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据《圣经》所言,亚当、夏娃偷食了禁果,羞怯地发现了上帝创造他们躯体上的不同秘密:阴阳两性原来是如此的契合、互补、相互吸引。于是他们便被罚到世上,繁殖着敌我对立,受苦受难的子子孙孙。他们是不是注定该在自我分裂、相互折磨的旧文明岁月中轮回,意识始终被禁锢在对抗性的人脑监狱中为囚。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人类如此漫长黑暗的苦役,在上帝这个监狱长的换算公式中,也该折满刑期了吧?是不是上帝会有另有一种圣果,可以让人脑也睁开眼睛,反悟互为仇恨的敌人,原本也是与自己契合、互补和相互吸引的。
      古希腊神话中有个著名的传说,即人的来历。
    传说人类之祖是一个有四只手,四条腿,一个脑袋上有正反两张脑谱,并具有巨大威力和智慧的怪物。他的诞生,把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吓坏了,于是众神之首不由分说,就用一根头发丝把人祖割开了,使他“一分为二”,分成了男人和女人。同一个生命被活分为两半,他们痛苦极了,每一半都向另一半扑去,纠缠一起,死死拥抱,希望合在一起永不分离,于是也就有了人类如此难割难舍的男女之爱。这个神话较之《圣经》“创世说”更具“阴阳分合”的启示性,其实这就是“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思辨哲学的情节性演绎。
    今天我们所有的人,都是这种自然理性所包含的“一分为二”和“合二为一”的圆和结晶。而人类的世界观、方法论及其全部社会实践,也是伴随着“一分为二”和“合二为一”的两种抽象思维发展而来的。人类历史上一部分人专注于客观事物“一分为二”的对应、相称、矛盾和冲突的客观存在及其运动规律,并运用这种抽象思维来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如西方从古代的阿那克西曼德到黑格尔及马克思,都强调“矛盾”的决定意义;一部分人则侧重于“合二为一”的亲和、一致与互补的客观存在及其规律,并运用这种抽象思维来认识问题和处理问题,如中国从古代的老子、孔子、董仲舒到康有为,都强调合一的价值观。尽管我们也可以从思辩的意义上理解,“一分为二”的哲学观中也具有“合二为一”的含义,“合二为一”的哲学观中也包含着“一分为二”的内容,但从其基本倾向和侧重点来看,千百年来人类思想界的确存在着这种分野。
      近代社会以来,特别是现代社会,随着时代的发展变迁,工业化浪潮导致了东西方相互开放、交流,各种思想相互作用,互为影响。例如,崇尚法家韩非子的毛泽东既承继了某些中华文化遗产,也大量汲取了西方“一分为二”思维方式的政治化——阶级斗争学说。他毕生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不断革命”论点,直至将“一分为二”思维方式极端化导致了反传统的文化大革命。

      从哲学意义上理解毛泽东思想,就是强调矛盾普遍存在及其动力作用的理论。而这个理论是由西方的黑格尔集大成,经由马克思的发展,由列宁付诸实践,最终在毛泽东晚年发挥到颠峰的。毛泽东认为即使在“社会主义社会”,也存在阶级斗争,社会的发展阶段始终存在着社会矛盾和社会斗争,只有进行“不断革命”,才能使社会发展。他认为斗争是绝对的,矛盾的解决是暂时的,融冲论是“形而上学”。因此“十年浩劫”中就人整人,人斗人,人害人。我们共同祖先哺育的炎黄子孙,象“奥林匹斯山”上的悲剧一样,活生生地被“一分为二”,在极度痛苦中煎熬了十年。
      “一分为二”政治思维方式在世界旧文明史上,不仅统治过东方,也统治过西方,不仅曾一度兴盛于“社会主义阵营”,也兴盛于“资本主义阵营”,近半个世纪的冷战意识军备竞赛就是最好的力证,“华约”、“北约”就是“一分为二”的现实产物。今天两个世界的“核武库”中,蓄藏的都是建立在各自“一分为二”抽象思维基础上的“对抗哲学”。即使后对抗时代的今天,仍有不少的政治家、外交家在处理国际事务中,坚持对立意识,未脱冷战思维窠臼,甚至在民间也沉渣泛起,兴盛各种“民族主义对抗”思潮。从这一意义上说,在整个人类对抗思想史上,“合二为一”思维方式始终未占主导地位,只是作为“一分为二”哲学的一种补充。如果不是这样,就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战争、暴力与流血,不会有那么漫长的分割全球的冷战时代。这实质上也是与人类自我利益确立之后,运用局部圆动工具,各自为政发展自己的历史相适应的。只有当人类彻底感悟了共同利益所在,并发展到全球可以使用同一圆转动工具时,才能彻底结束“一分为二”对抗哲学的历史。
    当西方哲学家们用“一分为二”思想与自然科学联姻,开辟了崭新的分析哲学时代时;当中国古代的“合二为一”思想,在当时电脑程序中大放异彩,拓宽了其综合性思维领域时,一种东西方“二合出三”的划时代全新哲学公式及思维方式,便应运而生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