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牟传珩:现代化盘整进程与中国知识分子成长
·牟传珩:我的儿提时代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牟传珩:难搏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的八点建议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猖獗的地方缩影 ——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
·牟传珩: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牟传珩:政绩工程造假何时休?——也为《中国法治建设》白皮书“喝彩”
·牟传珩:“三手代表”形象与“橡皮图章”命运——聚焦中国人大制度五大弊端
·牟传珩:给今年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出议题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中国地理面积仅次于俄罗斯与加拿大,位居世界第三,是一个地区性的大国。但至中国晚清时代,政府封闭保守,腐败无能,拒不推行改革,开放疆域,积极回应资本世界扩张的时代挑战,结果为洋人坚舰利炮所破,被迫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以至于造成困扰至今的中国周边纷争。
   
    近代中国,自1842年8月签订《中英南京条约》起,随后又签订了1858年的《中俄瑗珲条约》、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1864年的《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1881年的《中俄伊犁条约》、1887年3月的《中葡北京条约》、1860年的《巴夏礼与白崇光协定》、1898年6月的《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等等卖国求荣条约,被西方人耻笑为“东亚病夫”。这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才使得中国政治地图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周边从东北到西北,再到西南,最后到东南沿海,约150余万平方公里,有大片领土被别国割去、占领、租用。这些国家分别是俄国、印度、葡萄牙、英国、越南、日本等。

   
    在中国东北地区的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斯塔诺夫山脉)以南的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于1858年《中俄瑗珲条约》被俄国割占。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又被割去乌苏里江以东4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两个不平等条约加在一起,中国被沙皇强行割去100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成为俄国版图的一部分。中国的西北边界,直至19世纪中叶以前,一直在巴尔喀什湖北岸。汉代以前,包括今新疆和中亚在内的广大地区与内地已有经济文化联系。两汉王朝建立,这些地区已基本实现了政治统一。自西汉以后,中国西北边界一直稳定在巴尔喀什湖北岸。在清代的历史文献中,对中国的西北边界的记载是十分清楚的。《西域图志》中的伊犁全图便标明中国西部边界在巴尔喀什湖北岸。《清一统志》等书也同样做了记载。1958年苏联政府审定的《苏联历史地图集》,也明确标示直到19世纪中国的边界还在巴尔喀什湖北岸。1864年,沙皇俄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加之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共割去巴尔什湖以南以东的中国领土达44万平方公里。1881年以后,通过《中俄伊犁条约》和其他勘界议定书,沙俄又割去中国领土7万多平方公里。1892年,沙俄又强占了萨雷阔勒岭以西2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至此,沙皇俄国共强占中国西北疆域达53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
   
    1920年,列宁领导的苏维埃政府郑重宣布:“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订立的一切条约都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租界,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残暴地从中国压取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地归还中国。”但这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延续至今,中俄边界问题仍未能完全解决,成为后对抗时代影响两国关系的潜在隐患。
   
    中国西南地区的中印边界,乃是又一突出的边界问题。中印边界争端,是英国统治印度时期划定的“麦克马洪线”引发的。
   
    所谓“麦克马洪线”,实质上是英国代表英属印度外务大臣麦克马洪,与西藏地方当局代表夏札司伦秘密交涉,于1914年3月24日在德里秘密换文,并在英国单方面提供划有一条红线作为印藏边界的两幅附图上签字的。这条大体沿着喜马拉雅山脊的红线,就是“麦克马洪线”。这条线将中印传统习惯线以北的9万多平方公里中国领土划归了印度。中国西南地区同印度有长达2000公里的疆界,虽在历史上从未经过任何条约或协定划定过,但两国间存在着一条按双方行政管辖范围所及而形成的传统习惯线。它的东段自不丹东南端起,沿喜马拉雅山南麓,与布拉马普特拉河北岸平原向东,至中、印、缅三国交界处止;中段从中国西藏阿里地区与印度喜马偕尔邦和北方邦接壤处起,沿喜马拉雅山脊向南,到中、印、尼三国交界处止;西段北起喀喇昆仑山脉,南抵中国与印度拉达克地区和喜马偕尔邦交界处。但自“麦克马洪线”取代了传统习惯线后,便埋下了两国冲突的火种。迄今为止,印度依然占领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南传统习惯线以北9万平方公里和中段2000平方公里有争议的领土,成为后对抗时代中印两国纷争的隐患。
   
