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等待
   
    夕阳惶惑地遛去。
    土地会在黑暗中发酵的。

    苏醒的童子,用心点燃了黎明。一片片纷飞的叶子,还会追赶那些蹉跎的足迹。
   
    月儿,用蛋黄色的丝线裹着一个渴望。当少女偷视了自己那成熟的裸体曲线,等待就藏匿在那游动着的心间。
   
    等待决不要梦的代替,备好镰子去等待黄色的麦实。快夺过时机盛来的美酒,去陶醉哪能些久违了的事实,干杯!别了——哪些理念的拐杖的背负的原则,只需结束一个虚构的悄忧。
   
   
    飘失的野槐花
   
    思绪,随飘散的槐花去了……没有目的,没有逻辑,无声也无息。
    似大海深层那滚起的波纹,
    似灰色天空落下的毛毛细雨,
    似童子麦秸上吹大的肥皂泡破灭的一瞬间,
    也似弹弓击中的白鸽落下的一簇羽毛。
    为什么思维之琴跳出了这飘忽无定的音符?理智的琴弦竟奏不成一个乐句。
    是因为踏春归来那没有对视的黑瞳孔?还是复苏的大地没有给我深重的嘱托?
    梦中,我空空的双手只捧着一朵雪白的海浪花,孩子般地奔跑在沙滩上。
    卵石、贝壳、喧哗的波涛……
    我跌倒了——浪花溅湿了梦的摇篮。清晨醒来一排无声的琴键。
   
   
    追求
   
    我追寻,追寻那离逝的思绪。良久,良久,没有一个回归的信息。风吹落了繁星一片,我扑捉那些翻飞的花絮。
   
    老槐树转动着岁月的磨。
   
    我追寻那个磨难中的风流,那个细雨浸透的花伞。我多想用记忆的丝线串起那些往事的珠玑,把它悬挂在只属于心灵的墙壁。我知道生命的波纹,总有一天会在地平面上抹去。
   
    于是,我用笔来追寻那沉重的历史,那飘起的纱巾,以及那些梦的足迹。
   
   
    啊!古墙
   
    横着——在东方鸡形的板图上。古青色的土砖,压弯了历史的脊梁。缕缕青烟袅袅升起,如云似雾,弥漫着胡椒的气味。
   
    孟姜女的衣裙,被逃遁的风劫走了。野草三千零一次地苏醒了,在寂寥的山岗上冷默地微笑,给蟋蟀一个跳跃的丛隙。
   
    伸延的古墙,曲曲弯弯,圈着一把生了苔藓的拐杖。
   
    啊!古墙,你饶围着什么?
   
    溅落的杜鹃花朵,掩埋了一枚闪光的校徽。
   
   
    屋檐下的冰凌
   
    卖火柴的女孩裹紧了单薄的衣衫。
   
    风和风在深夜密谈,把黄金色的秋,交给了冬天,飘落的黄叶,化作纷飞的雪片,瞬间,汪洋银海抹去了这边和那边。
   
    卵石间的水簇,在凝固的小溪中呻吟……
   
    其实,严冬有什么可怕的?苍蝇死了,世界是洁净。屋檐下的冰凌,在诗人的眼里是一首优美的诗。麻雀觅不到事物并不能证明冬的贪瘠。当西北风冰冷的手心,抚摸黄河两岸每一寸土地,积雪覆盖下的地壳里,便蕴藏着一个春的冲动。
   
    风和风在密谈,月和月在换岗……
   
    小河在松动的冰层下,悄悄唱着天空听不懂的歌。
   
   
   夜
   
    星星眨着疲倦的眼睛,也许会在黎明前睡去,长城下的喧闹被黑色的波纹吞没了。
   
    夜在掠夺,掠夺彩色,一切光亮……
   
    我被劫持了,劫持在小小的方格里,多象一个没有脉搏的感叹号,仅仅是为了句子注释情调。
   
    心哪里去了?我不知道,是角落中的蟑螂,偷去作了一顿丰盛的夜餐。失去灵魂的躯体,多象一只被喝尽了酒的空杯,一任无处不在的空虚,占有它的形式。
   
    存在被亵渎了!我勃然而起,举起双拳,很命击打夜的胸膛。上帝开出的医治愤怒的药方,怎么不奏效了,沸腾的热血,正在命运的躯壳里咆哮……
   
    共和国,你起跑 !相伴我和你。
   
    原载《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