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新文明论坛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前对抗时代(紧张时代——人性变裂),是人类第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时代大过渡;是人类从联合走向对抗、从原始野蛮走向旧文明的时代性大过渡。这是人性的社会化大转折时代。这次历史大过渡,反映了人类在定居、私有制产生时期的自我意识发展,到阶级对抗意识形成的历史阶段。在农业孕育革命时,常年有保障的农作物养育了数以万计的人类共同体,定居的耕作者群体从点到面的扩展开来。畜牧业的产生又向人类提供了更有营养的食品,但也带来了对抗、动乱与暴虐。牲畜业的发展不仅是私有制的诱因,也成为了战争的工具与目标。
    前对抗时代是在原始社会瓦解的基础上产生的,包括后野蛮时代与前旧文明时代两个阶段。人类在这一大过渡时代的最大特征就是:人与自然的对抗逐步减弱;人与人的对抗日趋明显;人际关系、群际关系紧张。这时人们开始不再把同类当作与自然对抗的不可分割的联合体,而看作与自己竞争利益的对手,人类之间同舟共济的关系,开始向争权夺利的分裂倾向过渡。人类意识由集体本位,转为个人本位。所谓人的社会属性,实际上就是以我为轴心与社会发生关系,并从社会关系中反映自我、确认自我的属性。人们之间的价值观念,由简单的生存价值向谋求发展的复杂价值观念转变,贫富、官民、尊卑等价值取向逐步明确,同类相助发展到同类相戮。这时的社会也不再是长幼、男女、强弱这样一些自然因素的关系,而是加入了更复杂的社会意义上的因素。正如一碗清水中加入了调料,使人性混浊了。这种由于人类生活方式的转变而引起的人性变化,正是社会走向全面对抗的一个条件。
   
    当人类与自然的关系相对缓和的同时,便引起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对紧张。这一历史过程,仅仅从人们的居住建造上就可以看到缩影。当人们还在巢穴中生活,仅仅反映的是与自然的关系;当人们围筑栅栏,继而建起类似碉堡性质的家,却不仅仅是挡风遮雨,防御猛兽,更重要的是戒备来自同类间的杀人越货,抢夺偷窃。而后来出现攻守合一的城廓、城墙、关卡等等,则不能不说是“一切人”与“一切人”对抗的象征。

    前对抗时代这一历史性的大过渡,发生于原始社会瓦解到阶级社会产生之初,大约近千年的历史,是人类走向真正社会化的一个决定性的历史阶段。
    人类第一次历史大过渡,就是人们在经济活动中逐步感悟自然“节约法则”,学会运用杠杆、轮子等简单圆动工具过程中,由于时空、效率观念的变化和剩余产品的增加,以及私有观念的形成,而把人与自然冲突转化为人与人冲突的历史进程;也就是人在运用工具创造财富过程中私有欲望产生与裂变的社会进程。孟德斯鸠曾在《论法的精神》一书中谈到:在原始状态中“人人感到力不如人,人人都很难有平等之感。因此人们是不会打算互相攻击的,和平乃是第一条自然法------。人们一旦进入社会,就会失去了软弱的感觉,他们之间原有的平等关系就终止了,战争状态就开始了。”
    概言之,人类第一次历史大过渡,也就是一个孕育分裂政治,产生对抗文化,把同类变为敌人的时代。第一次历史大过渡,不仅使人类逐渐进入了自然经济状态,也使人在自然界中获得了相对稳定的地位。加之当时人类逐步掌握了建筑技术,在凭借农业、畜牧业、手工业劳动及其所提供的生活资料的基础上,依山傍水,圈地己有,饲禽养兽,营造了家庭、家族、村落、庄园,同时也产生了官吏与财主。这时的社会还只是“小社会”,相互封闭,各自为政。人在这里的全部活动,几乎就是在自给自足的小社会环境中产生嫉妒、怨恨与对抗的历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