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謝田文集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忽悠了谁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压垮骆驼还会需要几根稻草
·密西西比洪水与五毛之祸水
·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知难行易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美国会赖帐拒不偿还国债吗?
·富人外逃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基辛格转向亦或西方的萌醒
·中国为什么有被做空的可能
· 再谈如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两百年马桶创新和中国崛起
·国家外储是不是百姓血汗钱
·一个国家的债务和一个世界的忧愁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彼得寇伊救国九策可圈可点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佛蒙特州旅行感受飓风艾琳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美国对华贸易何以得不偿失
·贾伯斯的道家风骨及其佛缘
·一个国家的汇率和一个世界的利益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前世今生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东西方投资者的叫屈与叫苦
·《致翻墙中国大学生的公開信》
·崛起为何得不到内外的欢呼
·傅高义邓传与辜布塔的传奇
·巨商辜布塔留下的深刻教训
·中国转型:宏观拐点微观缘由
·外企设党支部的司马昭之心
·欧洲负利率或燃起货币战火
·美国农业部的半个万亿美元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克鲁格曼险些爱沙尼亚翻船
·越南,从中国后尘变成先导
·罗姆尼奥巴马经济政策对比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中国何以缺乏衰退中的选项
·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歷史機會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许是好事
·李克强博士:披露真实的数据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中共官员退赃特赦能否施行
·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美国情报机构预言未来二十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讧之兆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中国走向世界有哪几支军队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经济手段回应机构黑客之误
·华尔街七宗罪责的救赎方法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在南方城市,常有一些非正式的劳动力市场。说是非正式的,是因为这些找工的,多是来自墨西哥、洪都拉斯、危地马拉的新移民,合法、非法的都有。他们每天聚在一起,等待雇主的挑选,做油漆、割草、搬家、收拾花园等活儿,价钱随行就市。“雇主”呢,可以是需要帮忙把孙子的玩具从房顶拿下来的退休老人,或需要人帮忙搬家的市民,大家都可以在这里随意挑选临时的“雇员”。在亚城的百福大道、中国城附近,就有好几处这样的地方。

   一次我们要搬家,听说雇“老墨”很便宜。“老墨”是华人对墨西哥人的别称,没啥恶意,就象称美国人“老美”一样。准确的讲他们应该是“墨劳”-墨西哥籍的劳工。第一次合作很愉快,给三个“墨劳”付了市场价,还给每人买了麦当劳的套餐。末了我问领头的,你满意这个薪水吗?他说还行,但比不上有一次他为一个白人老先生打临时工,老人叫他去家里,爬爬梯子,摘了些什么东西,就付给他一百多块。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信心就多多了。我们在外州有栋房子,负责管理的经纪人说房子该漆了,但给的估价非常高。我一算,带几个人过去,干两天住一夜,也费不了那么多,就决定自己动手。

   那天清晨到了市场,立即围上来一群人。我说要到外州漆房子,要过夜的,价钱多少多少,谁愿去?剩下了七、八个。我继续说,开车几百英里,需要你们帮我开,得有驾照才行;还有,我不会西班牙语,你们得能讲英文。剩下三个人说,“English, English, OK, OK”(讲英文,没问题)。然后我们就上路了。

   开了两、三个小时,出了州界了,三人觉得不对劲,开始嘀咕起来。一问,敢情好,三人没一个精通英语。当时心里就发毛了,想着这可坏了,怎么沟通呢?他们是不是根本不知道要去另一个州、还要过夜呢?停下来连问代比划,他们还真是没全懂我的意思。但已经到地方了,索性干了活再说吧。

   买了油漆、刷子、铲子等一应工具,到了房子那儿,这时他们很明白,二话不说就干了起来。到傍晚时分,我说吃饭去吧,你们喜欢吃中餐还是墨西哥餐,我请客。他们商量了一会儿,说不吃饭了,要回家。我说回家?我们不是说好了嘛,在这过一夜,把房子内外都漆过了,明天再回家。他们最后弄明白了,登时就急眼了,开始对我怒目而视,大概以为我是天底下最大的骗子。

   我解释说,当初告诉了你们来着,问你们会不会英文,你们直点头,还说有驾照会开车,结果根本没有,害得我一个人一路开过来,冲这我还没跟你们算帐呢,你们现在要回家,活干了一半,叫我怎么办?

   三人用西班牙语商量了一会儿,最后英文最好的那个成了他们的代表,开始跟我交涉,说他们以为就是来这漆半天房子,然后就回家的,根本没打算在这里过夜。我说是啊,我现在也意识到了,但活干了一半,让我怎么办呢?我们可是有口头合约的。当时嘛,没有修炼,也不懂得忍让、善意待人,就一味的“据理力争”。最后,我们都退了一步,说都饿了,先吃饭吧。

   晚餐席间,与他们轻松的谈笑,发现人的本性实际上是很接近的,正是所谓的“性相近、习相远”。吃完饭,谈判又开始了。这时,三人意识到与我这几天的命运已经紧密相联,今晚是回不去了。那索性挑灯夜战,早点干完,明天好早点回去。我也喜出望外,当下应允多加工资,与他们一起加起了夜班。

   第二天上午,劳资双方都觉得完成全部工作有点赶,心里忐忑不安。到中午,三人一商量,给我下了个最后通牒,说他们要罢工了。我吃了一惊,心想这可坏了。三个人看我的样子,好象随时要把我捆起来揍一顿。当时的感觉是,如果他们会开车,恐怕早把我撇下走人了。

   他们还真的罢工了,坐在那里不动。我说你们罢工就罢工吧,干多少活,我付多少钱,你们不干的,我自己干,活干不完,我也走不了。我自己干嘛,时间就长,你们就等着吧,反正我不可能先送你们回去。于是乎,我就一个人啃吃啃吃的干着。过了半小时,三人于心不忍,默默的抓起工具,干了起来。。。

   返程归来,已是夜半时分。最后分手时,大家还是挺高兴的,不打不成交嘛。人际交往的缘份,大概就是这样夹杂着高兴、不高兴,喜剧、别剧,和恩恩怨怨的吧。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