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今日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相容天下
·牟传珩:启动海峡两岸民主谈判新思路——主权共有 两岸自治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三大思潮
·牟传珩:我们的思维方式急需转变 ———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第一战场
·牟传珩:“一加二”创造历史溯源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德国是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强国。由于德国法西斯推行种族灭绝和对外侵略政策,野心勃勃地要吞并全世界,结果成为二战战败国,被一分为二,瓦解为意识形态相互敌视的民主德国与联邦德国。世界冷战期间,西德较英法两国状况看好,虽然它的劳动力总额略多于英国和法国,但其国民生产总值却高得多。它的经济增长率自50年代起飞开始,一直很高,而且在欧共体中,德国西部一直是钢铁、化工产品、电机、汽车、拖拉机以及船舶和煤炭的最大生产国。由于它的通货膨胀率比较低,劳动纠纷比较少,所以尽管德国马克不断升值,它却保持着出口产品价格的竞争力。
    德国有十分重视工程与设计的管理传统,又非常重视劳动力的技术培训。职业技术教育一直是维持德国较高生产率的重要因素。这使得它的高质量产品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多年来,德国西部在外贸收支方面一直有盈余,盈余额仅次于日本。它的国际外汇储备在世界上也占有一席之地,世界上已有很多国家把德国马克留作储备货币。
    1990年,东西德实现了历史性的统一,国势大增,开始恢复大国欲望。它主张把世界势力划分成两块,欧洲部分交给德国,其余部分由美国支配。1990年7月20日德国《莱茵信使报》发表评论说:我们的总理科尔已经意识到:德国必须在未来世界上承担更多的责任。德国作为经济上的巨人和政治上的朱儒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德国将来在欧洲的新力量均势天平上将占最大的份量,将成为相对于美国而言的代表欧洲人意见的带头人。而华盛顿也不得不像布什总统一年前奉承过我们的那样,承认我们是一个“领导伙伴”。9月20日德国外交部长根舍在联邦议院发表的政府声明,证实了《莱茵信使报》等德国报刊的分析。根舍说:德国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所起的作用,以及德国所处的欧洲中心位置,促使我们在欧洲承担起确保全欧的统一、稳定和进步的义务。承担起为欧洲在建立世界新秩序方面发挥作用而义不容辞的特殊责任。德国的命运置身于欧洲的命运之中,我们愿意把欧洲共同体扩建成为欧洲联盟。这个联盟既包括经济和货币联盟,也包括政治联盟。我们完成欧洲联盟的速度越快,我们也就越能促成全欧洲的早日统一。
    德国基社联驻欧洲议会干事长英•弗里德里希,曾于1990年6月23日在《巴伐利亚信使报》上撰文说,欧洲的政治结构已经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德国迅速统一,中欧和东欧国家的变革,苏联的衰败和混乱。这一切都标志着到本世纪末世界发展的前景将会使欧洲重新成为世界政治的中心,将成为一个新的世界超级大国,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发挥重要的作用。德国人退到历史的角落,专注于生产和出口,而让美国人来代表西方自由价值的时代已经彻底地过去了。

    统一后的德国人口达8000万,居西欧之首。经济名列前茅,马克是欧共体,甚至是大部分欧洲国家汇兑参照的基本货币。德国领导人因此不厌其烦地强调,要让德国承担与之相应的责任。德国总理科尔甚至说:“如果只满足于德国统一,而不去促使欧洲统一,那我们就违背了历史赋予我们的重托,这就是我的信念。”
