争取了一次狱内打电话的机会,想在他临考之前,叮嘱他几句。谁知他为了高考,仍在郊州没回家,我只能与妻聊了一会儿,话题自然是儿子高考和我即将刑满出狱。
    也许这电话提醒了窃听者:我快自由了!“五、一”7天长假过去不久,记得那天全狱停电,都没出工。上午10时左右,值班人员突然到我监室里喊我,说张监区长找。我即随他走向谈话室。张监区长正站在门口,见我走来,迎上前悄悄对我说:你们青岛的公安人员来看你了。你有话要好好说,不能动态度。

    我一听青岛公安,知又是政保处那伙人,心里便吃了苍蝇似的恶心。我想掉头返回,又觉得会让队上不好交待,只好随他走进接待室。
    接待室里坐了三个人,一个是狱政科的陪同人员,另两个是青岛公安郑永清与他的搭挡。他们见我与监区长走进来,便起来叫我“老牟”,问我还好吗?我一见这些曾具体执行上级意图,迫害我的人,就压不住内心的怒火,也不顾狱政科和监区领导在场,毫不客气地对郑永清说:我被你们整的好惨,你说好吗?
    郑说:你这不挺好,你的家人、朋友都挺好啊,你儿子也正准备考大学。
    不提儿子还好,一提儿子我就记起搜我家那天,他们对孩子的伤害。我说:还好意思提我儿子,你们全是没有人性的工具。我不想再见到你们。
    郑说:我们受领导委托,来看看你。
    我冷冷一笑说:我还没出狱,就想布控了。
    郑没回答。他那个我不认识的搭档,和蔼地说:老牟,冷静点,消消气。
    我不由分说地指责他们违心执法,丧失人格;揭露他们平日以交朋友、帮助之名,搜集情报,从事特务勾当和向法庭提供伪证,并不敢出庭接受质证的事实。郑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似很委屈。据说他受我牵连,至今未能提职。其实,我内心还是有数的,郑在“克克勃”队伍中,还算是好的,只不过是职业的特殊,分裂了他的人格。他们是被那种根本不受公民监督的权力,扭曲成为不会看守做人良知的工具,体现着这种权力的两面性、虚伪性和残酷性。既然他们是代表政府来执行使命的,也就只能代替权力接受我的口舌鞭笞了。紧接着,我又指控他们无法无天,公然非法扣押我与本案无关的书籍、手稿、资料等,且至今不予退还。
    我与“克克勃”的此次会面,与其说是他们接受指令,前来打探我出狱动向的,倒不如说,他们是来接受我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的审判的。
    郑起身要走时,还持意要为我买东西。我异常严肃地说,我从不吃嗟来之食,如果一定要留下东西,我会毫不客气地从楼窗上扔下去。郑见我态度如此绝决,只好作罢,但毅然向我伸出了手。在狱中,干警是不能与犯人握手的。我望着他伸来的手,犹豫了一下,只见他手上的血管突出,脉络清晰。我心想:行!还有血性,便与他握了握手。
    青岛公安政保处的人走后,一场炎热便袭击了狱中的每一个角落。济南的初夏,来的凶猛,令我这过惯了滨海生活的人,还未及做好迎署的准备,便被蒸烤的透不过气来。我每每额头滚着汗珠,从路旁的梨树走过,眼望着枝头上结出的小梨,从樱桃大小,长到核桃大小。记得去年我是这梨就要成熟的季节下队来的。这梨见证着我从它身旁走过的每一行脚印。
    不久,令人难忘的“六、四”国难日又到了,为纪念这一天,我写了如下的诗:
   
    枫叶
   
    什么时候
    心灵创出了伤口
    一个季节绽裂了
    鲜血的光芒
    刺伤了夜的眼睛
   
    什么时候
    影子沉重成了梦
    长安街上
    背不走的思绪
    跌成了一丘坟茔
   
    风霜涂染着的枫叶
    是一片血的舞蹈
    在时代的塑雕上
    满天亮着脚印
    子弹是一枚“勋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