    中越两国疆界问题和领土纠纷,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后。因当时越南推行扩张政策,致使中越疆界与领土问题尖锐化、复杂化。中越疆界问题主要包括陆地疆界争端和北部湾海域划分问题。领土纠纷主要集中在西沙、南沙群岛领土主权的归属上。自1974年始,在中越边界连续发生武装冲突事件。1974年为439起,到1978年则猛增至1108起,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广西、云南边防部队对越进行了武装打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西沙群岛中的某些岛屿曾一度被法国侵占,后又被日本侵占,但是在第二次大战以后,西沙群岛已为中国政府正式接收。越南一直对中国南海诸岛有领土要求,长期占领西沙群岛的珊瑚岛,并于1973年9月,宣布将西沙群岛中的南威、太平等10多个岛屿划入越南版图。中国政府虽多次发表严正声明,但越南却不屑一顾,终于导致中越西沙群岛之战于1974年1月19日爆发。延至后对抗时代,中越边界问题虽经多次谈判,但至今仍难解决。
   
    中日两国在钓鱼岛等岛屿的问题上,曾发生过重大冲突。钓鱼岛等岛屿位于北纬26°、东经124°附近的海域,地处东海大陆架东南前缘,附近水深200米以内,在其南面则为水深2000米以上的冲绳海槽。钓鱼岛等岛屿包括5个无人居住的小岛和4个无植被的礁石,总面积为5.48平方公里,其中钓鱼岛(日本称之为鱼钓岛)为最大,面积3.8平方公里,其他岛礁面积都很小:黄尾屿(日本称之为久场岛)0.87平方公里,南小岛0.35平方公里,冲北岩东礁0.02平方公里,冲南岩0.01平方公里,飞濑礁0.02平方公里。钓鱼岛等岛屿附近海域为优良渔场,中国渔民经常在此捕鱼。
   
    钓鱼岛等岛屿自古以来属中国领土,并且有明确的行政管辖。日本称之为“尖阁列岛”,甚至将其划归日本版图,属冲绳县石垣市管辖。1968年联合国亚洲远东经济委员会发表了关于钓鱼岛等岛屿附近海底蕴藏着有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后,便更加引起世界关注。早在明朝,这些岛屿就在中国的海防范围之内。在中国的史料文献中,著述于1534年、1559年和1562年的文献,都明确地提到钓鱼岛等岛屿属于中国台湾。此外,日本1783年和1785年出版的日本地图也都表明钓鱼岛属于台湾。1893年,清慈善太后曾颁发诏谕,将钓鱼岛、赤尾岛和黄尾屿3个小岛赐给当时的邮传部大臣盛宣怀,以奖赏他从钓鱼岛采集草药治愈了那拉氏的风湿症。1940年,中国台湾和日本冲绳渔民曾因在钓鱼岛附近渔场捕鱼的权利问题发生争执,当时台湾在日本的统治下,此纠纷由东京法庭受理。东京法庭经过一年多的调查,最后做出台湾渔民胜诉的裁决。钓鱼岛等岛屿自古以来便隶属中国,中国政府为了大局,对钓鱼岛等岛屿的主权采取了克制的态度。在1972年中日建交和1978年缔结和平友好条约时,双方一致认为,中日两国对钓鱼岛等岛屿归属问题的观点有分歧,需要花时间慢慢地进行和平商谈,将钓鱼岛等岛屿的主权问题暂时搁置,让后代去解决。但时至后对抗时代,日本右巽势力抬头,不断在钓鱼岛上进行主权示威,从而也引起了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
   
    此外,还有南沙群岛多国之争。南沙群岛位于南海南部,北面和中国西沙群岛、中沙群岛相连,东邻菲律宾,南邻马来西亚、文莱、印度尼西亚,西邻越南。南沙群岛由230多个珊瑚岛礁组成,最北为雄南礁(北纬3°58′ ,东经116°47′),最南为曾母暗沙(北纬3°58′,东经112°17′),最东为海马滩(北纬10°46′,东经117°47′),最西为万安滩(北纬7°32′,东经109°43′)。南北长550余海里,东西宽650余海里。南沙群岛陆地面积虽小,但周围海域面积很大,约有80多万平方公里,而且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它紧扼太平洋、印度洋之间的交通咽喉,太平岛距马六甲海峡东口新加坡仅840海里。东亚海运货物的船只一半以上都要通过南沙海域。因此涉及中国(台湾)、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越南、印尼各国主权纷争,十分复杂。后对抗时代,中国虽为争取和平的国际环境,在南沙群岛问题上提出了“搁置主权,共同开发”的主张,但依然潜伏着冲突的隐患。
   
    总之,后对抗时代的中国边界,仍有诸多历史遗留问题急待解决,处理不好,可能成为军事冲突的诱因,影响地区安全与国家边界的稳定。因此,中国新一代的决策者们,应始终坚持和平解决边界争端的立场,负起一个地区大国应当担负起的维护世界和平与地区安全的政治责任,免受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操纵而走火入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