    从这一信念出发,德国制定的欧洲战略目标是扩大欧洲共同体,力促欧洲统一。1991年12月,德国同法国联手推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通过,作为它实现其战略目标的第一步。因此,当1992年6月初,丹麦公民否决马约后,德国立即站出来说话,决不容忍重开谈判来对马约作任何修改。与此同时,德国还极力主张欧共体讨论奥地利、瑞士、瑞典和芬兰欧共体成员国地位问题(欧共体爱丁堡首脑会议已就此问题达成一致),并支持挪威、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等国也加入欧共体。其意图是藉扩大欧共体来扩大它的影响。德国还谋求在法兰克福或波恩建立欧洲中央银行,从而建立一个替代伦敦以德国为主体的欧洲金融中心。此外,它还提出在欧共体内,要给德语与英语以同等地位。要求增加它在欧洲议会的席位,在爱丁堡首脑会议上它如愿以偿,将其在欧洲议会席位从81席增加到99席,比英国、法国、意大利各多12席。
    为实现战略目标,德国提出建立欧洲共同体安全政策。德国首先在1992年1月召开的马斯特里赫特欧共体首脑会议上提出,密切欧洲国家之间的合作,制定共同的欧洲外交政策。5月22日,法德首脑会谈后宣布,正式建立以德法为核心,由西欧联盟成员国参加的“欧洲军团”。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称:“这个军团的建立将有助于欧洲联盟获得自己的军事能力。”为此,德国政府提出要修改宪法,以便使德国能够挑起“欧洲军团”的所有使命,包括在北约缔约国范围以外地区采取军事行动。
    波恩政府在主导获奖之后的新目标是,让世界认识德国的“作用”。科尔已多次强调,德国的国际责任不仅限于欧洲,它还将在世界范围内做出“积极贡献”。真正将其意图表述得淋漓尽致的是德国外交部政策司司长。他说:“在苏联解体后的今天,美日德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三个国家,其国民生产总值占全世界的50%,三国是其所在地区的领导国家。”
    德国要加强自己在欧洲的领导地位必须与法结盟建立“德法轴心”。德法“轴心”主要是就法德联手积极推动欧洲一体化建设而言,这是长期以来两国互有所求形成的。施罗德当选德国总理后首先访问了法国,在同希拉克和若斯潘分别会见时均强调法德轴心在欧洲一体化建设中的作用。施罗德出任总理后曾向法国电视台记者宣称,“法德轴心具有重要历史意义,仍将是欧洲最重要的轴心,我希望德法关系向更广泛的范围发展,影响整个社会”。施罗德代表的是德国新一代领导人,没有“历史负罪感”的意识。因而,他在竞选时又多次表示,“德国在欧洲问题上的立场,应出于民族利益,而不是基于某种道义上的责任”。施还曾表示,“德国应自信地去维护自己的民族利益”。从德法关系的角度看,两国的分歧碰撞仍较多。
    施罗德主政后开始改善德美关系,认为有了美国的支持,德才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施在1999年德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内,倡议建立“欧美自由贸易区”,推动欧美关系进一步发展。此外,德国社民党和绿党的组阁条约中更明确规定,美国是德国在欧洲之外最重要的伙伴。
    谋求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则是德国实现承担世界责任的重要步骤。1992年7月之前,德国尚在这个问题上闪烁其辞,但随后却突然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德国朝野政治家纷纷就联合国安理会的组成问题大发议论,宣称,安理会应进行改革,德国应在联合国范围内承担更多的责任,获得更大的影响。为此外长金克尔对外交官发出指示:1、改革安理会的讨论是迟早的事,德国将参加讨论;2、德国同除中国以外的其它4个常任理事国就改革事宜进行磋商;3、德国政府已拟就联邦国防军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及作战行动的法律。
    2000年5月,德国又提出建立欧洲联邦构想,其外长专此访问了法国进行磋商。在内政问题,1998年9月,执政长达16年的德国右翼联盟党在第三届联邦议会选举时败给左翼社民党,结束了德国漫长的“科尔时代”,这是德国政坛在后对抗时代的一次震荡,一个转折。德国基民盟的垮台让人回想起10年前意大利基督教民主党的垮台,该党在战后一直控制着意大利的政治生活,后来被反腐败调查之风摧毁。它曾是反对共产党的壁垒,这使得它能够长期执政。它的德国同党靠着懂得统一游戏的科尔成功地将这种衰落推迟了10年。今天,它也为自己的政治长寿付出了代价,而政治长寿是易于滋生腐败的一个因素。这两个政党都力争成为基督教徒的政党和民众的政党,在社会方面主张人道主义。科尔下野后已因“献金丑闻”成为众矢之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